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龍騰世紀 第五百三十四章 這玉怎麼碎了? 文 / 斷橋殘雪

    劉廣鵬見張衛東不僅沒見怪,反倒事事站在他的兒子和兒媳婦處境考慮,心裡不禁越發感激,急忙叫邵建平去把孫子抱過來。

    下午是小孩子午睡的時間,再加上一路顛簸勞累,小傢伙坐車到別墅時早已經撐不住呼呼大睡了。邵建平把他抱過來時,小傢伙還在熟睡中,小臉蛋粉嫩粉嫩的,煞是可愛,小手則緊緊拽著他胸口那塊玉石,好像非常寶貝似的。

    劉志宏和周麗霞見到兒子安然無恙,便徹底放下心來。雖明明知道他在熟睡中不宜打攪還是忍不住劫後重逢的激動,對著他粉嫩的臉蛋連連親了幾口。

    之前劉廣鵬一直忙著安排兒子等三人的事情,見孫子熟睡中就直接交給了管家,也沒時間多看兩眼。如今見兒子和兒媳婦見到孫子喜極而泣,連連親吻時,才發現孫子胖嘟嘟的小手緊緊抓著胸口的那塊玉石,心中不禁一動,便抱過孫子,小心翼翼地想掰開他的小手,看看那塊玉符如今究竟怎麼樣了。

    以前他倒是無所謂這塊玉符,只當花五千萬做個善事,並順道賣張衛東一個面子,如今這塊玉在他心裡那可是無價之寶,珍貴得不得了,自然想重新看個究竟。

    劉廣鵬雖然很小心翼翼,但小傢伙還是哇地一下就哭了起來,接著肥嘟嘟的小手也鬆了開來,一塊佈滿裂縫的玉石便掛落了下來,還沒等劉廣鵬細看。那玉符便沿著那顯目的裂縫化為碎片,而小傢伙之前用手緊緊拽著那塊玉,顯然是因為與玉石血脈相連,知道玉石要碎裂,所以自從發生車禍後就一直拽著不肯鬆手,如今玉石一碎,小傢伙便手舞足蹈地哇哇大哭起來。

    劉廣鵬卻似乎沒看到孫子哇哇大哭讓人心疼的模樣。而是直愣愣地望著灑落了一地的碎玉,他的心也似乎跟著碎了。

    這可是能保人出入平安的護身玉符啊!

    「咦,這玉怎麼碎了?」劉志宏和周麗霞這時自然也注意到了護身玉符碎了。不禁驚奇地脫口說了一句,不過話一說完他們便似乎想到了什麼,兩眼也像他們的父親一樣直愣愣地盯著一地的碎玉。

    到現在。他們就算想像力再貧乏,就算再不相信鬼神怪力之說,這時卻也不得不相信就是這塊玉保護了他們一車的人,尤其他們一家三口!

    張衛東自從囑咐劉廣鵬把孩子抱過來之後,他便開始認真查看起阿剛的傷勢,本已經查看得差不多,卻聽到寶寶突然嚎啕大哭起來,只好暫時停下來,起身走過去,對正抱著孫子發愣的劉廣鵬笑道:「劉師叔。把寶寶給我抱一下吧。」

    劉廣鵬聽到張衛東的話,這才猛地驚醒過來,依言把寶寶遞到了張衛東的懷中。

    那護身玉符是張衛東所煉製,上面帶著的氣息,所蘊藏的法力。本就是出自張衛東,所以寶寶一到張衛東的懷中,就感覺到了一股熟悉而親切的氣息,哭聲馬上就停了下來,不僅如此肥嘟嘟的小手還緊緊摟著張衛東的脖子,好像生怕他跑掉似的。不過片刻功夫又重新入睡了。

    劉廣鵬等人現在雖然早已經知道張衛東非常神奇,但見狀還是忍不住目瞪口呆。直到張衛東把孩子遞給周麗霞時,眾人才幡然驚醒過來。驚醒過來後,看張衛東的眼神自然又多了幾分敬畏。

    把孩子交還給周麗霞之後,張衛東對劉廣鵬等道:「阿剛的傷勢有些嚴重,可能需要耗費我一點時間,你們都先出去吧。」

    「謝謝你衛東!」劉廣鵬聞言緊緊握著張衛東的手感激道。他當然知道像張衛東這樣的人,他這個在別人眼裡光環無限的百億富豪的身份根本算不了什麼,張衛東之所以肯如此幫他,全是因為他那個劉師兄的身份。

    「劉師兄客氣了。」張衛東拍了拍劉廣鵬的手背笑道。

    劉廣鵬再次緊緊握了握張衛東的手,然後帶著劉志宏等人出了房間。

    劉廣鵬等人離開後,張衛東便開始給阿剛治病,阿剛這次傷得確實很重,不過因為剛好跟劉志宏等人一車,也受到了些五行陣法的保護,所以傷勢雖重卻沒有一處是致命的。但因為傷勢過多,就算最後被救過來,傷殘是肯定免不了的。當然現在有張衛東出手,自然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更不用說傷殘了。

    「爸,上次您說那塊護身玉符是從一位高人那裡求來的,莫非這位高人就是張師叔嗎?」出了房間,劉志宏回頭看了眼身後緊閉的房門,目中閃過一絲敬畏之色,問道。

    「是啊,若不是你張師叔這塊玉,恐怕你們……」劉廣鵬聞言點點頭感慨道。

    劉志宏、周麗霞還有邵建平三人雖然早已經猜到,但親耳聽到劉廣鵬這麼說,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眼身後那扇緊閉的房門,背後莫名地湧起一絲寒氣。

    「哎呀,不好,那塊玉符現在已經碎了,這可怎麼辦?」正當眾人內心無法抑制地湧起一絲對張衛東的畏懼時,周麗霞突然低聲驚呼了起來。

    「是啊,這可怎麼辦?對了,爸,您看好不好再向張師叔要一塊?錢不是問題,最要緊的是能保佑信兒平平安安。」劉志宏聞言也是一驚,然後看向劉廣鵬問道。

    劉廣鵬當然也想重新向張衛東要一塊玉符保佑孫子平平安安,但兒子的這番話卻聽得他忍不住有些惱火地瞪了他一眼道:「混賬東西!你以為像你張師叔那樣的高人他會稀罕你的錢嗎?」

    「咳咳,爸我也是一時心急,所以……」劉志宏當然也是個明白人,被劉廣鵬這麼一罵,馬上便回過神來。

    「行了,我會試著問問看。不過你們都給我記住了,張師叔不僅是位奇人,而且還是你們的救命大恩人,以後在他面前你們都給我謙虛點,要真正把他當成長輩來敬重。還有這件事對誰都不要說,你張師叔喜歡過平靜的生活,不喜歡被人打擾。」劉廣鵬終究也是心繫孫子的安危,聞言打斷了劉志宏,並告警道。

    張衛東大約花了十多分鐘才把阿剛的傷勢理順。

    出了房間,張衛東見劉廣鵬等人都在外面等著,便對劉廣鵬道:「劉師兄,阿剛的傷勢我已經幫他處理了,我等會再開個藥方給你,你讓他連續服用一個月,應該就能痊癒了。」

    本以為阿剛的傷勢就算治好估計至少也要落個傷殘,沒想到張衛東說一個月後就能痊癒,眾人難免又是一陣震驚,不過隨後想想眼前這位可是活神仙,便又覺得很正常。

    劉家家大業大,阿剛後面的事情自然有人去照料,而劉廣鵬等人則陪著張衛東回到了客廳,劉志宏這個超級富二代更是親自畢恭畢敬地給張衛東端茶倒水。

    張衛東坐在客廳裡跟劉廣鵬一家人寒暄了片刻,又開了個方子,見時間已經差不多便起身道:「劉師兄,時間不早了,學校裡還有點事情,我就先走了。」

    劉廣鵬一家人見張衛東起身,也急忙跟著起身道:「衛東,都這個點了,還是吃過晚飯再走吧。」

    「呵呵,不了,中午飯吃了到現在還飽著呢。」張衛東笑著擺擺手道。

    此一時彼一時,若換成以前劉廣鵬倒敢擺師兄的架子強行把張衛東留下,只是如今卻又哪裡敢強留張衛東,見他執意要走,只好道:「那我開車送你吧。」

    「這我可當不起,你可是天南省首富,要是被人看到還不嚇死人!」張衛東聞言開玩笑道。

    「在別人面前師兄還敢顯擺顯擺富豪的身份,在你面前,呵呵,還是免了吧。」劉廣鵬自嘲地搖搖頭道。

    「呵呵,不管怎麼說,你送我就沒必要了,隨便叫個人送我回去就行了。」張衛東道。

    「那行,就讓志宏開車送你回吳州吧。」劉廣鵬是個豪爽之輩,聞言也就沒再堅持,不過張衛東畢竟身份非同尋常,劉廣鵬倒也沒真隨便叫個人送他,而是叫了自己的兒子。

    讓一個五十多歲的百億富豪特意開車送自己回吳州,張衛東還真是不習慣,如今見換成了劉志宏,他也就無所謂了,聞言點點頭道:「那行,就辛苦一下志宏了。」

    「不辛苦,不辛苦,剛才師叔您給我腦頂拍了下,我現在感覺渾身都是勁道。」劉志宏聞言急忙笑道。

    劉志宏這話雖有拍馬屁之嫌,不過說的卻也是大實話。張衛東那一掌看似只是輕輕一拍,卻是帶著一股純淨渾厚的五行元力,這股五行元力幫忙衝開劉志宏被封閉的六識和部分經脈後便留在了他的體內。雖然相對於張衛東來說是微不足道,但對於尋常練武之人卻能抵得上一年半載的苦修,所以劉志宏甦醒過來之後,不僅沒有感到半點不適和疲勞,反倒格外的精神。

    張衛東聞言笑道:「既然這樣,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讓你發洩發洩精力。」

    「是,師叔,您稍等我去把車開過來。」劉志宏恭敬地回道,然後跟著劉廣鵬等人一起陪著張衛東往外走。

    往外走時,劉志宏和周麗霞夫婦不時拿眼光看向劉廣鵬,因為到現在劉廣鵬還沒跟張師叔提護身玉符的事情呢,至於他們自己,劉廣鵬沒提,他們當然不敢提。(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