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地球高手在仙界

第461章 大結局 文 / 李閒魚

    向深處挺進,所有的通道都無人。Quanshu.CC越往深處走,毛有才的心裡就越地感到奇怪,怎麼回事?外面都還有鬼魅一般的戰鬥飛船,裡面卻沒有一個兵,這部巨大的機器真的是秩序力量嗎?

    不要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它是一個狡猾的傢伙,不到最後消滅它的最後一刻,我們都不能有絲毫的放鬆。扎利婭的被顛倒的聲音傳來。她的緊張毛有才感覺得到,事實上,他和她現在的狀態不僅僅是力量的融合,還是更深層次的身體的融合,他現在身上的每一個細胞之中都有扎利婭的存在,一半是他的,一半是她的,她有什麼心理變化他很容易就能感覺得到。

    就在這時,巨大轟鳴聲突然靜止了下來,整個機器內部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它出現了!扎利婭突然一聲驚呼。

    我感覺到了。毛有才突然向一個方向疾飛而去,通道的金屬牆壁乃至金屬門斗無法阻擋他的身形。一瞬間,他的身體突然穿越到了一個圓形的空間之中。

    非常詭異的圓形空間,似乎沒有止境的穹頂,整個宇宙的星系和黑暗地帶都浮現在了穹頂之中,那只弧形的穹頂就猶如攘括整個宇宙的器具。腳下也已經不再是冷硬的金屬地面,而是由能量所構成的黑色地面。站在它之上,毛有才突然意識到了一點,那就是他竟無法從這個圓形的空間之中再次穿越出去。不是他和扎利婭現了秩序力量,而是秩序力量故意將他誘來,讓他陷入了這個奇異的空間之中。它,就像是一個沒有入口和出口的囚籠!

    無法想像,現今的世界之中居然還有一個能困住相當於是創世之神或者黑暗主宰的存在!毛有才和扎利婭利用創世之陣印和混沌之力陣印合二為一,兩人已經相當於是創世之神或者黑暗主宰之一,那麼,現今的宇宙世界都是由這兩個至高的存在所創造,甚至包括秩序力量本身,何以還有東西能將他困住呢?心念電閃之中,毛有才突然想到兩件東西,那就是風雷之駒和戰神之鎧。

    風雷之駒和戰神之鎧同樣是混沌能量,以秩序力量隨時都能締造主神級人物的能力,讓這兩件混沌神器進入進化不是不可能,那麼,這兩件混沌神器一旦被秩序力量掌握並利用,那也就意味著它現在也同樣擁有了一部分混沌之力!

    無需言語上的溝通,現在與毛有才合二為一的扎利婭在同一時間知道了毛有才心中所想的東西。她的心情也突然變得凝重起來,可惡,這是一個圈套!

    毛有才一聲苦笑,用爪牙根本就無法對付我們,換做是我,我也會先示弱,然後在適當的時候將對手誘入自己早就佈置好了的圈套之中。

    一片沉默之中,符靈的聲音突然從符文之盾之中傳來,主人,這個囚籠是用風雷之駒和戰神之鎧結合併構成,就它的強度而言,風雷之駒和戰神之鎧肯定是達到了最高層次的進化,同樣是混沌之力,如果是用蠻力破壞的方式,根本就沒有辦法破除它,不過

    不過什麼?毛有才急道:難道你有辦法破除它嗎?

    有,不過符靈似乎是心有隱衷,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毛有才已經感覺到了一點符靈的心理變化,不過,他並沒去考慮那些,現在,如何從這裡出去再消滅秩序力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那要犧牲掉我。一下沉默之中,符靈終於說了出來。

    毛有才頓時一驚,犧牲掉你?怎麼回事?

    我能寄居在符文之盾之上,這是創世之神的恩典,所以,我比任何人都瞭解符文之盾的結構,它就相當於是我的身體,我所說的辦法就是將符文之盾嵌入這個牢籠之中,讓它成為這個牢籠的一部分,同樣是混沌能量的構造,主人很輕易就能做到這一點,而一旦將符文之盾嵌入牢籠之中,我就等於是寄居在了這個牢籠之中,我能找出它最薄弱的點,然後複製主人的符文之雷進行自殺式引爆,那樣的話,主人就能出去了。符靈的聲音已經變得沉重起來。

    不行!毛有才斷然拒絕道:我們想別的辦法,絕對不能讓你犧牲。符靈自從跟隨他一來,可謂是勞苦功高的戰鬥夥伴,甚至可以說是知心的朋友,怎麼可以輕言犧牲呢?

    扎利婭一聲歎息,我知道我在這件事上沒有權利做任何決定,但我想說的是,符靈所說的是對的,它應該是創世之神早就部署好了的一顆棋子,就等著今天揮作用,不然,為什麼只能寄居在符文之盾這種用混沌能量構成的混沌神器之上呢?

    不行就是不行!毛有才的心早就亂透了。

    主人,這已經是唯一的辦法,這也是秩序力量能使的最後一招,還好符文之盾和刺靈槍沒有被它騙取,不然,這次真的就被它得逞了。停頓了一下,符靈才繼續說道:主人,沒有時間再考慮了,照我說的做吧,這也是我的使命,我必須完成它。

    可是毛有才仍然無法接受要犧牲符靈的事實。

    如果有選擇的話,我也不想這樣犧牲,但是,我們沒有別的選擇,所以,主人請你動手吧,如果你對我有什麼愧疚的話,那就答應我,幹掉秩序力量,不要讓它締造出什麼新物種禍亂這個世界,還有,一切結束之後,好好和你心愛的女人們生活下去吧

    啊!一聲爆吼,強忍著內心的巨大傷痛,毛有才猛地將手中的符文之盾向穹頂拋了上去。在他的手下,符文之盾化作一縷流光,瞬間消失在了視線之中。緊接著,他的混沌之力如潮水一般向穹頂衝去。巨大的,浮現著現今宇宙全貌的穹頂突然顫動了一下。

    符文之盾已經嵌入穹頂之中了。扎利婭突然說道。

    我知道,接下來就是毛有才無法再說下去了。借助自身的混沌之力,再加上符文之盾和風雷之駒、戰神之鎧是同樣的混沌能量所構成,本身有著相同的屬性他才能將符文之盾嵌入穹頂之中,但接下來的事情卻是符靈的自我引爆,這點對於他來說,那無論如何也是無法接受的。

    兩三分鐘的時間轉眼過去,一聲劇烈的爆炸之聲突然從頭頂上方的穹頂傳來。整個用混沌能量所構成的牢籠都在劇烈地顫抖著。轟!又是一下劇烈的爆炸,黑暗而深邃的穹頂突然出現了一絲亮光,便在那個個時刻,毛有才突然飛衝了上去。

    連鎖的爆炸還在繼續,很明顯,符靈的自我引爆用上了毛有才的連鎖符文之雷雷陣,能量撞擊會產生一些了的連鎖爆炸。就在火光和劇烈震動之中,毛有才的身體從那撕開的一線縫隙之中穿飛而出,再次出現在了遠比城市還要巨大的機器之中。

    一脫離囚籠,毛有才才看見所謂囚籠不過是一個放置在一隻金屬圓盤之中的黑色光球而已,不過,在那金屬圓盤之上還有一個繁複至極的神級符文陣。可以看得出來,黑色的光球和那個神級符文陣合在一起揮了神奇的作用,並將他這個相當於創世之神一樣的存在的人困在了其中。

    脫離囚籠,看見的僅僅是一個黑色的光球,無法看見符文之盾,也無法知道符靈現在的狀況,不過,從已經趨於靜止下來的黑色光球來看,它恐怕已經揮出了最後的作用,再也不會出現了。

    目光橫移,滿腔怒火和仇恨的毛有才很快就現了他最後的目標。

    這個地方仍然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空間,也有著高高的穹頂,但地面卻已經是冷硬的金屬地面,穹頂之上也沒有整個宇宙的虛擬圖像的浮現,取而代之的是上千盞普通的照明燈具。在圓形空間的正中央,一隻簡陋的金屬座椅,一個乾瘦的老頭很突兀地進入了毛有才的視線。

    沒有強大的力量所形成的力場,也沒有凶悍的護衛幫手,乾瘦的老人就那麼安靜地坐在金屬座椅之上,半瞇著眼睛看著毛有才,甚至,他的眼神沒有一絲敵意,有的反而是一種長者看著晚輩時才會浮現出來的那種溫和的意味。

    儘管,毛有才有一萬個理由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但是,這卻又是無可置疑的事實。一時之間,他竟愣在了當場,不知道如何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扎利婭也陷入了同樣的疑惑之中,巨大的逆差讓她的思維也變得遲鈍起來,久久都沒有一句言語。

    就這麼僵持著,圓形空間之中的氣氛變得異常的怪異。

    呵,你們終於還是出來了,想必當時的決斷很艱難吧?一片沉默之中,老頭慢吞吞地說道。

    你知道我們會用符文之盾出來?毛有才冷聲問道,老頭突然提到這事,他突然想起了符靈,想起了它最後的願望,他的心中再次燃起了怒火和仇恨。在此之下,他手中的刺靈槍緩緩地抬了起來,森寒的槍尖直指著老人的胸膛。

    我不僅知道這個,作為維持整個宇宙世界的平衡所在,我知道一切,包括你們用創世之陣印和混沌之力陣印締造了混沌之力。老頭徐徐說道,他從金屬座椅之上站了起來。

    那你知不知道我會殺了你!毛有才厲聲道。

    用你們合二為一的混沌之力確實可以殺了我,甚至,你們可以重新締造這個宇宙世界,這點,我是不懷疑的,但是,你下不了手。

    如果這就是你的遺言的話,那我已經聽夠了!

    老頭輕聲一笑,我說你下不了手,那是因為與你合二為一的扎利婭並沒有將締造混沌之力的後果說出來,使用混沌之力,你們能締造新的宇宙世界,但你們的下場會和創世之神和黑暗主宰一樣,永遠消失,同樣,使用混沌之力殺我,你們也會失去現在的一切,甚至是消失,這代價不可謂不巨大,那麼,這樣的話,你還要著急著殺我嗎?

    扎利婭,毛有才愕然地道:這是真的嗎?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真相?

    告訴你,你還會和我合二為一完成這宿命之中的使命嗎?扎利婭苦笑道。

    哈哈哈老頭突然大笑了起來,用你們現在這種方式固然能締造出混沌之力,但你們卻無法過自己這一關,毛有才,你想過失去一切甚至是徹底消失的感覺嗎?毫無疑問,那是非常痛苦的,還有,你所看見的這部機器其實就是創世之神和黑暗主宰所留下的維持現今宇宙世界秩序的最終機器,通過它,人次元世界的強者可以飛昇到仙次元世界,仙次元世界的強者可以飛昇到神次元世界,相反的,靠這部機器,仙次元世界的強者不能到人次元世界作亂,神次元世界的強者不能到仙次元世界之中作亂,殺了我即意味著這最終機器的毀滅,那時候,現今的三個次元世界就會沒有限制,將會亂成一團,這樣的話,你還能殺我嗎?

    毛有才已經陷入了一片痛苦的糾纏之中,殺與不殺看似一件簡單的事情,但其實,那後果早已經出了他的想像,那代價更是他不能輕易做出任何決定!

    其實,我們根本不必要走到那一步,和我合作,我們能締造全新的宇宙世界,也能締造新的完全服從我們意志和命令的物種,那個時候,我們就是整個宇宙的主宰,而不是屈居於已經消失了的創世之神和黑暗主宰之下!他們已經消失,何必如此執著,仍然要抓住這最高的權利不放呢!?老頭越說越激動起來。

    你所說的全新的物種是什麼?出奇的,毛有才竟在這個時候平靜了下來。

    你會看到的,我保證,那麼現在,告訴我你的決定吧。老頭背手而立,嘴角含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他以人類的弱者形象示人,同樣,也以一個包含智慧的智者形象示人。

    我的決定就是毛有才手中的刺靈槍已經緩緩地下垂了下去。

    毛有才,你不要聽他胡說,和他合作,那不但是對創世之神和黑暗主神的褻瀆,現今的宇宙世界也會毀去,難道你就忍心看著你心愛的女人消失在你面前嗎?他不過是一個邪惡的影子,和秩序力量是沒有任何合作餘地的!扎利婭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著急地吼道。

    哈哈哈老頭狂笑了起來,人性,始終是自私的,人類這樣的卑微物種根本就不配在這個宇宙世界之中生存!

    是嗎?那是因為你這輩子從來沒有被愛過,也沒有去愛過什麼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你也太低估我毛有才了!去死吧下垂的刺靈槍突然抬起,毛有才的身形瞬間移動到了老頭的身前,鋒利的槍尖也在那時洞穿了老頭的身體。

    老頭確實只是一個虛幻的影子,但卻是秩序力量的核心,刺靈槍洞穿他的身體的時候,轟地一聲震天動地的爆炸之聲頓時傳來,剎那間,一片足以摧毀一切的能量釋放波向四面八方擴散了開去,在此之下,毛有才的身體,老頭的身體,乃至龐大過城市的最終機器霎時間化作一片飛灰,什麼也沒剩下

    ﹡﹡﹡﹡﹡﹡﹡﹡﹡﹡﹡﹡﹡﹡﹡﹡﹡﹡﹡﹡

    一切就這樣結束了嗎?

    黑暗之中,毛有才輕聲地問著自己,不過他旋即又想到:如果我徹底死了,哪裡還能對自己說話呢?不過,沒死,我又在什麼地方呢?

    緩緩地睜開眼睛,蒙蔽在眼前的黑暗終於退去,一片亮晃晃的光線進入了毛有才的視線。

    這是一間徐白的房間,床鋪是雪白的床鋪,窗簾是雪白的窗簾,就連四面牆壁和門窗都是雪白的,白得一塵不染。在一面牆壁之上他還現了一隻監視器,此刻那攝像頭正散放著微弱的紅光。

    這是什麼地方?毛有才掙扎著從床上爬了起來。這時他現,他的身上纏滿了白色的紗布,一股難聞的藥水味道正從紗布裡面散出來。

    疼痛的感覺傳來,他頓時愣住了,紗布和疼痛的感覺只說明了一個問題,我的身體已經不再是純靈力構造,是普通的血肉之軀,難道,正如秩序力量所說,消滅他我就會失去一切甚至是徹底消失,現在,我雖然沒有徹底消失,但卻失去了靈力修為,變成了一個普通人嗎?

    手上的硬物突然將毛有才的形勢吸引了過去,慌忙遞到眼前一看,卻是一隻袑騑陷釭漯羉j,而更詭異的是,這支長槍和他的手掌上的骨骼緊密地沾粘在了一起,一動就傳來撕裂般的疼痛。仔細看過,他又傻眼了,這不是混沌神器之一的刺靈槍嗎?它怎麼會和自己手掌沾粘而去生蚺F呢?開什麼玩笑?

    這時房門突然打開,一個身穿護士裙並推著工具車的胖胖的女護士走了進來,看了毛有才一眼,一邊拿針筒一邊說道:上天開眼,你這個瘋子又落在我手中了,這次,你休想像上次那樣輕鬆出院!

    毛有才愣愣地看著胖護士,突然張大了嘴巴,怎麼會是你,我在什麼地方?當初,他從人次元世界偷渡到仙次元世界的時候被抓進了精神病院,遇到的就是眼前這個胖護士,現在怎麼又遇見了呢?

    少說廢話,把褲子脫了,打針!

    打針可以,你告訴我這是哪裡就行。

    這裡是重建的仙潭市精神病院,你這傢伙,上次是因為在修真主題公園裸奔住院,這次居然玩出了新花樣,扮演古代武士拿著一隻生蛌漯羉j出現在元大人的紀念廣場,這次倒好,你不裸奔,居然裸.睡!不抓你才怪!不過,你是怎麼把那支生蛌滲}槍和你的骨骼連在一起的呢?負責手術的醫生都拿這沒辦法,說是要等你好一點再考慮摘除它的手術。

    等等,你說什麼元大人?

    當然是毛有才元大人,我們有今天的安定和繁榮,全都是毛有才元大人賜予的,你扮古代武士裸.睡的那個廣場就是元大人的紀念廣場。

    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就是毛有才,我就是你說的元。

    哈哈上次你說你是飛昇來的,這次又說你是毛有才元大人,真是活該被抓進來!別廢話,把褲子脫了!打針!

    卻就在這時,手上的刺靈槍突然化作一道黑光,瞬間消失在了毛有才的手掌之中,而他手心的皮膚之上赫然出現了一道黑色的閃電印記。

    你哇啊!鬧鬼了啊!匡當丟了針筒,胖護士轉身就開跑。

    劇烈的疼痛傳來,毛有才眼前一黑,險些昏厥過去。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從他的意識之中傳來。

    主人,我並沒有死,不過,你的狀況卻比較糟糕,你的靈力修為退化到了尚未築基的普通人狀態,你要重拾昔日的實力,只有通過修煉了。

    是符靈的聲音!無限驚喜之中毛有才突然大笑了起來,符靈,真的是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主人,在我引爆符文之雷雷陣的時候,你剛好從撕開的縫隙之中逃出去,那個時候,無處寄生就要滅亡的我突然想到了還有一個可以寄生的地方,那就是主人的刺靈槍,便在那個時候,我成功寄生到了刺靈槍之中,後來,主人用刺靈槍消滅了秩序力量

    可是,刺靈槍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現在回想起來,刺靈槍應該是創世之神留給主人的最後一件保命的東西,在大爆炸產生的時候,全靠它抵禦了爆炸的能量,不過,它雖然保存了我和主人,它卻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毛有才這才恍然大悟,我們沒事就好,刺靈槍的事情以後總能找到解決的辦法,倒是扎利婭和秩序力量呢?

    扎利婭應該和主人一樣,動用了混沌之力,最終失去昔日的一切變成一個普通人,相信以後還是能找到她的,至於秩序力量就不清楚了,不過,主人也不必擔心,這事可以再以後慢慢調查。

    毛有才歎了一口氣,苦笑道:現在最要緊的就是修練靈力了,這一切就像是一個荒誕至極的夢,我居然又回到最初的起點,仙潭市精神病院之中了。

    刺耳的警笛聲突然傳來,天空上一片巨型飛船的陰影在晃動,很快,樓道裡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片錯愕的毛有才剛從床上下來,門口就走進來兩個女人。

    老公

    老公

    進來的是丹麗和童小茹,她們身後還跟著雨多和花多倆姐妹。

    沒有多餘的言語,一片激動之中毛有才緊緊地將丹麗和童小茹摟在了懷中,溫暖和熟悉的感覺傳來,恍若隔世。

    卻就在他緊緊抱著自家兩個老婆的時候,站在後面的花多和雨多突然向毛有才擠了一下眼睛。膽子一向比較大的雨多更是用唇語說道:今晚,來我和姐姐的房間

    毛有才,

    小子,艷福始終都讓嫉妒得想瘋。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毛有才頓時一愣,是符天。符天來了,龍飄飄肯定也來了,那現在她該是吃著多大的醋呢?

    別東張西望了,你龍姐姐沒來,她和白珠去新星系了,不然,你小子此刻的耳朵恐怕被龍姑娘擰下一隻來了。

    什麼新星系?

    你消滅了秩序力量,但在同一時間宇宙世界卻誕生了一個新星系,非常之巨大,而且,一種神秘的生物正飛快地在那個星系繁衍著,形式非常之嚴峻啊。

    秩序力量雖然被消滅了,但是它的目的似乎是達到了!

    回想當時秩序力量所化身的老者坦然面對死亡的時候,毛有才突然明白了過來,它並不是坐以待斃,而是以另一種方式存活了下來!

    事情看似已經結束,但是,這樣的結束卻意味著新的開始。

    新的征程已經擺在面前,比之以往所面對的艱難更為艱難,心中一片苦澀的意味,毛有才忍不住苦笑連連

    老公,你笑什麼呢?跟我回神戶星吧。

    老公,你笑什麼呢?跟我回希望之星吧。

    丹麗,你是故意和我作對嗎?老公肯定要回神戶星的!

    童小茹,你也是故意和我作對的吧?憑什麼先回神戶星,應該是先回希望之星彩對!

    毛有才的眉頭已經扭成了一團,拯救宇宙的事情先放到旁邊再說吧,現在,先把自己的兩個老婆擺平再說

    ﹡﹡﹡﹡﹡﹡﹡﹡﹡﹡﹡﹡﹡﹡﹡﹡﹡﹡﹡﹡

    全書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