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裘夢 > 野蠻嬌妻砸過來

第20頁     裘夢

  這個時候,他開始覺得與其貪戀男色,還不如像溫柔一樣貪戀女色呢。

  「柔才不是貪戀美色,她只是覺得女人的打扮變化多,比男人更有看頭,所以就選擇看美女。」慕容利出聲替死黨叫屈。

  「那你是為什麼?」

  「不為什麼,就是覺得好看,好看的人不看,長得那麼好看不就白搭了?為了讓他們的人生更有價值,我犧牲一下有什麼關係?」她理直氣壯地說。

  「……」他真的不得不佩服妻子的某些想法。

  總是無恥得那麼理直氣壯!

  第10章(2)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

  春光明媚,百姓結伴戶外踏青。

  在富貴山莊窩了兩個月的慕容利,終於結束她難捱的孕時生涯獲得解放,急急拉了葉世錦便出門上香去。

  她一直跟柔保持著書信往來,柔跟她分析一些事,果斷地認定她跟葉世錦第一次拜堂時說的誓言太過西化,惹得本土神仙不爽,讓她有空到月老廟去燒個香、請個罪,要不沒準還得折騰什麼。

  向來對死黨言聽計從的她,毫不猶疑地採納了這個建議,一自由馬上付諸行動。

  月老廟並不大,但香火極其鼎盛,往來男女穿梭,都帶著春的氣息,讓慕容利的眼睛忙得不可開交。

  最後,葉世錦伸手掩上她的眼,微咬牙道:「如果不上香,我們就回去。」

  慕容利用力撥開他的手,可惜剛才看到的小正太不見了!心下不免有幾分落寞,但礙於丈夫的警告,也只好捻了香進殿參拜。

  跪在蒲閉上,她誠心禱告,默默地請了罪,然後起身將香插入香爐,又拜了拜後,順手到旁邊去抽了支籤。

  葉世錦看她對著一支籤一臉糾結,忍不住上前湊過去看,只見簽上寫著──

  千年情償梅結子,仙官入世財運來。

  慕容利抽抽著嘴角道:「我覺得老天在耍我。」

  他沉默,也過去抽了一支籤。

  她跟過去看,然後也沉默了。

  一模一樣的籤詩,這要說作弊也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葉世錦忽地展顏一笑,立時惹得幾個女香客看呆了。

  「利兒,我們這是天賜良緣,三生石上刻過字的,拆都拆不散。」

  慕容利撇嘴,然後提議,「我們去解籤。」

  葉世錦沒異議。

  兩個人出了大殿,不約而同地一眼看到角落裡的一個簽攤,腳步像有自主意識的朝那邊移去。

  「兩位是要解籤?」

  「嗯」

  「簽拿來。」

  看著手裡兩支一模一樣的籤詩,解籤者揮著自己顫下一把長鬚,笑呵呵地道:「兩位千里姻緣一線牽,白頭到老不相疑。他日若得飛昇去,只羨鴛鴦不羨仙。」

  慕容利驀地瞪大了眼。她還活著好不好,他就說飛昇,飛昇他老母啦。

  「您老人家不覺得這種簽不正常嗎?」

  「這簽你們抽到是再正常不過了,此簽有緣者才能得之。」

  「嘎?」她扭頭看丈夫。

  葉世錦也正看著她。

  等到兩人拿著簽走到廟門口時,忍不住又轉頭朝那個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同時瞪大了眼。

  那裡空空如也,根本什麼也沒有。

  若不是手裡還拿著那兩支一模一樣的簽,他們都要懷疑剛才的一切是不是在作夢。

  果然就像柔說的,她們身上發生的事充滿神秘,肯定另有內幕。

  「葉世錦。」她低低地喚他。

  「嗯。」他大概猜得到她想說些什麼。

  剛剛發生的一切太過匪夷所思,即使他接受了妻子從天而降、有斷言興衰的天賦,但有些事他還是將信將疑。

  「你如果上輩子是神仙的話,真的會是梅仙嗎?」

  葉世錦微微一笑,輕攬了下妻子的香肩,「上輩子是誰重要嗎?重要的是這輩子你是我的妻,我是你的夫。」

  慕容利想想也是,便點頭道:「嗯,今日有酒今日醉,管他明日生與死。」

  「……」她真是越來越口沒遮攔了。

  「葉世錦,我不管。」他揚眉。

  她拉著他的袖子,道:「你說過的,等我不孕吐了,就帶我出門的,你不能食言而肥。你這麼美的人肥了就慘了,我會移情別戀的。」

  葉世錦語氣陰森地問:「你要移情別戀?」

  「應該會。」他冷哼。

  「你不相信?」葉世錦突然頭大了。

  難道孕婦的無理取鬧沒完沒了嗎?

  「好,我帶你出門。」

  慕容利眉開眼笑,「嗯,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他抬頭看天,暗自歎氣。

  春風撲面而來,帶著暖意,直入人心。

  慕容利趴在車窗上看著遠遠行來一隊人,滿眼的興味,頭也不回地道:「葉世錦,你快來看,是迎親的隊伍呢。看樣子是遠嫁,隊伍很壯觀哦。」

  他只專心煮茶,沒應聲。

  「你真沒好奇心。」

  「他人的事與我何干?」

  「有時候,還真覺得我們的性格格格不入,能夠相處觸治,真的是件滿詭異的事呢。」她忍不住有些感慨。

  葉世錦抬眼掃了她一眼,繼續手上的動作。

  沒得到他的回應,慕容利習以為常,繼續伸長脖子觀望。

  過了一會兒,她訝異地「啊」了一聲。

  他立時放下手中的茶具,關切地問:「怎麼了?」

  「快來看,是於二娶親呢。」

  葉世錦神色一怔,目光複雜地看向正一臉好奇朝外觀望的妻子,欲言口又止。

  慕容利一回頭就看到他這麼副神情,不禁大為奇怪,「怎麼了?」

  他抿抿唇,說:「你知道他娶的是誰嗎?」

  「誰?」她心頭一動,然後大叫出聲,「你不要告訴我是袁青青。」他沉默點頭。

  「天吶,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他們兩個……」她哇哇大叫。

  葉世錦對她這麼大的反應表示不解。

  「他們兩個成親,這百分之九十是怨偶啊。」話一出口,她猛地摀住自己的嘴巴,然後呸了好幾聲。袁青青好不容易嫁人了,還是幸福美滿比較好。

  見她如此,他不禁笑了出來,伸手在她眉心輕輕一點,「你呀!」

  慕容利拍開他的手,手指在嘴上不住地敲打,眼珠轉來轉去地盯著車窗。

  葉世錦明白她的心思,心中好笑,道:「想看就看吧,她坐在轎子裡看不到你的。」

  她馬上就撲回了車窗邊,掀開一角往外瞄。以防萬一,還是不能全部掀起來看的。

  雖然她很不想繼續烏鴉,可當她看到騎在馬上的新郎官那毫無喜氣的俊臉時,還是沒忍不住在心裡歎了口氣,怨偶啊。

  當他們花轎錯身而過時,一陣風吹過,吹開轎簾,吹起新娘的紅蓋頭。

  不期然的,兩個人四目相對。

  袁青青尚帶淚光的眸子透著一抹悲哀看過來,讓慕容利感同身受。女子出嫁,一生的幸福,表小姐也就這樣了。

  隊伍過去很久,慕容利仍舊呆呆地坐在窗邊。

  葉世錦心頭歎氣,移坐過去,將她攬進懷中,輕撫著她的發道:「利兒,這不關我們的事,親事是表妹自求的。世間事,總是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怨不得別人的。」

  「我明白的,」她將頭埋進他胸前,「可還是覺得好悲哀,她明明也應該能得到幸福的,為什麼偏偏跟自己過不去呢?」

  葉世錦搖搖頭。他一直都不懂女人,也不想懂,只有懷裡的人才讓他有了憐惜的衝動。他相信三生石上他們刻過字,姻緣薄上他們情牽三世。

  「想不想到京城看溫柔?」

  「柔又回京城了?」

  「她說要守在『伊園』等你們的人聚齊,她相信人一定會齊的。」

  慕容利的心情因這個話題一掃陰霾,揚唇一笑,「嗯,我也相信呢,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意。」

  「我很感謝老天把你送到我身邊來。」

  「我也是。」兩人不禁相視而笑。

  「啊。」驀地,她痛呼出聲。

  「怎麼了?」

  「他踢了我一腳。」

  葉世錦神情一喜,「真的?」說著,急忙將耳朵湊到她微微隆起的肚皮上。過了一會,他笑道:「真的很頑皮啊。」

  「出來後一定要打他屁股。」

  「我希望能生個像你一樣的女兒。」

  「像我這樣粗魯沒關係吧?」慕容利揚眉,很是懷疑地看他。「你不覺得有那樣一個女兒跟你的氣質為人很不稱嗎?」

  他伸手捏捏她的鼻子,「我能有你這樣一個妻子,再有那樣一個女兒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你什麼意思?」她揪住他的襟口拉低,一臉的不善。葉世錦哈哈大笑。

  他就愛看她這副氣鼓鼓、活力充沛的樣子。

  「討厭死了。」她握拳捶他。他摟著她低笑,心滿意足。

  馬車緩緩向著長安駛去,在那裡有溫柔的「伊園」,等著迎接她來自異世的朋友們。

  番外 前緣

  白雲繚繞天外天,神仙洞府瓊花台。

  幾道倩影圍在一株即將枯死的綠萼梅旁,似乎在商談著些什麼。

  「財女,你到底有沒有看出什麼問題?」妖嬈嫵媚的小梅仙一臉不耐煩地拉中間那位青衣仙子的衣帛。

  「我不是正在看嗎?你著什麼急?上八洞的神仙都說了我能找到方法,你趁早把心放肚子裡。」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