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龍騰世紀 第三百五十三章 事情變化太塊 文 / 斷橋殘雪

    程陽雖然只是個秘書,論級別比起丁誌慶這個副廳長至少還差了一級,但程陽現在是省委副書記段威的一秘,這就使得程陽這個秘書的份量大是不一樣。

    要不然丁誌慶怎麼說也是副廳級幹部,又何必如此隆重地宴請討好程陽呢?

    如今丁副廳長穩坐釣魚台,程陽卻慌忙站了起來,如何不讓丁副廳長大吃一驚,急忙也跟著要站起來,不過隨即一想,不對呀,這進來的三人,雖然後面兩人是誰他不認識,但帶頭的何繼文是科技廳下屬單位省自然科學基金辦的副主任他這個科技廳的副廳長又怎麼可能不認識?既然那身後的兩人特意跟著何繼文身後來敬酒,顯然身份不可能比何繼文還尊貴,尤其走在最後面一位的年輕人,不僅非常年輕,還幫忙拿著酒瓶,那就更不可能是什麼大人物了。

    肯定是程秘書剛從吳州市調來省城不久,對自己的新身份還沒很好調整過來,再加上對省城的官員還不大熟悉,出於謹慎緣故這才起身自以為想通了其中關節,丁副廳長也就沒再怎麼驚訝。不過何繼文是科技廳下屬單位的副職領導,而今晚做東宴請程陽的又恰好是科技廳的丁副廳長,程秘書真要這麼隆重地起身迎接,在官場也算是擺了個烏龍。等會互相介紹過後,程秘書肯定會臉上無光,指不定還會惱羞成恨在心,這當然不是丁副廳長願意看到的。

    不過丁副廳長在官場打滾了多年,應付這些場面倒也游刃有餘心裡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人卻早已經隨著程陽站了起來,然後還沒等程陽表態,他已經沖何繼文招招手,準備在程陽秘書還沒有進一步行動時先把何繼文的身份給挑明。

    「小何啊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

    何繼文年紀其實已經不小了,沒有四十歲也已經有三十**歲了,但丁副廳長這聲小何卻叫得很是自然,好像何繼文只是個剛出學校參加工作的小伙子似的。

    何繼文剛開始見省委副書記的貼身秘書程陽竟然一看到他就站起來,也被嚇了一大跳。他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要是換一個場合他做東,這還好說,今晚可是丁副廳長做東請程陽秘書包廂裡也只有丁副廳長跟他能平起平坐,其餘人都算是陪客而已。程陽秘書這麼大張旗鼓地站起來,他何繼文哪當擔得起?搞不好這好心好意來拍領導的馬屁,反倒惹了一身的騷。

    好在丁副廳長馬上也跟著站起來向他招手,又難得親切地稱呼他為小何,何繼文這才放下心來急忙心領神會地弓著身子快走幾步迎上照理來說,程陽這個秘書就算來自吳州,對省城官場上的人再不熟悉,聽到丁副廳長這句話也應該知道,這推門進來的人一定是丁副廳長的下屬,就算很遲鈍不明白看著何繼文滿臉恭謙地快步迎上來,這時也應該知道了。所以這時就算程陽人已經站起來,該端的架子也該端起來一些了。要知道,程陽現在的身份很大程度還代表著段威副書記,在某些人面前,該有的架子還是適當要有一些的。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程陽竟然就像初入官場,不諳官場規矩的雛兒一樣,竟然沒聽丁副廳長話講完就已經離席了而且臉上也堆著跟何繼文有得一比的恭謙笑容,然後大步迎了上去。

    何繼文見狀渾身一個哆嗦,臉上的笑容一下子變得不自然起來,額頭的冷汗都冒了出來。程陽這可是迎接領導的架勢啊,可何繼文再清楚不過自己的身份。別看剛才他在陸教授等人面前時不時擺下領導的架子,但論級別最多也就跟程陽相當,論實權、影響力卻是不知道差到哪裡去,人家的背後站著的可是省委副書記,天南省第三號大人物,而他呢?頂天了也就科技廳的廳長,哪能跟程陽這個當紅的秘書相提並論?更別說程陽用迎接領導的架勢迎接他!

    何繼文額頭冒冷汗,丁副廳長等人也都看傻了眼,這當秘書的人哪個不是玲瓏心竅的,像程陽這樣粗神經的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

    可那又怎麼樣?人家可是省委副書記的貼身秘書,真要擺了烏龍,第一個記恨的恐怕就是他丁副廳長。這麼一想,丁副廳長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極為不自然。甚至都有點惱恨起何繼文沒事來敬什麼酒。

    只是事情發展到個地步,饒是丁副廳長靈活多變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補救。

    整個包廂中,只有張衛東最清楚程陽是為了誰站起來,擺出這麼一副謙卑的態度又是為了誰。

    程陽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真要深究起源頭既不是段威書記也不是譚永謙,而是眼前的張衛東。

    若不是張衛東,段威如今恐怕已經退休養病,又哪有他程陽什麼事情。正因為張衛東出手相救,段威才能繼續坐穩省委副書記的位置,也才會有譚永謙推薦程陽一事。

    當然撇開這個因素,張衛東的身份在程陽的心目中也是極高的,甚至可以說絲毫不下段威書記。因為張衛東還有個身份是譚永謙的小叔,而譚永謙則是一力培養提拔程陽的領導,而程陽心中最敬重的人也正是譚永謙。更何況,張衛東還是段威書記的救命恩人,崔廳長的乾弟弟。

    程陽就算腦子袕r了,看到張衛東拎著酒瓶子進來,他也不敢坐著啊!

    這些內情包廂裡的人當然毫不知情,正當眾人發愣時,程陽已經跟正堆著一臉笑容的何繼文擦肩而過,沖張衛東伸出雙手道:「張老師,您怎麼來……」

    包廂裡的人本以為程陽這個來自下面城市的新任秘書不認識何繼文,擺了個烏龍,沒想到事態的發展急轉直下,程陽秘書要迎接的竟然不是何繼文,而是跟著他後面拎酒瓶子的小年輕!

    整個包廂裡的人幾乎一下子都變成了泥塑,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堂堂天南省三號大人物的貼身秘書大張旗鼓迎接的竟然會是跟在何繼文身後拎瓶子的小年輕!當然最想不到的是陸教授,別人可能還不清楚張衛東的身份,他難道還不清楚嗎?這可是他帶出來的研究生啊!

    肯定是眼前這位官員認錯人了!陸教授很快就得出了這個結論,他並不認識程陽,不過能跟丁廳長平起平坐,陸教授就算用腳趾頭想也知道程陽的官小不到哪裡去。不過陸教授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他就沒想想程陽如果認錯人了,怎麼張衛東的姓和職業卻叫得準確無誤,世間卻又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倒是當事人張衛東表現得很坦然,他見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等地步,自己現在就算再想低調恐怕也不行了,只好沖程陽舉了舉手中的酒杯和酒瓶,笑道:「這不來敬領導酒嘛!」

    程陽見張衛東說特意來敬酒,心臟都猛地哆嗦了一下,急忙道:「張老師您來敬酒我哪擔當得起,應該是我去敬酒才對啊!」

    說著程陽就很順手地幫張衛東拿過酒瓶,又重新干回了秘書的本行,只是這回卻是給張衛東當秘書。

    見張衛東表現坦然,還跟程陽對上話,陸教授當然就回過神來了,知道眼前這位官員沒認錯人,自己以前那個性格孤僻,半天也蹦出一個屁來的學生還真跟人家認識,而且看情形好像對方還非常尊敬他。只是為什麼會這樣,就算陸教授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

    不過想不明白沒關係,這並不妨礙陸教授對張衛東身份的重新定位,臉上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呆滯到尷尬變到最後的一絲驚喜和擔憂。

    驚喜的當然是自己的學生突然變得這麼牛逼,他這個老師當然也跟著水漲船高,至少在場的科技廳領導以後肯定會賣他點面子,擔憂的是,當初張衛東畢業時,他這位導師並沒有順勢提攜他一下,以至於以他的學術水平只能去了吳州大學這等二流大學,也不知道張衛東心裡會不會有疙瘩,會不會記恨著?若真是如此,那可就麻煩了。

    陸教授在一邊半憂半喜時,何繼文額頭的冷汗卻一顆顆冒了出來。陸教授不知道程陽的身份,他何繼文可是一清二楚的,連程陽都要對張衛東表現得這麼尊敬,他何繼文又算什麼?可偏偏剛才他卻完全把張衛東當小字輩來使喚的,甚至還對他身邊那位美艷無比的朋友動了點色心,對她發起了不少攻擊,這張衛東要是心眼稍微小點,他這個省自然科學基金辦的副主任恐怕也就做到頭了。

    就在陸教授和何繼文心情各異時,包廂裡的人也終於回過了神來。雖然他們到現在還不知道張衛東為何方神聖,但既然程陽秘書對他這麼尊敬,顯然不會是什麼小人物。至於為什麼張衛東會跟在何繼文身後拎酒,一時半刻他們也想不明白。

    不過不明白沒關係,反正只要知道程陽秘書對這個年輕人很尊敬那就足夠了。所以其餘人都急忙站了起來,丁廳長更是馬上離席朝張衛東走了過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