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回到明朝當王爺

龍騰世紀 第334章請大神 文 / 月關

    第334章請大神

    霸州知州大人樊陌離大清早兒的就趕來拜候欽差,今天是年三十兒,城裡各處已經有零星的鞭炮聲響起,辟辟啪啪的帶來一股年節的氣味兒。

    梁洪早起來了,不料他陪著知州大人到了欽差樓門外,卻被告知大人仍高臥不起,正在睡懶覺。兩個人啼笑皆非,坐在廳中喝著茶,聊著天,直候了半個時辰,才見楊凌衣衫不整,打著哈欠走了進來。

    樊大人連忙起身,恭恭敬敬地道:「國公爺,黯家在本地共有地產一千餘頃,店舖七家,房產九百餘幢,賣身為奴的家僕、女傭四百餘人,此外還有查抄的金銀和珠寶玉器等物皆封在府庫之中,所有財產皆登記在冊,該查封的都查封了,國公爺是否現在去知州衙門按冊清點接收呢?」

    「急什麼?」楊凌睡眼惺忪地道:「今天查完了也不能大年初一往回趕吶?啊……啊啊……,今天是年三十兒啊!」

    楊凌一拍腦門道:「我想起來了,今天是年三十,年三十就是無良的地主家還不要債呢,本公爺去接收黯家財產?不行不行,太不厚道了,呃……我看,過兩天再說吧,梁公公,你說呢?」

    梁公公一聽正中下懷,喜洋洋地道:「公爺說的是,公爺厚道人,還是過上幾天再接收的好」。

    樊大人本以為把帳目弄得清楚明白,讓這位國公爺接收的利索,早點滾蛋完事兒,沒想到霸州這小地方,兩位欽差還挺喜歡住。

    一見正副欽差都要做「厚道人」,樊大人只好苦笑道:「是是是,是下官莽撞了。冬天雪路難行,兩位欽差大人才睡一晚上哪兒歇得過乏呢?呃,國公爺和梁公公既要先小住幾日,不知今日可有什麼安排,需要下官陪侍相游麼?」

    楊凌道:「免啦,今天過年,樊大人早該封衙了,為了等我們。耽擱了不少事,儘管回府過年吧。本公爺在京裡忙,整日與各位公侯迎來送往的,出京來就為了靜靜心、歇歇乏、清清腸胃,此謂養生之道也。你忙你的去吧,我待悶了就去街上隨意逛逛,梁公公可有什麼打算?」

    梁洪笑道:「咱家與本地鎮守太監張忠張公公原是宮中舊友,國公爺既不忙著辦差。咱家就去拜望一番。」

    楊凌呵呵一笑道:「好好,二位各忙各的去吧,本公爺再去睡個回籠覺,剛換了地方,一宿沒睡踏實。回見回見」。

    楊凌摞下他們自顧又回去睡覺了,樊大人要不是受了張忠的囑咐,也不是太在意這個過氣的楊大人,楊凌官兒是升了。可他管不著自已這一塊,既然他懶得年三十清點財產,樊知府想起自已自已府上今天該有不少地官吏上門拜年、送禮,便也一溜煙去了。

    等到梁洪乘了轎子興沖沖趕往張忠府上,楊凌又候了片刻,也乘了一頂小轎從角門出去了。二十多名家將扮作尋常百姓前後護侍關,楊凌和黑鷂子苗剛同坐在轎內。

    因為過年,霸州城內處處露出喜慶之色。大戶人家的小姐、太太也帶了家人外出,小商小販擠在街頭巷角,人還真不少。楊凌一行人在城中慢慢轉悠,正向前走著,忽地前方湧來大批人馬,敲鑼打鼓,鈸聲震耳,旗旛在風中獵獵生威。一時商販行人紛紛上路。許多的百姓跪倒在地,頂禮膜拜。

    楊凌見了這副派場。就算王侯出巡也未必能及得上,便好奇地叫人把轎子停在路邊,掀開轎簾觀看,從那旗旛上看,有佛家六字真言,還有卍字佛號,緊跟著湧出一大堆小沙彌、大和尚,高宣佛號,鈸號齊鳴,這才知道是出家人。

    昨日剛剛聽苗剛說過霸州四賊,這騙財騙色的假佛道排名第二。楊凌凝目望去,卻見四輛華貴的馬車依次駛過,車上置有蓮花寶座,各自跌坐著一位大紅袈裟的僧人,那四位僧人都已年逾古稀,壽眉長髯,寶相莊嚴,一個個閉目誦經,對周圍的喧囂視而不見,看起來確實是得道高人的模樣。

    車駕過去,虔誠地信徒才紛紛站起,有人說道:「四位佛爺不是在龍泉寺修行麼?這是往哪裡去?」

    另有知情的人便道:「聽說是鎮守此地的張太監請四位佛爺上門做法事,慶視新年吉日」。

    「呸!吃人飯不拉人屎的東西,請了真佛去也保佑不了他!」有人這般罵道。

    楊凌放下轎簾兒低聲道:「看來霸州百姓對這幾位活佛很是虔誠啊,不過對那位鎮守太監張忠就沒什麼好感。可是奇怪的是,他們如此仇視張忠,卻對四位出家人上門為他作法事祈福毫無怨尤,這四位出家人很得民心呀」。

    黑鷂子苦笑道:「這就是他們的高明之處了,一張嘴舌燦蓮花,能讓你心甘情願把全部家當獻上,反過來他再施給你一碗粥你都覺得是大慈悲的佛心。

    我們霸州這裡原本沒有這許多佛道的,據說都是前些年京城萬春宮、壽安宮侍候過弘治皇帝地世外高人,具有大神通、**力,移居此地普渡眾生。」

    「原來居於萬春宮、壽安宮?」

    楊凌恍然大悟,原來霸州神棍橫行,還是弘治皇帝留下的禍根。弘治十一年,弘治皇帝寵信太監李廣,當時谷大用就是投靠李廣,在東廠謀了個好差使的。

    李廣旁的本事沒有,就是會煉丹祈福,並請來許多各地的神棍一同迷惑皇帝,成為天子駕前第一寵臣。那時武陞官都要仰他鼻息,李廣收受賄賂地胃口也極大,以致現在京師官場上如果有人索賄太狠,送賄者回來便會向親友歎息:「此人的胃口比李廣還大!」

    這句時髦話至今不衰,而且最近有更加流行的趨勢,一般去過劉瑾府上的官員都會滿臉苦笑地對人說起這句話。

    弘治皇帝為人寬厚,李廣罪行暴露後。弘治並未嚴懲這些僧人道士,而是將他們遣出京城,想不到他們卻也沒走遠,竟然聚集到霸州來,十年地功夫,形成這麼大的聲勢。

    楊凌看看黑鷂子,笑道:「這些和尚道士,原本是在京師欺騙皇上和王公大臣地。見多識廣,花樣繁多,也難怪這麼多百姓,甚至許多士紳名流,都被他們所騙,難得的是,苗兄倒能識破他們詭計」。

    黑鷂子臉一紅,吱吱唔唔地道:「國公爺。今天請您出來,並不是為了讓您瞧瞧霸州情形,在街上隨便走走,也看不到什麼。

    說起來,我們做山賊的和他們佛道兩家是井水不犯河水。他們用嘴賺錢,我們用刀賺錢,正是仙過海,各顯其能。大哥也別說二哥,全是一路貨,心都一樣黑。而且我們雖不相信他們的戲法兒,可也沒那麼深的認識。

    我對這些和尚道士騙人的伎倆這般瞭解,其實就是這兩個月地事兒。我住的龍王廟,還有幾個乞丐住在那兒,其中有一個也是剛來地,來的時候身受重傷。像是被人打過,那時我剛從牢裡出來,背著老母逃到那兒,瞧他可憐,有口吃的就餵他點兒,後來就成了好兄弟。

    有一次我夜裡聽到他說夢話,狂呼亂喊著要殺人,被我喚醒了他。後來詢問一番。他受逼不過,才對我說了實話。原來他就是方才經過的那四位所謂佛爺身邊的一位俗家護法。因為知道他們騙人的伎倆,於是奮起反抗,結果被打手們打成重傷,丟進拒馬河餵魚。

    這人也是命大,被冷水一激,醒過來了,居然就這麼逃了出來,他有心報仇,又怕被人認出模樣,便自已用瓦片劃破了臉,避進龍五廟作乞丐,那些人冒充佛道兩門地高僧騙財騙色地事兒,我就是聽他說地」。

    「喔?」楊凌地神色凝重起來,問道:「這人現在還在龍王廟?怎麼不帶他來見我,本國公難道還不能替他伸冤?」

    苗剛面有難色地道:「昨晚兩位差爺陪著我去接老母,我到了廟裡曾悄悄對他說起認識了一位貴人,或許能幫他申冤,他聽了卻只是搖頭慘笑,臨了還千叮嚀萬囑咐叫我不要洩露他的身份,只說就算是朝中的大員也不能替他申冤,我當時怕兩位差官在外邊等急了,就隨口答應下來,今日想想,他一個人能有什麼辦法復仇?所以……還是對你說了」。

    楊凌想了想道:「走,馬上帶我去見他,若是他事後想想不放心,存心避開了我,那就麻煩了」。

    霸州城依拒馬河而建,龍王廟就在拒馬河邊的碼頭上。

    拒馬河曾是當年宋遼邊界,淺不可行船,深足以拒馬,是以命名。其實這裡河水還是可以行船地,只是春夏水旺時能行平底沙船,大船確實是行不了的。

    另外陸路官驛也依河而建,所以這碼頭倒還熱鬧,既是水路碼頭,又是陸路的客貨集運站。碼頭夫們在此建有簡陋的住房,藥材布匹、糧行商號,堆棧庫房,櫛比鱗次;

    這裡就是霸州地貧民區了,苦哈哈們也分幫結派,由大大小小三十多個大哥按照各自的勢力劃分範圍,當然收保護費什麼的還輪不到他們,爭地盤的目的只是爭取給客商賣力氣的機會。

    他們搬扛貨物,起坡下坡,是絕不能搶了別人地盤的,否則就會釀成一場「打碼頭」的流血械鬥。碼頭大哥們能武善打,坐地分成。目前勢力最大地個碼頭大哥號稱大羅漢,像苗剛這類一身功夫的人,若是手腳健全,說不定還能在他們身邊混個打手,可是成了殘廢就只能沿街乞討了。

    過年了,到了霸州城邊這片貧民區。卻見不到什麼過年的氣氛。碼頭上的苦力還在搬運貨物,一個個幹得興高采烈,他們不怕出力氣,有活幹才有飯吃,貨物越多越沉重,他們越開心。

    巨大的食油筒重達二百多斤,他們兩個人一組,用麻繩勒在肩上。艱難地朝著庫房行進著,皮油是製作蠟燭的主要材料,多用糊皮紙地大竹簍包裝,每簍也有200來斤,兩個挑夫用扁擔抬著,口裡喊著「嗨啊喲」的號子,一步一踉蹌地走著。

    這是真正屬於窮人地世界,這些無產無業地窮苦百姓。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升斗小民,,大多是破產失地地農民,為生活所迫而背井離鄉來做苦力,在河邊荒郊搭起窩棚棲生。

    他們被官方嗤之為「不耕、不織、不賈、不商之民」。龐雜足慮的社會不良百姓。可是誰會知道,他們要求的僅僅是有一口飯吃,有一件衣穿?

    然而,還有比他們更加淒慘地百姓。穿過一條低矮的胡同就是一座頗敗的龍王廟。四壁透風,比那木棚小屋更加難以御寒,真不知道那些乞丐是什麼熬過冬天的。乞丐是沒有人理會的,如果生了病,他們會在寒風的呼嘯聲中凍得僵硬的屍體,好心的夥伴或許會為他挖個坑,再不然就往荒地裡一丟喂野狗,官府和保甲裡正沒有人會追究。

    今天是大年三十。如果去大戶人家或者飯館客棧大多能得到些施捨,所以乞丐們都背起破麻袋在城裡忙碌,廟裡空空如野。

    苗剛奇道:「他應該不會出去討飯才對,他被打折地腿還沒養好,根本走不得遠路,這些日子一直靠我們哥幾個周濟,怎麼……」。

    楊凌忽地攔住了他,側耳傾聽片刻。一揮手道:「去兩個人。到後邊看看!」

    劉大棒槌立即帶著兩個侍衛閃向後邊,破龍王廟後邊被這些乞丐堆起石頭。大門只留了一個小口,平素去後邊解手方便用的。

    大棒槌帶著兩個人衝到後邊,後邊就臨近拒馬河,一個破衣襤褸的漢子坐在河邊雪地上,手中拿著一柄刀,正一邊灑著雪,一邊在一塊石頭上磨著,瞧見廟裡忽然閃出幾個衣著光鮮的人來,那人嚇了一跳,踉踉蹌蹌地爬起身來就要逃走。

    劉大棒槌哪容他離開,立即衝過去,乾淨俐落地卸了他手中刀,讓兩個手下左右一挾,把他拖回了龍王廟。苗剛一瞧見那人,便迎上前喚道:「老兄,你莫慌,這位就是我昨日和你說過的大貴人,你若想報仇申冤,只有這位大人能幫你」。

    那人掙扎半晌,累得呼呼直喘,臉上尚未長好地肉疤就像一條條蛆蟲扭動著,顯得異常猙獰,叫人看著有些噁心,聽了苗剛的話,那人驚恐的神情才放鬆下來。

    楊凌使個眼色,左右將那人輕輕放坐在地上,那人雙目緊緊盯著楊凌,審慎地打量著一言不發。

    楊凌輕輕一笑,走到他面前緩緩蹲下,說道:「你是被神棍騙了,搞得家破人亡是麼?把你的事告訴我,我能幫你!」

    那人聽了嘶聲慘笑:「你是什麼人?是巡察御使還是朝廷欽差?哈哈哈,不管你是誰,都幫不了我。那些淫僧,結交了無數權貴,在霸州手眼通天、官府、士紳都和他們沆瀣一氣,良民百姓被他們騙得神魂顛倒。

    想除掉這些淫僧?就算你是巡察御使,你知道這裡有多少百姓把他們奉為活佛,敢動他們一指頭,就會有數萬瘋狂地百姓造反麼?就算你是朝廷的欽差,難道你的權柄還大過張太監,京城劉公公面前的紅人麼?」

    楊凌嘴角露出一絲譏誚的笑意:「那麼你要怎麼對付他,憑你一人之力?就憑這把……」

    楊凌一招手,從劉大棒槌手中接過了尖刀,尖刀袑騑陷部A刃上全是豁口,鋼口也不好,薄薄的,似乎一拗就能拗斷。楊凌屈指在刀刃上彈了彈,說道:「就憑這把破刀。拖著你這條破腿,你想殺進大批的武僧隊伍,刺殺四個妖僧?」

    那人眼裡閃過一抹絕望的神色,癡癡地道:「是我引狼入室,如果殺不了他們,我……以一死向九泉之下地老母、愛妻謝罪便是」。

    「噹」地一下,刀子被楊凌丟到了一邊,楊凌緩緩立起身來。說道:「聽你的口氣,對官場還很瞭解,你原來的身份也不低呀。那麼,你應該聽說過我地名字。我,叫楊凌!」

    那人身子一震,雙手猛地抓緊了地上的泥土,抬起頭來死死地盯視著他。

    劉大棒槌嘿嘿笑道:「小子,在京師抗過先帝聖旨的人是他!在北疆會過朵顏三衛和韃靼可汗的人是他!在沿海蕩平倭寇驅逐西洋艦隊。扶保滿剌加復國的人是他!在西南,平息百餘年來叛亂不止地都掌蠻、偵破蜀王世子奪嫡案地人還是他!

    忘了告訴你,江南三大鎮守太監,就有兩個喪命在我們國公爺的手中。現在不過是四個禿驢而已,你說我們國公爺殺得殺不得?」

    那人癡癡仰望半晌。淚水糊住了雙眼,忽地一聲慘嚎,一把抱住了楊凌地大腿,哭叫道:「楊大人。生冤枉,生身具血海深仇,求楊大人為小民伸冤吶!」

    「生穆敬,是永清的生員,家境也還富裕,是當地數得著的富戶,有一次和妻子陪著老母去龍泉寺進香,見到了那四位活佛。他們並不是龍泉寺的僧人。卻長期掛單寄住在那兒,由於神通廣大,擁有許多信徒,龍泉寺的方丈也管不了他們,那地方倒似成了他們當家。

    生親眼見到他們在講經之後,當眾表演法術,空中攝物,赤足踏火。神通端地厲害。一時鬼迷心竅,聽信了他們種福來世的鬼話。也成為了他們的信徒。他們傳教講經真是厲害,生也不知怎麼的,越來越聽信他們地話,有時明明是虛妄之極的話,生也信以為真,沒有絲毫猶豫。

    為了表示誠心,生捐獻了大筆輜財,也因此成為四大活佛座下的護法檀越,鼓動許多好友親戚拜到活佛座下。可是隨著我的身份越來越高,接觸的事情越來越多,生發現這四位聖僧,每次顯示神通做**事前,都要做許多準備,到豪紳官員府上時,都是自備表演法術地器具。

    雖然生始終不得要領,不知道其中竊門,可是生想,要是真的神通廣大,何必要做這些事情,神仙不是應該咒語一念就可以了麼,就算要畫符,也沒道理作法時要用早已準備好的專門的桌椅用具呀。

    另外,此時四大活佛已有教徒近萬人,每年要收種錢和戶錢,種錢按三元,二會,二分,四立共11個節令交納。戶錢一年四季,每季交納一次。

    光這些錢財就已不可勝數,更不要說像我這樣為了「今世種福,來世洪福」而大量捐獻香油錢地大施主了,可是他們偶爾施一次粥,花費極少,大量的錢下落不明,不知用到了什麼地方。」

    「就是到了這一步,生依然相信他們是修成金身的神佛,執迷不悟地追隨著他們。可是,生漸漸發現,他們招收了女信徒,竟然以什麼「天作之合」、「前世姻緣今世了願」的理由,誘騙她們獻身」。

    楊凌聽到這裡苦笑一聲,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在江南鎮江碰到的紅纓會,那位師公倪克用的手段大致相似,不過多少還知道收斂,要利用女子新婚,既害羞又不敢對人承認被人騙取了身子的心理。可是這些淫僧膽子更大,公然尋些理由堂而皇之地佔有這些女人。

    穆敬長歎一聲道:「可憐那些妙齡女子,就如我心甘情願散盡家財孝敬活佛一樣,一個個早已執迷不悟,甘於獻身,以侍奉佛爺為榮,希望這樣能夠吸收仙氣。成仙成佛。自古以來,哪有這樣的神佛?

    生開始漸生悔意,想脫離這些妖僧,可是入會容易出會難吶,他們同達官權貴交往密切,在上層擁有極大地影響力,再說民間,為他們癡狂的百姓不可計數。都相信他們是真正的神仙轉世,包括我介紹入會的好友親戚,如今都像我當初一樣癡迷,人人都盼著在他們地超渡下,來世享大富貴,甚至成為神仙。

    大人你想像不到那種癡迷的程度,如果有人敢對他們指出這些僧人是假神仙,或者想試圖指出一些他們不像神仙的可疑之處。他們就會像掘了他們家祖墳一樣大發雷霆」。

    穆敬說到這裡,頰肉抽搐了幾下,眼中露出驚懼之色,說道:「我曾試圖把懷疑說給一位本家兄弟聽,他就立刻和我反了臉。大罵我對神佛不夠虔誠,要連累一家人來世不得超生等等的話。」

    四個妖僧發現我不再那麼信任他們了,便派了幾個人,加強了對我控制。又在佛會上宣佈我與佛有緣,要我成為真正地佛門護法,投到真佛門下修行,捐出全部財產。」

    穆生員苦澀地道:「我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所有地信徒對我只有羨慕,就連我的老母也……也鼓動我馬上拜到真佛門下,成為入室弟子。大勢所趨呀,如果我當時拒絕。恐怕他們就會立即宣佈我被邪靈入體,然後找個理由暗暗把我幹掉了,我只得假意應承,違心地交出房契地契。可是……」。

    穆生員渾身發起抖來:「可是等我變得一無所用了,他們就限制了我地行動,並且開始打起我妻子地主意來,我又悔又恨,偷偷尋個機會。把我瞭解的情形告與她知道。好在我的結髮妻子一向不怎麼相信這些的,當初我執迷不悟時她還曾苦勸過我。便開始商議怎麼樣逃出去……」。

    「可是我還有老母在那裡,我本想攜老母一起逃走,想不到老母卻比我還要癡迷,反責罵我鬼迷了心竊,竟然疑心神佛,拉著我要去向四個妖僧請罪,我妻安氏向母親求懇,也被她責罵,這時驚動了妖僧手下的人,廝打中,我的老母頭碰香案,血流滿地,安氏為了救我也被那妖僧手下刺死。

    我獨自逃了出來,被他們追到拒馬河邊,痛打一番昏死過去。當時正是夜間,他們只當我已死去,便將我丟入河中,河水刺骨激醒了我,我爬上岸後,便隱匿了起來,又怕他們找到我,就弄花了自已的臉,我也曾想過去官府告狀,可是……」。

    「我在這裡待了幾天,認識了苗兄等幾個人,後來說夢話更被苗兄知道了我的事,我委託他幫我打聽消息,誰料得到地情況卻是我修行起了躁進的貪念,以致入了魔障,想竊取活佛的法器,事敗後殺母滅妻,遁逃他方。

    此事不但會中許多僧侶親眼目睹,更有許多信徒傳的活靈活現,就連官府都坐實了我的罪名,生追隨他們日久,是深知他們地厲害啊,他們能把黑的說成白的,能把死的說成活地。我如果一出面告狀,立刻就會被官府定為死囚,他們有數不清的人證、物證來定我的罪。」

    「大人,不但霸州的官紳和百姓許多都是他們的信徒,進京作官的、離京放任地方官的,許多人赴任之前都會來找這些妖僧卜算前程,京師許多王公貴戚也時常派人進香,請佛祈福,我知道自已想報仇根本就是妄想,也不過是想拼了性命搏一搏,為自已贖罪罷了。

    大人如今貴為國公,如果想懲治四大妖僧,想必地方官府是不敢違抗的,他們雖想成仙成佛,可是畢竟更珍惜眼前地榮華富貴。

    可是……那些一切寄望於來世的普通百姓,近萬人的虔誠信徒吶,大人如果敢動四大妖僧,他們就算不會暴亂造反,必然也有大批狂熱信徒圍堵您的衙門,以縱火**、自殘自虐的方式協迫官家放人。

    大正月的,如果真的釀成如此慘劇。恐怕就算以大人的權威,也要受到諸多官員彈劾,那些信奉妖僧地貴戚王公們再趁機出面應和地話……」。

    「邪教!」楊凌冷斥一聲,說道:「他們不是自詡有通天徹地之能呢?若是被我幾個凡體肉胎的手下擒住,那些百姓還會相信他們是真佛,有真本事?」

    「信!只消說一句不忍殺生,要以大佛心、大慈悲普渡眾生、感化愚昧,代信徒承一切苦厄。他們就會感動地痛哭流涕了」,穆生員苦笑道:「像我這樣的異類,在他們的信徒中,實在找不出幾個」。

    劉大棒槌幾個人聽得匪夷所思,不應該這樣啊,你既然把自已吹得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可是官兵一到。立刻手到擒來,那牛皮還不馬上戳破?還會有那麼多百姓深信不疑?吃了**藥不成?

    楊凌卻信,那些已經被蠱惑的人,實在不能以常理推測。楊凌沉思半晌,才緩緩頷首道:「你既盼我為你報仇。卻又不厭其煩地反覆講述他們的厲害,看來是對他們蠱惑民心地本事心有餘悸呀。呵呵,你放心,多少凶神惡煞本國公都拿下了。就不信對付不了這幾個假神仙。」

    他轉身向外走去,對大棒槌道:「把他攙回去,讓穆生員和苗兄弟同乘一轎,咱們一路逛著這就回」。

    劉大棒槌一聽樂了:「我們大帥以前出門兒,那是出去逛一圈兒肯定撿個大姑娘回來,這回好,兩天撿了倆乞丐,威國公府改了善堂啦!」

    「怎麼辦呢。明明知道他們是假的,可是要動他們卻太難了,後世對付邪教,宣傳揭發的聲勢鋪天蓋地,執迷不悟者仍不可計數,要開個街頭大會就說服那些愚民,無異是癡人說夢,只要稍生事端。那些豪紳地主們再趁機鼓動。沒準兒就要釀成民變。可是難道能坐視這些神棍詐取財色、騙得人家破人亡?」

    「慾壑難填,現在他們還滿足於在霸州做活神仙。隨著勢力和影響越來越大,天知道會不會又是一個彌勒教,一旦發展到那一步,就唯有兵戎相見了,那時不知要禍害多少百姓,可是現在要怎麼才能懲辦這些邪教頭目,卻不會招至那些愚民的強烈反彈呢?」

    「愚民、愚婦,唉!被人騙財騙色,還甘被驅使,可憐之人真是必有可恨之處呀」楊凌蹙著眉頭回到府中,就見幾十個衙差抱著鋪蓋卷兒往外走,後邊兩個旗牌官一見楊凌就哭喪著臉道:「大人,您可回來啦」。

    楊凌一瞧,詫異地道:「嗯?你們這是往哪裡去?」

    旗牌官可憐巴巴地道:「京裡來了位大姑娘,帶來近千號人,說是後院兒是大人您的住處,必須由她嚴密保護,就把我們……都趕到前院兒來了」。

    後院兒本是黯家主人居住的主宅,無論是火牆火炕,房舍環境,都不是前院家僕人的住處能比得了的,他們當然不太樂意。

    劉大棒槌地小眼睛乜睨著楊凌,心道:「原來是俺猜錯了,這回不用撿,人家大姑娘自已送上門來了。」

    「京裡來了個姑娘,還帶著千餘兵丁……誰有這麼大本事?韻兒來了?她不會公開露面大肆聲張,還能是誰,總不成是公主殿下親自追來了吧?」楊凌驚疑地問道:「她可說明身份?」

    那位旗牌官咳了一聲,乾巴巴地道:「那位姑娘持有將印令旨,說她是御前親兵侍衛統領、聖上親封的皇庵護法,宋小愛宋大將軍」。

    楊凌聽了哈地一聲笑,快步搶向後宅,劉大棒槌把嘴一咧,也仰天打個哈哈,把左右手扶著的兩個乞丐一丟,也興沖沖地追了進去。

    兩個金雞**的乞丐搖晃了一下。連忙互相扶住,湊成了一個完整的人,彼此愕然相顧。穆生員心道:「女人,還是將軍,少見!也只有楊大人這樣地怪人,身邊才常有這樣的怪事!」

    苗剛卻暗想:「他是國公,國公身邊地女人那定是少不了的,只是他地女人如果都是帶兵的大將軍那就麻煩了。崔姐是嫁過人的,又是山賊出身,真要有一天嫁給他的話,會不會被人家欺負?」

    有了得力的人手,楊凌膽氣頓壯。原來沒有自已信賴的人可用,你權力再大,受你指揮地人和你要辦的人勾勾搭搭,對你陽奉陰違。你也只能被架空起來干晾著,不變成活活餓死地齊桓公就不錯了,根本別想辦成什麼事兒。現在有了一千名完全聽從自已調遣的人馬,要懲治那些神棍把握就大了。

    想到這裡,楊凌看著宋小愛不住地微笑、點頭。看得本來大大方方的姑娘居然也害起羞來,臉蛋兒發熱,悄悄地垂下頭去。

    這幕光景瞧在蹦進廳來的黑鷂子眼裡,卻不屑地撇了撇嘴:「一個不懂風情的黃毛丫頭而已。比起崔姐差得遠了,算不了什麼威脅,她都能當將軍,我崔姐就能當大元帥了!」

    楊凌含笑道:「你總算是進了京了,是張永保舉你擔任的侍衛統領兼皇庵護法?呵呵,張永倒是個妙人兒,這個安排比我地打算還要好。」

    宋小愛甜甜一笑,說道:「皇上說地方不靖。大人您只帶著些刑部的差官捕頭,太不安全了,所以叫我趕來保護大人。大人,咱們什麼時候起運財物趕回京師?」

    「這個……不急不急,清點財物,公開處置拍賣房產、地產、器具、家奴,也不是那麼快地。怎麼,呵呵。著急趕回京去?」

    「沒有呀」。宋小愛俏臉一紅,忙道:「還是頭一次在北方過年呢。京師裡邊好熱鬧,不過這裡也不錯呀,末將來時,瞧見四位大師法仗莊嚴,招搖過市,是新年祈福地吧?還有商家籌資請來的舞龍、舞獅,很好看。」

    「哈哈,那就好」,楊凌知道她心繫伍漢超,不過畢竟大事要緊,她這兒女私情自已只好故作不知了:「你喜歡熱鬧?這黯家地宅院大得很,明天我也請些鑼鼓隊、舞龍隊,請個戲班子來唱個堂會,這麼多兄弟跟著我大過年的出門在外,總得讓大家都開心……」。

    他說到這兒,忽地想起一個大膽的主意,心中匆匆一想,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此法雖然狠毒大膽,卻不失為解決四大妖僧的好辦法。這四人儼然便是霸州假借佛道兩門招搖撞騙地神棍之首,只要懲治了他們,其他的神棍必然狼狽四竄,這一大賊便可以徹底除去了。

    楊凌想到這兒,欣然起身哈哈笑道:「小愛啊小愛,你真是本國公的福將!棒槌,給穆生員安排住處和飲食。我要與宋將軍議論公事。小愛,走,咱們去內書房仔細談談!」

    「嘿嘿,剛剛做了場**事,說是消彌那位欽差大人的無窮殺氣,他的請貼就到了,你們說,咱們去不去?」智善法師身材高大、滿面紅光,雖已年逾六旬,卻硬郎健碩的很。

    「能不去麼?」智聰眼皮一耷拉,不耐煩地翻了他一眼,人前那副仙風道骨的神氣全然不見:「那是欽差,是國公爺,能隨便得罪麼?再說,他要捐助大筆金銀,做場弘恩**事,還要延請霸州府各司官員,請當地士紳名流、清白百姓參加**事,這是大善事,咱們四大佛爺豈能不去?」

    智慧撫著長髯道:「這個楊凌可是當今皇上面前的第一紅人,來找咱們算命祈福問風水地京中王侯功卿,對他都極有好評,依我看這人也不像百姓們傳的那般惡劣,那般愚民,只會聽風就是雨,說出來的話有幾分可信?」

    智源和尚笑道:「什麼清廉官員,你們不知道他和皇親國戚們合夥做生意的事?再說,他這個國公只是來霸州查抄黯家,有什麼理由管著咱們的事?霸州的官府同意麼?霸州的百姓同意麼?不要杯弓蛇影的。

    我看吶,他這是兩年來殺伐太重,現在退出朝廷了,就開始想著行善積福,為自已消彌孽業,為子孫積德,為來世種福!」

    智善眉頭一動,興奮地道:「我看智源說地對,他楊凌現如今可是位極人臣升無再升啦,家中也是嬌妻美妾應有盡有,你說這樣一個少年得志地天子近臣,現在又無所事事,他還會想些什麼?」

    智聰陰沉沉地一笑,慢慢道:「還能求什麼?今世已無所求,當然是求來世富貴,甚至成仙成佛,長生不老」。

    其他三人一聽,同時露出奸詐的笑容,智慧大師一拂長髯,激動地道:「諸位,諸位,別忘了他可是天子面前第一紅人,當今天子又年幼,這場**事,我們得多顯點神通本事,說不定……藉由這位國公爺,我們就能重返京師,再享滿朝公卿朝拜恭維地無上榮光呢」。

    「阿彌~~陀佛!」四大神僧恍若心有靈犀一般,同時單掌稽首高宣佛號,臉上似有瑩光流動,寶相莊嚴,如神佛附體。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