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正文 第一百章 二進宮 文 / 斷橋殘雪

    「我耍流氓,你心知肚明是怎麼一回事?」張衛東冷笑道。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剛才我明明看到你對這位女士耍流氓,還想狡辯是不?」龔副隊長被張衛東一語點破,心中不禁有些虛,但嘴上卻還是很硬。

    「狡辯?我也懶得跟你囉嗦,你不是要帶我回公安局嗎?那正好,走吧,我也正想問個清楚呢?為什麼無緣無故就有女人抱著我說我耍流氓呢!」張衛東道。

    見張衛東有恃無恐地主動提出要去公安局,再加上剛才見識了他恐怖的身手,龔副隊長心裡不禁開始打退堂鼓。他已經有些現事情沒那麼簡單,自己這次行事太孟浪了些。

    「好了,好了,反正你也沒得逞,不過我警告你,下次注意一點。」龔副隊長終於還是決定收手。

    見三個警察被人家打了一頓竟然還說就這樣算了,彭雨雁不禁再次傻眼。她這輩子還真是沒見過脾氣這麼好的警察。

    不過讓彭雨雁更加傻眼甚至開始真正害怕起來的卻是在後頭,只見那個身手恐怖的年輕人,身子一閃竟攔住了警察的去路。

    「警察同志,你們就是這樣辦案的嗎?不行,這事情一定要去公安局查個清楚。」張衛東攔住龔副隊長三人的去路,一臉嘲諷地道。

    龔副隊長三人不禁都大大變了臉色,本來他們以為自己三人被打了,又不追究這件事,眼前這位年輕人總滿意了吧,沒想到對方卻是不願意了。

    不過也正是張衛東的不願意,三人心裡越心虛起來。這年頭只有不願去公安局受審的,哪有自己主動要求受審的?

    見三個警察面面相覷,而彭雨雁又張著嘴巴兩眼流露出害怕的眼神,張衛東心裡更加坐實了他們合夥陷害自己的事實。心想,自己要是沒有兩下子,要是身後沒有當秘書長的侄子,換成另外一個人今天耍流氓這個罪名肯定是背定了,那時還能繼續在學校裡教書嗎?恐怕從學校裡出來,其他用人單位都不敢用自己。

    想到這裡,張衛東心裡的火氣就按壓不下,這件事他還就非要整明白了。

    「還不上車去公安局,是不是還要我動手啊?」張衛東兩眼一瞪道。

    「我警告你,別太囂張!」龔副隊長色厲內荏地道。

    「我囂張,媽的,老子要是沒有兩下子,今天就已經被關在局子裡了。」張衛東忍不住罵了句粗話,然後一把搶過其中一位警察手中的警棍,隨手把玩著。

    警棍在張衛東隨手把玩中彎曲扭轉變化著各種形狀,看得龔副隊長等人額頭直冒冷汗。

    警棍雖然是橡膠不是純鋼做的,但一個人隨手就能把警棍玩成這個樣子,他們就算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自己的胳膊大腿什麼的落在這雙手上,人家要是輕輕一扭,還不立馬變麻花了。

    這傢伙究竟是什麼人啊?怎麼這麼變態!恐怕警局第一高手楚局長估計都不是他的對手。

    三人心裡想著,最終還是在張衛東如刀目光逼視下,乖乖地把彭雨雁也請上了車,然後一路往東城區公安局開去。

    這估計是龔副隊長等人從警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被犯罪嫌疑人壓迫著去公安局的,搞得好像他們才是犯人似的。

    車子一路呼嘯而過,很快就看到了東城區公安局,看著威嚴的警徽,還有一溜的警車,龔副隊長等人暗暗安心了些。不管怎麼說,這裡畢竟是他們的地盤,他們還就不信眼前這位身手厲害得有些恐怖的年輕人,敢在公安局鬧事。況且,最不濟,這件事是葉鋒幕後指使的,他的舅舅可是吳州市副市長,整個吳州市又有幾個人是他舅舅擺不平的?

    這麼一想龔副隊長等人又稍稍恢復了點神氣,腰桿子也硬了起來,覺得之前自己等人似乎太遜了些,竟然被人家一嚇就給嚇住了。

    張衛東和龔副隊長等人剛剛把車子停在局大院,然後下車往大樓走去時,東城區公安局局長傅毅然和副局長林繁榮並肩走了出來。林繁榮已經完全沒了以前的意氣奮,顯然前幾天生的事情給他打擊很大。

    兩人正下台階時,一抬頭卻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孔正迎面而來。

    林繁榮當時那張臉就拉了下來,心裡有種想哭的衝動。

    這個瘟神怎麼陰魂不散的,怎麼又來了?

    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傅毅然,為了這事他沒少往秘書長和楚朝輝那邊跑。本以為該處理的處理了,這件事總可以告一段落,沒想到,這才安心過了一天,這廝又來了。

    希望這次不要再出什麼亂子,兩人心裡暗暗想著,卻心有靈犀似地都大步迎向了張衛東。

    「張老師您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傅毅然迎上前去,滿臉笑容地問道。

    見局長竟然認識張衛東,而且看樣子還很客氣尊敬的樣子,腰桿子才剛剛直起來的龔副隊長三人差點兩眼一黑直接昏過去。

    就知道這個傢伙不簡單啊!葉鋒**的害死老子了!

    龔副隊長心裡罵著,兩腿卻是直軟。

    張衛東上次離開派出所時跟傅毅然見過一面,當時不知道他是誰,不過剛才吃飯時楚朝輝提了下,才知道當時匆匆趕來的兩人一位是東城區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傅毅然,一位是東城區的黨委書記劉玉林。所以傅毅然一打招呼,張衛東就認出了他來。

    「這個女人說我耍流氓,然後你們警察同志很湊巧地就趕到了,然後就不分青紅皂白地要把我抓起來。」張衛東淡淡道。

    傅毅然一聽差點就想一槍把龔副隊長給蹦了。這尊瘟神自己是好不容易才搞定,你倒好,竟然又把人家給抓回來了!

    不過傅毅然畢竟是區領導,也是公安局局長,倒還是有點風範和做事原則,並沒有因為張衛東這句話就劈頭把龔副隊長等人一頓臭罵,而是臉色一正道:「既然是這樣,還請張老師配合調查,相信我們警察一定會還你一個公正的。」

    張衛東並沒有因為傅毅然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而氣惱,相反反倒有些高看他一眼,也就收起了臉上的嘲諷之色,正色道:「我是一定會配合的,不過對這三位警察同志,我懷疑他們跟這個女人是合夥的,還希望傅局長能另外安排人員。」

    傅毅然聞言這回真有拔槍的衝動了,市局楚局長和市委秘書長本就對上次派出所生的事情,對東城區公安局不滿意,現在如果事情真如張衛東所言,那麼勢必會讓兩位領導對東城區公安局更不滿。對東城區公安局不滿,自然也就連帶著對他這位東城區的公安局局長不滿。

    「這個張老師你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做到執法公正的,絕不會偏袒任何人。」傅毅然沉聲道。

    彭雨雁見張衛東叫對方傅局長,一顆心就跳得極為厲害,現在又見傅局長這樣說,臉色一下子就蒼白了下來,身子也微微有些抖。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