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網游動漫 > 龍·王——ZNF

第3卷 番外14 第一深淵 卻洗的聖賢人 文 / 天之衰子

    番外14第一深淵卻洗的聖賢人

    第一個任務是暗精靈對帝國密謀的軍事地圖……公國想要獲得它瞭解是否有漁翁得利的機會,帝國也下了訂單為了保全自己,精明的叔父大人大概是想開個拍賣會……但是與我無關……只要完成了就好。

    曾經想過帶著蘭走算了,但是卻害怕她不願意,而且擔心被全世界的聖騎士照耀到無處容身……

    正想著就來到了暗精靈的土地……沒有太陽照耀的地方似乎一直是夜晚,亦或烏雲太厚……

    土地龜裂發黑……暗精靈生活在這種地方麼……

    遼闊卻寸草不生的平原,原處高大和挺拔依山而靠的黑色城堡……

    也許應該找個作戰方針再進去……但是很對不起,我腦子裡沒什麼軍事或間諜學的記憶……遼闊的平原也不適合躲藏……乾脆直接衝進去好了……

    平原上倒拖巨劍飛速跑動的我……背後一串黑色塵土……烏雲之中翻滾著響雷……我也許真的不是人類,這種跑步速度可不像人類……

    遠處看不清細節的城堡很快就發現了我的存在……

    於是兩個巨人般發出「轟隆隆」低沉聲音的怪物也和我一樣背後揚起塵土飛奔過來……

    戰鬥本能而已……我自然加快……飛躍到半空,劍光一閃就切下怪物的腦袋……

    繼續飛奔……

    別人看不到我的表情,我也想像不出自己的表情。

    接下來是騎兵隊……開始還以為就是綿延不絕的沙塵暴……其實是綿延不絕的馬蹄在敲打著地板……

    跳高……跳得好高……反正在半空之中……隨手抓起顯眼的一條波動……

    一道巨大的劍光……

    轟隆在成千上萬騎兵中間……

    我落下去……巨劍左擺!左邊是巨大的重量……因為屍體……

    巨劍右擺!右邊是巨大的重量……因為屍體……

    波動以我自身為中心……爆裂!馬的屍體……黑色皮膚的屍體……

    繼續往前揚起塵土……可以容得下數十萬軍隊的平原,現在只有我一個活人在上面狂奔吧……

    已經可以看到城市的細節部分了……看到他們打開城門……步兵蜂擁而出……

    到城牆下停住腳步的時候眼前至少是可以填滿一個湖的士兵……生生人牆把我和城牆隔了上公里……

    於是只好提著劍衝進人群了……

    視角的劇烈晃動……劍擺動!一下子是空中……一下子是朝地……

    鮮血而已!

    何懼!

    腦中突然冒出蘭甜美的笑容……

    只有三天……

    「只有三天怎能和你們糾纏!」

    如此廣闊的天地之間……我居然如此大聲地宣洩!

    只是固定姿勢舉起劍……風在把所有士兵往我身上吸附……不是幾百,不是幾千……也許超過了幾萬……

    幾萬的人!幾萬的暗精靈,疊羅漢一般把我壓在身下……我的身體完全被覆蓋在下面……

    但是!

    「無·雙·波!」

    舉了半天的那一劍終於砍出……可以撐破天地般大小的波動爆裂!連著人,連著城牆……

    於是我衝進了那個城市……找尋著那個文件,進入一個房子用最低沉的聲音逼問他們……在聽見不知道之後揮刀……

    找了一個城市才找到……

    飛奔著回去……

    黑色的盔甲基本被染紅……上面附著些都很難分辨的紅色粘液……是全身!

    刀上血蛌滬奎q超過了刀本身的重量,我就這樣站在那個叔父房間的窗子上,丟下那卷軸……

    他還似笑非笑:「喂,喂,我只是叫你去拿一個卷而已……你看看吧……報紙上都報道了一神秘男子一幾之力屠殺整個城市,無一倖存……喂……這個已經完全成為戰爭的導火線了吧?哈哈哈。」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嗯……是有原因的……不會後悔。

    從10層的會長辦公室窗子跳到樓下……往我的房間走去……夜光當中蘭衝過來抱住我。

    「不要抱著我……現在我的盔甲很髒……你回去洗澡說不定都洗不掉的……」

    「嗚……你……你不用去做這些事情的……不用全身染血回來的。」

    「你叔父說做到那個時候可以帶著你走……」

    「他連個準確的數字都沒告訴你啊……你……」

    「啊……對啊……不知為什麼,殺人的時候我會猶豫……殺人之後我會恐懼,明明沒有這方面的記憶和知識的……」

    我還在不斷接受各種任務……無非就是暗殺或者搶奪物品……還不知道聖職者教團原來是會接受這種委託的公會……

    我還是一直在做……蘭每一次都會阻攔我……但是任務丟在我眼前我還是去做了……每天在路燈底下蘭不嫌腥臭抱住滿身血污的我……

    曾經動搖過乾脆我們兩人一起走……但是現在的這副盔甲不但會招來聖職者的追殺,幾乎是全世界仇恨的目標……

    但是那個可憎的叔父對蘭做的東西……蘭對我說的時候眼睛就好像掉進了地獄和深淵之中……不但是思想!為何你要殘忍地染指身體!

    想要反抗,但全大陸第一的聖騎士……上一屆八劍聖大會的冠軍,和八千斬抗衡了20回合可以被載入史冊的人……

    我們很微小……

    蘭的親哥哥在很早之前就離開了她去到大路上很遠的地方

    蘭的表哥哥是一個藍拳聖使……同樣是聖職者的流派之一……但是在聖職者教團被這樣一個人統治的最黑暗時代……與我一樣也很無能為力。

    蘭另外一個表哥如我所知長時間在外雲遊,到處磨練自己的意志和實力,三人大概都想解救這看似正常的聖職者教團。

    她的兩個表哥就是她活下去的支撐,她的家人

    這就是他們的夢想吧……她的哥哥沒有成功前絕對不會向他訴苦,開始當我是個木頭人,置身事外永無天日,對我發洩訴苦也可以……逐漸演變到現在我成為了她依靠的人……

    任務一天天繼續……任何感情都很難表達我們現在的心情,蘭的哥哥大概不知道蘭受到的待遇……

    但是事情劇變的時刻終究還是到來了

    聖職者教團最重要的一天,蘭的表哥糾集了所有對現公會不滿的人,發表了現在這個公會以神的名義在暗地裡做的重重勾當……

    那樣一個黑暗的夜晚……

    舉著反抗與革新旗號的人衝進會長辦公室,那裡沒有人,因為叔父早就換好衣服等在公會廣場上了……這個男人打算靠自己一個人鎮壓此次暴動。

    我站在樓頂上緊緊抓住蘭看著一切的發展。

    「你不用過去,你知道你叔父的實力……過去也不行,什麼都解決不了……」

    「但是我哥哥?」

    聖騎士的光輝把她的藍拳哥哥打飛……

    她身體開始顫抖……

    我受不了了,扶她坐下:「我去幫你哥哥,你哥哥的夢想就是成為這個公會的會長然後引導聖職者走上正確的道路對不對……這是你們兄妹三人的夢想,對不對。」

    地上抽泣的她抹抹淚:「嗯……」

    「這個夢想……加上我一個吧……」

    避開驚異般看著我蘭的目光,我一躍下樓……站在聖騎面前,周圍的人全都倒在了地上。

    「喂……我第一次見到你就知道你對蘭做的事情了……第一見到你就想把你殺了……現在我想我忍不住了……你!受死吧!」

    「啊?你是特地跳下來告訴我你專門來送死的嗎?哈哈哈哈!」

    殺得起興的男人神志不清了……

    呼嘯般速度的巨劍往前突進!被他單手擋住,手上是白色光芒……

    另外一個拳頭集中金色聖光……往我臉上狠狠一拳……

    面罩……血……被打飛十多米……

    「哈哈哈……你不是惡魔嗎?我作為代表上帝的最強聖騎士……天生驅除惡魔的存在!我們兩之間有勝負懸念嗎?哈哈哈!」

    艱難站起來……那個如同瘋子的男人全身的金光……如同救世主形象的他在我眼中更像惡魔!

    瘋狂的男人眼球都鼓出來了:「哈哈,深淵啊……你知道嗎?你離開的每天晚上,蒂斯,不對,是蘭……你出去的每天晚上蘭都在受我的折磨哦……」

    「你出去屠城的那天……在書房裡……去偷鑽石的那天……在廚房裡,你去dragonking分部的那天……我衝進女廁所裡……哈哈哈……你去帝國拿配方的那天在她的房間裡……你去皇宮的那天……在樓頂的空地上……哈哈哈哈……大叔我真興奮啊!」

    全身發抖!

    痙攣!

    膨脹!

    甚至要爆炸!

    「嗚哇!」

    殺了!!這個男人!

    誇張瘋狂的變形……背後長出鮮紅的翅膀……巨劍變成鮮紅的刀刃……一切空間都變成黑暗!除了正中央!

    看著你自己的內心!!

    當中真實的最後一隻眼睛!

    怖人地睜著……

    鮮血和波動的不斷具象化……形態都抑制不住的癲狂爆發!!

    扭曲的最強波動!!

    扭曲地捏住這個滿身金光的惡魔!!

    「大叔我……」

    一把!

    把他

    捏成肉醬!

    筋疲力盡的深淵騎士躺在地上……

    但是好像忽然想起什麼來一樣回頭抓起蘭的手往外奔:

    「蘭……和我走吧……」

    只是哭而已……

    於是就拉著她往外跑……

    「深淵……」有點顫抖的聲音。

    「嗯……現在已經沒事了。」

    「你……去過你喜歡的人生吧……走出這裡,找到新的樂趣,找到新的朋友,找到你今後的一切……你不是和我說過書上看到的水晶你很喜歡嗎?去找吧,去找你喜歡的東西吧,從現在開始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啊,這裡的事情你全都忘記吧,我的事情,你遇到的事情從明天開始記得吧。」

    「但是……為什……」

    「從現在開始忘了我……就算以後再遇上我就裝作不認識……」

    「為什麼!」

    「因為……」

    「我現在想和你在一起啊!」

    「因為……」

    蘭的顫抖我切身的感受到了。

    「因為……」

    「因為……」

    「因為我愛你啊!」

    ……

    於是我們分開了

    ……

    蘭最後留下的六個字是她的理由……但是完全不構成理由。

    最後貌似他的哥哥成為了公會的會長,最終達成了願望,於是我就想著蘭的願望是不是完成了呢,會不會她哪天來找我呢?

    最後留下的記憶……

    需要我抱著才不會哭著睡著的歌蘭蒂斯……

    酒量還不如我的泰達·貝納……

    從在齒輪車上那次之後就見過兩次的雲遊哥哥泰達·吾納……

    我一直遵守著那個約定

    「從現在開始忘了我……就算以後遇上也裝作不認識……」

    徘徊在深淵的時候,發現我已經從最淺的第一深淵走了出來……走回了現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