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向你打聽個人(求推薦票) 文 / 斷橋殘雪

    楚朝輝和譚永謙自然不認識夏思勤,見一個女人在派出所裡指手畫腳,叫叫嚷嚷的,不禁都微微皺起了眉頭,臉上閃過一絲不快。尤其楚朝輝,他身為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更有種在譚永謙面前丟了臉面的感覺。

    「這裡是派出所,吵吵鬧鬧像什麼樣子?」楚朝輝大步跨前兩步,繃著張臉喝道。

    林繁榮是區副局長,對楚朝輝的聲音當然熟悉,聞言急忙扭頭朝門口看去。一看領頭沉著張臉大步走來的不是市局常務副局長楚朝輝還能是誰?心兒不禁猛地一哆嗦,不知道他這樣的大人物大晚上的跑到小小一個派出所來幹什麼。

    不過林繁榮還未來得及去琢磨,他老婆夏思勤已經頭也不回地就罵道:「老娘就吵了,你管得著嗎?」

    林繁榮見自家老婆連楚朝輝也敢罵,頓時兩腿一顫,氣得差點就要一巴掌朝她扇去。

    「你給我閉嘴!」林繁榮厲聲喝道。

    厲聲喝過之後,林繁榮也不管他的老婆臉色好看不好看,急忙微躬著身子向楚朝輝迎上去道:「楚局,您好。」說話時右手已經貼在褲管邊,隨時準備著跟楚朝輝握手。

    楚朝輝是干刑警出身的,目光自然不是一般的毒辣,雙眼一掃過審訊室,再仔細看了林斌一眼,見他眉目間很像林繁榮,心裡就大致有點數,知道肯定是林繁榮的兒子被人打了,他夫婦就趕到派出所來施加壓力。

    既然大致猜出林繁榮身為區公安局領導卻干涉司法公正,尤其這個時候市委常委、秘書長譚永謙就站在他的身後,楚朝輝心裡自然特別惱火。

    「哼!」楚朝輝重重冷哼一聲,陰沉著臉跟林繁榮直接擦肩而過,走到桌子邊,目光冷冷地盯著夏思勤,道:「你是誰?知道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夏思勤這時當然知道自己剛才罵的人是誰,嚇得臉色都白了,哪還有半點剛才頤指氣使的氣焰,結結巴巴地急忙解釋道:「楚局長,誤會,誤會,我是因為……」

    楚朝輝卻是根本不想聽夏思勤的解釋,問了句後,又扭過頭掃過王金標等人,最後落在王金標的身上,威嚴道:「你是這裡的負責人吧?」

    中國的官場等級是很森嚴的,有些人終其一生努力也不見得就能爬上半級、一級。王金標不過只是小小派出所的副所長,而楚朝輝卻是市局常務副局長,兩人之間的差距雖說不上如天鴻之別,但真要用天鴻之別來形容也不算過。王金標見市局常務副局長親自光臨他這個小小派出所,早就嚇出了一身冷汗。見他問話,急忙身子一正:「報告楚局長,我叫王金標,是東新派出所副所長,今晚是我負責值班,請領導指示。」

    譚永謙一開始見楚朝輝在怒訓斥下面的人,怕他臉面過不去,所以沒有跟上來。只是站在門口一邊拿出手機給張衛東撥電話,一邊掃視審訊室,但手機響了半天卻是沒人接,然後聽說王金標就是派出所的副所長,便大步走了上來。

    林繁榮一開始被楚朝輝的突然到來給嚇住,後來又被他一陣怒給弄得額頭直冒冷汗,六神無主,不知道該怎麼扭轉楚朝輝對他的不好印象。以至於都沒仔細看清楚跟楚朝輝一起來的是什麼人,等譚永謙迎面朝他這邊大步走來,林繁榮才現迎面走來的人有些面熟,等譚永謙再走近一些,林繁榮才猛地現來人竟然是市委常委、秘書長譚永謙,比楚朝輝還要高一個層次的市級領導,不禁兩腿猛一哆嗦。這兩位重量級領導要是對他留下不好印象,他這輩子也就別想再陞遷了。

    「秘書長!」林繁榮用比剛才還要恭謙的態度,微躬著身沖譚永謙打招呼道。

    譚永謙畢竟不是林繁榮的直屬領導,倒不好太不給他面子,就沖林繁榮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林繁榮見譚永謙態度還算和藹,心裡頭不禁微微一寬,心想秘書長跟楚局長關係很好,看來什麼時候得走走他這條路,要不然楚局長真對自己有意見,自己就別想往上升了。

    林繁榮心裡才盤算著該怎麼走秘書長這條路時,譚永謙已經走到王金標面前,問道:「王所長是吧,向你打聽個人。」

    楚朝輝怕王金標這種基層的幹警不認識林繁榮,聞言插話道:「這位是市委譚永謙秘書長,他有位朋友叫張衛東聽說就在你們派出所。」

    王金標一聽說問話的人是市委常委、秘書長,兩腿就有些顫,等聽清楚他打聽的人竟然是張衛東,額頭的冷汗就忍不住刷刷地滾落下來。

    至於他身後的劉玉榮更是嚇得兩腿一軟,兩眼一黑差點就要癱坐在地上。

    市委常委、秘書長,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兩大員聯袂而來打聽一個人,而這個人卻被他親手給關進了滯留室,不僅如此,在關進滯留室之前,更是差點就要用電棍電了他!劉玉榮現在就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自己的仕途就此壽終正寢,甚至連這身警服恐怕都得被剝下來。

    夏思勤和林斌也好不到哪裡去,臉色煞白煞白的,尤其林斌雖然不學無術,但多年仗勢欺人的行徑使得他比一些官場中人都還要清楚在中國官大一級壓死人這句話的真諦。他本來以為可以仗著他爸的官權吃定張衛東等人,沒想到人家比他還要牛逼許多,一下子就請出市委常委、秘書長和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兩尊大神。他當區公安局副局長的老爸,跟這兩位比起來根本不是同個檔次的。尤其譚永謙乃是市委常委,是吳州市真正意義上的市級領導,別說他爸只是個區公安局副局長,就算是正局長,人家要打壓你,你也只有乖乖被打壓的份。

    林繁榮到目前為止還沒問過打傷他兒子人的姓名,他也知道像這種事情,王金標會早早把人家身後背景調查得一清二楚,所以當楚朝輝問起張衛東時,他也沒多想,以為是派出所新進的民警,甚至心裡還靈機一動,準備適當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提拔討好這個張衛東,通過張衛東搭上秘書長這條線。

    不過當林繁榮看到王金標額頭冒汗,渾身顫抖,支支吾吾半點也蹦不出一個屁來,再看看自己老婆和兒子的臉色,一片煞白,一種極度不妙的預感湧上心頭,兩腿也跟著打起了哆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