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龍騰世紀 第四百七十一章 起死回生 文 / 斷橋殘雪

    「你父親現在怎麼樣?」張衛東卻沒跟唐興邦握手,而是一邊抬腳往裡走,一邊問道。

    「回張老師,父親還是老樣子。」唐興邦微微一怔,隨即急忙轉身一邊陪著張衛東往裡走,一邊恭敬地回道。

    兩位站崗武警,看著唐興邦比對國家領導人都還要尊敬幾分地引著一位小年輕往裡走,再也無法保持住臉上冷峻的表情,全都傻了。

    張衛東很快便進入了正房,正廳裡正坐立不安的唐興中等人見張衛東趕到,都是一陣驚喜,急忙起身躬身道:「張老師。」

    以前雖然知道張衛東厲害,但總覺得他太過年輕,習慣了萬人尊重的唐興中等人面對他總是難以彎下腰,但今天卻誠心誠意地彎下了腰,而這一聲張老師的稱呼也已經不是對張衛東職業的稱呼,而是真正發自內心對長輩的尊稱。

    張衛東微微頷首示意了一下,便直接進了裡屋。

    裡屋唐旭紅正一臉擔憂地坐在病床邊上,見到張衛東進來,急忙站了起來。

    張衛東見唐老靜靜躺在床上,面色黯淡,呼吸微弱,顯得格外的蒼老孱弱,鼻子不禁有些發酸,急忙上前走到病床邊,然後隨手拔掉了吊針和氧氣管。

    「你要幹什麼?」醫務人員見張衛東竟然拔掉了吊針和氧氣管,一下子便尖聲叫了起來。

    「你們都出去吧。」張衛東沒理會醫務人員的尖叫,一手輕輕搭在唐老的手腕上,一手朝眾人揮了揮道。

    要不是這裡是唐家,普通人根本不可能進得來,醫務人員見張衛東不僅拔掉了吊著唐老性命的吊針和氧氣管,還要讓所有人出去,估計都要衝上去跟張衛東拚命了,饒是如此,醫務人員也是一臉敵意地盯著張衛東,只等著唐家的人一聲令下。便衝上去。

    不過讓醫務人員想不到的是,唐家的人個個就像腦子進了水一般,聞言竟然全都乖乖地往外走,而且還把她們也給叫了出去,不僅如此,到了門口時,唐家子弟,上至家主唐興邦下至三代子弟唐國赫都深深向那年輕人鞠了一躬。然後才小心翼翼地關上了房門。

    房門關上後,張衛東這才神色有些凝重地伸手在唐老的胸口輕輕來回揉動著。

    唐老那一跌其實並不厲害,只是因為年事已大,不管是心臟、血管還是大腦什麼的都經不住折騰。可以說唐老就像一座危房,若沒有什麼外界因素影響,還是能撐著幾年,但萬一刮個大風,或者來場小地震,這危房便有可能再也支撐不住了。

    面對這種情況。張衛東唯一能做的便是將「危房」加固,不過這卻是一門細活,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尤其到了唐老這等危險境界。換成一個人來,一不小心不僅沒能將「危房」加固,反倒加速了「危房」的倒塌。

    好在張衛東體內五行相衡,又得窺了一絲生命本源的奧秘,唐老這座「危房」少什麼,他便能補充什麼給他,所以這活對洞明等人來說可能難如登天,但對於張衛東而言卻還不至於這麼難,無非要耗點真元罷了。

    張衛東一邊小心翼翼地揉著唐老的胸部。一邊將五行之力緩緩輸入他的體內。

    五行之力進入唐老的身子,一邊小心翼翼地疏通滋潤著他老邁堵塞的經脈,一邊將他所缺少的五行之力補充進他的身子骨裡去。

    不消片刻,唐老黯淡的臉色便開始變得紅潤起來,呼吸也漸漸變得順暢粗重起來。接著他便睜開了雙眼。

    一睜開眼,唐老便看到了張衛東,先是微微一怔,隨即驚喜道:「衛東,你怎麼在這裡?」

    「呵呵。老哥你先稍安勿躁,等我把你的身體理順,再慢慢跟你說。」張衛東見唐老已經安然無事,心情也放鬆了不少,笑著回道。

    「我的身體?」唐老這才發現張衛東的手正在自己的胸口輕輕地揉動著,一絲絲溫和的氣息正從他的手中緩緩散發出來,滲入自己的體內,暖洋洋的,就像整個人沐浴在陽光之下一般,竟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這時唐老腦子已經開始逐漸變得清醒起來,很快便回想起發生了什麼事情,知道張衛東這是施展功法給他治病療傷,不禁感激地看著張衛東,只是沒再開口,生怕打擾了張衛東。

    虛不受補,唐老已經年邁體虛,張衛東倒不敢讓五行真氣在唐老體內運轉時間過久,免得適得其反。唐老甦醒後不久張衛東便也就停了手,笑道:「行了老哥,現在沒事了。」

    「謝謝你衛東。我以前聽一些江湖術士說過逆天改命是要損人元壽的,我這一腳都要踏入鬼門關了,你又生生把我拉回來,會不會影響到你?」唐老見張衛東額頭隱現細汗,臉上也有疲憊之色,不禁抓著張衛東的手又是感激又是擔憂地道。

    逆天改命倒也並不是沒有,像張衛東把自己的本源混沌元氣留了一部分在他父母親的體內便是一種逆天改命的行為。那縷本源混沌元氣不僅能讓他父母親延年益壽,而且還能慢慢改變他們的體制,到了某一天就算不修煉也是能踏入修仙之道,卻是真正改變了他們的命運。只是那縷本源混沌元氣用掉一分便少一分,就算張衛東後來又把混沌元氣修煉壯大,卻與那縷本源混沌元氣還是有些區別,以前張衛東不知,但那次窺探到生命本源奧秘時便知道了,不過張衛東卻一點都不後悔。

    父母親乃生他養他之人,就算把命還給他們也不算什麼,留些本源混沌元氣給他們又算什麼,就怕沒辦法分給他們。

    不過給唐老治病療傷卻算不上什麼逆天改命,只是幫他把「危房」加固修理了一下,讓「危房」在這世間多屹立一段時間而已。不過因為唐老已是九十五歲高齡,實在已經很老邁了,這加固的活就算對張衛東來說也是高技術含量的,一次下來,也是精神疲憊。當然若是換成洞明等人來看,要說逆天改命也絲毫不為過。因為這活也只有張衛東這樣的奇人能幹,像洞明等人卻是幹不了,既然幹不了,自然便是逆天之為。

    「老哥言重了,我只是有些疲憊,不礙事。」張衛東抹了把額頭的汗水,笑道。

    張衛東雖說得輕鬆,但唐老心底卻越發地感激,抓著張衛東的手重重拍了拍,什麼也沒說,然後鬆手準備像往常一樣用手臂支持著自己起床。

    人老了,就像機器零件生蛈捔瞻F一般,沒以前那麼利索,尤其腰部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支撐平躺的身子坐起來,需要依靠手臂的力量幫忙。

    只是讓唐老沒想到的是,自己的手臂還沒碰到床板,身子卻已經憑著腰腹的力量竟然利索地坐了起來,就像年輕的時候一樣。當然比起年輕的時候還是差了一些,等唐老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坐在床上半天都開不了口,好一會兒才感歎道:「衛東啊,老哥我活了一輩子,曾經也算是共和國的風雲人物,什麼事情沒見過,光日本鬼子就不知道殺過多少,雖沒在人前表現出來,但心裡卻還是忍不住時時有種睥睨天下的感覺,但今天才真正知道,相對於你來說自己是多麼的渺小。」

    張衛東聞言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唐老,直到唐老下了床,才突有所感道:「我記得有句話叫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我想這句話裡所指的人應該並不分普通人和像我這種人吧,可見人的渺小或者偉大,並不能僅僅只用能力來衡量。在我看來,唐老你曾經為國為民抗戰、勞心多年,這便是一種偉大。」

    張衛東這話說得唐老心情大是舒暢,忍不住仰頭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這一笑卻是中氣十足,一點都不像是年邁體衰的老人。

    客廳外,唐興邦等人雖然知道像張衛東這等奇人,既然說能救自己的父親,便一定能救,只是事關親人性命終究是忐忑難安,在外面等得是心急如焚,如今突然聽到裡屋傳來父親中氣十足的朗爽笑聲,個個不禁渾身一震,隨即大喜開外急急朝屋門衝去。不過到了房門口時,眾人卻又都頓住了腳步。

    如今張老師在他們心中早已成了神明般的人物,他還沒開口讓他們進去,他們又哪敢冒然闖進去?

    「都進來吧。」張衛東卻早早隔著房門便聽到了眾人的腳步聲,淡淡一笑道。

    聽到屋裡傳來張衛東聲音,唐興邦等人這才滿心激動地推開了房門。

    門一推開,眾人便看到唐老面色紅潤地站在房間裡,一時間所有人全都直勾勾地盯著唐老看,心中的震撼簡直無法形容。

    前一刻眼前的老人還躺在床上,有時昏迷、有時神志不清,而張衛東一來,不過十多分鐘的時間,老人家卻已經生龍活虎地站在眾人的面前,比沒倒下時還要來得精神幾分,要不是親眼所見,誰敢相信這是真的呢?傳說中所謂起死回生不外乎也就這樣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