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卷五



               七言古体下

              張御史西山雪堂

          張君住近西山麓,窗几虛明遠塵俗。
          懸崖絕壁堆瓊瑤,疊嶂重巒隱青綠。
          乾坤蕩蕩無痕瑕,世上儿子何繁華。
          清高或作袁老夢,標致不取陶家茶。
          千高望遠忘世慮,寫字讀書皆有趣。
          歲寒若与我為鄰,与爾种梅千百樹,
          坐令此處春無樓。

            司馬氏藏唐子華山水扇畫

          近來山水畫郭熙,江南獨數休宁令。
          筆法精奇意態古,咫尺万里開天鏡。
          岩頭老樹如老龍,隔湖喜見山重重。
          小橋依約野色遠,茅廬隱映林影空。
          門前壘塊石頭路,荒苔野草青無數。
          往來不見車馬塵,正似山翁舊居處。
          程伯休父司馬孫,風流文彩垂青門。
          平生愛書入骨髓,尺素寸楮無不存。
          我生所好亦殊絕,一見此圖狂欲跌。
          安得為招唐令來?添我梅花千樹雪。

               題夏迪雙松圖

          我昔曾上五老峰,白云盡處看青松。
          中有兩樹如飛龍,正与夏迪畫者同。
          夏迪畫松得松趣,個個乃是廊廟具。
          貞固不特凌雪霜,偃蹇猶能吐煙霧。
          蒼髯獵獵如有聲,銕甲半掩苔花青。
          六月七月炎火生,對此似覺形神清。
          丈人兀坐誠有道,豈比商山采芝皓?
          有琴屏卻不須彈,而今世上知音少。

              題魏仲遠筠深軒

          君家住處多幽趣,繞屋琅玕淨無數。
          蕭蕭清韻動天風,冉冉晴陰生綠霧。
          湖山遠映蒼翠稠,五月六月涼如秋。
          且開三徑待佳客,抵用千畝論封侯。
          況爾此君高節古,縱有雪霜那可侮。
          平生正直少人知,野草閒花徒媚嫵。
          知君古意同古賢,脫略傲笑情翩翩。
          我生愛竹比君癖,櫛風集雨三十年。
          報老歸來舊溪曲,竹色荒涼芳草綠。
          歲寒無以慰孤怀,只有梅花在空谷。
          聞君有竹心遑遑,便欲徑造君子堂。
          安能為我羅酒漿,月明吹簫呼鳳凰。

                對景吟

          濕云不飛山雪滿,越王城頭鼓聲短。
          曉來溪上看梅花,虎跡新移大如碗。
          老烏縮項如凍鷗,呼群強作嬰儿啼。
          紅桃翠柳眼欲迷,舊時約褲今涂泥。
          淮南千里無煙火,淮東近日多軍馬。
          寸薪粒粟不論錢,行客相看淚盈把。
          如何五陵年少郎,賣田去買青樓娼。
          吳歌楚舞不知夜,歸來也學山翁狂。
          明朝酒醒入官府,方知不是城南杜。
          落花風急雨蕭蕭,索寞無言面如土。

               衛生畫山水

          國朝畫手不可數,神妙獨數高尚書。
          尚書意匠悟三昧,筆力固与常人殊。
          林樹無根云懵懵,昆侖泰華云中涌。
          山城野店不逢人,碧波翠嶂淋漓動。
          于今絕響三十年,尚書筆法誰能傳?
          片藤尺青不易得,使我感慨心茫然。
          吳興老趙薊丘李,兩地清風俱委靡。
          古人丹青亦消毀,后學紛紛無乃是。
          衛生卓犖志有余,妙齡聲譽馳江湖。
          泛觀今昔意未足,直与造化論錙銖。
          嗚呼!安得有絹請君畫竹冠?
          置我長松下,坐看青山白云過。

                五馬圖

          太仆濟濟唐衣冠,五馬不著黃金鞍。
          飲流系樹各有廷,未許便作駑駘看。
          鬃鬣蕭蕭綠云節,噴沫長鳴山岳動。
          世無伯樂肉眼痴,那識渥洼千里种。
          官家去年搜駿良,有馬盡拘歸監坊。
          遂令天下气凋喪,驢騾馲■爭騰驤。
          只今康衢無馬跡,得見畫圖差可識。
          畫圖畫圖奈爾何,撫几為之三歎息。

          注:■——左“馬”右“百”

               吹簫出峽圖

          巔崖峭絕撐碧空,倒臥老松如老龍。
          奔流落峽噴白雪,石角險過百丈洪。
          我昔放舟從此出,捩拖挂帆气欲折。
          春風回首三十年,至今認得山頭月。
          草堂清晨看圖畫,畫里之人閒似我。
          波濤洶涌都不知,橫簫自向船中坐。
          酒壺茶具船上頭,江山滿眼隨處游。
          安得更喚元丹丘?相攜共上黃鶴樓。

            關河雪霽圖為金陵王与道題

          飛沙拶人風墮幘,老夫倦作關河客。
          歸來松下結草廬,臥對寒流雪山白。
          悠悠如此四十年,世情脫略忘間關。
          今晨見畫忽有省,平地咫尺行山川。
          鳥道連云出天險,玉樹瓊林光閃閃。
          陰崖絕壑望欲迷,冰花歷落風凄慘。
          枯槎側倒銀河開,三巴春色隨人來。
          漁翁舟子相笑語,不覺已過洪濤堆。
          溪回浦漵石齒齒,溪上人家成草市。
          長林大谷猿鳥稀,小步蹇驢如凍蟻。
          西望太白日色寒,青天削出蛾眉山。
          人生适意隨所寓,抵須歷涉窮躋攀。
          明朝攬鏡成白首,春色又歸江上柳。
          何如高堂挂此圖?浩歌且醉金陵酒。

                樊籠雀

          野雀不向山林宿,如何卻傍人家屋?
          山林怕遭羅綱圍,人家又恐人驅逐。
          飲啄頻惊殊不足,辛苦營巢隨養育。
          昨日雨狂風拔木,人家屋倒巢亦覆。
          雄悲雌泣無所施,墮地最苦黃口儿。
          黃口羽濕不會飛,啾啾草底啼渴饑。
          雄雌啄哺稍覺長,無故又被樊籠羈。
          雄雌劬劬繞籠飛,啄哺不异居巢時,
          但恨不得身相依。我感此情子細推,
          人之与物初無違。安得開籠而縱之?
          山林朝市俱無疑。

               廬山行送行

          廬山根盤几百里,屏風九疊開畫圖。
          浮嵐吐秀挹南斗,黛色眇眇來青湖。
          山西石門翠如刷,山東石鏡大如月。
          三梁倒挂銀河疏,六月飛花洒寒雪。
          春風錦繡花玲瓏,彩云盤結摩霄宮。
          涼回紫极竹聲遠,紅塵不到金芙蓉。
          我昔曾穿謝公屐,散策曾尋謝公跡。
          微風弄景松檜鳴,微雨弄晴瑤草碧。
          重巒疊嶂煙凄迷,剝苔掃碧尋古題。
          興闌回首不知處,落花流水孤猿啼。
          君作廬山游攬結,廬山秀拂拭雙瞳。
          人細看蓮花漏?轉首白云如雪飛。
          廬山面目非當時,歸來舊事不須問,
          石田水暖菖蒲肥。

                孤松歎

          孤松倚云青亭亭,故老謂是蒼龍精。
          古苔無花護鐵甲,五月忽听秋風聲。
          幽人恐爾斧斤辱,獨傍孤根結茅屋。
          月明喜看清影搖,雪凍卻愁梢尾禿。
          昨夜飛霜下南海,山林草木無光彩。
          起來摩挲屋上松,顏色如常心不改。
          幽人盤桓重慷慨,此物乃是真棟梁。
          嗚呼!既是真棟梁,天子何不用是扶明堂?

                痛哭行

          雨淋日炙四海窮,經綸可是真英雄。
          岐丰禾黍泣寒露,咸陽草木來悲風。
          京邦大官飫酒肉,村落饑民無粒粟。
          東魯儒生徒步歸,南州野老吞聲哭。
          紛紛紅紫已亂朱,古時妾婦今丈夫。
          有耳何曾听韶武,有舌不許論詩書。
          昨夜虛雷槌布鼓,中天月破無人補。
          休說城南有韋杜,白璧黃金天尺五。

                苦寒作

          昨日風寒枯木折,今日五更霜似雪。
          河伯泉仙惊怪言,凍殺深潭三足鱉。
          南海一平行太輿,五尺之冰千古無。
          珊瑚樹死日色薄,老翁破凍叉僵魚。
          鳳凰不出□鵒語,禿鶖飛啼血如雨。
          駝馬交馳入不己,兜鍪不憚饑寒苦。
          豺狼夾道狐兔驕,白草百里蠻煙焦。
          紛紛赤子在庖炙,三士何緣爭二桃?
          君不見江南古客頗痴懶,養得一雙青白眼。

              送吳瑞卿歸武昌

          古越古為山水府,篁竹菁菁無嘯聚。
          耕田鑿井各有為,文物衣冠比鄒魯。
          玄風已散茫茫然,几回滄海成桑田。
          眼前飛走雜梟獍,草木憔悴愁無天。
          君來推讞洗煩毒,畫帘不動風肅肅。
          荊花脫洒春攸揚,一奩清透湖天綠。
          赤子欣欣行大道,拍手爭歌君政好。
          明月冷浸甘棠陰,光風碧長圜扉草。
          三載考績鷹脫韝,解鞍出買江上舟。
          黃童白叟不可留,山風慘淡江風愁。
          十里長亭正花柳,綠波翻動蒲萄酒。
          玉笙吹切蓬萊云,西去青山如馬走。
          知君住處好神仙,洞庭赤壁浮紫煙。
          武昌樊口最幽絕,東坡曾為留五年。
          君今歸去榮畫錦,水色山光緣席枕。
          我亦欲寫岩壑圖,挂君高堂對君飲。

             送黃叔源之甘肅州尹

          江風飄飄楊柳青,江煙漠漠花冥冥。
          春光瀲灩動笙樂,潑酷弄影蒲萄傾。
          客路迢迢平不頗,應有儿童迎五馬。
          文章太守今几人?風流未有如今者。
          中原地古風俗淳,君侯撫牧仁化新。
          黃堂無訟白日靜,甘棠有陰芳草春。
          君侯考績■未改,虎竹銅符轉光彩。
          功成早向江南來,江南有人遙相待。

          注:■——上“髟”下“丐”

               柯博士竹圖

          先生原是丹丘仙,迎風一笑春翩翩。
          琅玕滿腹造化足,須臾筆底開渭川。
          我家只在山陰曲,修竹森森照溪綠。
          只今榛莽暗荒煙,夢想清風到茅屋。
          今朝看畫心茫茫,坐久不覺生清涼。
          夜深明月入高堂,吹簫喚來雙鳳凰。

              題畫蘭卷兼梅花

          湘江云盡湘山青,秋蘭花開秋露零。
          三閭已矣喚不起,蓩蕕蕭艾春娉婷。
          次飆吹香散郊坰,山蜂野蝶何營營?
          幽人脫略境色外,竟坐不讀离騷經。
          西湖昨夜霜月明,梅花見我殊有情。
          逋仙祠前塵土清,老鶴彳亍如人行。
          天邊縹緲來鳳笙,玉壺美酒顛倒傾。
          酒闌興酣拔劍舞,忽覺海日東方生。

              喜雨歌贈姚煉師

          今年大旱值丙子,赤土不止一万里。
          米珠薪桂水如汞,天下蒼生半游鬼。
          南山北山云不生,白田如紙無人耕。
          吾生政坐溝壑歎,況有狼虎白日行。
          大官小官人父母,殺犬屠牛事何苟?
          南風日日吹太空,旱魃徒勤城南婦。
          煉師一出役万靈,綠章上扣天帝庭。
          乞得秋陰三日雨,洗濯山澤回余青。
          老農額手喜复歎,點點都是盤中飯。
          雨我公田及我私,免得殘年坐涂炭。
          老農所見愚又愚,拜師更乞天雨珠。
          雨珠飲彼殘暴腹,庶几活我東南隅。
          我方熱惱岩壑底,眨眼忽听雷過耳。
          起來發歌登大樓,長江大河都是水。

              白云歌為李紫篔作

          我歌謫仙白云歌,清風飄飄吹女蘿。
          女蘿風飛白云出,秦山楚山爭嵯峨。
          秦楚之山青欲舞,白云不向湖山住。
          忘机在我讀書窗,要養貞姿歸太素。
          滿山紅紫光陸离,白云施施自無為。
          奔騰洶涌作霖雨,白云悠悠若無侶。
          白云在天不可呼,白云在地不可孤。
          卷舒變滅了無意,粲粲不受纖塵污。
          我与白云皆幻住,白云与我應同趣。
          孤飛感我庭闈情,回首青山不知處。
          我欲高飛洞庭船,賒月買酒邀謫仙。
          為君喚雪梅花天,握手一笑三千年。

               劍歌行次韻

          先輩匣中三尺水,斬蛟曾入吳潭里。
          提歸未肯策奇勳,軒冕泥涂真戲耳。
          雞林削鐵不足比,昆吾百煉安可齒?
          淬花不瑩鷿鵜膏,掉鞘卻敲鸞鳳髓。
          憶昔破敵如破竹,帶霜飛渡桑乾曲。
          于今繡澀混鉛刀,不遇何异荊山玉?
          惊雷夜作青龍哭,血痕冷剝苔花綠。
          野人一見駭心目,到手撫摩看不足。
          雪花皎皎明闌干,毛發凜凜肝膽寒。
          老軍疲將長慨歎,愿欲置諸武庫間。
          書生無用且挂壁,引杯時接殷勤歡。
          天眼太高俗眼頑,銳鍔宜許儿曹看。
          先生有志不在此,出處每談徐孺子。
          清高厭覓万戶侯,笑引江山歸畫史。
          我未四十■已斑,學劍學書俱廢弛。
          五更聞雞狂欲起,何事英雄心未已?

          注2:■——上“髟”下“丐”

                船上歌

          草衣老子雙■皤,拍手夜唱滄浪歌。
          浮生不信巢穴好,賣屋買船船作家。
          明月滿天天在水,別調新歌水中起。
          蕭散可同甫里翁,逃名不比鴟夷子。
          大儿船頭學讀書,小儿船尾學釣魚。
          病妻未脫鄉井夢,夢中猶慮輸官租。
          前年揚帆箕子國,矯首扶桑看日浴。
          蓬萊可望不可到,海浪翻空倒銀屋。
          去年鼓枻游瀟湘,湘南云盡山蒼蒼。
          靈均死處今尚在,使我吊問空凄愴。
          今年來往太湖曲,三万頃波供濯足。
          玉簫吹散魚龍腥,七十二峰青入目。
          脫巾袒裸呼巨觥,旁人睥睨笑我狂。
          我狂忘勢亦忘利,坐視宇宙卑諸郎。
          君不見江西年少習商賈,能道國朝蒙古語。
          黃金散盡博大官,騎馬歸來傲鄉故。
          今日消磨等塵霧;又不見江南富翁多田園,
          堆積米谷如丘山,粉白黛綠列間屋。
          競習奢侈俱凋殘,今日子女悲饑寒。
          嗚呼!噫嘻!何如尚志富?曷足求貴曷足恃。
          秦時李斯丞相位,漢家韓信封侯貴。
          堂堂勳業乾坤,赤族須臾無□類。
          何如老子船上閒?朝看白水暮青山。
          艱險机忘隨處樂,顧盼老小皆團圓。
          且愿殘年飽吃飯,眼底是非都不管
          興來移棹過前汀,滿船白雪蘆花暖。

          注1:■——上“髟”下“丐”

               吳姬曲六首

                 其一

          吳姬美,遠山淡淡橫秋水。
          玉纖軟轉綰青絲,金鳳攢花搖翠尾。
          隔云移步不動聲,騎馬郎君欲飛起。
          欲飛起,樓上閒人鬧如市。

                 其二

          吳姬來,香花未動游塵開。
          勾玉遲遲錦云重,百花掩媚春徘徊
          王孫公子金無限,為君一笑成飛埃。

                 其三

          吳姬歌,歌聲未轉歡情多。
          飄然一曲入云去,檐前誰敢呼琵琶?
          珍羞如山酒如海,余聲襲人無奈何。
          無奈何,門外春風題柳花。

                 其四

          吳姬舞,翠袖凌云步輕舉。
          笑回不覓錦纏頭,四坐金錢落如雨。
          云煙轉首無定期,紫燕黃鸝對人語。
          對人語,明年春風誰是主?

                 其五

          吳姬醉,對面接花作嬌態。
          腰柔頸軟未成眠,斜倚東風說憔悴。
          坐中狂客不胜情,笑拍香肩呼小妹。
          呼小妹,明日園林樹如蓋。

                 其六

          吳姬歸,湖風吹冷日色微。
          滿船箏鼓不敢動,隔林恐攪殘花飛。
          涌金門外馬如練,銀燈照水紅輝輝。
          紅輝輝,吳姬上馬羅綺圍。

               村田樂祭社圖

          春風吹晴杏花雨,東村西村鳴社鼓。
          長旂翩翩導前路,樂舞于于成隊伍。
          冠帶郎君顏貌古,插竹簪花相媚嫵。
          可是平生慣塵土,不學時人覷面目。
          髦髦童儿亦■■,騎牛老儿妄傴僂。
          桑柘影斜山日暮,醉飽歸來同笑語。
          田家之樂樂如許,正是太平無事處。
          孰知异世多官府,村樂荒涼無此舉。
          大家役役如征戍,小家戚戚驅儿女。
          白日康庄■髡h,黔黎盡作逃亡戶。
          云林叢社能識取,撫綏宁信巔崖苦。
          按圖閱景自凄楚,誰是龔黃誰卓魯?

          注1:■■——“爾見”“婁見”
          注2:■——左“犬”右“契”

              紅梅翠竹山雉圖

          游絲冉冉游云暖,翠石凝香土花短。
          管弦不動白日遲,可是江南舊亭館。
          湘帘隔竹翠雨濃,王姬醉染胭脂紅。
          文章羽毛亦自好,轉首似覺怀春風。
          去年我過長洲苑,落日淡煙芳草淺。
          滄浪池畔野景生,姑蘇台上离情遠。
          今年買棹游西湖,西湖景物殊非初。
          黃金白璧盡塵土,朱闌玉砌荒蘼蕪。
          東園寂寞西園靜,梧桐葉落銀床冷。
          十二樓前蛛网絲,見畫令人發深省。

                飯牛圖

          君不見百里奚飯牛而牛肥,胸中經緯無人知;
          又不見老甯戚時不時兮長歎息。
          偶爾君臣稱際會,伯道相高非盛德。
          何如牧儿原野間?埋名隱姓閒盤桓。
          清晨騎牛唱歌出,日暮騎牛唱歌還。
          隨時力作了人事,豈以世故無相干?
          也不知長安塵土暗天地,也不知滄海風黑波瀾翻。
          三峽之險彼自險,蜀道之難彼自難。
          富貴無所惑,貧賤得自安。但愿歲年丰,
          草滿牛可餐。青山綠水足行樂,
          吟風嘯月無机關,不問世上騎馬官。

                盤車圖

          憶昔常過居庸關,關中流水聲潺潺。
          雪花飛寒大如席,白色粲爛西南山。
          山家野店隱煙霧,水榭云樓有幽趣。
          漢家封侯已消磨,秦時長城作行路。
          天險不設南北通,風俗一混歸鴻蒙。
          今人不解古時事,使我感慨心忡忡。
          灤水城頭無苜蓿,馬驢盡食江南粟。
          八月九月朔風高,更有饑鷹啄人肉。
          太平時節無烽塵,金輿玉輦從時巡。
          關南關北草色新,四海貢賦來相親。
          大車連屬小車侶,雪地冰天無險阻。
          玉帛谷粟取不窮,誅求那信人民苦。
          書生潦倒家無儲,凄涼忽見盤車圖。
          側身悵望長嗟吁,天子亦念東南隅。

                 廬陵

          廬陵曾記畫錦堂,黼黻韓魏開忠良。
          文章足以照千古,富貴豈止榮一鄉?
          壽張新得河東記,中陶乃是安陽裔。
          知几不獨見井泉,自是胸中有天地。
          春風入帘春雨收,下堂不受黃河流。
          彩衣諸郎舞新好,奉恩歸拜髯參謀。
          衣冠文物能瀟洒,不羡老裴居綠野。
          山中自有宰相家,休問桃源种桃者。

                徙馬歎

          君不見秦皇二世治天下,趙高妄指鹿為馬。
          遂令眾口毀權奇,异獸須臾滿高价。
          東亭牡騾十万錢,西城牝驢數百千。
          駏驢馲■入奇遠,犁□賈勇穹廬前。
          三十六郡五百万,一旦惊風墮涂炭。
          天閒云散雨聲寒,峻骨壘壘秋草爛。
          毳衣健儿牽狗車,皮冒女郎隨橐駝。
          將軍怒斬白鼻駒,丞相唾遂獅子花。
          獨留款段在君側,錦□金鞍青玉勒。
          噴臊撼動赤墀風,太仆御官愁失色。
          痛怜物產不偶時,龍媒滅沒其誰知?
          況無古王同爾馳,相逢徒作窮途悲。
          吾聞天馬出西极,霜蹄蹴踏飛霹靂。
          當年堆壁不敢沽,豈料于今供啖食?
          庖羲已矣古道蕪,何時重見榮河圖?
          孫陽已作飯牛客,非子去隨牧羝奴。
          嗚呼!不獨馬之委,天下奇材亦如是。

          注——左“馬”右“百”

                盆中樹

          橐駝已矣樹多病,后世誰能諭官政?
          盤根銀節入盆盂,豈伊妡生之本性?
          童童結蓋擁綠云,皮膚轉卷生虫紋。
          幽人重之如重寶,置諸座右同佳賓。
          時時玩賞勤拂試,要做人前好顏色。
          自怜無路接春風,慚愧荊榛得甘澤。
          人言此樹受恩愛,我獨悲之受其害。
          既無所資無所求,何故矯為阿媚態?
          嗟哉木命既有虧,其所玩者何為奇?
          君不見石家珊瑚高且貴,今日根株在何地?
          又不見李家花木比异珍,于今野草秋煙昏。
          姚黃魏紫夸艷美,看到子孫能有几?
          人生所重重有德,耳目之娛何足齒?
          我知万物各有緣,胡不听之于自然?
          平原太谷土無限,樗櫟能与天齊年。
          此樹那宜此中种,器小安能成大用?
          愿君移向長林間,他日將來作梁棟。

                幽蘭詠

          光風吹香洗游塵,蘭花隱芳蕕笑人。
          翠露沉沉玉環冷,忘言坐視空山春。
          几回清夢度荊楚,欲問三閭杳無所。
          空將幽意寄离騷,暮云凄墮湘皋雨。
          古怀瀟洒千余年,忠義漫作虛語傳。
          人間蜂蝶何翩翩?撫卷對花空自怜。

               宣和殿畫驢圖

          海波激撞日月動,瓊樓玉宇紅云擁。
          忠良不顧社稷搖,圣明忘卻山河重。
          太平將軍倦戍邊,春風四海且上元。
          宣和殿上如市廛,黔驢直到君王前。
          黔驢之技止于是,君王用意徒為爾。
          轉頭朔漠邊塵圍,騕■驊騮盡羞死。
          寒冰朔雪徒步趨,當時客夢知何如?
          二百年后看圖畫,令人感惻長嗟吁。

          注:■——“衣”中加“馬”

               過蘭亭有感

          東晉風流安在哉?煙嵐漠漠山崔嵬。
          衰蘭無苗土花盛,長松落雪孤猿哀。
          滿地斜陽似無主,昏風不獨黃鸝語。
          當時諸子已寂寥,真本蘭亭在何許?
          欹檐老樹緣女蘿,崩崖斷壁青相磨。
          舊時觴詠行樂地,今日魚鼓瞿曇家。
          荒林晝靜響啄木,曲水潺潺似山哭。
          游人不來芳草多,習習余風度空谷。
          去年載酒誦古詩,今年柱杖讀古碑。
          年年慷慨入清夢,何事俯仰成傷悲?
          故人不見天地老,千古溪山為誰好?
          空亭回首獨凄涼,山月無痕修竹小。

                有感吟

          昨宵風雨多,新愁亂無數。
          洛陽城西富貴家,舊時台榭今何處?
          枯藤古樹栖老烏,敗垣荒草藏狐兔。
          好花不見春風開,落花盡逐春風去。
          游子意何如?蕩子情何訴?
          但見金谷流,映帶郵亭路。
          三月四月杜鵑啼,往來客旅心凄迷。
          落日淡,孤云低。
          不如買取數斗酒,浩飲長歌高拍手。
          一醉之后吾何有?世事紛紛付芻狗。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