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龍騰世紀 第三百二十五章 秦大公子害怕了嗎? 文 / 斷橋殘雪

    「啊!」李麗聞言忍不住再次驚呼出聲。

    「啊什麼啊?難道你不想見他們嗎?」譚永謙笑問道。

    「不,不,不是這個意思,我…….」李麗聞言急忙擺手否認,只是說到一半時發現譚永謙正看著她壞壞地得意地笑著,白皙的臉龐一下子就變得通紅,玉手早已經偷偷掐了他一把,羞惱道:「我才不稀罕!」

    「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就這樣跟我爸媽說了。」譚永謙摸了摸被李麗掐過的地方,壞笑道。

    「你……」李麗見譚永謙明明知道自己不是這個意思,還故意這樣說,羞惱得差點要當場發飆,好在意識到這裡是醫院,母親還有叔叔嬸嬸的都在不遠處,這才無奈地實話實說道:「我只是感覺太快了,再說,我總感覺這事就像做夢一樣不真實。你說你一個市委秘書長,長得又這麼英俊,幹嘛到現在還單身?幹嘛會喜歡上我這樣的女人啊?」

    譚永謙聽李麗這樣說,突然感到一絲心疼,情不自禁伸手攬過她的腰身柔聲道:「傻瓜,喜歡一個人還需要理由嗎?你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人!至於我為什麼到現在還是單身,說起來這件事還多虧了小叔的幫忙,否則我就算明明喜歡上你,也是不敢向你開口的。」

    接著譚永謙簡單地把自己以前得了隱疾之事,以及被張衛東給醫好的事情說了一遍。

    李麗聽完後,這才知道譚永謙這麼優秀的男人為什麼到現在還沒結婚,終於又放心又幸福地把臉貼在他的胸口,低聲道:「以前我老是抱怨老天不公平,一大把年紀了都沒讓我遇到人生的另外一半,現在我才知道,原來老天早已經預備了你!」

    「是啊,我以前也老是抱怨老天,為什麼會讓我得那種病。現在才知道,原來是為了你我的相逢。」譚永謙滿是柔情地撫摸著李麗的秀髮。

    「對了,永謙你爸媽是幹什麼的?會不會像電視裡演的那些豪門長輩一樣很嚴肅的呀?」對譚永謙的疑慮消除後,李麗又不禁擔心起未來的公公婆婆。畢竟像譚永謙這樣的人,一般不大可能會出生於普通家庭。

    「你放心,我爸媽他們都是老師,肯定跟你有很多共同話語。」譚永謙笑道。

    「是嗎?那他們在哪所學校教書?」李麗驚喜道。(虳

    虳讕I點)

    「嘿嘿,先保密一下。等要見面時,你自然會知道。」譚永謙笑道。

    李麗見譚永謙賣起關子來,剛不甘心地想要逼問,看到楚朝輝帶著幾個警察龍行虎步地朝他們走來。

    李麗見楚朝輝遠遠地就看著他們兩人笑,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偎依在譚永謙的懷中,不禁急忙直起身子。一張臉卻早已紅得跟火燒雲一般。

    倒是譚永謙跟楚朝輝從小玩到大,表現得很倘然,起身道:「小叔正在給李叔叔動手術,秦天遠還有他的兩個跟班已經被小叔控制起來了,你先帶人看住他們,等小叔出來後,由他親自過問。」

    上次破美籍華商女兒綁架案時,楚朝輝可是親眼目睹過張衛東神鬼莫測的法術,聽說張衛東要親自審問秦天遠。不禁一臉驚喜道:「我正愁這案件拖得越長越難辦,現在可好,有師叔出馬,我看這秦天遠是在劫難逃了!」

    李麗見楚朝輝叫張衛東師叔,不禁有些好奇地道:「楚大哥,你怎麼叫衛東師叔?」

    「呵呵,這話說來就長了,這事還是由永謙慢慢跟你解釋吧,我先把秦天遠這混蛋看好先。對了。你也應該改口叫小叔了。」楚朝輝笑道。

    李麗聞言頓時又羞得滿臉通紅。心裡卻是甜滋滋的。叫張衛東小叔,不也正說明她李麗要成為譚家媳婦了嗎?

    李正浩的手術不到半個小時就結束了。當張衛東推著李正浩出來時,臉上微微露出一絲疲倦。

    倒不是說這個手術對於張衛東很難,而是李正浩是李麗的父親,為了讓他能盡快完全恢復如初,張衛東在這半個小時內花了不少心力。

    至於與張衛東一起出來的白潔,她的目光始終沒離開過張衛東,那水汪汪的嫵媚雙眸帶著無盡的崇拜仰慕。剛才那不到半個小時的手術,對於她而言簡直就像仙家法術,似幻似真又無比的神奇。

    「衛東我爸怎麼樣了?」李麗見張衛東出來,第一個衝了上去問道。

    「手術很順利,不出十天李叔叔應該能下地行走,完全恢復估計需要兩個月左右,不過我已經盡力了,李叔叔右腳骨頭粉碎的實在有點厲害。我剛才怕叔叔受苦,封了他一部分經脈,估計再過幾分鐘他就會清醒過來。」張衛東指了指依舊閉著眼睛,但臉色紅潤的李正浩說道。

    李麗自從聽了譚永謙的話之後,已經完全相信了張衛東的醫術,聞言一臉驚喜地連連道了幾聲謝謝,而陶善敏等人見李正浩臉色紅潤,比起之前精神了許多,身子也不再裹得跟木乃伊一樣,對張衛東的話也大多深信不疑。至於特意留下來的董院長看著如深睡了一般的李正浩,再看看他身上幾乎細不可見的疤痕,吃驚得差點下巴要貼到了地上,看張衛東的眼神也自然而然多了幾分敬畏之意。

    張衛東向李麗等人簡單介紹了一番手術情況之後,將目光投向譚永謙,臉上的表情也在這時冷了下來。

    「朝輝來了沒有?」張衛東沉聲問道。

    「已經來了,現在正在醫院五樓會議室看管著秦天遠三人。」譚永謙回道,雙眸寒芒閃爍。

    「好,李叔叔這裡已經沒事了,你隨我一起去會議室吧。」張衛東點了點頭道。

    「是。」譚永謙聲音有些興奮地道。

    因為秦天遠特殊的身份,這口氣譚永謙已經憋了許久,現在終於等來了報仇的時刻。

    普通人的經脈是不能長時間封閉的,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下手時張衛東很有分寸,所以當他和譚永謙到達五樓會議室時,秦天遠三人的身子已經恢復了部分自由,也能開口說話,只是腿腳酥麻無力,暫時還無法行走。

    「楚朝輝,你這是非法刑拘,我要告你!」會議室裡秦天遠對著楚朝輝聲色俱厲地叫嚷道。

    「非法刑拘?你他媽為了一己之力,暴力拆遷別人房子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非法?」秦天遠不嚷還好,這一嚷楚朝輝頓時面露殺機地拍著桌子質問道。

    「你血口噴人,我是按規定給了補償的!至於下面會鬧成這樣子,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警告你,楚朝輝,你現在要是不放了我,真要把事情鬧大了,你也吃不了兜著走!」秦天遠毫不示弱地道。

    「是嗎?我倒想看看你怎麼讓楚局長吃不了兜著走!」秦天遠的聲音剛剛落下,會議室的門被推了開來,張衛東寒著張臉走了進來,他的身後還跟著同樣一臉冰冷的譚永謙。

    見是那個擁有神奇能力的小白臉,秦天遠身子忍不住顫抖了一下,油光發亮的臉蛋都剎那間變得慘無血色,眼裡流露出深深的恐懼。

    不過很快,秦天遠便挺直了腰桿子,色厲內荏地道:「你是誰?知不知道我是副省長秦松的兒子,你要是敢再動我…….」

    啪!啪!秦天遠的話還沒講完,張衛東就像剛剛見到他時一樣,再次面無表情地直接甩了他兩巴掌。

    「你,你敢……」

    啪!啪!張衛東毫不客氣地再次甩了兩巴掌。

    「你可以再說一兩句試一試。」張衛東抬手仔細地看著自己的如玉般光潔修長的手掌,淡淡道。

    秦天遠見狀眼裡燃起濃濃的怒火還有恐慌,嘴巴張了張,但最終還是乖乖地閉了起來。

    張衛東見秦天遠乖乖地閉上嘴巴,這才慢條斯理地坐了下來,而譚永謙和楚朝輝則很自然地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後。

    秦天遠見張衛東坐著,而譚永謙和楚朝輝這兩位吳州市市委常委竟然像跟班一樣站在他的身後,身子忍不住哆嗦了起來,一貫囂張的秦大公子終於意識到暴力強拆惹到了不該惹的可怕人物。

    張衛東看著曾經很是囂張的秦天遠身子瑟瑟發抖,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淡淡道:「怎麼,秦大公子害怕了嗎?你不是還有位副省長的老爸嗎?可以叫他過來啊!」

    「你,你究竟是誰?」張衛東越是這樣平靜,這樣有恃無恐,秦天遠越是心虛,尤其想起他那可怕的手段時,說話忍不住上下牙齒都打起顫來。

    「我是誰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派人拆了我朋友的房子還打了她的父親。」張衛東臉色一沉,冷冷道。

    「這事跟我無關,我只是個開發商,一切都是按法律程序辦事,其餘的都是下面的人搞出來的。」秦天遠倒也聰明,知道在這件事上,自己絕對不能鬆口,否則就算他老子也保不住他。

    「還嘴硬是吧?你放心,我不會屈打成招的,我會讓你自己一五一十老老實實告訴我的。」張衛東不屑地笑了笑道。

    「你,你想幹什麼?」秦天遠見張衛東胸有成竹的樣子,連汗毛都根根豎了起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