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正文 第九十章 不准胡思亂想【求推薦票】 文 / 斷橋殘雪

    將臉頰貼在張衛東的肩膀上,劉勝男才現張衛東表面上看起來眉清目秀,但肩膀竟很寬厚,上面的肌肉充滿了彈力,而且還散著絲絲讓人心動的男人氣息,臉頰貼在上面竟是出奇的舒服,沒有半點生硬咯人的感覺。

    「小鬼頭,不准胡思亂想!」黑夜中,劉勝男微紅著臉道。

    江風吹動著劉勝男的絲,輕拂過張衛東的脖子和臉頰,帶來絲絲清涼和癢癢的感覺,張衛東心裡再一次有種蠢蠢欲動的衝動,但表面上他還是不置可否地道:「只要你不胡思亂想就行了。還有以後不要叫我小鬼頭,怎麼說我也是個大學老師。」

    見張衛東說自己是大學老師,劉勝男就不禁想起酒桌上他煞有其事說自己今年博士畢業,現在剛剛成為大學老師的事情,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笑聲迴盪在江堤上,很是好聽。

    「大學老師?行了吧,你還真演上癮了啊!」好一會兒劉勝男才白了張衛東一眼道。

    見自己實話實說,劉勝男反倒笑話自己,張衛東本想解釋清楚,但想想兩個人現在這樣子也很不錯,要是說明白了,估計劉勝男反倒不能保持現在的心態。

    「好吧,但我怎麼說今年也有二十三歲了,你叫我小鬼頭總不合適吧!」張衛東道。

    「有什麼不合適的,我今年二十八歲,而且還是鎮黨委書記,你這樣的大學生在我的眼裡就是個還沒長大的小男生。」劉勝男不以為然道。

    張衛東張了張嘴本想反駁,但最終還是道:「好吧,隨你怎麼想吧!」

    見張衛東認栽,劉勝男不禁得意地咯咯笑了出聲,心情出奇得開心。

    兩人在江堤走了好一會兒,劉勝男手中的糖人在江風吹拂下已有點融化,為這事劉勝男還惋惜了好幾次。本來張衛東是有辦法讓這糖稀不化掉的,但這事終究太過神奇,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江堤上的人漸漸稀少,再過去便是一片破爛荒廢的老街,這片老街跟吳江仿古步行街還有凱旋大酒店那一段繁華熱鬧形成鮮明對比。

    「有點累了,我們慢慢走回去吧。」劉勝男道。

    身邊偎依著個香軟身子,而且那身子的主人還是個成熟性感的美女書記,張衛東又不是什麼聖人,身心其實也是備受煎熬,聞言自然求之不得,點了點頭道:「時間也不早了,前面就可以打到車子,要不你先坐出租車回去,我一個人回酒店取自行車。」

    劉勝男聞言卻笑道:「你不是說要用車子送我回去的嗎?怎麼說過的話馬上就反悔了。」

    「你不是說我那二輪子不叫車嗎?」張衛東回了句道。

    劉勝男被張衛東說得無言以對,只好狠狠掐了他一把。

    張衛東雖然吃痛,心裡卻蕩起一絲**的味道。

    兩人一路走著回到凱旋酒店取了自行車,然後張衛東騎上車子,劉勝男坐在後座位上。看著張衛東頎長的背影,劉勝男猶豫了下,還是伸出手從後面攬住張衛東的腰身。

    張衛東表面上看起來雖然眉清目秀,一副文弱的樣子,但事實上他的肌肉非常結實。就像豹子一樣,雖然看起來沒老虎獅子威猛,但它渾身充滿了爆力。張衛東就是豹子一樣的人,穿著衣服看起來沒什麼料,但一旦脫掉衣服,才會現他身材是非常矯健的,身上的肌膚更是充滿了暴力美學。

    劉勝男剛才在岸堤上臉貼在張衛東的肩膀上時,就已經隱約感覺到張衛東的身子並不像他表面上所表露出來的文弱,現在手一攬住張衛東的腰身,透過張衛東身上穿的夏日薄薄t恤,立馬感覺到他結實的腹肌,一種充滿陽剛力量的氣息彷彿剎那間順著她的玉臂滲透到了她的身子裡,讓她身子裡感到陣陣燥熱,手差點忍不住就要顫抖起來,想輕輕撫摸那一條條蘊藏著無窮力量的腹肌。

    車子啟動,張衛東腹部肌肉隨著他用力踩腳踏而有節奏地在劉勝男的胳膊上滑動著,讓她很快悲哀地現真正胡思亂想的竟然是自己。

    現在已經是深夜,路上沒什麼車子,也沒什麼交警,所以張衛東載著劉勝男一路順利地騎到了市委黨校。

    黨校裡面有招待所,所以在黨校門口張衛東停下了車子道:「到了勝男姐。」

    稱呼劉勝男為姐,是在江堤上時劉勝男要求的,張衛東年齡比她小,所以只能服從。

    看著近在眼前的黨校大門,劉勝男感到似乎是被人活生生給拽到現實中來,晚上這樣歡快、輕鬆、純潔的時光似乎已經成了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

    劉勝男心裡情不禁自湧起一絲失落和惆悵,出一聲感歎道:「是啊,到了。」

    說著劉勝男跳下了車子,朝張衛東揮揮手道:「再見衛東。」然後轉身朝黨校大門走去。

    看著劉勝男轉身離去,水洗白牛仔褲包裹下那挺翹豐滿的臀部和又長又直的美腿,張衛東心頭終於也泛起一絲若有所失的悵然,心裡暗暗歎道:「是啊,到了!」

    心裡歎著,張衛東扶著自行車把手準備翻身上車,就在這個時候,劉勝男突然轉過身來,扭著纖細動人的腰肢朝張衛東快步走來。

    張衛東不禁有些疑惑地看著劉勝男,不知道她為什麼走到一半又突然轉過身來。就在張衛東疑惑之間,一縷熟悉而好聞的幽香飄來,接著就感到一股軟香壓迫而來。

    還未等張衛東明白過來劉勝男要做什麼,臉頰已經感覺到一涼,劉勝男竟然親了他一口。

    「謝謝你的生日禮物!」蜻蜓點水般親了下張衛東的臉頰後,劉勝男紅著臉低聲道。

    「不客氣!」張衛東從來沒想過劉勝男這樣一個冷艷美麗的女書記會親自己這個「小男生」,摸著臉頰被親過的地方,兩眼不禁有些傻地盯著劉勝男看,一顆年輕的心卻不受控制地亂跳。

    見張衛東傻傻地盯著自己看,劉勝男突然惡狠狠地瞪了張衛東一眼,凶巴巴地道:「小鬼頭,不准胡思亂想!」

    說完劉勝男轉過身子,扭著動人的腰肢,踩著高跟鞋蹬蹬蹬快步地朝黨校大門口走去,路燈下,她的臉更紅了。

    看著劉勝男匆匆離去的動人背影,張衛東再次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他沒想到昨晚剛剛被四個女生親過臉頰,今天竟然又會被一個國家女幹部給親了臉頰。

    想著想著,張衛東忍不住笑了,然後翻身上了自行車,一路歡快地朝吳州大學騎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