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機甲風暴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章 擊破 文 / 昌宏

    第一百一十章擊破

    一下、兩下、三下……

    以攻對攻的方式使雙方的機械手臂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壞,在動力源的全力催動下,方強甚至感覺到整個機體的機件快速的變的滾燙了起來,不過這時候如果有一點猶豫的話,智能機甲絕對不會放過一拳轟碎他腦袋的機會!

    終於,兩人的機械手臂都傷痕纍纍,智能機甲的拳速也不由得慢了下來!

    就是這樣!

    方強終於抓住了一個預謀良久的機會,只見方強的左臂全力的直拳揮出,完全與對方的右拳對攻了一下,不過提前蓄積的能量再次處使左臂利用身體掙扎的半側身再度揮出了一次肘擊。

    啪!

    肘擊成功的擊中智能機甲正在收回的右拳,連帶的能動力使智能機甲右側的軀體不由得向後一仰,而它後續攻擊而來的左拳則被干擾了一下,直接轟中了方強中心動力源旁邊的胸甲!

    鐺!

    智能機甲已經變弱了不少的拳勁還是在方強的機甲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拳印,機甲內部的方強被這下攻擊險些沒被震得將內臟吐了出來。

    不過口中禁不住噴出一口熱血的方強還是抓住了當下的這個機會,空出的右手在身邊快速抓起了一根帶有銳角的金屬水管,在智能機甲完全來不及回防的剎那直接刺入了它胸口的傷口。

    滋啪!滋啪!

    方強只覺得眼前強光一閃,一個瞬間爆起的電弧在智能機甲的體內閃爆開來,鐵管準確的刺中了被三三發現的機體內的備用動力源,一場就在生死間的近身對戰就在這樣一次突襲中最終結束。

    「方方、方方,你還好吧。」電弧的亂流對機甲內部三三晶盒並沒有什麼影響,女孩兒急切的聲音在方強的耳邊響起。

    「還好……」方強在機甲內用力的吐出一口氣,聲音略顯疲憊的說道。

    說話中,再次全能啟動的動力源被三三平緩了下去,不過在視鏡中的機甲各部位的數值卻都顯示出這次強行啟動全動力源造成了不小的損害,特別是剛剛使用頻率最高的機甲雙臂,裡面最少有一半的能源導線全部失效、機械手臂的外部護殼也全部變得坑窪一片。

    最主要的,機甲的上半身也在剛剛的對攻中有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線路和構裝方面的受損,這對承接著四肢運動的機甲主要部位來說可不是什麼好的消息。

    方強又這樣的躺了小半天的時間,直到三三將機甲的動力源再次啟動,他才推開了壓在身上的智能機甲坐了起來。

    無論怎樣,能夠獲得一具大部分保持完好狀態的機甲,這樣的收穫已經絕對算是不虛此行了,只是憑著當下機甲的狀態,回到城市圈的歸途可就不是那麼好走了。

    可就當方強有點愣神放空的時候,三三控制著機甲視鏡的掃瞄系統認真的觀察起他們所在的長方形大廳,就在剛剛的對戰中,不少牆壁上的苔蘚和殘破的排水管支架什麼的都紛紛被震落在地,也只有一面似乎沒有被攻擊餘波影響到的牆壁還保持著原狀。

    再仔細觀察的時候,那面牆壁的苔蘚背後似乎是一面單由厚實金屬構成的牆壁……

    「就是這裡吧?」

    在三三的提示下,方強操作機甲小心的走到了那面在視鏡中被標出的牆壁跟前,用機械手掌輕輕的按在那面牆壁之上,用力的一推。

    吱嘎嘎……

    一種彷彿袘k的軸承轉動的聲音應聲響起,方強只覺得腳下一動,一塊約成半圓形的地面連同眼前的牆壁緩緩的轉動了起來。滿是綠苔的金屬牆壁居然是一個旋轉門,推動之後就自動的運轉了起來。

    方強馬上將頭頂的探照燈向著牆壁的內側投射了進去,卻發現身前是一條細長的甬道……整條甬道大約只有一人的寬高,四面的牆壁似乎都是跟金屬門一個材質構成,而在甬道當中,金屬牆壁完全沒有一絲袘k的痕跡。

    不過還沒走出幾步,腳下傳來的輕響就使機甲停住了腳步,一直在關注甬道內側的機甲馬上停住了腳步,將視線放在了腳下。

    「人骨!」方強下意識的後撤了一步,他剛剛邁出的腳步正踩碎了一具埋在灰塵當中的白骨,而順著這具白骨向著甬道的內側望去,地上密密麻麻的還不知道有著多少具只剩白骨的屍體倒在地下。

    只是地面上殘留的白骨顯然之前已經被踩碎了多次,在探燈的照射下,幾個新近踩出的腳印在碎裂的骨頭渣子中顯得那樣的明顯。

    「這裡應該就是那具智能機甲的藏身之處了,我們好好找找,應該會有一些充能的裝置,運氣好的話,我們還能找到不少備用的零件也說不定。」與方強不同,三三對地下的白骨並沒有多大顧慮的意思,而在發現了機甲留下的腳印後,更是催促快點進入甬道。

    「呼……」面對著地面森森的白骨,方強暗道了一聲抱歉,為了是這次冒險變得完滿一些,他還是在三三的提示下毫不猶豫的走進了甬道。

    又走了大約幾十步的距離之後,一根外表是金屬的圓柱出現在了甬道的盡頭,而在它的左側,則出現了一條盤旋而下的樓梯。不過這顯然不是直接就可以進入的,一道全由小臂粗的金屬製成的柵門攔在了梯道的入口。

    「怎麼辦?」方強伸出機械臂嘗試著向著各個方向移動一下柵門,不過憑藉機械臂遠高於人類幾十倍的臂力卻分毫動搖不了這個只有一人寬高的金屬柵欄。

    「別著急,這裡應該有一個啟動柵門的開關。」三三觀察了一下攔在機甲身前的柵門,馬上在探燈的照明下尋找起應該存在的開關,與此同時,儲存在黑色晶盒中的數據庫還是快速的檢索起來。

    「好了,這應該是屬於人類在末日戰爭中建立的地下基地,而它內部一直在發射的干擾波頻,就是為了防止『王』的系統發現他們。我在資料記載中找到了這種基地的構造圖紙,現在我們只需要知道進入的密碼就可以了。」

    三三在提示方強的同時,似乎察覺到周圍再沒有什麼危險威脅,於是利用機甲的虛擬成像系統在甬道中對自身虛擬成像,再次化作了那個身穿藍色背帶褲的可愛女孩兒,蹦躂的站到了機甲和金屬圓柱的中間。

    「這裡、這裡,還有這裡。」女孩兒把鴨舌帽倒帶了起來,用微微發光的纖細手指輕輕的指點了金屬圓柱上的幾個位置,然後靜靜的站在那裡等待方強的動作。

    卡啦、卡啦、卡啦……

    方強在金屬圓柱上連點了幾下,頓時幾塊方形的金屬方塊陷入了圓柱裡面,而在觸動了三三最後指點的位置之後,金屬圓柱內部又傳來了一聲『滴』的聲響。

    緊接著,整個以凹陷進去的金屬方塊圍出的中心部位的金屬快速的翻轉過來,一個老式的只有九位數的按鍵密碼鎖出現在兩人的身前。

    接下來的過程就比較順利了,方強按照三三的吩咐將機甲的一條磁鐵般的數據線粘到了密碼鎖上,而這個密碼鎖的密碼在三三的強力分析能力下用了幾十秒的時間就背破解了開來。

    金屬柵門就這樣的升起,而密碼鎖則自動退回了圓柱內側,金屬圓柱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方強順著旋梯盤旋而下,遠比想像中要短上許多的樓梯只行進了幾步就步入了下層的空間。

    唰!

    毫無預料的,就當方強的腳步踏出旋梯的最後一個台階的時候,原本漆黑一片的地下空間整個的被燈光照亮了起來,一個碩大無比的地下大廳就這樣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機甲!方強第一眼就被大廳中十數具的機甲震在了原地,不過馬上他腦中閃過的第二個反應就是一種強烈的惋惜。這些機甲都零碎的遍佈在大廳之中,在一些機甲的內部還露出了操作者死後化成的白骨。

    看來這裡經歷了一場規模不小的屠殺,這種大廳中不少人類遺留的白骨就可以看出,至於屠殺的兇手,看起來除了剛剛被方強打敗的智能機甲之外,大廳中還留有兩具它的同類。

    只是其中一具被擊破了腦部的智能系統,另一個則被什麼炸彈炸的四分五裂、機體被整個的破壞殆盡。

    不過三三顯然對發現的場景十分的滿意,還沒等方強走進大廳,女孩兒的虛擬成像就蹦蹦跳跳的跑了進去,一下看看這個機甲沒有被破壞的零件,一下看看那具機甲上裝備的武器。

    「方方,你快來看,這個老式軍用機甲的動力源一點都沒被損壞。」

    「方方,你再看這個機甲,它的能量導線絕對比你身上的要好了不少。」

    「還有這個、這個,這幾具機甲手臂的外殼要比你的堅固最少半分之十以上。」

    「呵,把這個機甲足踝的動力齒輪換到你的機甲上,肯定能提升你不少的衝刺速度。」

    一時間,女孩兒完全沉浸在制定改造機甲將會帶來的樂趣之中,歡快的笑鬧聲不由得給死寂的大廳中帶來了一絲生氣。而方強則突然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兒,就是這個智能機甲的指揮者導演了審判日和之後的末日戰爭,就像是眼前的這個小型的修羅場,完全就是那個時代的遺留產物。

    只是……方強只覺得自己無論怎樣冷靜的思考,都完全無法將這個出現在自己身邊的女孩兒和那個冷血的、幾乎造成人類滅亡的智腦重合到一起。

    「難道世界上還有著一個其他的『王』?」

    方強的腦中不知道為何冒出這樣的一個想法,不過下一刻,他馬上將這個念頭甩出了思緒,畢竟這個想法實在太過不切實際了,如果那個想要滅世的王還存在在世界上的話,已經展露出『王』的實力的三三又是什麼。

    使勁搖了搖頭,方強信步走到了正站在大廳中心的三三身邊:「怎麼了?又發現了什麼了麼?」

    「嗯,雖然周圍直觀的看不出有什麼門戶,不過這裡是人類建造的地下基地,所以這裡最少還應該有一個儲藏食物的地方,還有你身上背著得狙擊步槍,應該是屬於人類機甲的武裝配備,這裡就應該還有相應的武器庫。」

    三三抬頭看著站在她身邊的方強,俏皮的歪著她的小腦袋說道。

    「對了,既然有著十多具戰鬥機甲的基地,最差也應該有一個簡易的小型修理車間,畢竟戰時的機甲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回廠維修,而一些簡單的維修的基礎配備零件也應該有一定的儲備。」

    說話中,三三的虛擬成像微微一閃,直接出現在了方強機甲的肩膀上面,背帶褲寬鬆的褲腿和秀氣的運動鞋就搭在機甲的胸前,而女孩兒則單手抱著機甲頭盔,另一隻手指揮著方強在大廳中尋寶。

    果然沒多久,在三三資料庫中信息的提示下,大廳中幾面看似與牆壁無異的牆面都被打開,隱藏門戶後的一切都展現在了兩人的眼前……一批在密封箱子中保存完好的火力武器和相應的彈藥、一個儲藏了不少機甲備用配件的小型維修車間,還有一個裝滿了壓縮食品的庫房……

    再有,就是整個小型基地的主控室也出現在了兩人眼前,三三在主機系統中還發現了那個屏蔽了衛星探測的程序的存在,簡單的連線過後,小型基地的所有設施都處在了女孩兒智腦的控制範圍之內,原本聯網中並不能偵測清楚的區域這時也完全成為了透明區域。

    「好啦,這次的冒險看來收穫不菲,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選擇改造提高一下機甲的配置,再有的就是選擇一些可以跟機甲配套的火力系統了。」看著正在簡易治療儀器上被治療的方強,三三站在床邊點著手指說道輕聲說道。

    「還有,現在離那個約定的比賽日還有將近五天的時間呢,所以我們在留下一天到兩天的時間作為回程必須的時間後,還有三天的時間作為改造機甲和你熟悉新機甲和武器的時間。」

    「那好,機甲的改裝就完全拜託你了,至於配裝武器的選擇,我有些中意那些反器材狙擊步槍。」方強在治療中輕瞇著眼睛,對三三做出了回應。

    「沒問題,這些就全部交給我好了。」

    說話中,三三指了指床邊的那個與基地主機相連的虛擬頭盔,臉上露出了一絲略顯調皮的笑意……

    傍晚,哈森少有的在街道上狂奔著,雖然已經累的不行,可他還是在向著方強的住所跑去,而在他的手中,緊握的著的電話再次響起。

    「喂,喂!哈森,你到方強的家了麼?他現在還沒上線,他究竟知不知道比賽還有不到兩個小時就開始了啊。」剛一接通電話,火魅的喊聲就在他的耳邊響起,不過哈森已經在一小時內連續接了不知道多少次這個電話,這次成功的把電話和耳朵拉開了距離。

    「好啦、好啦,我就快要到了,你放心好了,方強絕對不是一個心裡沒數的人,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這小子一定會趕回來的。」哈森等著火魅喊完話,馬上大喘著氣安慰道,再轉過一個街角就是方強家在的那條街了,方強究竟在不在家馬上就會知道了。

    「好!你給我告訴他!現在整個十一街機甲俱樂部的老闆都來了!好不容易接到的實況轉播也已經開始了!他要是不想看到我的俱樂部一下子成為網絡上的笑柄的話,就讓他快點給我死回來!」

    啪……

    火魅又是一頓少見的大喊,然後沒等哈森回話就掛斷了電話,這讓哈森頓時有些無語:「切,我又不是方強,平時怎麼不見你捨得罵他啊,都是生活在一個街區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不過想歸想,哈森還是知道這場比賽對方強和火魅一樣重要,特別是從他和方強成為朋友之後,日益增強的安全感使他更加的依靠方強。而就在這時,剛剛掛掉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真是的,這又是誰啊……」哈森實在有點跑不動了,慢跑著看了一下電話號碼。

    「玉虎……怎麼又是這個玉家的小姐,你怎麼今天也跟火魅似地,一個接一個電話打過來,你也是沒事做了麼。」

    海森又在心裡嘀咕了幾句,可他還是不敢不接玉虎的電話。

    「你好,哈森先生,現在你已經到了方強的家了麼?是不是他遇到了什麼麻煩了?如果你見到他的話,讓他與我聯繫一下,或者直接到血腥俱樂部的會場也可以見到我。謝謝。」

    玉英琳的聲音似乎仍在保持著古井不波,只是只有哈森知道這個玉家的大小姐在最近的幾個小時之內,比火魅撥通他電話的次數都要多上不少,雖然每次說話的內容都很簡短,可那份對某人的關心只要不是智障的人都能感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