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龍騰世紀 第四百四十四章 東方巫師【懇求雙倍月票】 文 / 斷橋殘雪

    博雅赫聞言頭也沒有抬起,依舊只管低著頭用刀子慢慢切著牛排,牛排切口還帶著絲血色,就像他此時的眼睛一樣,帶著一絲血色。

    博雅赫任何時候都不願意虧待自己的肚子,他同樣任何時候都不喜歡別人打斷他的用餐。

    不過博雅赫的刀子還沒把牛排切下來,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接著有股壓迫力量從頂而下。

    博雅赫心中一驚,急忙抬腳往桌子上使勁一蹬,想躲開壓頂而下的黑漆漆的重物,不過還是遲了一步。

    「彭!」一聲響,那黑漆漆的重物重重壓在了他的身上,卻是一個跟他一樣的黑人。

    身下的椅子根本無法承受兩個男人的重量,「嘩」一聲響頓時散了架子。

    椅子一散架,博雅赫被徹底壓在了地上,一張黑漆漆的臉蛋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驚恐雙眼正盯著他看。

    「桑巴!」博雅赫一邊尖聲叫著壓在他身上的貼身衛兵的名字,一邊伸手想把他推開。

    不過還沒等他把桑巴推開,一張跟他們黑色肌膚形成非常鮮明對比的年輕小白臉倒映入他的眼簾。

    要是換成以前,博雅赫肯定會對這樣的小白臉不屑一顧,覺得這樣的男人跟他這樣魁梧高大的非洲黑牛比起來,根本就是個娘們,不過這一刻,博雅赫眼中卻閃過一絲驚慌之色。

    因為桑巴是他從海盜中千挑萬選出來的高手,身強力壯,槍法精準,但此時他卻正像死豬一樣壓在他的身上。

    「中國小伙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但你不覺得這樣做很愚蠢嗎?就在這個屋子外面有至少五十支槍,我想,如果你動了我,他們肯定會不介意把你打成馬蜂窩的。」博雅赫雖然有些心慌,但畢竟是心狠手辣,見過血的海盜首領。倒也沒有亂了分寸。人雖依舊被壓在地上,但講出來的蹩腳英語語氣卻很是強硬。

    「哦,五十支槍!不錯!要不你試著叫叫看。」張衛東博士畢業,英語自然也差不到哪裡去,聞言漆黑的眸子閃過一絲寒光,一腳便踩在了博雅赫的臉蛋上,手中漫不經心地把玩著一把在夕陽餘暉下閃著冰冷寒光的不袗餐刀,淡淡道

    「好。中國小伙子。你贏了。我知道你是衝著那幫中國人來的,我答應你,馬上放他們走。」博雅赫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張衛東那張風輕雲淡的小白臉,心裡就不受控制地冒起一股寒意,馬上叫道。

    「看不出來。你倒是個識時務的人。不過可惜,你的回答我並不滿意。」張衛東說著使勁地在博雅赫的臉上碾了幾下。

    張衛東雖然可憐索馬裡人民所經受的苦難,但對博雅赫這種凶殘的海盜首領,他卻不會產生絲毫惻隱之心。若不是考慮到就算殺了博雅赫,就算把整個「邦特蘭衛隊」甚至整個索馬裡海盜都連根拔起,只要索馬裡國內政局不變,索馬裡海盜依舊會像春雨後的小草,再度紛紛冒出來,他倒不介意現在就一刀把博雅赫的腦袋給割下來。

    不過不把博雅赫的腦袋割下來。並不意味著張衛東就會讓博雅赫舒舒服服地過日子。竟然敢劫持中國船隻,竟然敢關押毒打自己學生的父親,付出點代價總要的!

    被那冰冷的鞋底給用力碾著,博雅赫感覺自己臉部的骨頭似乎都要碎了,紅色的血從他雪白的牙齒裡咕咕流了出來,流到了乾淨光滑的大理石上。

    「放下刀子!」就在博雅赫感覺自己的臉部骨頭要一塊塊全部被碾成粉碎時,一道微帶著顫抖的聲音在張衛東的身後突然響了起來。

    張衛東的身後。之前還在博雅赫面前搔首弄姿的兩位大屁股黑妞之一,此時正舉著一把手槍,黑漆漆的槍眼對著張衛東的後背。

    看著黑妞的手指緩緩扣動扳手,博雅赫本是被碾得有些變形的臉龐露出猙獰可怖的笑容:「中國小伙子,如果你不想馬上死在那個漂亮妞的槍下。還請你把腳先挪開。」

    「是嗎?」張衛東聞言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手往後輕輕一招。

    在一聲尖叫。還有博雅赫驚恐的目光下,黑妞手中的槍突然脫手飛向張衛東。

    「現在呢?」張衛東這次漫不經心地玩著的不再是餐刀而是手槍,不過他的語氣依舊很平淡。

    「你,你是東方巫師?」博雅赫看著張衛東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槍,冷汗終於一滴滴不受控制地從額頭滾落下來,一臉驚恐地道。

    「東方巫師?難道你這裡還有像我這樣的人嗎?」張衛東目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問道。

    「沒,沒有,小時候聽祖母說過。」博雅赫見張衛東竟然不否認自己是東方巫師,心裡就更害怕了。

    「原來只是聽說。」張衛東聞言有些小失望,好不容易跑趟非洲,他倒也想見識見識異國他鄉的「修士」。

    不過很快張衛東便收起了心頭的那點小失望,一腳把壓在博雅赫身上的黑鬼給踢了開去,然後蹲下身子,沖博雅赫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道:「博雅赫先生,既然你聽說過巫師,我想你肯定也聽說過咒語,並且也肯定很樂意見識一下它的威力。」

    看著張衛東那張小白臉流露出來的詭異微笑,饒是博雅赫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海盜王,這個時候也是根根汗毛豎了起來,哆嗦著身子道:「尊貴的東方巫師,無論您提什麼要求我都答應您,求求您,讓那該死的咒語見鬼去吧,我一點也不想見識它的威力!」

    「是嗎?我想你會喜歡上它的。」張衛東聞言臉上的微笑漸漸收了起來,然後手指往他身上輕輕一點,嘴巴裝模作樣地嘰裡咕嚕念叨了幾句。

    「博雅赫先生,希望你會喜歡這個美妙的咒語。」張衛東收回手指,然後緩緩站了起來,臉上又重新露出那詭異的微笑,但他的目光卻是冰冷無情的。

    一個手中染滿了鮮血的海盜王,就算不殺他,張衛東也絕不會就這樣輕輕鬆鬆放過他。

    當張衛東話音落下時,博雅赫殺豬般的聲音馬上開始在餐廳裡響了起來。

    博雅赫那黑色的身子在地上瘋狂地翻滾著。根根黑色的血管在他的脖子上,額頭上凸了起來,豆大的汗水就像雨水一樣從他的身上冒出來,轉眼間就濕透了他雪白的長袍。

    看著博雅赫那種痛不欲生的樣子,那兩位黑妞,還有像死豬一樣躺在地上的桑巴臉上全都是驚恐萬分的表情,身子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現在張衛東這張小白臉,在他們眼裡比地獄的惡魔還要可怕。

    博雅赫殺豬般的慘叫聲很快就吸引來了附近的衛兵。才短短半分鐘不到。已經有三名手持ak衝鋒鎗衝了進來,見博雅赫在地上翻滾,餐桌那邊一片狼藉。先是一驚,接著全都拿槍對準了張衛東。

    張衛東見狀冷冷一笑,手一揮。三名海盜衛兵還沒回過神來,手中的衝鋒鎗已經全都飛起然後落在了張衛東的腳前,張衛東腳往衝鋒鎗上輕輕一踩,再一碾,所有的衝鋒鎗全都支離破碎,灑落了一地。

    三名海盜衛兵見狀,一下子全都傻眼了。

    就在三名海盜衛兵傻眼之際,又有三名海盜衛兵衝了進來,同樣拿槍指著張衛東。當然下場也是同樣。

    「博雅赫先生,你的手下很沒禮貌啊!我想,如果下一次再有人用槍指著我的腦袋,你就等著在地上打滾一輩子吧。」張衛東把第二批槍支全部給踩散了之後,對著地上翻滾著博雅赫淡淡說道。

    博雅赫本來被萬蟻噬心折磨得痛不欲生的,但一聽到張衛東這話卻硬生生打了個冷戰,然後突然嘶啞著嗓子歇斯底里地叫道:「所有人全都出去。要是再有人敢衝進來,我讓桑巴拿衝鋒鎗捅爛他的屁眼!」

    那六個海盜看著張衛東腳下的那一堆廢鐵,本就頭皮發麻,心驚肉跳的,巴不得轉身離開這個充滿了地獄般恐怖氣息的地方。聞言急忙轉身就往外走。

    「麻煩關上門。」張衛東淡淡道。

    聽到張衛東這話,走在最後一位的海盜渾身顫了一下。硬生生停住腳步,然後轉身小心翼翼地把門關了起來,就像盡職盡責的酒店服務員一樣。

    「這樣還差不多。」張衛東看著門輕輕被關上,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微笑。

    以前在國內,張衛東因為害怕自己那顆年輕的心無法束縛住超強能力所帶來的破壞力,逐漸迷失本心,總是小心翼翼地控制著心中的殺機和怒火,只有忍無可忍或者對方實在太可惡時,才會出手收拾。久而久之,張衛東反倒有種束手束腳的感覺。但今天,在海盜窩裡,張衛東發現自己在施展這些手段時卻沒有絲毫心理負擔,有種放出籠子的飛鳥,在藍天下自由飛翔的感覺。

    當張衛東察覺到自己心理上的這種微妙變化時,一開始有些害怕,不過很快他卻又釋然了。

    唐老將軍曾經浴血戰場,殺人無數,他可曾因此迷失了本性?沒有!因為當時他殺的是敵人,但當今日他面對自己的國人時,他的心中只有對生命的尊重。

    現在,他面對雖然不是他的敵人,但卻是真正手中染滿了鮮血的凶殘海盜,其中也很有可能有中國人的鮮血,就算手段殘忍一些,下手狠一些,又何需有什麼心理負擔?

    想通了這一點,看著博雅赫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痛苦地翻滾著,張衛東終於真正體會到了那種生殺奪予盡在手中所帶來的快感,這一刻他再也不是國內那個溫文爾雅,大多時候不慍不火的大學老師,而是一位真正的鐵血男子!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繫。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

    看最快更新,就來——

    列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