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正文 第兩百零三章 武林高手? 文 / 斷橋殘雪

    張衛東面露猶豫之色,覺得跟奏虹教授說武林大會似乎有點誇張。

    只是秦虹教授身為學院副院長,他的直接負責領導,以後有不少事情卻是繞不過她,遲說卻是不如早說。

    「我准你的假,不過乎頭的工作要安排妥當。」不過還未等張衛東開口,秦虹教授見他面露猶豫之色,已經直接開口批准了,似乎並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

    秦虹教授的善解人意和對他的信任,讓張衛東頗為感激的同時也感到有點愧疚,所以聞言急忙解釋道:「其實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解釋,因為這件事說起來可能會有點奇怪。」

    「哦,你這麼說,我還真有點好奇了。方便的話說說看?」秦虹教授聞言不禁起了好奇心。

    「咳咳,倒也沒什麼不方便的。只是可能有點出乎你的意料之外罷了,其實這次我是去參加武林大會來著。」張衛東硬著頭皮道。

    「舞林大會?東方衛視最近正在熱播的舞林大會嗎?你還會跳舞?不對呀,這個節目貌似都是明星參加的呀?」秦虹教授當場就聽得眼睛睜得老大老大,一臉吃驚的樣子。

    「不是跳舞的舞,而是武功的武。」張衛東哭笑不得地解釋道,他很少看電視,倒沒想到武林大會還有歧義。

    「你是說武林大會,就像一些小說、電視劇裡演的那種,什麼東邪西毒,什麼華山論劍之類的?」這回秦虹教授比聽到舞林大會還要驚訝,人都忍不住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繞過大班桌,走到張衛東跟前,一雙明媚好看的眼睛就像看外星人一樣上上下下打量著張衛東。

    她發現這個年輕人實在有點讓她看不透,先是年紀輕輕就博士畢業,接著是工作科研上很出色,再接著沒想到還是位籃球高手,現在更誇張,竟然說要去參加武林大會,難道他還是位武林高手不成?

    「算是吧。」張衛東就知道秦虹教授會有比較大的反應,只是沒想到反應會這麼大。

    張衛東卻不想想,自己才多大的歲數,人又長得斯文白淨的,怎麼看都不像是一位武林高手。

    「這麼說你會武功了?」秦虹教授一屁股坐在張衛東的身邊,然後兩眼盯著他問道。

    「會點吧。」張衛東道。

    「能不能給我表演一下?我以前是個武打迷,最喜歡看的就是李小龍的電影了。」秦虹教授一臉激動地道。

    張衛東沒想到秦虹教授還是一位武打迷,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起身,稍微回憶了下楚建軒打過的八卦掌,便簡單地擺了幾個動作。

    張衛東修煉的大混沌五行**,自然深諳天地陰陽五行八卦之道,雖是隨便擺了幾個動作,卻是深得八卦掌的真髓。這時楚建軒若在,必會驚歎不已。不過秦虹教授畢竟是個門外漢,正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張衛東那幾個動作擺得雖然深得八卦掌的真髓,秦虹教授卻是看不出有什麼厲害之處,臉上難免露出幾分失望之色。

    張衛東見秦虹教授面露失望之色,淡淡笑了笑,也不好解釋什麼,收拳坐回沙發。

    「在中國關係網很重要,所以我不反對你去參加什麼武林大會。不過你年紀還小在交友方面要注意。」秦虹教授既然對張衛東的武功失去了興趣,接著難免就有些擔心起張衛東了。

    畢竟行俠仗義,仗劍天涯固然是很多人兒時的夢想,但深入去想一下,不管是行俠仗義也好,仗劍天涯也罷,總是免不了打打殺殺,當做夢想想想可以,真要這樣做不見得就是一件讓人舒心愜意的事情。尤其家人,恐怕要每天提心吊膽了。

    張衛東聞言不禁有些感動,看著秦虹教授道:「秦教授你放心,這個武林大會跟電視裡小說裡的完全不一樣。只是一些愛好武術的人聚在一起研討切磋一樣,沒有什麼爭霸武林,一統江湖之說,更不會有什麼打打殺殺的。」

    「還真爭霸武林呢!就你這瘦胳膊瘦腿的還去爭霸武林?說出去都要笑死人!」這些天接觸下來,秦虹教授倒也知道張衛東是個做事穩重的人,見他這樣說也就徹底放下心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笑道。

    「難道你不知道,武功高的往往是深藏不露,根本讓人看不出來的嗎?你看看楚留香,看看張無忌,哪個是滿身橫肉的,都是一副風流才子的模樣,就像我這樣!」張衛東聞言有些不服氣地道。

    「咯咯!」秦虹教授見張衛東一臉不服氣,好像煞有其事似的,忍不住開懷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的。

    秦虹教授人長得本就美麗端莊,身材比起那些青澀少女來也多了許多成熟風韻,這一笑,卻是說不出的勾人心魂,讓張衛東這個血氣方剛的處男看得不禁有些心然怦動。

    秦虹教授笑了一會兒,估計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急忙強行控制住,只是不經意間卻看到張衛東正盯著她看,端莊白暫的臉龐不禁微微有些發紅,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常態。

    「好了,張高人,出去注意安全,手機記得隨時開著。」秦虹捋了下秀髮,穩了穩情緒道,只是說到張高人這三個字,嘴角又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想笑卻又急忙忍住。

    張衛東知道跟秦虹這個門外漢也沒辦法解釋,除非他直接向她展**真本事,不過想想最終還是算了。

    「好的秦教授。」張衛東說著站了起來。

    「對了,這次武林大會在哪裡舉行?」秦虹等張衛東走到門口時才突然想起差點忘了問他開會的地點。

    「所江雁蕩山。」張衛東轉身回道。

    「欲寫龍袱難下筆不游雁蕩是虛生……」嗯,你們武林大會倒是會挑地方,我都想去了。」秦虹笑道。

    「要不一起去?也順便圓一下你的武俠夢。」張衛東聞言兩眼不禁微微一亮,笑道。

    「可以嗎?」秦虹教授聞言不禁有些意動,不過隨即又擺了擺手道:「五天時間有點長了,還是等十一月份我們學院組織去武夷山遊玩時,再一起出去放鬆放鬆吧。」

    「我們學院十一月份要組織去武夷山旅遊嗎?」張衛東不禁有些驚訝道。

    「是的,初步這麼定了,不過還沒正式通知。你小子倒瀟灑了,先去雁蕩山,接著去武夷山。」秦虹笑道。

    張衛東聞言倒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子,卻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行了,安心去參加武林大會吧。課題組那邊真有什麼安排不了的,到時你給我打電話。」秦虹見張衛東有些不好意思,笑著揮了揮手道。

    張衛東道了聲謝,這才轉身離開了副院長辦公室。

    向秦虹教授請過假,接下來便是安排課題組的工作。畢竟現在張衛東是課題組副組長,暫時全權負責課題的事情,離開五天有些事情肯定是要交代清楚的。

    回到大辦公室,辦公室裡的人都在。見張衛東進來,除了李仲蒙,其餘人都紛紛抬頭衝他點頭打招呼,就連蘇凌菲也不例外。李仲蒙見狀,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嫉妒的眼神,只是卻也無可奈何。如今張衛東因為「吳州杯」籃球賽的事情,風頭正威,不僅學院裡的老師茶餘飯後有時會談起張衛東,就連學院領導也因為環工學院破天荒殺入決賽而開始關注起張衛東這個人。

    反倒是張衛東自己沒多大感覺,該怎麼樣依舊怎麼樣。跟眾人點頭打過招呼,張衛東坐回自己的位置,然後轉身對蘇凌菲笑道:「中午有空沒有?我們課題組在飄香樓聚個餐,有點事情要交代一下。」

    「你請客嗎?」蘇凌菲抬起頭瞟了張衛東一眼,問道。

    「不是我請客,難道還是你請客不成?」張衛東白了她一眼道。

    「切,你想得美?是你是副組長還是我是副組長?」蘇凌菲毫不示弱的白了張衛東一眼道。

    「那不得了。你給董雲傑和趙明華打個電話通知一下吧,你的魅力比我大。」張衛東笑道。

    蘇凌菲似乎比較受用這句話,聞言一對美目別有風情地白了張衛東一眼,然後乖乖地拿起電話給董雲傑和趙聞華撥打電話。

    自從那次二度親吻之後,兩人的關係似乎變得越發微妙複雜,說是同事朋友嗎?但總感覺比那一層關係要親許多。說是男女朋友嗎?兩人都心知肚明不是。蘇凌菲是不願意跟一頭大色狼發展男女關係,而張衛東是還沒開始考慮這件人生大事,又或者說他還沒確定自己的目標。

    反正現在兩人關係處得很隨意,就像一對交往了許久的朋友一樣,這點不僅蘇凌菲和張衛東始杵不到,力,公室裡其他的人同樣如此。

    就像今天兩人這般隨意的交談,落在李麗等人的眼中就覺得很是意外,而李仲蒙和錢川則是連眼珠子都差點變綠了。他們想不通,為什麼蘇凌菲面對他們總是那麼冷淡,面對張衛東卻總是春風滿面,該笑的笑,該嗔怪的嗔怪。

    尤其剛才那一眼,真是說不出的風情嫵媚,李仲蒙和錢川兩人嫉妒得連死的心都有了。

    今天就一更了。看來這個月的更新要不盡人意了,爭取下個月穩定更新吧,還請各位見諒。(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