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修真老師生活錄

正文 第十一章 築基 (新書求各類支持!) 文 / 斷橋殘雪

    雖說張衛東已經知道問題出在這一句上面,但為什麼五行相衡者方能修煉他卻是不明白,當然也更不明白他父母親為什麼就五行不相衡了。不過隨著後來修為的精進,他才逐漸明白過來,人都有金、木、水、火、土五行靈根,但卻都是參差不齊,不是這個強點就是那個弱點,五行相衡之人卻是極少,至少到如今為止,張衛東還沒見過。而大混沌五行心法所蘊藏的天地至理便是五行相生相剋,借五行相生之理,自行孕育五行靈氣,又借五行相剋之理約束制衡五行靈氣。五行中任何一行相生相剋太過或不及,都將破壞完美的五行相生相剋。故修煉者若天生便是五根不均衡者,又如何能修煉大混沌五行心法。

    既然父母親無法跟他一樣修煉,張衛東自然就把這個秘密徹底藏了起來。至少,在他的實力沒達到足夠強大的時候,是絕不願暴露自己修真者的身份,至於《五帝真經》那就更不能洩露分毫了。

    就這樣,張衛東老老實實地蟄伏了七年。這七年他除了學習和修煉,還暗暗觀察四周之人,有空也會獨自去一些青山綠水的地方轉悠轉悠,名為遊山玩水,實則想悄悄探查,看看這個世界上除了他之外,究竟還有沒有其他修真者。

    或許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修真者,也或許真如小說中所言那些人都深藏在深山老林、仙家洞府中修煉,輕易不會入世,又或者是張衛東所探查的範圍實在太小,反正這七年,張衛東沒有現任何一個修真者,倒是在一些公園看到過幾個修煉內家功夫的老人家,不過他們大半輩子修煉而得的真氣卻是根本入不了張衛東的法眼,離他想像中的修真者差得十萬八千里。

    七年了!張衛東想起這七年來自己除了學習,幾乎就是修煉,根本沒什麼休閒娛樂活動,差點跟與世隔絕沒什麼區別,心中不禁暗暗出一聲感慨,神念卻在這聲感慨中再次掃過丹田,五行相生,就這麼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那五滴真元液滴竟以肉眼可辨別的程度大了一絲,就連中央那縷原本微不可見的混沌真氣都開始變得若隱若現。

    如今築基已成,真氣已凝結為真元,五行相生的度就如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快。平常時間天地間靈氣都是稀薄而渾濁,刻意修煉吸收已無多大意義,倒不如只在子時這個時間段修煉,如此一來也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享受享受美好的生活了!心裡想著,張衛東唇角逸出一絲微笑,整個人如柳絮一般輕飄飄地飄落到地板上。

    天空的明月不知何時躲在了烏雲之後,除了幾桿路燈在散著些許昏暗的燈光,偌大的校園萬籟俱寂,漆黑一片。可是經過今晚的突破之後,站在陽台上,張衛東卻能把校園裡的一草一木看得清清楚楚,甚至湖心島林蔭下,幾對耐不住青春寂寞的學生情侶的摟摟抱抱,在他的目光下,也無從隱藏。

    以前自己近視,常常覺得老鷹可以在幾千米的高空,準確無誤地鎖定獵物,很不可思議,如今呢?自己反倒比起老鷹更不可思議了。

    心裡想著,張衛東習慣性地在鼻樑上推了推,卻愕然現上面並沒有眼鏡。回頭看了眼放在床頭櫃上的黑框眼鏡,想起自己如今已經擁有了媲美鷹眼的視力白天卻還裝模裝樣地戴著個眼鏡,不禁自覺好笑地搖了搖頭,轉身重新回到了床上閉目睡覺去了。

    一覺睡到天亮,早晨的陽光透過窗簾斑斑駁駁灑落在張衛東的身上。張衛東慵懶地抬手朝窗簾方向一指,窗簾連同小陽台上的移門自動緩緩拉了開來。

    一陣溫煦清新的空氣吹了進來,張衛東這才慢騰騰地起身下了床,拖著拖鞋走到陽台上。

    金色的陽光,波光瀲灩的明鏡湖,鬱鬱蔥蔥的校園,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而經過昨晚的突破,張衛東終於可以好好享受每一個這樣美好的早晨,而不需要再像以前一樣天還沒亮就要起床辛苦地盤腿修煉。

    風吹來了明鏡湖上淡淡的荷花清香,心情舒暢的張衛東情不自禁張開雙臂,閉著雙眼一臉陶醉地深深吸氣,整個人似欲乘風而去。

    哼!帶著慍怒的一聲冷哼就在這個時候傳入張衛東的耳中,張衛東猛地張開雙眼,扭頭朝冷哼聲傳來的方向望去。

    宿舍樓東頭的小陽台上,那個被窺走了兩隻白兔的女人,此時正用冷冷的目光死死盯著張衛東看,好似恨不得要把他給殺了。

    女人上身穿著白色背心,下身穿著網球短褲。胸高臀翹,又長又渾圓的大腿在金色陽光下閃爍著誘人的健康光澤,真個是青春逼人,讓人一大早就有大幹一場的衝動。但落在張衛東的眼中,這個女人卻意味著煩心,一大早的好心情也被她給破壞掉了。

    我靠,不就不小心看了你的胸脯?至於搞得像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嗎?張衛東不甘示弱地跟她對視著。

    張衛東眼神犀利若鷹,隔得老遠女人都覺得他似乎能一眼看透自己的衣服,尤其當張衛東目光落在她高挺的酥胸上時,明明那裡做了雙重保護,不僅有棉質背心遮著,還有兩個罩子罩著,可大夏天早上的就是感覺涼嗖嗖的,好像什麼都沒穿沒戴似的。

    「流氓!混蛋!無恥!」女人終於擋不住張衛東犀利如鷹的目光,扭身轉回了房間,然後隨手掄起枕頭,咬著牙對著床一陣亂砸,好像那床跟她有不共戴天的深仇似的。

    見女人被自己犀利的眼神給逼回房間去,張衛東只感覺一陣的索然無趣。他倒是寧肯沒有看到昨天那驚艷的一幕,雖然那種驚艷的場面是任何一個男人夢寐以求想看到的。

    被那個女人搞得索然無趣的張衛東,先是在食堂裡吃了來吳州大學後的第一頓早餐,然後又跑到聯華市及時把昨天晚上訂購的床、書桌等商品退掉,這一退倒是退回了兩千塊大洋。

    雖然俗話說男人有錢就變壞,可男人真要淪落到口袋裡沒錢的地步,那就幹什麼事情都感覺底氣不足,不像個男人了。張衛東雖不怎麼看重金錢,可正所謂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昨晚他就因為積蓄差點被揮霍一空,愣是不敢花錢坐出租車回家。現在口袋終於又重新地鼓起來,再也不用擔心在工資之前自己會落個身無分文的可憐下場,心情不禁好了起來,腰桿子也變得筆挺起來。甚至都隱隱希望能再來幾個不長眼的混混,這樣指不定就能連空調、洗衣機的錢都能省下來。

    張衛東的希望最終還是落空了,回到學校不久之後張衛東就接到了海爾在吳州市配送公司的電話,他們會在早上十點鐘送貨上門並派人安裝。

    海爾公司的人在十點鐘準時抵達7o1房間,在經過一系列安裝和調試之後,留下了一地狼藉後離去。張衛東看著重新蒙上一層粉塵的地板還有散落一地的包裝盒包裝帶等東西,這一刻突然現飛車黨這幫社會的敗類倒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衛生還是搞得不錯的。

    白天很快過去,子時,夜涼如水,一輪明月當空懸掛。

    張衛東盤腿坐在蓆子上,大混沌五行心法隨心運轉,絲絲天地五行靈氣從四面八法雲聚而來,將他籠罩。如水月光落在他身上,竟隱隱折射出五彩瑩光,把斯文白淨的張衛東襯得寶相莊嚴,隱隱中透出一絲帝王氣象。

    丹田之內,金木水火土五滴真元歷經一日的五行相生,體積明顯又大了一些,綻放出比昨晚還要璀璨的光芒。

    呼!張衛東吐出一口濁氣,睜開了雙眼,臉上抑制不住地露出狂喜的表情。

    短短的一天時間和子時一個時辰的修煉,真元竟然壯大不少,直覺告訴張衛東,按這個度下去估計不出三年他就能踏入金丹期。

    修真境界分: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破虛、渡劫、大乘八大境界,每一大境界又分初、中、後三個小境界,其中練氣是修真入門基礎,又細分為一到九層,一到三層為練氣初期,四到六層為練氣中期,七到九層為練氣後期。

    張衛東從練氣期到築基期整整修煉了七年,而且那七年除了學習和吃喝拉撒睡,他幾乎把全部的時間花費在修煉上。雖後來逐漸參悟到一些五行相生的奇妙之處,也知道越到後期五行相生越能顯出無窮玄妙,但總認為修煉就像攀登高峰一樣,一山高過一山,一山比一山難爬。卻沒想到事實卻剛好相反,練氣期時他沒日沒夜地修煉,卻需要七年時間才堪堪突破到築基期。而現在的展趨勢和直覺卻告訴他,不出三年他就能踏入金丹期,如何不讓他欣喜若狂。

    莫非以前我進入誤區了,修煉這條道是越走越寬,越走越好走的?還是《五帝真經》太過奇妙又或者我是什麼百年不見的曠世奇才?

    欣喜若狂之後,張衛東陷入了沉思。只是任張衛東如何聰明,畢竟是閉門造車,獨自一人修煉到現在,別說沒有跟修真者有過任何接觸,就連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修真者,有沒有修真界,他都不清楚,又哪裡分析得出什麼結論。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是件好事,所以張衛東想了一會兒懶得再去想,直接躺下閉眼睡覺。

    第二天又是個晴朗的天氣,當然在普通人眼裡,晴朗前還要加上炎熱兩個字。

    張衛東早早吃過早飯,在學校的明鏡湖邊晃蕩了一圈之後,背著裝有華碩筆記本電腦的單肩包敲開了副院長辦公室。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