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游九鯉湖日記


  九鯉湖在福建仙游縣東北約13公里處。相傳漢武帝時,有何氏九仙在此騎鯉升天,故名。湖在万山之巔,有九級瀑布飛泄而下。閩方言中稱瀑布為“漈”,記中描述瀑布時,皆沿用“九漈”的說法。
  此篇游記主要記錄的并不是九鯉湖本身的景致,而是記敘了其九處瀑布,也即“九漈”。
  在游“九漈”之前,作者對江郎山之高聳之狀進行了恰當的描繪,并給予了很高的評价。
  對“九漈”描繪十分細致:雷轟漈奔流下墜,瀑布漈之飛噴沖激,珠帘泉玉箸漈之玉龍雙舞等等各顯其奇,自五漈至九漈雖無深入描繪,但也在總体上給予了适當的著墨。此篇為徐霞客描寫瀑布最為集中的一篇游記,對水勢、水態、崖石深潭、頹波突浪之特色掌握准确,既有逼肖的描寫,又有想象的發揮,讓人讀文如臨其境,如感其魄。


  浙、閩之游舊矣。余志在蜀之峨眉、粵之桂林,至太華、琠里悀s;若羅浮廣東東樵山、衡岳,次也。至越即浙江省之五泄,閩之九漈閩方言瀑布,又次也。然蜀、廣、關中,母老道遠,未能卒游;衡湘可以假道,不必專游。計其近者,莫若由江郎三石抵九漈,遂以庚申(泰昌元年,1620年)午節端午節后一日,期約芳若叔父啟行,正楓亭荔枝新熟時也。
  二十三日 始過江山之青湖。山漸合,東支多危峰峭嶂,西伏不起。懸望東支盡處,其南一峰特聳,摩云插天,勢欲飛動。問之,即江郎山也。望而趨,二十里,過石門街。漸趨漸近,忽裂而為二,轉而為三;已复半岐其首,根直剖下;迫之,則又上銳下斂,若斷而复連者,移步換形,与云同幻矣!夫雁宕靈峰,黃山石筍,森立峭撥,已為瑰觀;穹然俱在深谷中,諸峰互相掩映,反失其奇。即縉云鼎湖,穹然獨起,勢更偉峻;但步虛山即峙于旁,各不相降,遠望若与為一。不若此峰特出眾山之上,自為變幻,而各盡其奇也。
  六月初七日 抵興化府。
  六月初八日 出莆郡西門,西北行五里,登岭,四十里,至莒溪,降陟不啻數岭矣。莒溪即九漈下流。過莒溪公館,二里,由石步過溪。又二里,一側徑西向坳,北复有一磴。可轉上山。時山深日酷,路絕人行,迷不知所往。余意鯉湖之水,歷九漈而下,上躋必奇境,遂趨石磴道。芳叔与奴輩憚害怕高陟,皆以為誤,頃之,境漸塞,彼益以為誤,而余行益勵。既而愈上愈高,杳無所极,烈日鑠鑠爍爍,余亦自苦倦矣。數里,躋岭頭,以為絕頂也;轉而西,山之上高峰复有倍此者比這更高出一倍的。循山屈曲行,三里,平疇蕩蕩,正似武陵誤入意即好似進入了桃花源,不复知在万峰頂上也。中道有亭,西來為仙游道,東即余所行。南過通仙橋,越小岭而下,為公館,為鐘鼓樓之蓬萊石,則雷轟漈ji即瀑布在焉。澗出蓬萊石旁,其底石平如礪好像磨平一般,水漫流石面,勻如舖彀。少下,而平者多洼,其間圓穴,為灶,為臼,為樽,為井,皆以丹名,九仙之遺也。平流至此,忽下墮湖中,如万馬初發,誠有雷霆之勢,則第一漈之奇也。九仙祠即峙其西,前臨鯉湖。湖不甚浩蕩,而澄碧一泓,于万山之上,圍青漾翠,造物之醞靈亦异矣!祠右有石鼓、元珠、古梅洞諸胜。梅洞在祠側,駕大石而成者,有罅成門。透而上,舊有九仙閣,祠前舊有水晶宮,今俱圮p□倒塌。當祠而隔湖下墜,則二漈至九漈之水也。余循湖右行,已至第三漈,急与芳叔返。曰:“今夕當淡神休力,靜晤九仙。勞心目以奇胜,且俟明日也。”返祠,往蓬萊石,跣xi□n光足、赤足足步澗中。石瀨lan石上流過的急水平曠,清流輕淺,十洲三島,竟褰qi□n撩起衣而涉也。晚坐祠,新月正懸峰頂,俯挹平湖,神情俱朗,靜中渢渢f□ng水聲,時触雷漈聲。是夜祈夢祠中。
  初九日 辭九仙,下窮九漈。九漈去鯉湖且數里,三漈而下,久已道絕。數月前,莆田祭酒堯俞,令陸善開复鳥道,直通九漈,出莒溪。悔昨不由側徑溯漈而上,乃紆從大道,坐失此奇。遂束裝改途,竟出九漈,瀑布為第二漈,在湖之南,正与九仙祠相對。湖窮而水由此飛墮深峽,峽石如劈,兩崖壁立万仞。水初出湖,為石所扼轄制,勢不得出,怒從空墜,飛噴沖激,水石各极雄觀。再下為第三漈之珠帘泉,景与瀑布同。右崖有亭,曰觀瀾。一石曰天然坐,亦有亭覆之。從此上下岭澗,盤折峽中。峽壁上覆下寬,珠帘之水,從正面墜下;玉管之水,從旁靄沸溢。兩泉并懸,峽壁下削,鐵障四周把四周圍得緊緊的,上与天并,玉龍雙舞,下极潭際。潭水深泓澄碧,雖小于鯉湖,而峻壁環鎖,瀑流交映,集奇撮胜,惟此為最!所謂第四漈也。
  初至澗底,芳叔急于出峽,坐待峽口,不复入。余獨緣澗石而進,踞潭邊石上,仰視雙瀑從空夭矯,崖石上覆如瓮口。旭日正在崖端,与頹波突浪,掩暈流輝。俯仰應接,不能舍去。循澗复下,忽兩峽削起,一水斜回,澗右之路之窮。左望有木板飛架危磯水邊突出之石斷磴間,亂流而渡,可以攀躋。遂涉澗從左,則五漈之石門矣。兩崖至是,壁湊僅容一線,欲合不合,欲開不開,下涌奔泉,上礙云影。人緣陟其間,如獼猿然,陰風吹之,凜凜欲墮。蓋自四漈來,山深路絕,幽峭已极,惟聞泉聲鳥語耳。
  出五漈,山勢漸開。澗右危嶂屏列,左則飛鳳峰回翔對之,亂流繞其下,或為澄潭,或為倒峽。若六漈之五星,七漈之飛鳳,八漈之棋盤石,九漈之將軍岩,皆次第得名矣。然一帶云蒸霞蔚,得趣故在山水中,豈必刻跡而求乎?蓋水乘峽展,既得自恣,其旁崩崖頹石,斜插為岩,橫架為室,層疊成樓,屈曲成洞;懸則瀑,環則流,瀦則泉;皆可坐可臥,可倚可濯zhuo洗,蔭竹木而弄云煙。數里之間,目不能移,足不能前者竟日。每下一處,見有別穴,必穿岩通隙而入,曲達旁疏,不可一境窮也!若水之或懸或渟ting水積聚而不流通,或翼飛疊注,即匡廬三疊、雁宕龍湫,各以一長擅胜,未若此山微体皆具也。
  出九漈。沿澗依山轉,東向五里,始有耕云樵石之家,然見人至,未有不惊訝者。又五里,至莒溪之石步,出向道。
  初十日 過蒜岭驛,至榆溪。聞橫路驛西十里,有石所山,岩石最胜,亦為九仙祈夢所。閩有“春游石所,秋游鯉湖”語,雖未合其時,然不可失之交臂也。乘興遂行。以橫路去此尚十五里,乃宿榆溪。
  十一日 至波黎舖,即從小路為石所游。西向山五里,越一小岭。又五里,渡溪,即石所南麓。循麓西轉,仰見峰頂叢崖,如攢如劈。西北行久之,有樓傍山西向,乃登山道也。石磴頗峻,遂短衣歷級而上。磴路曲折,木石陰翳,虯枝老藤,盤結危石倚欹崖之上,啼猿上下,應答不絕。忽有亭突踞危石,拔迥挺拔高遠凌虛,無与為對。亭當山之半。再折,石級巍然直上,級窮,則飛岩檐覆垂半空。再上兩折,入石洞側門,出即九仙閣,軒敞雅洁。左為僧廬,俱倚山凌空,可徙倚憑眺。閣后五六峭峰离立,高皆數十丈,每峰各去二三尺。峰罅石壁如削成,路屈曲罅中,可透漏各峰之頂。松偃藤延,縱目成胜。僧供茗芳逸,山所產也。側徑下,至垂岩,路左更有一徑。余曰:“此必有异,”果一石洞嵌空立。穿洞而下,即至半山亭。下山,出橫路而返。
  是游也,為日六十有三,歷省二,經縣十九,府十一,游名山者三。

  ------------------
  獵書人主頁制作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