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邪氣凜然

龍騰世紀 第一百三十二章 【命不該絕】 文 / 跳舞

    第一百三十二章【命不該絕】

    我默默的小鳳屍體邊坐了很久,看著這個已經死去的女人,心中忍不住很多次的湧出一種古怪的念頭,彷彿很希望她能一個翻身又重活過來。

    可是時間漸漸過去,我終於歎了口氣。

    我沒捨得喝太多水,只是喝了幾小口,緩解了一下口渴,休息了會兒,才感覺到自己又多了幾分力氣。我坐小鳳的身邊,看著她,明知道她已經聽不見了,但還是忍不住對她低聲說了一句:「謝謝!」

    然後我把她抱了起來,用力推到船邊上,鬆開手……

    小鳳的屍體落入海裡,緩緩的沉了下去,一點點的消失……我忍不住把腦袋浸到海水裡,海水裡睜開眼睛,看著她水下一點點的往下面沉下去……她的身子僵硬,雙臂微微張開,頭髮被海水捲起來,飄散開來。

    直到我一口氣憋不住了,眼睛被海水刺得很疼,我才縮了回來,躺船上喘息。

    我告訴自己,陳陽,你這麼做是沒辦法。

    小鳳的屍體我必須推到海裡去,放船上,日曬風吹得,沒有兩天就會臭掉。

    這個偏激的女人,她臨死之前總算有了點良知……希望她安息吧。

    原本我已經絕望了,以為自己這次是死定了,可是現忽然得到了這麼一瓶葡萄糖水……人絕望之中,忽然看到了一絲希望,哪怕只是那麼很細微很細微的一絲一點,都會本能的用全部去死死抓住!

    我也是如此!

    這瓶水能不能支持到我活著渡過這關,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我現看到了一絲希望!至少我暫時不用死了!現不用死了!

    我捨不得一下子喝完,只是支持不住的時候,才允許自己只喝上一小口。很小很小的一小口!

    我開始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了!

    憑借太陽的方位,我分辨出了方向,然後拿著槳開始劃,我是往東邊劃地,根據我的判斷,至少是看到了那條追擊偷渡船的炮艇,是加拿大的國旗,那麼我想我現的位置應該是距離加拿大的西海岸不遠……

    這純粹是絕望之中的盲目判斷了。不過我依然努力的鼓舞自己。

    我開始划船,累了就休息一會兒,管我知道,我努力劃上半天,遇到洋流地時候,很容易就會把我偏離方向……但是至少總比我躺著等死什麼都不做要好多了吧!

    葡萄糖水不僅僅能讓我解渴,同時還能讓我補充體力!

    靠著這瓶水,我又堅持了兩天……兩天之後。我雖然還沒死,但是也只剩下一口氣了。

    身子軟得像棉花,一點力氣都沒有,肚子餓得已經連感覺都沒有了……開始是胃部痙攣難受,到了後來胃不已經沒有了感覺。只覺得身子空蕩蕩的,看著那包裡的鈔票,我真的很想把那些錢吃下去!

    可是我知道,如果是白紙。或許我真的吃了……可是鈔票,上面是有印刷的油墨,吃了等於找死。

    事情的轉機終於第三天到來了!

    礦泉水瓶已經空了……一滴都倒不出來了。

    我用乾燥的舌頭用力瓶口裡添來添去,卻添不到一滴水,可是卻貪婪地感受著舌尖,彷彿能有一絲觸覺,能感覺到瓶壁上的那一點殘留的甜味……

    風向變了!我驚喜的抬頭看著天空,發現暴曬了我這麼久的太陽終於消失。天邊地雲層開始堆積變厚,海上的浪也開始強烈起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了!

    我的確很渴,很餓,但是身上也冷得厲害,凍得整個人都麻木了,這時候卻掙扎起來,用力拿起船上地包。把三個包繫了一起。這樣或許可以增加一點重量,對穩定有好處。然後我扯過橡皮筏上的繩子。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綁了兩道,靜靜的坐船上,手裡拿著槳,握緊,也同樣固定了手上,靜靜的等候暴風雨的來臨!

    海面的浪越來越大了,船身忽上忽下。終於天邊傳來一個炸雷……

    我只覺得身子一顫,彷彿整個海面一下狂暴了起來!一個浪頭把我的橡皮筏拋了起來,開啟了這場暴風雨!

    我已經無法睜開眼睛了,雨點幾乎是毫無徵兆地,劈頭蓋臉的落了下來,我一面努力的固定住自己的身體,同時用槳努力划船,橡皮船就好像雲霄飛車一樣的上下拋飛,我又幾次都很害怕自己會被甩出去,幸好腳下有繩子。我張開了嘴巴,可惜雨雖大,卻落不下多少我的嘴巴裡。

    我感覺到自己的橡皮筏被上下拋了不知道多少次,每一次我都以為自己這次恐怕是真的完蛋了!可是每一次之後,我又驚喜地看到自己還活著!

    船就浪濤之中不停地起伏,隨時都有被顛覆的可能!我應該感到幸運,因為這場暴風雨雖然來得猛烈,很迅捷,但是同樣消失得也很快!

    和它開始地時候同樣的忽然,彷彿是一個大浪之後,我忽然一下就感到了速度的降低,船落了一片浪濤之中,漸漸平息了下來……漫天的雲層瞬間散去,陽光重透了下來,我甚至感覺到那光芒是彩色的!

    隨後我驚喜的發現橡皮筏子裡已經有了很多積水!我幾乎是歡喜的大叫了一聲,拿出瓶子小心翼翼的先灌了一瓶,又撲筏子上努力喝了一個飽,後想了會兒……

    我毫不猶豫的拿出了一個裝滿了錢的帆布包,把裡面的錢倒空了出來,然後用帆布包小心翼翼的把積水盛了進去。

    我想,我至少暫時渴不死了!

    生平第一次,我忽然覺得喝水也是如此奢侈,如此幸福的一件事情!

    隨後的一天時間裡。我心裡充滿了希望!原本已經筋疲力了,卻忽然一下覺得自己又有了些力氣!飢餓地感覺依然折磨著我,但是我卻重開始拿起了槳划船!

    這天傍晚的時候,我終於看見了遠處,出現了一點帆影!

    一條船的航道朝著我迎面而來,那船身有些舊,我甚至能看見上面的袑騑陷部A還有那桅桿上的風帆。兩側懸掛的長長的拉網裝置……

    我立刻辨認出來,那是一條漁船!

    我立刻從筏子上站了起來,舉起雙臂用力揮舞,同時用了我生平的力氣,大聲地呼喊起來!

    那條船發現了我,船上傳來了一聲很尖銳的汽笛聲音,我鬆了口氣!

    幾天來一直緊緊繃著的心裡的一根鉉,終於鬆了下來!我就好像一個忽然跑完了萬米的運動員。衝過終點線的那一剎那,全身的力氣離我而去,我覺得雙腿一軟,腦子開始眩暈起來……

    那條船我的視線中開始晃動……不,不是它晃動。而是我自己晃動!我努力地睜大眼睛,卻發現眼前的船影越來越模糊……

    見鬼,它明明越來越靠近了,卻怎麼模糊起來了……

    我下意識的抬手想揉自己的眼睛。可是這時候身子一軟……撲通!

    我掉進了海裡!

    冰冷的海水湮沒我地頭頂,從我的口中灌了進去,我已經沒有了直覺,只是覺得眼前很黑……很黑……

    一縷強光射進我的眼球裡,我感到眼睛有些疼,腦袋暈得厲害,我用力想睜開眼睛,卻總是感覺到眼皮不聽使喚……

    不僅僅是我的眼球。我甚至感覺不到自己地身體,彷彿我的身體已經和我的意識完全分離了。我只模模糊糊的看見周圍似乎是一個房間,一個電筒我面前晃動,光線照射我的眼球。

    本能的,我的眼珠轉了幾下,耳邊立刻聽見了幾聲嘰嘰咕咕的對話。我恢復了一點知覺,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無法控制自己地眼皮了……

    我的眼皮被一隻手撐開……

    隨後那個人放開了手,我眼皮漸漸合上。我後一絲意識。是看見牆壁上似乎有一個什麼牌子……上面是英文,我看不懂。但是心底還是有些喜悅了。

    我肯定了一件事情……

    我還活著!

    確定了這點之後。我再次睡了過去……

    「&^$&*%*&(^(*」

    我醒了,耳邊這句話讓我有些茫然,我一個字都聽不懂,費力的睜開眼睛,看著身邊的人。

    一個看上去很健壯的漢子,穿著一個帶著背帶的肥大褲子站我面前,身上還算乾淨,只是臉上鬍子很多,鼻樑很高,很壯,很高。

    我努力張開嘴巴:「我不懂你說什麼。」

    他看見我睜眼說話了,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又是一長串的話,隨後高喊了一句什麼……

    趁著他呼喊地時候,我打量了一下周圍。這裡明顯是一個船艙裡,空間很狹小,充滿了魚腥味,身子下面地床板很硬,不過好很暖和,我身上還蓋著一條毛毯。

    一個人走了進來,穿著一件厚厚的外套,有些髒,讓我注意地是,他待著一頂帽子,好像是那種船長帽,個子很高,但是很瘦。手裡拿著一個杯子。

    這個人走進來,先是對那個壯漢講了幾句什麼,然後壯漢出去,這個人則坐了下來我身邊,先把杯子遞給了我。

    我遲疑了一下接過來,這是一杯熱的咖啡,我喝了兩口,感覺舒服多了。

    這個人的模樣很奇怪,我辨認了一下確定了,他似乎不是一個白人,但是好像也不是純種的黃種人……應該是混血吧。我是從他的皮膚顏色,還有他的鼻樑的高度,以及五官的輪廓看出來了。

    然後他對我開口,說地是英文。

    這次我聽懂了。因為他說的很短,只是一個單詞。

    「朝鮮人?」

    「韓國人?」

    我都是搖頭。

    他繼續問:「日本人?」

    「不!」我大聲否認。

    「中國人?」

    「是的。」我點點頭。

    他咧開嘴笑了一下,牙齒有些黃,但是笑得很友善,然後他結結巴巴的對我開口,這次說的居然是中文!雖然不太標準,而且明顯有些生硬,有些辭不達意。但是至少能勉強讓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你好!歡迎……上船。我,船長,威克!」

    他說上船的時候,發音卻很像是說「上床」,不過我這時候沒笑。而是很認真的看著他:「謝謝你,威克船長……你救了我地命!」我怕他聽不懂,又用英語說了一遍「謝謝」。

    至少謝謝這個單詞,我還是懂的。

    幸好他能聽懂我的話。隨後他又詢問了我幾個問題。

    我猶豫了一下,很坦率的告訴他我是偷渡者。我沒有證件,不會說英語或者法語。一看就是偷渡客了。

    威克聳聳肩膀,似乎沒有太驚訝。然後他站了起來,看著我,露出很嚴肅的表情:「先生,對於救你的舉動。你不用太過感激,因為那是任何海上的有良心的船員都會這麼做地……但是對於你的身份,我不得不說……你給我帶來了一個大麻煩!很大很大的麻煩!」

    他怕我聽不懂,同時用手比劃了一下,做了一個很巨大的手勢。

    「你……已經報警了麼?」我心裡有些緊張。

    威克船長看了我一會兒,緩緩搖了搖頭:「沒有。」

    我鬆了口氣,他隨後對我笑了一下:「你很幸運,因為你是中國人……我母親也是。她年輕的時候。也是偷渡來加拿大地!」

    我看著他沒說話。

    不過威克語氣一變,又很嚴肅的看著我:「如果你僅僅只是一個偷渡者,我可以不報警,並且等我們到了下一個港口,你可以偷偷下船,我可以當作不知道……但是現,你給我的船帶來的一個大麻煩!」

    我看著他,沒說話。

    威克後退了一步。指著牆角:「那些。是你地麼?你真的只是一個偷渡者麼?」

    我看了一眼牆角……那是兩個包……裡面是那些美金!

    我明白了,威克是懷疑我的身份!一個偷渡者。不可能帶著這麼一筆巨款的!

    「先生,我現懷疑您的身份不僅僅是偷渡者,我甚至懷疑你可能是毒品販子,或者走私軍火!要知道,大海上,只有這兩種人才會帶著這麼多錢!而且還是現金!」

    我已經冷靜了下來,看著這位威克船長,我想了想:「您和我說這些,到底是想說什麼呢……」

    我忽然從他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絲奇異的目光……這目光我近已經看得太多太多了。

    是一種貪婪!

    我立刻穩住了心神,深深吸了口氣:「威克船長,我們可以做一筆交易麼?」

    「不不不不!」他立刻搖頭,正色道:「我不和毒品販子做交易!我是合法的船員,是合法地漁業公司!」

    我笑了。

    說實話,我雖然沒有當過船員,但是也知道船員這個行當……當船員的,有多少是真正的合法的?

    尤其是跑外洋的,就算是做正當生意的,平時跑船的時候,夾帶一些私貨,也是很尋常的事情。很多跑船地都走私一些小貨物來賺點外塊,這不是什麼秘密。

    「我不是毒品販子。」我看著他:「我地交易也很簡單。」我努力讓自己的笑容很平和:「您救了我地命,我非常感激,那麼做為報答……這些錢,我願意無償贈送給您……嗯……就當我私人捐贈給您的漁業公司好了。」

    我看出來了,這個威克船長雖然一副嚴肅的友善的模樣,可是實際上卻很狡猾!

    他已經不說話了,而是靜靜的看著我,聽我說下去。

    我見他沒打斷我,知道或許有希望了。我立刻接著道:「此外我的一個小小的要求希望您能滿足……我只希望您不要報警,然後您的船靠岸的時候,能讓我上岸,這就行了。」

    威克船長似乎考慮。他的目光我和牆角的錢之間來回遊走。

    我的心跳……

    其實我並不指望他真的不報警……如果他是一個合法的船員,那麼他報警是很正常的!

    我害怕的是……

    老實說,我害怕他會見財起意!不是我心裡卑鄙,而是這幾天我見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說句不好聽的,如果他心狠手辣的話,船上直接把我宰了扔進海裡去餵魚,然後這錢就自然歸他了!如果是那樣的話,憑借我現的狀況,我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別以為我是杞人憂天!至少這個傢伙剛才眼神裡閃過的一絲貪婪,沒有逃過我的眼睛!

    我只希望他別起什麼歹意就好。那些錢我根本不乎,反正原來就不是我的錢,給他就給他了。只要我能活著上岸就行了。

    而且,他如果收下我的錢,那麼我就肯定他不會報警了!!因為如果我被警察抓了,他收錢的事情也就包不住了!

    我靜靜的看著這位威克船長,終於,我他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絲笑意……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