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從流氓到舞王

龍騰世紀 因果篇 .輪迴果(末)第73章 終了全書完 文 / 老殘

.    因果篇.輪迴(末)第73章終了正在熟睡的芊芊迷糊的睜開眼睛,看了看眼前晃著自己肩膀的葉匪,懶散的說著:「幹嘛呀?大早上的,催命啊。」

    「你姐姐呢,她去哪裡了?去哪裡了?」葉匪急切的問著。

    床上的芊芊似乎愣了一下,不過這樣的表情卻沒有逃脫葉匪的眼神,芊芊乾笑了下:「哦,呵呵,你說任熙姐啊?你幹嘛問我,昨天晚上不是你和她睡的嗎……」

    「剛丫頭,我沒時間和你開玩笑,今天是我和任熙結婚的日子,你快點……」

    「我知道,我知道。」芊芊一面說著,一面推開葉匪的手,站起身來,忽然呆呆的看著葉匪:「你真的要和任熙姐結婚?那洛洛姐呢?她知道了會傷心死的。」

    本來還想繼續追問的葉匪忽然愣住了,看著對面穿著睡衣站的直直的小丫頭,有些不自然的問著:「你,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芊芊一面照著鏡子,抓著有些凌亂的頭髮,一面說著:「你認為我會無緣無故的來任熙姐這裡嗎?再說,我哪裡知道她休息啊,就算我要去,我也會去洛洛姐和婭楠姐那裡,怎麼說那裡玩的人也多啊。」說完,嘿嘿的笑了笑,狡猾的看著葉匪。

    葉匪整個人彷彿都被高壓電給電了,僵硬的一動不動,有些結巴的脫口說著:「你是說……從一開始,你來這裡,就是任熙告訴你的?我在,這裡?」

    「哥!」葉匪說完話的同時。芊芊頓時變了似個人一樣,撲了過來,緊緊的抱住了葉匪:「你知道嗎,我聽到任熙姐說你還活著我都快高興死了。如果這個世界上你不在了,我和爺爺有多難過,什麼學校,什麼讀書,什麼以後,我都不需要,那個時候,我只想爺爺要是不再了,我也一起死去,陪你們。這個世界上,如果只剩下我,會多孤單啊。」

    小女孩一面說著。一面痛快地哭著,所有的悲傷化成眼淚,將往日偽裝的假面覆滅,這一刻,葉匪心裡酸酸的。芊芊這個丫頭,在怎麼瘋,也都是一個孤獨地小丫頭。那些日子自己不再她的身邊,真的不知道她是怎麼過來的,這一切,都要怪自己太過自私,只想著逃避,只想著自己,卻完全忽略了這個身邊重要的人。

    「好了,芊芊不哭了。」葉匪摸著芊芊的頭,隨後慢慢扶去小臉上的眼淚:「以後哥在也不離開你了。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芊芊抬頭看了看葉匪,自己抹了下眼淚,撅了下小嘴:「這可是哥說的,要記住自己說過的話,男子漢大丈夫,一諾千金,不離開,永遠地在一起,記得啊,你要是在給我裝死,我,我就真死給你看,哼!」

    看著芊芊那一面哭著一面生氣的樣子,葉匪不由笑了起來:「你都快成精了,估計是死不掉的,那現在,告訴哥,任熙姐去哪裡了。」

    芊芊表情木吶了下,有些不自然地答非所問:「哥,洛洛姐好可憐,你真的不要她了嗎?她……」

    「我知道。」葉匪打斷了芊芊的話,摸著小丫頭的腦袋:「或許那就是一個不能完整結局的故事吧,我也明白,可是很多事情要做一個最終地選擇,丫頭,你還小呢,以後你會知道的。如果人生是一部電影的話,有地人是片頭曲,有的人是插曲,而片尾曲只有一個,真真實實存在的,在我身邊的,就是任熙啊,從開始到結束。」

    「那婭楠姐,英彩,洛洛姐呢?他們呢?她們就不在了嗎?」

    葉匪摸著小丫頭的小臉,微微笑了笑:「曾經,在每一個人的身邊,可是讓我感覺的並不是很真實,夢幻泡影一樣。」

    芊芊撇了下小嘴,看了看葉匪,停頓了片刻:「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命運嗎?我還以為,成為哥新娘的人不是英彩姐姐,就是洛洛姐呢,可是我地感覺出錯了呢。」

    「命運?你知道是什麼嗎?」

    芊芊搖了搖頭。

    葉匪轉身拉開窗簾,看著地上落著的一些雪花,說著:「天空中落下的雪花,並不是直直的墜落,在漂浮遇見風,方向的改變,最終落在了屬於它的位置,那就是命運,那個位置,是它的,必然出現的。但不是可以預計的,像葉子上的葉脈一樣,一條條分裂向不同的方向,很多事情,並不是預想的,告訴哥,任熙姐在哪裡?」

    「不懂……任熙姐。」芊芊忽然停頓了下,隨後說著:「去了數字公司的記者發佈會,在那。」

    葉匪點了點頭,摸了摸芊芊的小腦袋:「謝謝。」說完,轉身就要向外面跑去。

    「等會,還一個多小時開始呢,我給你找衣服啊,不是要結婚嗎?難道你就穿成這樣嗎?」芊芊一面說著,一面快速的跑到了葉匪的房間。

    葉匪停住腳步笑了笑,心裡想著,當然是要早去,那是自己的新娘,找到後,然後還要去見父母,難道還要在發佈會現場開始的時候把她帶回來嗎?正在葉匪想著的時候,芊芊抱著一疊衣服走了進來,保暖內衣,襯衫,正裝,同時放下:「換上吧,嘿嘿,這是任熙姐為你準備的呢,可惜……記得,要洗臉,弄弄你那破頭髮,還有,不要戴眼睛了,呆呆的,還有還有……」

    在芊芊囉唆的時候,葉匪已經拿著衣服向外面走去。啪!的一聲,關上門,芊芊不由馬上停止了說話,走到門邊,趴在門上聽了聽,忽然狡猾的嘿嘿笑了起來,隨後快速的轉身,由旁邊的衣櫃找出自己的衣服,開始快速地換了上去。

    緊緊十幾分鐘的梳洗後。葉匪已經正裝待發了,正準備開門的時候,忽然感覺衣角被拉了下,轉頭看了看。正是芊芊,粉紅色的小圓帽,白色地圍巾,毛衫,下面是短裙,毛襪,這一看去,還以為是誰的大布娃娃:「你幹什麼?」

    「哥怎麼自己去?找新娘不要帶我嗎?」

    「你在家呆著,哥一會回來。」

    「剛才有人說,永遠不分開的。」芊芊一面說著。一面裝作思考:「嗯,好像是吧,難道有人要反悔嗎?不怕我搗亂啊。」

    葉匪忽然愣了下。隨後拉起芊芊的手,打開門直向外面走去,出了樓道,打了輛車直向數字公司安排的酒店行去,在車上。芊芊一面上下看著葉匪,一面嘿嘿笑著:「這才對嘛,現在的哥。真的活過來了,在也不要什麼韶俊華了,哥,就是葉匪,哈哈。」

    葉匪不由攬過芊芊的小腦袋,拍了拍,輕鬆的笑了笑,不過與之不符的是,葉匪地心裡卻是焦急無比。酒店的記者發佈會,在那裡?說的輕鬆,可是這一次酒店地發佈會上什麼人都有,而且算上學校出席的人,成百上千,在加上記者什麼的,談何容易在裡面找到一個任熙呢?

    不管心情如何坎坷,如何焦急,時間仍是一點點的溜走,當打開門的時候,葉匪已經站在了酒店地門口,在旁邊,則是那個打扮的布娃娃一樣的小芊芊,推口大廳地門,直走了進去,按照記憶中,葉匪直接在電梯上按了13層,記者發佈會應該在那裡舉行。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葉匪拉著芊芊的手,在服務生的矚目下,直向301房的門口走去,推開門的時候,葉匪一愣,整個諾大的房間內,除了一些工作人員正在擺設外,並沒有其它人,更談不上任熙的影子了?向裡面走去,葉匪打算在其他地方找找,但卻是失望了,這裡確實只有幾個工作人員。

    等等,是自己太急了,葉匪忽然愣在那裡,站住了。腦袋快速的轉著,自己怎麼會糊塗成這個樣子,既然任熙來這裡參加記者發佈會,怎麼可能會怎麼早出現在大廳呢?現在……要麼在數字公司來這裡地路上,要麼就在化妝室,可是這裡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如何找到她?可是,真的要等所有人出場的時候見到任熙嘛?那現在自己不是完全的暴露了?

    「先生?先生,對不起,這裡有重要會議舉行,請問您……」

    正在葉匪站在前台下面想著事情的時候,身後三個穿著正裝的年輕人走了過來,葉匪答非所問著:「你們是數字公司的工作人員嘛?」

    「是的,請問您是……」

    為首的年輕人十分禮貌的問著葉匪的身份,但葉匪現在哪裡有身份可言,如果是學校老師的話,也起碼要在眾明星入場後才出現,葉匪仍是沒有回答,反問著:「我想知道,任熙……小姐什麼時候會來。」

    「任熙小姐?」為首的年輕人轉身看了看身後第二名年輕人,那年輕人走到他身邊,貼在耳朵上說了兩句後退了回去,為首的年輕人詫異的看著葉匪,隨後平和的說著:「對不起,先生,如果您是工作人員或者相關人員,請出事工作證或者記者證件,如果不是,請到15212樓登記,這裡是不允許陌生人進入……」

    「我在問任熙她什麼時候來。」

    在年輕人還沒說完話的時候,葉匪向前一步,已經抓住了年輕人的衣領,而同時,年輕人反應的也是速度,反手抓住葉匪的手腕,就要擒拿,但葉匪是什麼出身,見年輕人反抗,放開脖領,在手伸過來的同時,已經抓住了年輕人的手腕,反轉,扣住。

    與此同時,身後第三名年輕人已經向後退了一步,拿出對講機:「這裡是十三樓會議室,有情況發生,搗亂者為黑色正裝……」

    為首的年輕人反應也是迅速,在葉匪扣住手腕的同時,竟然翻身後彎,著無疑是給自己的後路給斷了,葉匪扣住手腕,這也是他最後的動作,但讓葉匪佩服的是這三人地合作關係。年輕人後彎的同時,第二名年輕人就是一拳打來,如果不放開他手腕的話,肯定會挨另一個人的拳頭。放開地話,三個人的伸手都不錯,顯然不是可以速戰速決的,現在葉匪需要的時間,在過不多久,下面的保安人員回來不說,那些熟悉的人可能也會有提前入場的。

    「媽的!」葉匪心裡狠狠咒罵了一聲,砰!的一腳,射在第一個年輕人的臀部,受到巨大力。年輕人地身體向前,正好撞在了第二名年輕人的身上,葉匪歪了歪脖子。活動了下手腕,在倆人還沒來的急站直地時候,一個疾跑,躍起,重拳直擊在第一個年輕人剛轉過身來的胸前。年輕人還沒站穩,已經再次倒了下去,在第二名年輕人拳頭打來的同時。葉匪剛落下的身體一彎,直衝撞在了他的腰間,同時腳下一個滑步,身體轉動,在身後抱住年輕人地腰,折身,就是一個背摔!

    砰,的一聲,年輕人整個人倒在地上。痛苦的表情輕微地呻吟著。幸好葉匪沒有讓他的頭部先落地,否則那對人來說,是致命的。

    「哇,剛變回來,就打架,還結婚呢。」在遠處的芊芊一面看著旁邊的工作人員,一面看著場中,捂著小嘴。

    在葉匪站起來的同時,整個身體已經迎面被第三名年輕人迎面抱住,同時年輕人的腳拌向葉匪的下盤,葉匪乾脆雙手一合,反抱住年輕人的脖頸,同時,腳步快速地向後退去,將年輕人的身體後拉,同時,就是一個膝撞,砰!的又是一聲,年輕人腦部向後一仰,完全沒有意識一樣,軟軟的倒了下去。

    葉匪直向第二個年輕人跑去,隨後抓住衣領:「任熙呢?」

    「任熙,小姐,已經,已經取消了,取消了這次的發,發佈會,我們,我們也不知道……」

    年輕人艱難的說完,葉匪腦袋頓時一片空白,站起身來的同時,犀利的目光頓時向芊芊看去,芊芊好像發覺了什麼一樣,馬上轉頭看向旁邊,葉匪快速的走到芊芊旁邊問著:「你騙我,丫頭!」

    正在葉匪問著的時候,房間門打開了,轉圖看去時,葉匪不由一愣,進來的兩個女孩同一行人不是別人,正是樸惠英同徐英彩,兩張熟悉的面孔頓時被倒在地上的三個年輕人嚇住了,而身後的幾名正裝男人迅速的站到了倆人的身前。

    「啊,英彩姐。」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芊芊已經大叫了起來。

    而此刻的徐英彩則是完全的木吶,看著芊芊的同時,目光卻一點點的移向了旁邊的葉匪,那個人的面容,身影,是幾千幾萬次曾出現在夢中的,但此刻,卻是真真實實的就在眼前,片刻間,大廳內一陣安靜,面面相赫,所有的記憶碎片再次折疊起來。

    旁邊的工作人員,中間的保護人員,還有大廳後面駱繹不絕走入的人們,對眼前的一切都是木然……

    「那是匪哥嗎?見鬼了吧……」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出來。

    葉匪轉頭看去,說話的正是胡折騰,不知道什麼時候,三人出現在徐英彩那隊人的身後,而旁邊的強盜卻是狠狠的對著胡折騰的腦袋一拍:「哪他媽有鬼白天出來,是吧,鳥哥。」

    在向旁邊看去,安梟的表情有些瘋癲似的樣子,竟然撫著額頭笑了起來,看著葉匪笑了起來,本來就是先有這些主角登場,然後就是相關人員的,而這些相關人員中,包括公司的工作人員,學校的參與人員,這些人裡,包括葉匪的學生,唐寧三人,葉匪的校長,還有葉匪以前的同時,不知為什麼,洛寶兒也出現在了這裡,只是短短幾分鐘內,大廳內很快出現了很多人,叫人覺得貓膩的是,這個時間竟然還沒有記者入場,按理來說,這些記者早應該守候在門口了的。

    「芊大嬸,這就是你說的驚喜?」強盜脫口說著。

    芊芊想阻值已經來不及了,嘿嘿乾笑的看著葉匪:「哥,你聽我說,事情很是漫長……」

    諾大的空間內,很快便要成了扇形一樣的將葉匪圍繞在了中間。環視周圍,葉匪心裡慢慢的清楚,原來,任熙並沒有在這裡。一切都是芊芊這小丫頭安排地,從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起,這個丫頭就沒安好心,而眼前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芊芊聯繫來的,怪不得沒有發現什麼記者。

    「韶……老師?」唐寧張著嘴巴半天沒合攏,好看的眼睛一會看看旁邊地這個,一會看看那個,隨後木吶的看著中間的葉匪。

    「在哪!最後一次了,芊芊。你要幫哥!」葉匪完全沒看旁邊的人,蹲下身軀,晃動著芊芊的肩膀。

    芊芊咬了下嘴唇。似乎思考了一下,隨後由口袋中拿出了一張機票:「任熙姐和我一起定的,不過去機場的時候,我又跑回來了,看這個。你應該知道她在哪吧?」說完,芊芊遞給了葉匪,看著葉匪:「哥。祝你幸福,希望你能把新娘找回來。」

    葉匪接過機票,這是去武漢的,那麼,任熙在武漢,武漢哪裡?學校,家……對,那個小房間,兩個人曾經一起的小房間。葉匪站起身來就要跑出去。忽然停住腳步,轉頭看了看芊芊:「狠得,來給哥當伴娘!」

    「ok!不過伴郎我要帥哥啊……」芊芊嘿嘿笑著,卻是流著眼淚。

    葉匪在不多說什麼,看也不看眾人一眼,轉身由中間的過道,直衝了出去,在跑出門口快速轉彎地同時,葉匪躲過差點撞上的兩個人,直跑向電梯,直留下原地愣愣的兩個人,其中一個有些奇怪,激動地說著:「洛洛,我沒眼花吧,剛才那個人你看到了嗎?」

    「是他,不過新娘不是婭楠哦,打算怎麼辦?」

    旁邊的黎洛看著那個木吶的蔡婭楠,娃娃臉的女孩機械似的轉頭看著黎洛,倆人就這樣對視了數秒,隨後,都不自覺地笑了起來,會心的笑容。

    在房間的中間,芊芊拍著小巴掌,發出啪,啪清脆地聲音,嘿嘿笑著:「不好意思讓大家早起了,不過今天的故事也就到此結束了,怎麼樣?這算驚喜嗎?可以結束了吧,那麼,都休息吧,你們還有工作的,嘿嘿,可是,我的電話費要給我報銷啊,還有回武漢的機票,誰給我定一張,拜託了。」說完,芊芊無辜似的看著場中的幾個女孩,接著又看了看安梟,強盜幾人。

    「機票到是沒問題呀,是吧,芊芊。」說話見,黎洛已經走到中間,拉著芊芊的小手,無比撫媚的笑了起來:「但是呢,沒有天上掉餡餅地好事哦,如果不告訴洛洛姐你哥去了哪裡的話呢,那麼,你這個死丫頭就永遠的留在這裡吧!」說到後面,黎洛的臉色忽然凶狠起來。

    「啊,不是吧。」

    經過一番審問後,黎洛心滿意足的拉著芊芊的手,帶著洛寶兒走出了房間,向電梯方向走去,在門口留意的人都能聽到幾人的對話……

    「洛洛姐,哥要結婚了,你幹嘛還要去找他啊。」

    「結婚不能離婚嗎?洛洛姐是什麼人啊,再說,結婚的人還能找情人,搞外遇呢,是不是啊,寶兒。」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沒有關係嗎?那你幹嘛還很緊張似的跟著我呀?好像有人為這個小流氓相似了好幾年呢,嘿嘿。」

    「不是吧,你們兩個……你們兩個,要和任熙姐搶哥去啊?」

    「要不要算上你啊?」

    「喔,耶,verygood!」

    「哇,匪哥死而復生後的劫難不少啊。」

    「走啊!」安梟看著強盜。

    「幹嘛去。」

    「老匪欠了我幾年的和約,要補回來啊,現在死人又活了,那和約繼續生效,今年的歐洲賽少了他不行!死也給他拉過去。」

    「哇,我喜歡!」胡折騰感歎著。

    ……

    「英彩啊?」

    「什麼……,

    「你和小流氓在韓國的緋聞結束了嗎?你爸爸好像非要你們結婚吧?那可怎麼辦呢,你要是不結婚,你爸爸又發飆了。」

    「是啊,那怎麼辦?婭楠呢,你給我提意見吧。」

    「死洛洛總是和我搶,那我們兩個合作吧,1鱸戮徒行x髏ヵ齬歟斑l囪`俊?

    徐英彩似乎沉思了一下:「非常好,就這樣把生命的剩餘時間用掉吧。」

    「嘿嘿,我們兩個肯定比那兩個洛洛強,哈哈,哈哈……」

    ……

    ——(全書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