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回到明朝當王爺

龍騰世紀 第141章 壚邊人似月 文 / 月關

    第141章壚邊人似月

    金陵的地面都是以大塊青石鋪墊而成,顯得很整潔,各條大街規劃嚴整,街道上的商家井然有序,熱鬧非凡卻又有所節制。

    單從繁華程度來說,金陵實勝於京師。

    楊凌入住的烏衣巷是當年孫權戍守石城禁衛軍營所在地,因士兵皆著烏色軍衣,因此得名。自從東晉名相謝安、王導在此居住,例代貴族多居於此,夾地高樓接踵而起,烏衣巷因此名滿天下。

    不過這條巷子本身卻並不寬敞,由於居住的都是高官望族,雖然無人禁止,但普通百姓卻自覺迴避,所以狹長幽深的巷子裡往來行人更顯稀少。

    楊凌和韓武並肩走出巷子,秦淮河畔、夫子廟前,一邊走楊凌一邊將此次江南之行發生的事詳細說了一遍。

    韓武聽到精彩處眉飛色舞,聽到海寧抗倭時不禁扼腕歎息道:「可惜,如果當時我也能在錢塘潮前一展身手那該多好。」

    楊凌笑道:「你在金陵這種富庶之地作官,現在已身居百戶之職,這樣有什麼不好?我現在身居高位,不知有多少人在打我的主意,把你們調開,能在他處安身立命,這樣如果萬一有什麼事,我也就放心了」。

    韓武皺眉道:「仕途凶險我也知道,不過大不了丟官免職,真正抄家滅門的有幾個?居安思危固然好,可你常常憂心忡忡、所想所慮都是萬一這樣、萬一那樣,妹子看了會開心麼?如果總是這樣,我寧願看到你**鳴驛丞時,官兒沒品,卻快快活活。」

    楊凌喟然一歎:是啊,以前在雞鳴驛時。哪怕吃著野菜蘸醬、粗茶淡飯,但是哪有這麼多事操心?閒瑕時沏上壺茶,將幼娘抱在膝上,兩個人耳鬢廝磨、拉呱些家長裡短,那日子多溫馨呀,如今呢?

    楊凌停在朱雀橋前,悵然望著橋下流水,如今想急流勇退。那還可能麼?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這句話,很小的時候就聽過,可是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感觸這麼深。如果自已一直沒有機會走出雞鳴驛,或許會老老實實呆在那座山城裡,同自已心愛的女人過好自已的小日子。如今既然站到了這個位置,有一個改變歷史的機會,難道能就此放棄、退卻麼。

    楊凌歎了口氣。愧疚地道:「是呀,自從進了京,陪在幼娘身邊的時候越來越少,但願這次回京後,我就不用再四處奔波了」。

    韓威瞧他有些意氣消沉。伸手在他肩上一拍,笑道:「只是想讓你看開點,其實你現在做的就不錯呀,這些轟轟烈烈地事傳回京去你以為幼娘聽了會不開心?

    什麼悔教夫婿覓封侯。女人嘛,就這樣,你要是天天膩在她身邊,她還嫌自已男人沒本事,不能出人頭地。等你做了官了,她又怨你忙於公事,冷落了她。

    你有出息,幼娘會不高興麼?你說在幼娘心裡。現在的你和一個一直待在楊家坪的秀才老爺,哪個更讓她自豪?」

    楊凌哈哈笑道:「二哥也別總說別人,如今二哥也安定下來了,什麼時候娶個媳婦進門呢?江南佳麗如雲,難道就沒有一個入得你眼的?」

    韓武笑道:「我還是對戰場廝殺、建功立業感興趣,女人嘛哪有寶刀寶劍可愛,討老婆的事等我想要個兒子時再說吧。」

    他說著拍了拍腰間的佩劍道:「說真的,你想想辦法把我調去九邊或沿海。只要有仗打就成。在這兒待得骨頭都蚺F」。

    楊凌聽得心中一動,說道:「好吧。你既有這個心思,我就成全你。不過也不必急於一時,這件事等我回京後再說」。

    楊凌忽想起回京後如果向皇上請允解除海禁與異國通商,那麼隨之而來必須要有一支力量強大的水師隊伍。韓武武雙全,要習海戰技術應該也不難,把他調去水師好好栽培一番,將來沒準就是一位水師名將。

    可是,皇上那裡好說,難地是如何讓百官點頭呀。那些朝中大臣對他們不瞭解的大海看得可有可無,把天朝上國的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要,輕海洋、輕通商,後世人人都明白的道理,以此時武百官的觀念和意識又有幾人能夠理解、能夠接受?

    很多事都是做起來並不難,難就難在沒有人想得起去做。即便有人想得起,墨守成規的人也會使盡手段的不許你去做,而在他的心中,還認為自已是在堅持正義,是在做為國為民地好事。一想起回京後將要面對的情形,楊凌就不由產生一種無力感。

    他的周圍一直悄悄隨侍著幾個便裝的番子,前邊士打扮的柳彪忽然現身,向他悄悄打了個手勢,楊凌會意,向他微微點了點頭。

    他現在住在金陵鎮守太監馮承植地私邸,馮承植雖對他禮敬有加,但是名義上馮公公卻是直屬京師司禮監的,算是王岳的親信,楊凌對他不能不有所顧忌。

    本來這次來金陵並沒有什麼要事,也沒有需要瞞著他的地方,可是錦衣衛南鎮撫司邵大人蒞臨相迎,讓他對與錦衣衛結盟產生了幾分希望。

    如果錦衣衛有心要同他接觸,必定也要避開馮公公,所以他藉口與內兄久別重逢,獨自送出這麼遠,就是為了有機會同錦衣衛接觸。

    如果錦衣衛確實有心要同他結盟,一定派有人暗中注意他行蹤,並和他取得聯繫,方才柳彪地手勢已證實了他的判斷。

    楊凌將韓武送過朱雀橋拱手告別後,柳彪湊近他身旁道:「大人,南鎮撫司派人來見在人,我驗過他的腰牌了,身份可靠」。

    楊凌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問道:「邵大人在哪裡?」

    柳彪笑笑。手中的扇柄向橋下河中一條紅船指了一指,楊凌會意,展顏笑道:「都說秦淮好風月,走吧,咱們也去見識見識」。

    長干裡偏居城南,是官民雜居的地方,同時這裡又是金陵城的士紳名流迎送賓客地最後一站,因此巷口開了幾家酒店、客棧。生意頗好。

    巷子裡還有一些擺賣金陵特產的小商販,金陵南來北往地客商極多,臨行總要帶些特產,所以這裡的商販生活倒還優渥。

    總之,這個地方龍蛇混雜,成員比較複雜。一條巷口進去是條淺淺的死胡同,白牆灰瓦、紅漆朱欄的院門兒,看起來是比較富裕的人家。

    擺攤賣石的老張坐在巷口。想是許久沒有生意上門,他正懶洋洋地靠在牆頭曬著太陽,忽然兩個身著紅衫、體態婀娜地女子姍姍走來,那俏麗的模樣立即吸引了他地目光。

    那是一主一婢,前邊那位夫人妍容鴉發。膚光勝雪,一身嬌紅地裙衫外罩一件梅花淺紋的月白披風,步態裊裊依依,行來飄飄如仙。

    老張地喉嚨忍不住咕咚了一口口水:「嘖嘖嘖。天天在這巷口擺攤兒,可不知這是誰家的小娘子,簡直象仙女兒下凡似的,要是我家婆娘有她一半好看,那我真比神仙還要快活了」

    小販不敢盯著人家夫人地臉看,他戀戀不捨地垂下目光,盯著那雙輕盈移動的弓鞋,裙擺翻飛。蓮足從他眼前輕盈地掠過。

    趁此機會,老張又抬起眼飛快地瞄了一眼,只瞧見那張俏臉肌膚晶瑩粉膩,比他匣中待售的雨花石還要剔透幾分。那份美艷、尤其那萬種風情,竟是平生僅見,想來也只有長亭酒家的馬姑娘能和這位絕代佳人一較長短。

    兩個紅衫女子走到了那幢青磚小瓦的房子前,這幢宅子瞧來有些年頭了,馬頭牆上下陰暗處生長著綠油油地青苔。

    那個紅衣婢子上前扣住門環咚咚地敲了幾聲。隨即一個家僕拉開門探出頭來。老張遠遠地張望著,只見那家丁對答幾句。便將那兩個美人兒迎進了門去。

    自報姓名成綺韻的黛樓兒神色自若地立在照壁前等著家人傳報。這個院落從外邊看,青磚小瓦低牆窄院,似乎裡邊並不大。可是站在這天井裡再瞧卻是庭院深深,後邊似乎打通了幾進院落,串成了一個長長的院子。

    紅衣俏婢是楚玲,她擔心地四下看了看,輕聲道:「小姐,瞧這宅院好似頗有些年頭了,這位彭老太爺真的便是那位縱橫四海地鯊魚王?」

    成綺韻自信地道:「要證明也簡單,只要他聽了我胡謅的名字肯出來見我,那就絕不會錯」。

    楚玲瑟縮了一下,有點畏怯地道:「小姐,我們是不是來得莽撞了些?如果如果咱們請楊大人派人來,那還穩妥些,這可都是些亡命江湖的好漢,咱們咱們可沒有任何倚仗。」

    成綺韻淡淡一笑,說道:「楊凌隨時回京,我們沒有時間策劃了。你不用擔心,沒有倚仗,也就是倚仗。這條鯊魚現在有子有孫,拖家帶口的,你以為他落戶於此,苦心經營,會捨得隨意棄置,再流落他鄉?摸不清我們的來路,他就不敢把我們怎麼樣。

    我的辦法,必須要取得這個海盜王的幫助才能行得通,他雖未必信得過我一介女流,不過狐假虎威嘛,他有把柄在我手中,就得坐下和我談。緊要時我再扯起楊凌的虎旗,就算我是只小狐狸,他這條上了岸地鯊魚,也得乖乖和我合作」。

    瞧見那個家丁急匆匆地又跑了回來,神態恭敬。成綺韻鼻子一皺,輕輕巧巧地笑了,笑得果然像一隻小狐狸。

    彭老太爺有個很俗的名字。叫彭富貴。

    據說他本來就是金陵人,他還沒出生,就跟著他爹搬去了大理,一晃七十年過去了,靠做茶馬商人他發了大財,於是攜帶著滿堂子孫衣錦還鄉,在長干裡買下了這幢宅院。

    離家這麼久,當然沒有什麼親友鄉鄰。所以彭老太爺只是深居簡出做他的富家翁,一向很少與鄰里來往。

    彭老太爺正在後院兒拿著串葡萄逗弄著小孫子,聽見那家僕說有兩位女客上門求見,不禁蹙了蹙白眉,曬道:「哪有正經女人隨便上別人家拜訪的,是不是老四又在外面惹了什麼野花閒草找上門兒來了?」

    家僕道:「那位夫人說她受老太爺遠房親戚所托,有封親筆信要交給老太爺」。

    「嗯?」彭富貴將葡萄丟回盤子裡,將孩子交給一旁的家人。眸中閃出冷意道:「遠房親戚,什麼遠房親戚?」

    彭老太爺白髮白鬚,足有七十上下,一副赤紅臉龐,可是身材粗壯。手腳奇大,這一站起,動作還是靈活地很,高大的身材竟然大有威猛之氣。

    那家人雖然與彭老太爺朝夕相對。仍然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訕訕地道:「那位夫人說是您的遠房侄子,叫彭沙王」。

    彭老太爺赤紅地臉龐抽搐了一下,忽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地驚喜表情道:「啊!啊,原來是他,好多年不知音訊了,想不到我這個侄子居然打聽到我的住處,快快有請。把那位貴客請到我書房裡來」。

    彭老太爺不讀書,書櫃上只擺了十幾叢美麗珍稀地珊蝴樹,那位美艷之極的紅衣女子輕盈地走進房來,眼波投注在彭老太爺身上,定定地瞧了片刻才嫣然一笑,俏巧地襝衽施禮道:「賤妾成綺韻,見過彭老太爺」。

    彭老太爺驚疑地打量著她,雖然已聽說是個女人。可是他卻沒想到竟是這樣一位嬌滴滴地美女。如今道上同源有符合這個條件的年輕女人麼?

    他揮了揮手,讓讓那家僕退下。然後走過去將門掩上,再轉過身來時,那目光突然變得狠厲異常,冷冷地盯著這位不速之客。

    成綺韻神色自若,唇角含著淡淡的笑意,一雙眸子在這位滿手血腥的海盜王冷厲的注視下毫無怯意,竟然還俏皮地向他眨了眨眼。

    彭老太爺上下打量她一番,忽地哈哈大笑,他走回桌旁坐下,說道:「姑娘請坐。你既盤出了我的底細,咱們也不用遮遮掩掩了,大家都是江湖同道,理應守望幫扶。

    姑娘可是缺了盤纏?三五百兩銀子嘛,老頭子還湊得出來,要是獅子大開口,呵呵,姑娘,你以為你找得出證據證明我是鯊魚王?」

    成綺韻微笑著搖搖頭,說道:「老爺子,你看我像是上門打秋風的人麼?我今天來,不要你的錢,相反,我是上門給你送錢來了,只要你幫我一個忙,或許不久地將來,老爺子就能成為金陵首富,這份見面禮夠不夠大?

    彭老太爺聽了驚疑不定地望了她半晌,才冷笑道:「你到底是哪條道上的,老夫年紀大了,只想過幾天安逸日子。買賣越大,代價越大,你想做什麼大買賣,老頭子不打聽。你是什麼來路,老頭子也不過問,你請回吧」。

    成綺韻收斂了笑意,淡淡地道:「老爺子太小心了,你放心,這件事並無任何風險,賤妾此來可是甚有誠意,你不聽我說明來意便要趕我走麼?呵呵,若不是賤妾近日就要北上,其實不會這麼急著來見你的」

    「北上?」彭老太爺一怔,他瞧了瞧成綺韻那一身裝扮,火紅的衣衫、外罩白披風,惹火的身材曲線玲瓏、隆胸蜂腰極為誘人,那張笑吟吟地嬌媚臉蛋,看年紀至少也有雙十年華,心中忽地想起一個人來,他不禁霍地一下站了起來,厲聲道:「你是姓楊的派來的?」

    成綺韻正想提出自已此來的目地,聽了這話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她也攸地一下跳了起來,愕然道:「你說甚麼?你怎麼知道我和他一起來的?」

    彭老太爺聽到這裡仰天打個哈哈,他伸出巨靈神般地手掌在桌上重重一拍,砰地一聲桌板一翻,已從下邊摸出一對鋒利的虎爪,他嘿嘿泠笑道:「楊家娘子,老頭子混跡海上,不過是為了混口飯吃。和你們這些想要改朝換代、起兵造反的綠林英雄是井水不犯河水!

    老夫最後再說一句。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咱們全當今日未見過。不然,咱就手下見真章,讓我鯊魚王領教領教你紅娘子楊跨虎的真功夫!」

    成綺韻聽了一時愣在當地,她本已設下一番說辭,料定彭老太爺有所顧忌決不敢動手傷她,而她優厚地條件也必可說動這個海盜頭子。

    可是瞧他現在這副模樣。竟是劍拔弩張馬上就要動手,她不禁愕然問道:「什麼楊家娘子?你到底以為我是誰?」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雙雪,柳葉眉間發,桃花臉上生。

    誰不知道長干裡第一美人兒就是長亭酒家的馬憐兒?

    長亭酒家是長干裡臨街最外邊地一家酒店。走出店門前方不遠,綠草茵茵處就是送客長亭,地點好,所以生意好。

    自從幾個月前。馬老闆的侄女兒從北方返回家鄉,經常來到酒樓幫忙後,馬家的生意也就越發地好了。

    不是說秀色可餐嗎,杏臉桃腮、纖體如月的憐美人兒哪怕穿著布衣衩裙,都是俏麗可人、柔媚萬分,叫人瞧了賞心悅目,以色佐酒,那酒似也逾加香濃。這客人又怎能不趨之若鶩?

    金陵人好吃鴨,桂花鴨皮白肉嫩、肥而不膩,幾乎每家酒樓都有自已醃製風味獨特的桂花鴨,切成薄薄細片吃來香鮮味美。

    此時,馬憐兒穿著一身淡綠衣衫,盈盈一握的纖腰上紮著件藍布圍裙,皓白秀氣地手中握著一把雪亮地小刀,立在櫃前正嫻熟地削下一片片鴨肉。翩然落在那張藍花簇邊地碟子中。

    她地一雙美目。只盯著手中那只逐漸變小的鹽水鴨,小刀飛快。似乎把那鴨子當成了眼前這個男人,這個飄逸英俊、一襲白衣的書生。

    「憐兒,好久不見」,男人咳了咳,訕訕地說話了。

    「對不起,我姓馬,請叫我馬姑娘」。

    「呃馬姑娘,我們好久不見了」。

    「有很久麼?我怎麼不覺得?」

    「當然有,當然有,我我我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呀」。

    「嗤「地一聲笑,如同桃花初綻,看得面前的公子心兒一蕩,情不自禁地想摸摸她地手,可是那雙彎如弦月的俏眼,只是向他輕輕的一掃,他的手立即縮了回來,訕訕地說道:「憐兒,我我」。

    「嗡~~」,鋒利地小刀刷地一下摜在木案上,發出一陣嗡鳴,面前的公子嚇得一哆嗦,忍不住倒退兩步,馬憐兒俏臉一板,冷冷地道:「關公子,我說過了,不許叫我憐兒,誰再叫我憐兒,我要他好看!」

    馬憐兒話音剛落,門外施施然走進一個身著藕色長袍、足踏烏底軟靴的人來,輕輕向她叫道:「憐兒,好久不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