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正文 第兩百一十二章製藥 文 / 斷橋殘雪

    說話之間,三人看到輛奔馳商務車從校門口開了進來,然後在隔他們數米開外停了下來。

    車上下來一位中年男子,男子身材不高,但長得卻很魁梧,脖粗肩寬,走路大步流星的,很有點氣勢。只是肚子還是有點凸出來,隱隱有發福的跡象。不過相對於現如今大多數挺著個啤酒肚的人來說,中年男子到現在還能保持這樣的身材已經是很不錯了。

    中年男子穿著考究,手腕上還帶著個一看就價值不菲的手錶,顯然是位成功人士。

    莫非他就是魯嘯風?不過看樣子修為比起楚朝輝卻是差了一大截,跟現如今重新開始修煉的譚永謙倒是相差不多,張衛東看著中年男子迎面走來,心中暗自猜疑。

    「楚師伯,譚師叔,你們好,這位晨」中年男子也就是魯嘯風走到兩位老人面前,含笑跟兩位長輩打過招呼後,最終將目光落在張衛東的身上,臉上微微露出一絲疑惑的神色。

    「張衛東,是吳大的老師,也是你譚師叔的結義兄弟,論輩分你要叫師叔了。」楚建軒笑著解釋道。

    魯嘯風聞言眉頭下意識地皺了下。他是個好面子的人,今年四十八歲,是一家製藥公司的老總,個人資產過億,在吳州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而眼前這位小年輕看起來卻不過二十出頭而已,要他開口叫他師叔,委實有些難以啟齒。

    只是眼前這兩位老人不僅是他故去父親的最好朋友,而且他們兩人的兒子如今也省‾吳州市政壇上舉足輕重的人物,尤其譚永謙是市委常委、秘書長。在國內像他這類辦企業的人最需要打好交代的就是官場中人了。若不是考慮到這兩點因素,以魯嘯風的性格和如今的地位他是根本不會去考慮這個師叔的稱呼,也就不用皺眉頭了。

    「別聽楚師兄的,我們各交各的,這樣吧,你年長我就叫你魯師兄。」張衛東也委實不習慣被四五十歲的人叫師叔,見魯嘯風皺眉,急忙笑著伸手道。

    魯嘯風雖不知道為什麼譚正銘會跟張衛東結拜,但見眼前這個年輕人很懂謙虛,心頭不禁暗暗一鬆,否則如果他非要堅持,魯嘯風勢必也不能不賣譚正銘的面子,也只能違心聲師叔。畢竟魯嘯風的父親跟譚正銘還有楚建軒三人當年被人稱為吳州三傑,素來是平輩之交,按武林規矩,譚正銘的結拜兄弟,他也確實得叫聲師叔。至於心裡把不把張衛東當師叔來尊敬,譚正銘他們不在時還會不會叫師叔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怎麼行呢,都是武林中人還是要按武林規矩來的。」魯嘀風伸手跟張衛東緊緊握在一起,面露難色道。

    「什麼行不行,現在都什麼年代了,誰還管那一套,在國外人家連長輩都直呼其若呢!」張衛東看得出來魯嘯風心裡其實挺贊成的,不過他當然不會傻得去點破。

    「既然這樣,那我就托大,都以師兄相稱吧。」魯嘯風順勢勉為其難道。

    楚建軒和譚正銘兩人一大把年紀了,哪會看不出來魯嘯風那點心思,不由得都暗自搖了搖頭,知道魯嘯風因為世俗的偏見失去了一個與張衛東交好的絕好機會。不過這話兩人是不會點破的,張衛東現在是高人,既然是高人自然有高人的那份清高。如果非要把張衛東神奇之處點出來,魯嘯風才叫師叔,不僅這師叔稱呼的份量也就跟師兄沒多大差別,恐怕張衛東也會覺得無趣。還不如順其自然,一切看魯嘯風的機緣。

    樣定了。,張衛東怕兩位老人反對,急忙把事情給敲定。

    「行了,你們愛怎麼稱呼是你們的事情。時間也不早了,我們還是上車吧。」譚正銘深深看了魯嘯風一眼,然後道。

    魯嘯風被譚正銘這一眼看得突然有點後悔,因為他突然想起,如果張衛東真的跟譚正銘正兒八經的結拜為兄弟,那麼現任的市委秘書長譚永謙是肯定要叫他叔叔的,如果連市委秘書長都管他叫叔叔,自己卻要管他叫師兄會不會有點過了?要知道譚正銘這位長輩,因為父親早已故去的緣故,魯嘯風是很少來往的,但譚秘書長那邊,他卻還是跑得比較勤的。

    不過很快魯嘯風就為自己這個擔憂感到好笑,一個吳大的年輕老師,若不是

    因為這次武林大會,恐怕兩人一輩子也不見得會碰面,更別說以後三人會聚到一起了。

    奔馳所務車裡面的空間很大,除了前排駕駛、到駕駛位,後面有五座。

    一排兩座,一排三座。

    兩位老人坐在前面,張衛東和魯嘯風兩人坐在後面。四人坐妥後,車子邊緩緩呂動駛出吳州大學。

    『嘯風鈳,最近是不是一直忙著生意,連武功都荒廢了?」車子開出吳州大學後,楚建軒先開了……

    魯嘯風摸了摸自己已經微微有些發福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是啊,最近生意忙,功夫荒廢了不少。」

    「你呀你,我看你這次去武林大會恐怕也主要是為了你的生意吧?」楚建軒搖了搖頭道。

    魯嘯風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沒否認。

    楚建軒和譚正銘見魯嘯風沒否認,互相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心中的無奈和感歎。現如今習武之人雖還不少,但武林沒落卻已是大勢所趨。

    「魯師兄是做什麼生意的?」張衛東見車裡的氣氛似乎有些壓抑,主動問道。

    }藥公司的,這是我的名片,以後張師兄要是有什麼事情需要用的著我的儘管開口。」張衛東適時的開口,讓魯嘯風啑了一口氣,急忙取出一張名片遞給他道。

    「原來魯師兄是位老總啊,不知道你們公司主要生產什麼藥?」張衛東接過名片,見上面寫著魯氏製藥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魯嘯風。

    魯嘯風自然不知道張衛東不僅是位武林高人而且還是位神醫,見張衛東問起,也沒多想:「主要是一些中成藥,也生產一些保健產品。不過現在市場競爭激烈,生意難做啊。其實楚師伯說得也沒錯,我這次去參加武林大會,切磋研討是其次,主要還是想結交些武林同道,看看大家有沒有合作的機會。」

    張衛東聞言心中微微一動,笑道:「原來是這樣,不過我認為生意難做,其實最主要還是沒有質墅過硬的產品。」

    「張師兄這話說的是,不過卻難啊。這年頭你別看市場上的新藥層出不窮,其實都是換湯不換藥,無非改了個名字而已。」魯嘯風感慨道。

    張衛東笑笑,他心中倒有幾個適合不同體質人都能服用的方子,只是適不適合工廠化生產他心裡沒數,同時對魯嘯風這人他心中也沒底,所以就適可而止沒繼續說下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