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心疼【求推薦票】 文 / 斷橋殘雪

    聽說張衛東二十三歲就已經博士畢業,現在還是吳州大學的一位大學老師,楊雅倩等人忍不住驚訝地啊了一聲,看張衛東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樣了,甚至情不自禁就流露出一絲佩服之情來。不僅如此,張衛東這番實話實說的解釋也使得他這副打扮和騎著自行車來五星級酒店的行為顯得合情合理。畢竟人家才博士畢業,也才剛參加工作,人情世故不懂一點也正常,口袋裡沒幾個錢也正常。

    劉勝男當然不這麼想,本來正擔心著,突然見以前沉默寡言的張衛東,不僅回答起問題來有板有眼,而且還不動聲色地反擊葉鋒了一把。不禁大是痛快,心想,博士剛畢業,還大學老師!咯咯,看不出來這書獃子還挺能唬人的!

    葉鋒本想藉機踩張衛東兩腳,沒想到卻給了他一個展露自己的機會,又見楊雅倩等人個個露出一臉的驚歎,臉上的笑容不禁變得有些扭曲。

    「呵呵,原來張老弟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大學老師了,真讓人佩服,我敬你一杯。」說著葉鋒朝張衛東端起了酒杯。

    張衛東終究不想跟葉鋒撕破臉皮,見狀只好跟著端起酒杯跟他乾了一杯。

    一杯剛喝好,葉鋒偏頭看向楊雅倩等人,笑道:「我們現在說起來可都是學生哦,怎麼,你們不打算敬一敬我們吳州市年輕的大學老師嗎?」

    楊雅倩等人見葉鋒這麼說,個個笑吟吟道:「那是當然。」

    說著紛紛端起酒杯要敬張衛東。張衛東哪會怕喝酒,見狀也懶得跟她們謙虛,二話不說就跟她們一個個碰過去。

    看著張衛東把一杯一杯白酒灌下喉嚨,沒兩下子已經空了一個大杯子,劉勝男有些坐不住了,好在一圈下來,張衛東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妥,劉勝男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

    葉鋒見張衛東一圈下來沒出什麼狀況,倒也不急著繼續灌他,只是嘴角卻勾起一抹陰險的笑意:小子,老子今天非把我幹趴下不可!

    既然已經敬過張衛東,楊雅倩等人當然要開始敬葉鋒和楚榆林這兩位背靠大山,前途無量的「市領導」。

    中國官場是個等級森嚴之所,在酒桌上往往就能看出來。一般下級給上級敬酒,只能是我幹了你隨意,因為人家級別比你高,能和你隨意,已經算是給足了你面子。喝多喝少不重要,喝了就行。輪到同級之間那就不一樣了,那是要真刀真槍地對著幹。若按這個規矩來,這桌上的除了張衛東,其餘六人全都是正科級幹部,大家喝酒要嘛都隨意,要嘛全都真刀真槍地對著幹。

    不過葉鋒和楚榆林一個是在市委辦,一個是在市財政局,身後還靠著座大山,所以同是正科級,在身份上卻又顯得比楊雅倩等人似乎高了一些。楚榆林雖然傲是傲了點,但還算光明磊落,不屑與在喝酒上佔楊雅倩等女幹部便宜。葉鋒就不一樣了,在領導面前表現得還算小心謹慎,但在其他人面前佔著他舅舅是副市長,往往會露出一些衙內的脾性來,總覺得自己比別人高一等。所以楊雅倩他們敬他酒,他都很隨意,而且喝了點酒後,說起話來也沒什麼顧忌,不時蹦出幾條葷段子。

    楊雅倩等女幹部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場合,葉鋒說葷段子時,不僅不會感到尷尬,有時還會插上幾句。這種場合劉勝男也習慣了,不過她做不來楊雅倩等人那種曲意迎合的事來,所以遇到這種場合她基本上是冷眼旁觀,絕不插上半句話。

    葉鋒最在意的是劉勝男,見她不理睬自己,心中暗暗很是不爽,吃喝了一會兒後,葉鋒故意沉下臉沖劉勝男道:「勝男同學,你今天表現很不好啊。有了男朋友怎麼也得表現表現啊,你看看你,到現在還這麼泰然若定,是不是有了男朋友就忘了我們這些同學了?」

    事實上,剛才劉勝男已經挨個敬過,她酒量不是很好,這時小臉蛋已經有點紅燙。但葉鋒這樣說,她也不好反駁,只好輕輕用胳膊肘碰了下張衛東示意他站起來,然後端起酒杯道:「既然市領導話了,那我就和衛東一起敬大家一杯,祝大家今後節節高昇!」

    「兩人一起敬我們一杯?這個太不夠誠意了,要一個個輪流過來敬才夠意思。」葉鋒道。

    劉勝男見狀不禁微微變了臉色,她的酒量也就三四兩的光景,喝到現在已經喝光了一大杯,也就是二兩半,現在小杯子裡倒的是重新添滿後的大杯子裡倒出來的。所以如果再一圈敬下來,她肯定是要過量的。而且張衛東今晚喝得比她還要多不少,看他那細皮嫩肉的樣子,劉勝男也實在擔心這一圈下來他會直接倒下。

    「領導要是真這麼想,那我等會單獨敬你一杯行不?」劉勝男臉色雖變,面上卻還是很客氣地道。

    見劉勝男服軟,葉鋒不禁越得意張揚起來,道:「那你問問楚處他們吧?他們要是同意了,我沒話說。」

    葉鋒口裡的楚處指的是楚榆林。楚榆林是市財政局經濟建設處的處長,雖然也叫處長,不過因為市財政局本身就只是個處級局,所以叫叫處長其實只是個正科級幹部。

    葉鋒都這樣挑明了說,楚榆林當然不同意,否則不僅得罪葉鋒,也顯得他的身份不如葉鋒,但他又實在不想像葉鋒一樣在喝酒上欺負個女幹部,再加上今晚就算有再多的不滿也是不滿在張衛東身上,所以楚榆林聞言後用手指輕輕叩著桌子,道:「劉書記要是真喝不下可以讓張老師代嘛,男朋友是拿來幹嘛的,就是這個時候衝鋒陷陣用的!」

    見楚榆林都這樣說了,劉勝男剛想咬牙說不必了,張衛東已經笑道:「既然領導話了,那我就代表勝男敬各位!」

    「衛東!」劉勝男見張衛東要出頭,急得一把抓住他的手。

    「我沒事。」張衛東輕輕拍了拍劉勝男的手,笑道。

    說著也不管劉勝男著急擔憂的表情,端起酒杯就一個個敬過去,氣都不換一口,愣是用白酒一來一回打了兩個通圈下來。

    葉鋒見張衛東喝酒這麼兇猛,嘴角勾起一抹奸計得逞的笑意,他就不信再這樣喝下去,張衛東會不倒。其餘人倒是都有點傻眼了,心想,這傢伙看起來斯斯文文,白白嫩嫩的,喝酒竟然這麼兇猛,看來沒有兩斤白酒很難把他給干倒。

    至於劉勝男,當張衛東喝完酒坐下時,更是心疼感動得急急把手伸到桌子底下一把抓住張衛東的手,十指緊緊相扣,渾然忘了兩人其實是一對假戀人。

    「快吃點菜吧,別燒壞了胃。」十指緊緊相扣的同時,劉勝男還沒忘朝張衛東的碗裡夾菜。

    見劉勝男對張衛東的關愛和心疼溢於言表,葉鋒真是妒火中燒,尤其見張衛東還一副渾然沒事的樣子,心裡的火氣就更大,心裡狠道:「小子,我就不信今天幹不翻你。」

    就在葉鋒心裡暗暗狠時,包廂們被敲了開來,餐飲部的經理端著一杯紅酒滿臉笑容地走了進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