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吊絲的逆襲

正文 第百九十章 月夜之殤 文 / 咫落紅楓盡飄柔

    「余哥,原來我們兩組的任務就是窩家裡啊,他們鐵血組窩家裡還說的過去,為嘛我們冷組也要跟著坐冷板凳?」李凌有些失望的嘀咕道。

    李振良滿頭的黑線,一個不小心,鐵血組又被李凌給人為板凳了,他能不鬱悶麼,但又不好開口反駁,畢竟鐵血組確實如他所言,全體板凳命。

    吊絲倒能理解李凌的心情,畢竟暗幕剛建組,各組難免會暗地較真,所以李凌有意見是十分正常的事,畢竟誰也不想吃白飯,特別是他這個掌握精銳的實權組長,更是如此。

    「呵呵,李凌,我不是說了麼,屆時會有重大任務讓你們冷組去執行,再說,你們冷組是我們暗幕的一把尖刀,屬於秘密武器,當然不能過早暴露,你們將成為威懾各方的隱匿勢力。」吊絲不愧是管理高層出身,連說出的安慰話都是一套一套的,讓李凌不僅沒了意見,更是暗自欣喜起來,嘿嘿,原來我們冷組是秘密武器,是整個暗幕的威懾力量。

    「振良,我知道讓你當鐵血組組長,你心底肯定會有想法,認為我偏心。」李振良眼眸中閃過的一絲暗淡,沒逃過吊絲的眼睛,故而他才會對李振良語重心長道。

    「余哥,我沒有意」李振良聞聲,立馬解釋起來,他生怕吊絲對他有所想法。可惜他還沒說完,便被吊絲擺手打斷。

    「振良啊,你不必解釋,倘若你心底沒有意見,我也不會看重你,沒有野心沒有宏圖偉志的人,是沒有資格進入暗幕核心的。所以你還請聽我把話說完,我並沒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訴你,我讓你當鐵血組組長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你這人原則性極強,做事認真負責,任勞任怨,是個非常穩重的人才,故而我才會把你安排在這個重要位置上,你可知道,一個組織若沒有鋼鐵般的紀律,那只會是一群烏合之眾,一盤散沙。而一旦擁有極強的紀律,那麼這個組織哪怕是由一群烏合之眾組成,那也能發揮出超乎想像的戰鬥力及凝聚力,所以你不要小看鐵血組的重要性,他就如同人類的中樞神經一般,至關重要。所以你肩上的擔子很重,你所處的位置無人能代替,我現在在問你一句,你願意挑起這個重任麼,說出你的真實想法,我不希望手下違背自己的意願從事不喜歡的工作。」吊絲盯著李振亮,一字一句道。

    李振良包括周邊所有人,都被吊絲這番話給驚住了,他們確實沒有想過鐵血組的重要性,只是一味的認為,這個組是個對內的暴力機制,不被大家認同與接受,反而令人遠而敬之。現在吊絲的一席話,才頓時讓大家茅塞頓開,明白了它所存在的必要性與重要性。大家不禁想起了幾十年前,由工農組建的軍隊,就是在鐵一般的紀律下,打垮了實力雄厚的資本隊伍,究其原因,便是紀律所致,雖然那個工農組織現在已經變質腐朽,但也抹不掉它曾經的輝煌戰績。

    「余哥,對不起,之前是我想問題太過膚淺了,現在我真心接受這個位置,並願意再此位置上專職專責,幹出一番別樣的成就,將暗幕打造成一支鋼鐵洪流,讓敵人聞風喪膽,威懾四方。」李振良想通後,精神為之煥發,當即主動挑下了這個重擔,並當場明志。

    這一切其實都歸功於余大吊的話語藝術,畢竟洗腦也是一門技術活,一般人還真幹不了,只有餘大吊這種天生勵志的傢伙才有此殊榮。

    「呵呵,很好,振良你果然沒有令我失望,不愧是我點的將,記住你今天說的話,來日我將驗證,屆時少不了你的好處。」吊絲褒獎的同時,也暗中推敲其,不要因此得意,一切以成績說話。

    「余哥,還請放心,我知道該如何做,不會給你丟臉的,你今日的話語,我會銘記於心。」李振良的直抒心懷,讓吊絲很是滿意,有此屬下,夫復何求。

    「振良兄,對於我之前的話語,還請你不要介懷,我也是無心之舉,只怪自己太過淺薄。」李凌亦不是傻子,心裡非常清楚吊絲先前那番話的用意,等於變相為鐵血組正名,瞬間擴大了鐵血組在暗幕的影響力,而李振良的身份,也因此水漲船高,達到了一個非常之高的地步。此時不予他搞好關係,以後那還不得天天穿小鞋,這可不是李凌所希望的。故而菱角崢嶸的他,此時也變得異常圓滑起來。

    其他人見此,也紛紛符合起來,更有甚者,乾脆當著吊絲的面,恭賀起李振良來,沒辦法,管紀律的仁兄一般都是見官大三級,此時不示好,更待何時。除非腦門被驢親了。

    對於眾人對自己態度的轉變,李振良皆看在眼裡,喜在心裡,能有此變故,全是拜吊絲所賜,故而他對余大吊的佩服之意,又加深了一層。

    「呵呵,老李,你先前說過什麼話麼?我怎麼不知道?」李振良能被吊絲提拔成為鐵血組組長,豈非浪得虛名,自有他的過人之處。當然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面子是人給的,亦能被人扯下。

    「喔,沒什麼,我是說,今天天氣不錯,晴空萬里,寒月高懸。」李凌知道李振良真心沒有在意之前的事,當即打著哈哈胡扯開來,讓周圍的人為之無語。能在扯點麼,天空明明浮雲重重,哪來半點寒月的影子。

    「好了,會議繼續,龍哥」吊絲見大家興致正濃,便趁熱打鐵,繼續發佈了一系列政策,並將權利與責任確認到個人,各項政令有條不紊的執行了下去,至此,暗幕隱隱有了一縷大勢力的雛形。而吊絲本人,亦有了一絲幫會大哥的態勢,讓眾人很是信服,自願跟隨其左右,通過這次會議,暗幕內部達到了空前的團結,戰力在凝聚力的加持下,恐怕得再翻上一番。

    半夜時分,吊絲駕駛著古心月的蘭博基尼,回到了自己的小區車位上,時尚奢華的蘭博基尼在小區內,異常惹眼,好在此時已是半夜,否則吊絲還不得被人當成大熊貓觀看。

    就在吊絲下車準備向樓房走去的時候,一道熟悉的引擎聲,聽留住了他前進的步伐,咦,這不是自己的a6麼,搖兒這娘們今天怎麼大半夜才歸家,難道是去酒吧嗨了?哎,看來得說說這丫頭才行。想到此處,他便轉身向背後漸近的車光從容行去,待車子停留在離他幾步之遙時,吊絲從容的表情,瞬間變成了醬紫色,一股憤怒從心底飆升,他的雙手因為太過用力緊握,而顯得格外蒼勁有力。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情緒,盤繞在其心頭,難以言喻。

    「喂,前面的別傻站著擋道啊。沒見過a6是吧,傻土帽。」」」」喂,小子聽到沒有,別擋道,沒見我要進車位麼,在不讓別怪老子等下揍你。」

    「」

    「我J,小子你是故意找茬是吧,看老子下車揍不死你,瑪勒隔壁,真晦氣。」

    車門的關閉聲,在這個寧靜的夜晚顯得格外清晰,一道腳步聲由遠及近,徐徐傳進了吊絲耳中,讓其覺得異常刺耳,恨不得在分秒內,粉碎掉。

    「J,小子你是聾子是吧,站在這等死啊,現在給老子滾一邊去,別耽擱老子的正事。」一個勻稱的手臂向吊絲衣領伸來。

    望著即將臨近的手臂,吊絲終於動了,只見他右手電石火光間,狠狠抓住了對方冒犯的手臂,像鐵鉗一樣,架在了半空,「嘶」一道吸風聲響起。

    「我J,好痛,媽比,小子快放開老子,不然有你好看,我」對方話還沒說完,便被一陣淒慘的叫嚷代替。

    「卡嚓。」骨頭斷裂聲,混合著淒慘聲,被寒風捲走,讓這個寒夜顯得淒涼,便如同吊絲此時顫抖的內心一般。天空陰沉的浮雲,在夜光的照耀下,猶如吊絲心頭的陰霾,除了壓抑,還是壓抑。

    看著眼前捂手慘叫的年輕男子,吊絲眼眸中不帶絲毫感情,一股冷意從中逐漸流露出來,殺機一逝而過。

    「啊,我的手腕,痛死我了,我J你瑪,給老子去死吧。」不知何時,年輕男子左手從衣服中,掏出了一把短小匕首,猛的向吊絲刺來。

    吊絲沒有任何言語,只是單純的閃了下腿,那名年輕男子便像斷線的風箏一般,成功完成了拋物線實驗,成為教科書中永恆的實驗典範。

    那名男子就這樣被吊絲全力一踹,給踹暈了過去,躺地姿勢經典而專業,跟e盤中的大濕是一樣一樣的。

    冷漠的瞥了一眼,徹底暈菜的爬蟲,吊絲緩步走至其身旁,一把抓住其手臂,像拖死豬一般,向a6緩緩行去,車窗內迷醉昏睡的女神,倒映在他瞳孔內,身影逐漸放大,但留在他心底的烙印,卻越漸縮小。

    看情況能否在碼一章,今天懶得求,大家開心就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