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龍騰世紀 第四百八十五章 唐部長,您好 文 / 斷橋殘雪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曾天烈望著張衛東問道。

    董守春等人這時也都停住了腳步,同樣望著張衛東。他們當然也聽出了張衛東話語中的不尋常,不僅如此,他們也突然發現至始至終這年輕人似乎太過鎮定了。

    一開始他們還以為年輕人不清楚他們的身份,所謂不知者無畏,再加上年輕氣盛,要面子,故意強作鎮定倒也勉強能理解,但如今看來他卻似乎早已經知道他們的身份,至少是知道曾天烈的身份的。這就不得不讓他們感到驚訝了。

    「官做到了市委書記,竟然連是非都不分,你覺得你還適合坐在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嗎?你還好意思問我什麼意思?」張衛東冷冷一笑道。

    曾天烈聞言腦子裡彷彿突然劃過一道閃電,一下子想到王一然的事情,整個人不禁渾身一震,雙目有些發直地望著張衛東,失聲叫道:「你是指王一然和楚朝輝?」

    「看來你自己心裡比什麼都清楚嘛。」張衛東嘲諷道。

    曾天烈見張衛東沒否認,整個人一下子便呆住了。他不是沒懷疑過楚朝輝,但總覺得不大可能,昨天也跟董守春提起過,他的分析也跟他一樣,所以也就徹底沒去想楚朝輝的事情。

    沒想到事情繞了一圈,竟然還真是因為王一然和楚朝輝鬧翻的事情。如此說來,這事情的源頭卻是董雲濤了!

    「小伙子,你叫什麼名字?」董守春表情有些嚴肅地問道,他現在已經隱隱感覺到眼前這位年輕人似乎沒他想像中那麼簡單,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剛才的護短很有可能會給他帶來一點麻煩。

    當然也僅僅只是一點麻煩,以董守春現在的身份,就算北京城那幾個屈指可數的太子哥見到他也得客客氣氣的。

    不過董守春又實在想不明白,剛才陳鴻海不是明明說他只是吳州大學的一位老師嗎?而且那個顧肖飛也自稱是他的朋友,還替他求情。要是這年輕人真有來頭,顧肖飛作為他的朋友應該很清楚才對呀?

    不過不管如何。董守春此時已經收起了對張衛東的小視之心。

    「我叫什麼名字,董縣長清楚的很,對不董縣長?」張衛東面帶嘲諷之色地看向董雲濤說道。

    此時張衛東的心情很不爽。被人先動手打,接著又被人倒打一把,現在倒還想報警送他去公安局,真以為他張衛東脾氣很好嗎?

    「爸,別聽他瞎糊弄,他就只是文昌縣出來的高材生。現在在吳州大學教書。我和他以前就認識。」董雲濤心裡雖然也隱隱有些發虛,但打死他也不相信,就蒲山鎮那種小地方。就張衛東這把年紀,還能牛到天上去不成?

    見董雲濤這樣說,董守春、董守敬兩兄弟還有陳運生都暗暗鬆了一口氣。就算他們不怕張衛東,但若張衛東真是有背景的人,他們剛才這麼黑白顛倒地袒護自己的子女,對方的家長要是找上門來,總是件不光彩和麻煩的事情。

    這年頭就是這樣,你沒背景,袒護也就袒護了,反正你也沒機會反抗。但如果對方背後的勢力跟自己相當,那就不好隨隨便便袒護了。要知道人家也不是吃素的,又豈會讓你隨便黑白顛倒?

    「是啊,我就一教書的,所以董大縣長想抓就可以抓對吧?那好,我今晚在八樓吃飯,等會你就讓警察到八樓來抓我。」張衛東冷冷道。

    「唐部長!」張衛東的聲音還沒落下,門口再度走進來一人。正是唐老的三子,唐中興。

    唐中興現任宣傳部副部長。

    宣傳部是中央直屬機構,真正的實權部門,下面分管著好幾個正、副部級的部門,比如廣播電視總局、文化部、文明辦等等這些部門的部長、主任不少都是宣傳部副部長兼任著。所以宣傳部副部長。在宣傳部裡雖然帶著個副字,但實際上有些卻是正兒八經的正部級幹部。

    像唐興中雖然是宣傳部副部長。實際上卻還兼著一個正部級部門的部長之位,是實實在在的正部級幹部。

    在這點上地方省市也都差不多,宣傳部部長按規定都必須是常委。

    在場的,董守春幾位大人物還有董雲濤這些京城公子哥自然是認得唐興中的,而廣電總局就是歸宣傳部管的,顧肖飛等人都是這個圈子裡的人,就算沒見過唐興中本人,但平時在電視裡,在新聞報刊上什麼的卻肯定關注過唐興中,這個圈子裡真正的大佬級人物,所以見唐興中大步朝大堂邁進來,顧肖飛、金丹丹、鄺麗玲三人早就渾身打了個顫,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地規規矩矩站在邊上,就算剛才囂張不可一世的董雲濤等幾位公子哥甚至連曾天烈、董守敬此時也比顧肖飛好不到哪裡去,個個規規矩矩地站在一邊。只有董守春和陳運生見唐興中大步邁進來,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之色,然後急忙迎了上去。

    至於張衛東,這時人們已經下意識地把他給遺忘在了角落,甚至連他剛才提到什麼八樓一時間都忘了去琢磨。

    「唐部長,您好。」董守春和陳運生迎上去,伸出了手。

    「守春同志和運生同志也在呀!」唐興中伸手跟兩人不冷不淡地握了握,然後便鬆開朝張衛東走去。

    到了張衛東跟前,唐興中伸出了雙手,臉上帶著歉意的表情道:「不好意思啊張老師,剛才臨時有事脫不開身,這個時候才趕來。」

    見唐興中緊緊握著張衛東的手,臉上帶著歉意的表情,別說董雲濤等人嚇得臉色都蒼白了,就連董守春和陳運生的心臟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唐興中什麼人呀,那可是官職比他們還要高的大官,最可怕的是他身後的唐家更是政壇上的一個龐然大物啊。整個共和國能當得起他這麼謙虛道歉的又有幾個人啊?

    只有顧肖飛、金丹丹、鄺麗玲三人激動得渾身發抖。本來顧肖飛對自己被張衛東控制著心裡還是耿耿於懷的,但現在,他突然發現,這好像也並不是一件壞事。要知道,連唐興中都要謙虛道歉的牛逼人物,別人想攀關係都攀不上呢,自己這好歹算是攀上了,雖然代價似乎大了點。但那又怎麼樣?只要自己接下來好好努力,好好幹,指不定東哥一高興,不僅放他一馬,指不定還跟唐興中替他家老頭子說上一兩句話,那他老爸不就有希望更上一層樓了?那他顧大公子不就水漲船高,更威風了?

    至於金丹丹和鄺麗玲兩人就更不消說了,她們不過只是天南省不紅不火的兩個娛樂主持人,平時連顧肖飛、趙應品這樣的人物都是她們得罪不起,需要拚命巴結的人,如今卻突然間結識了一位連唐部長都要雙手握著,謙虛道歉的大人物,這結識的層次簡直就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啊。尤其金丹丹想起剛才自己還跟張衛東手挽手貼身過,差點激動幸福地要昏厥過去,心想,早知道這樣,剛才趙應品和董雲濤上去打東哥時,自己就應該衝上去,用尖尖的高跟鞋給他們來個撩陰腳。

    「興中,工作要緊,你這話可就見外了。」張衛東拍了拍唐興中的肩膀道。

    興中!聽到這個稱呼,大廳裡是靜悄悄一片啊!

    突然,噗通一聲!卻是趙應品這個白白胖胖的胖子見張衛東這個小年輕竟然直接叫唐興中部長名字,而且還拍他老人家的肩膀,終於嚇得兩腿一軟,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趙應品的老頭子可是總局的一位司長,而總局的上級部門可不就是宣傳部?這回他把宣傳部唐大部長的朋友往死裡給得罪了,別說他趙應品不死也得脫層皮,就怕他老子屁股下面的位置還能不能坐穩都是個問題,至於什麼升副局長那就根本不要去想了。

    在趙應品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時候,董雲濤和陳鴻海兩人的兩腿卻是在抖個不停,若不是他們仗著有他們的老子在場,而且他們的老子也是有點能量的人,恐怕此時也會跟趙應品一樣一屁股癱坐在地上了。尤其陳鴻海,心裡真是悔得連腸子都青了。本來沒他什麼事情的,卻非要上前黑白顛倒一番,如今倒好,卻是把唐大部長的朋友給得罪大了。

    「對了,張老師,剛才我聽您說什麼讓警察來抓您,這是怎麼一回事?」唐興中說完後,目光陰冷而威嚴地緩緩掃過眾人。

    唐興中此時心情非常的不爽,今天唐家正式宴請張老師,唐興中本來應該早早在包廂裡等著他的。只是因為臨時被首長叫了去,這才來遲一步。沒想到剛到門口,就聽到張衛東說有人要抓他,一時間唐興中差點連肺都氣炸了。

    張衛東是誰?那可是他唐興中父親的救命恩人兼兄弟。他父親是誰?整個共和國碩果僅存的幾位開國將軍之一,竟然有人說要抓他的救命恩人兼兄弟,這和要抓唐老爺子有什麼區別?

    要不是唐興中顧忌到自身的身份,剛才就要發飆了!

    他***,抓人都抓到我唐興中的長輩頭上來了!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繫。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

    看最快更新,就來

    列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