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邪氣凜然

龍騰世紀 第一百三十章 【熱情】(上) 文 / 跳舞

    第一百三十章【熱情】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我們的這輛號稱世界上好的越野車,捍馬h3,號稱能全天候正常運轉工作的金屬大傢伙,就這麼完全僵死這條公路的邊上了。

    我估算了一下,我記得上一次看見路邊有的建築是位於玉龍雪山東邊山腳下的一個停靠站,那裡有停車場,加油站,還有餐館之類的地方。不過那估計是方圓幾十里之內唯一的我們可能求救的一個地方了。

    而不幸的是,我很清楚的記得,我們之前經過那裡到現,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按照我剛才以每小時八十公里的車速巡航看來,我們距離那個地方應該有大約八十公里……

    八十公里,夜晚的曠野公路上,步行八十公里,等我們走到的時候,估計天也差不多亮了。

    我早就麗江古鎮裡掉進那個水渠裡的時候,身上的手機就已經進了水,徹底完蛋了。而方楠……我看了她一眼,方楠很無辜的掏出手機來對我晃了晃:「沒電了。」

    靠!

    此刻天已經完全黑了下去了,這裡四處都是高原的曠野,遠處就是玉龍雪山,而我們站這條公路上,我足足又原地等了近一個小時……

    連一輛路過的汽車都沒有。

    雲貴高原的曠野上過夜,還是很冷的!尤其是我們還玉龍雪山的腳下,而現。也正是初春的季節,氣溫並不高。一到了晚上,曠野上地溫度下降得也很厲害。

    我讓方楠待汽車裡,然後打開了空調,關上車窗等著。我從後備箱裡翻出了一個手電筒來,身上裹著毯子站馬路邊上等候。

    我開始冷的有些哆嗦,這時候方楠卻跳下了汽車跑到我的身邊,不由分說一把抱住了我:「我們進車裡等吧。反正現這裡視線這麼空曠。如果有車來的話,我們老遠就能看見的。」

    我點了頭,隨著方楠上了車,下午我的那些濕透的衣服已經干了,我換上了自己的衣服,終於擺脫了裹著毯子地半裸奔狀態。

    我們兩人汽車裡靠一起,沒有開燈,只是靜靜的看著車窗外。我們都沒有說話。而方楠卻使勁的把腦袋往我的懷裡蹭來蹭去的。

    終於,黑暗之中,一陣奇怪的「咕咕」的聲音打破了寂靜,我剛愣了一下,又是兩聲「咕咕」……

    我看了方楠一眼。方楠卻把頭垂得很低,滿臉羞澀,咬牙道:「是……是我啦!我肚子好餓。」

    看著我想笑的模樣,方楠卻橫了我一眼:「哼。你別忘記了,你中午吃過飯了,我可沒吃!中午我到那家酒館裡就是吃飯去地,誰知道遇上了你,連飯都沒吃就跑出來的,現都已經晚上啦,我今天一天,就只有早上吃了一碗燕麥片……」

    我想了想:「你這車上就沒什麼吃的麼?」

    「這是拍攝組的車。因為拍攝組也有野外露天拍外景的計劃,所以車上倒是有一些野外生存地工具和器材,都後備箱裡——不過吃的食物就沒有了。唉,還好,後面還有一壺礦泉水。」

    看著方楠一臉鬱悶的樣子,我忽然心裡一動,笑了一下:「對了,我想起來了。我身上還是有點吃的。」

    我把外衣地口袋翻了過來。果然,從裡面掏出了一袋子巧克力威化餅乾來。

    說來也湊巧。也幸好我們這夥人裡多了一個小丫頭,小孩子都是嘴饞喜歡吃零食的。這袋子巧克力威化餅乾,正是今天上午出賓館之前顏迪給小丫頭買的,卻順手就放了我的口袋裡。

    小小的一代巧克力威化餅並不能讓兩個人吃飽,我掉進水渠裡的時候,幸好這包餅乾是真空包裝的,沒有浸水。只是我忘記了身上還有這玩意兒,不小心把它壓碎了。撕開包裝之後,原本一塊塊餅乾都變成了碎屑。

    不過飢餓之下,方楠倒是吃的很香甜。我心疼她,自己一口都沒吃,全部給了方楠。方楠也是餓狠了一口氣吃完,才忽然發現我沒吃,不由得微微露出歉意:「你……哎喲,我怎麼吃完了,你也餓了吧。」

    我只是笑了笑,搖搖頭:「我不喜歡吃這些甜膩地東西。」

    看來是老天真的和我們過不去了,空調發出了一陣雜音之後,也相繼罷工了。我心裡惱火,用力猛拍了幾下,可是空調裡還是停止了送風。

    「媽的!」我憤憤的捶了空調出風口一下。

    晚上的氣溫很亮的,如果沒有空調這麼凍一夜,我或許還能挺住,但是方楠這種弱女子是一定會生病的。

    「必須想辦法取暖。」我歎了口氣。

    方楠忽然眨了眨眼:「我差點忘記了,我這裡還有一點好東西哦!」

    她忽然順手就從座位下面摸出一個酒瓶來!這是一瓶芝華士18年的威士忌,還有大半瓶地樣子吧。

    「夷?你車上怎麼還有這個東西?」我拿了過來看了看。

    方楠想了想,忽然苦笑了一下:「我這些日子以來,心情不好地時候,都喜歡喝上兩口。」

    我立刻明白了,她說的「心情不好」是指什麼了,想到這裡,我身手摟住了她。

    我讓方楠喝了兩口,然後自己也喝了兩口,酒液滾入肚子裡,立刻從胸腹裡升起了一團暖意和熱氣來。

    我擰上酒瓶蓋子:「天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獲救,說不定要待到明天早上,這酒要省著點喝了。」

    我放開了方楠跳下了汽車。立刻就感到了外面地氣溫已經降低了很多,人曠野智商,被涼風吹著,立刻感到精神一震!不過隨即我意識到,現我還很暖和,所以會感覺到吹這種涼風很暖和,可是一旦夜晚的曠野上待久了,就會被凍壞了!而且,現還沒到午夜!真正的冷的時候還沒有到來!

    我一手拿著電筒,一手拉開了後備箱裡,裡面的一個大的工具箱裡翻了好久,終於,我歡呼了一聲,從裡面找出了帆布的包包,我認出來,這是一個充氣用的野外帳篷!雖然是那種單人用的,但是現這種情況下,兩個人擠一擠,也勉強能用了。

    我又翻出了一個酒精爐來,雖然沒有酒精來燃燒……不過幸好,我們的汽車油箱裡還有汽油!

    又找了幾個工具,我一起拿上了。

    感謝老天,這輛越野車的後備箱裡果然有不少東西。

    我拍了拍車窗,隔著車窗對方楠喊道:「你這裡等著,我到旁邊去看看!」

    我用找到的管子,從汽車的油箱裡抽了一點汽油出來,就抽進了酒精爐的燃料筒裡。然後我抱著懷裡的這一大堆東西,離開了公路,朝著左側的曠野上走了下去。

    這裡的曠野都是硬土,踩上去又冷又硬,大部分地方都是荒蕪的土地暴露地表,偶爾有一些低矮的灌木。

    我大約距離汽車一百步的地方停下了,這裡地形不錯。我放下懷裡的東西,把電筒擺好,正對著腳下的一塊空地。然後我拿起從後備廂裡找到的一把工具鏟,開始地上挖了起來。

    天氣這麼冷,腳下的硬土是被凍的**的!第一鏟下去,甚至震得我手臂都有些發麻。不過幸好,我的力氣和體質都比常人要強了太多太多。

    我挖了一個淺淺的吭,然後走到旁邊的灌木哪兒,用鏟子連劈帶砍,弄了一對木枝過來,把這些樹枝扔了坑裡,然後小心翼翼的先澆上了一點點汽油,又用打火機點燃……

    轟的一聲,面前火苗竄了起來,一個露天篝火就被我弄成了。

    我點燃了酒精爐,然後用一個不袗罐子燒了點熱水。這時候,我看見遠處方楠跳下了汽車朝著我這裡飛快的跑了過來。等她跑到我面前,我剛才做完了這一切,看了她一眼:「你怎麼不車上待著?」

    「我想和你一起。」方楠過來抱住我的一隻胳膊。

    「我身上髒,剛才鏟得土。」

    「不要,我不管,我不乎。」方楠非但不放開我,反而越發的我身上蹭了幾下:「你做什麼?」

    「很簡單,生一堆火,然後再燒點熱水,可以讓我們保持身體的暖和。」我笑了一下,看了看遠處的汽車:「車上沒有別的東西了麼?你把車鎖好了麼?」

    方楠笑了笑:「不管了,反正車也壞了,難道誰還能把它偷偷開走麼?」

    我笑了笑,卻依然跑到了汽車那裡,從汽車裡翻出了一些能用的東西。那條毯子被我拿了過來,除此之外還有一大塊折疊起來的帆布。

    我把帆布鋪了火堆的旁邊,兩人並肩坐了上面,然後張開雙臂烤了烤火。我又收集了一些樹枝過來當柴火,放一旁,以做備用。

    雖然肚子還是有些餓,但是喝了點熱水,還有火可以烤,露天的荒郊野外上,已經很讓我滿意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