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龍騰世紀 第五百一十三章 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位姐妹 文 / 斷橋殘雪

    每一次大學同學結婚,對於畢業多年的人們來說就是一次難得的小型同學會。所以一般情況下,只要不是實在走不開,或者距離有些遠,一般都會趕過來湊個熱鬧,送上祝福,順便也跟多年沒見的同學們聚一聚,敘敘舊。

    東方大學坐落在省會南州市,所以畢業後留在南州市的同學最多。就像張衛東一個寢室六個人,就有四個留在了南州市,剩下兩人,張衛東去了吳州,而另外一位則去了外省發展。

    東方大學依舊是大學同學約定成俗的集合地,張衛東像上一次大學室友周洪濤結婚一樣,坐上午的火車,到了南州市後也不打車,而是下車沿著馬路慢慢往東方大學走去。

    經過南州市儲備飲用水源南沙河時,張衛東還特意去看了下上一次經他救活的雪松。

    那棵雪松在冬天裡,比起其他樹木顯得格外的蒼翠挺拔。當張衛東把手按在雪松樹幹上,神識意念探入其中時,頓時便被一縷充盈著生命氣息的綠光所包圍,那綠光向張衛東傳遞著感激和友善甚至還有一絲思念之情。

    上次張衛東發現草木有情時就已經大大吃了一驚,今天這個發現讓他更是驚訝不已。他沒想到時隔四個多月,這雪松竟然似乎還認得他的氣息。

    雖說那種感覺很玄乎,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但張衛東確實感覺到了那份感激、友善甚至思念之情。

    莫非傳說中什麼天地萬物皆有靈是真的,這樹木花草難道還真能成精不成?

    心裡動了這個念頭,張衛東便悄然向雪松輸入了一縷木系元力。

    這雪松雖是屬木,但它身上所蘊藏的木系元力卻又如何比得過張衛東。張衛東雖只是輸入一小縷,卻是比雪松身上所藏的木系元力不知道渾厚了多少倍。雪松得了這縷木系元力之後,只霎那間。那根根針葉就變得越發翠綠。深入泥土的根系似乎也在悄然間長出了許多細根,正使勁地往地底深入。

    包圍著張衛東的綠光歡躍著,就像夏日裡的螢火蟲一樣圍繞著張衛東。向他表達著內心的感激和歡快。

    張衛東淡淡一笑,把手收了回來,心裡卻湧起一絲無法形容的感慨。這世界還真是奇妙。

    沿著南沙河走上一段路,再拐個彎,張衛東便遠遠看到了坐落在蔥蔥鬱郁的林木中,透著絲飽經滄桑氣息的百年學府——東方大學。

    遠遠看到昔日生活了八年的母校,張衛東下意識地加快了腳步,不過還沒走幾步,一輛黑色的奧迪a6從後面開了上來,然後停在了張衛東的面前。

    車門打了開來,從裡面鑽出一位大腹便便的男子。沖張衛東叫道:「張衛東,張大博士。」

    張衛東微微一愣,才認出來眼前這人卻是大學室友王建豪。上次周洪濤結婚時。王建豪因為剛好在外面出差沒辦法趕回來,所以這還是時隔四年多。張衛東跟王建豪第一次見面。王建豪讀大學時長得還算結實清秀的,不過才四年半不見,如今卻已經開始提前發福了,一張臉都變得有些肥嘟嘟的,笑起來時帶著絲濃濃的商人銅臭味道。

    「王建豪,原來是你,四年多不見,你又二度發育了。」張衛東半開玩笑道。

    王建豪聞言愣了好一會兒,才哈哈笑了起來,道:「如果我沒記錯,這是我跟你同班以來,你講得最長也是最有趣的一句話。」

    張衛東聞言也愣一下,然後一邊走上前一邊哈哈笑道:「我以前真有那麼酷嗎?」

    「何止啊?大學四年,你丫的就從來沒參與過寢室臥談會!」王建豪笑罵道。

    王建豪話音剛剛落下,車子的副駕駛位上傳出了一道女人的聲音:「建豪別只顧著聊天了,先上車啦。」

    「哈哈,看我這腦子,衛東先上車再說。」王建豪向張衛東打了聲招呼,然後重新鑽回了車子。

    張衛東也跟著拉開後車門坐了進去,這才看清坐在副駕駛位上,是一位穿著白色皮草,顯得比較洋氣時尚的年輕女子。

    「這位是嫂子吧?」張衛東坐上車後,笑問道。

    王建豪只是嘿嘿笑了笑,沒有回答,而年輕女子顯然比較喜歡聽到張衛東這個嫂子稱呼,聞言扭頭對張衛東嬌笑道:「你好,我叫於淑嬌,你一定就是建豪經常說起的張衛東吧,他老是他們寢室裡有個牛人,十六歲就上大學,二十三歲就博士畢業,現在是大學老師,今天總算見到真人了。」

    其實王建豪除了跟於淑嬌說過張衛東是位牛人之位,還提過他是東方大學的排名首位的書獃子,整天除了吃飯學習,幾乎屁都不會放一個。當然這話於淑嬌是不會跟張衛東提的。

    「呵呵,難道建豪沒跟你提起過,我還是東方大學最出名的書獃子嗎?」張衛東自嘲地笑問道。

    於淑嬌聞言愣了一下,然後抿嘴咯咯笑了起來,笑的時候還輕輕拍打了一下王建豪嗔怪道:「建豪,你就會瞎說,張衛東哪裡有半點書獃子氣啦,他比起你可風趣多了。」

    「哈哈,我可沒說假話,這小子以前就是那副德行。不信,等會你到了學校問問我其他的同學。」王建豪說到這裡,微微扭頭沖張衛東好奇地道:「我說衛東,你小子在吳州大學是不是整天和美女老師還有校花混在一起啊?怎麼嘴皮子一下子變得厲害了許多啊,這可不像我記憶中的張衛東哦。」

    「切,你以為人家張衛東是你嗎?吃著碗裡瞧著鍋裡的,整天泡在女人堆裡嗎?」於淑嬌聞言白了王建豪一眼道。

    王建豪便嘿嘿笑起來道:「這可不一定,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小子長得一副小白臉樣,又是高學歷又是大學老師的,嘴巴再厲害一點,還不迷倒一片。」

    「那倒是真的,對了,張衛東你究竟有沒有女朋友,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位姐妹,保證水靈靈非常漂亮。」於淑嬌聞言不僅沒反對,反倒突然來了精神,扭過頭對張衛東說道。

    張衛東聞言不禁一陣汗顏,急忙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還早呢。」

    「不是吧,你真還沒有女朋友!嘖嘖,這麼好的條件,不行,改天我一定給你介紹一個。」於淑嬌一臉驚訝地道,看張衛東的眼睛也是亮晶晶的,好像皮條客似的。

    張衛東不禁一陣毛孔悚然,剛想再度擺手,王建豪已經嘿嘿笑道:「衛東,淑嬌是我們省文藝團的哦,她有幾個姐妹確實很漂亮的,身材也是一流棒。」

    著還對著內視鏡沖張衛東眨了眨眼,那表情卻是有些猥瑣。

    「對哦!我那些姐妹可是很走俏的哦,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隊追她們的。最近剛好有位姐妹失戀了,處於感情空窗期,你條件這麼好,又有我做內應,問題應該不大。」於淑嬌似乎沒看到王建豪那猥瑣的表情,而是一臉認真驕傲地道。

    張衛東聞言不禁一陣哭笑不得,敢情還是人家失戀了,自己才有這個機會,要不然還排不上號啊!

    不過不管怎麼說,於淑嬌和王建豪也是一片好意,而且兩人一而再地說,張衛東還真不好說什麼,要不然反倒顯得他清高,看不上她於淑嬌的姐妹。好在不用等張衛東表態,車子已經開到了東方大學校門口附近的一家茶館前。

    大冬天的,在校園裡等還是有點冷,所以大家約好的地方便是學校附近的青籐茶館。

    車子還沒停下來,便看到前面有輛車裡下來一男一女。正是周洪濤和他的妻子吳蘭蘭兩人。

    雖然才結婚半年不到,吳蘭蘭的肚子卻已經是明顯地凸了出來。王建豪從駕駛位裡看到,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笑罵道:「那不是周洪濤嗎?這小子不是八月底才結的婚嗎?怎麼老婆肚子就這麼大了!真看不出來,這小子以前那麼老實的一個人,竟然在結婚前就把米飯給煮熟了!」

    張衛東見王建豪注意力被吸引開,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而於淑嬌聞言卻伸手掐了王建豪一下,白眼道:「這麼說,你以前在大學就很不老實咯!」

    張衛東在後面看得直搖頭,心想,也不知道這對傢伙最終能不能走上婚禮的殿堂。當然張衛東也只是這麼一想,他是不會去瞎操心這種事情。

    正說間,周洪濤夫婦已經手挽手走進了青籐茶館,等三人把車子停好,下車到大堂時,兩人已經不見人影了,估計已經被服務員給引到包廂去了。

    果然當張衛東三人推開眾人預先預定好的包廂時,便看到了周洪濤夫婦正和幾位先來的同學打著招呼。

    包廂裡包括周洪濤夫婦在內,已經到了七位同學,除了有一位年輕女子張衛東不認識外,其餘都是同學。

    那位年輕女子相貌還算不錯,不過比起於淑嬌差了一些。但臉上,還有眼神中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清高驕傲,卻是於淑嬌遠遠也比不上。坐在那年輕女子旁邊的是一位穿著較為考究的男子,也是張衛東當年班上唯一的官二代金萬勝。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