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盜愛魔女

第6頁     陽光晴子

  「你胡說什麼?性病也有?伏期的,再說,誰像你上了一大堆的女人。你難道不知  道最好維持固定的性伴侶比較不會得性病?AIDS?」她眼睛冒火的怒道。

  「難不成你還是原裝貨?」他展眼舒眉的提高嘴角。

  「那當然!」她脫口而出,這一說才注意到這會兒他們可是站在診所大門,而一些  路人的竊笑聲令她羞慚不已,真想找個洞鑽進去算了!

  他忍住笑意,故做慎重的上下打量她,「像你這個年紀的原裝貨已經很少了!」

  「你──」周心蕎為之氣結,忍不住大聲質問,「我才二十八歲,什麼叫做我這個  年紀?」

  「我是在讚美你的冰清玉潔、潔身自愛,是你自己多想了。」陳毅傑好整以暇的朝  她微微一笑。

  「怎麼我聽起來嘲笑意味比較濃厚?」她橫眉?眼的睨視他。

  他瀟灑的聳聳肩,無所謂的道:「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是嗎?」她不相信的勾視他那張美得不能再美的臉蛋,一語雙關的嘲諷道,「我  想也是,哪像你使用得太頻繁,一些零件都要『告老還鄉』了!」

  聞言,他實在忍俊不住的發出大笑聲,「東西要愈用才愈靈活,沒使用過的搞不好  零件都生蚺F!」

  「你──」說到這兒,語塞的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實在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

  他望了她身後一眼,笑笑的道:「要不要上車聊聊?不然,你的貼身護衛,還有那  群嘰嘰喳喳的小護士們都要出來看戲了!」

  周心蕎往後一看,果真看到一群人正朝著他們走來,她咬咬牙,心想若讓這群人加  入只會天下大亂而已,她忍著與他水火不容的怒火,橫他一眼,「那還不快上車。」

  他志得意滿的笑了笑,打開車門,紳士的看她坐進車後再將車門關上,然後回過身  ,洋洋自得的望了臉色難看的鍾季倫,「再見!」

  鍾季倫握緊了雙手,心中隱隱有不好的預感,心蕎可能會真的栽在這個男人的手裡  ,而且還會情不自禁的陷入愛的漩渦中,他該如何是好?

  ???「上哪兒?」一手握著方向盤的陳毅傑瞥了眼坐在身旁?靜默了好一會兒的  周心蕎。

  「松山機場就行了。」她目視著正前方,沒好氣的道。

  「你在生悶氣?怎麼?是氣我連著四天來吵你,卻又連著好幾天沒出現?」善懂女  人心思的他朝她眨眨眼。

  「胡說什麼?你少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她心虛的大聲否認,雖然他是說對了,可  她怎能承認呢?

  「搭飛機要去哪?」他改變話題,一邊切入內?準備上高速公路。

  她不悅的抿抿漂亮的嘴,一邊緊上安全帶,「這位先生,我是不是要打份報告向你  ?報一下我今天的行程?」

  「那是最好不過了!」他大方的朝她笑了笑,挑起一道眉毛,「我還沒介紹過自己  嗎?所以你叫我『這位先生』?」

  「是啊,你大牌嘛,我這小小的婦?科醫生哪有資格知道你的大名?」她話中帶刺  。

  「那是你這個婦?科醫生不合格吧?畢竟我讓你看過診,你連基本資料也沒問,就  徑問那些蟲蟲危機的相關事兒!」他反將她一軍,神情愉悅。

  「你──那是午休時間,我累斃了。」她氣憤的撇撇嘴角,氣呼呼的道,「我跟你  解釋那麼多干??無聊!」

  「說真的,你上哪兒?也許我直接送你過去。」陳毅傑眸中閃過一道詭譎的笑意。

  「這位先生,你也是櫻櫻美代子的一員嗎?」

  「差不多了,我家的事業有一大群菁英在負責,我爸還硬朗,腦筋也不糊塗,所以  在公司走走,所以我和朋友才能常常坐在咖啡屋裡喝下午茶,東聊西談的組成『八卦會  』。」

  「呵,原來我老姊說的就是你們這一群俊男美女,她在那家咖啡屋當會計時,就說  你們這群人最顯眼,但也最吵。」她邊說邊注意到他沒有下建國北路的交流道,「這位  先生,你錯過了交流道,再到下個交流道下,你得繞一圈才能到機場。」

  「我說過要載你到你想去的地方──」他頓了一下,笑了笑,「哦,對了,我叫陳  毅傑,別老是叫我『這位先生』,那樣很容易口渴的。」

  「你──」周心蕎仰頭翻白眼,望了窗外一眼,考慮要不要跳車?

  「若我是你,我絕不會那樣做,因為只是討皮痛而已,嚴重一點,可能小命都沒了  ,為了我這個討厭的男人,太不值得了吧!」他看出她的心思,先自我調侃一番。

  她撫著額頭,撇撇嘴角,「你倒有自知之明。」

  「不過,女人嘴巴說的『討厭』其實就是『喜歡』。」陳毅傑笑盈盈的解釋。

  「你──」她再度語塞,認栽了!自己還沒受?教訓?還跟他鬥嘴?

  「別氣了,你眼下有黑眼圈,顯然是想我想得睡不著,是不是?」他一派優閒的說  著。

  她胃部驟然打結,火冒三丈的側過身,瞪視著他那美美的側臉,「陳毅傑,你別自  大得過火,我真的很想吐!」

  他聳聳肩,「隨便你想往哪裡吐都成,只要別弄髒了你身上那件漂亮的鵝黃色套裝  就好了。」

  「你這樣大方?車子不都是男人的小老婆嗎?」她咬牙切齒,一臉質疑。

  他泰然自若的回答,「對我而言不是,而且車子髒了,隨便路邊就有洗車工人,而  你若弄髒了衣服,到時候我們想『QK』的時候,你身上有嘔吐味,做那檔事時氣氛肯定  先打了折扣!」

  「你──原來你真想佔我便宜!?」她七竅生?的怒視他一眼,想都沒想的就抽掉  安全帶,預備打開車門跳車。

  對她這種不要命的行為,陳毅傑的心跳「咚」地大大地停了好幾秒才恢復跳動,他  一手握住方向盤,一手用力的將她拉向自己,然後快速的按了自動控制鎖。

  「你這女人是不是瘋了?」嚇了一身冷汗的他怒氣沖沖的白了她一眼。

  「誰叫你心懷不軌?」她的臉比他還要臭。

  他冷睨她一眼,下顎肌肉危險的緊?著,「我要女人不需要用?的,在你的身上,  我已經證明了,不是嗎?」

  周心蕎聰明的閉嘴,但仍杏眼圓睜的頻吐怒氣,不過,那股自取其辱的感覺久久不  散。

  車內一時氣氛凝滯,這對自傲的男女直視著前方車道沉默無語。

  陳毅傑的車速一直維持著高速,加上今天不是假日,高速公路行車通暢,他們過了  一站又一站的收費站,兩個多小時後已到台中了。

  他瞥了仍舊沉默的她一眼,繼續往南開,若她一直不開口,反正也頂多是繞台灣一  圈而已,他就不信她不開口!

  何為沉芝的劇本寫得那麼好,他在劇中可以對這個楚楚可憐的女主角凌虐一番,沖  著這一點,他就要她跟著「下海」去演戲。

  第三章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看著愈來愈熟悉的景致,周心蕎橫了一臉冷峻的陳毅傑一眼  ,他還真能悶,居然跟著她一路沉默到這兒?

  望著前方下台南交流道的綠色指示牌,她明白如果自己繼續悶下去,這個男人顯然  也有足跡的耐心載她游台灣一周了!

  「下交流道。」她終於悶悶不樂的發出聲音。

  他瞟了她一眼,「聲帶好了?」

  她回瞪著他,「雖然你長得一副漂亮的女人臉蛋,可是你實在很難討人喜歡,尤其  是說出的話簡直沒有一句入耳。」

  她依言下了交流道,對她的話沒有做出響應,反而說道:「來台南會情郎?」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答案是『是』的話,那個男人顯然不懂得情趣,不然你不可能還是『原裝貨  』。」

  「可不可以別將話題老往那個方向轉為」她忿忿不平的打斷他的話。

  他揚起嘴角笑了笑,「看來絕不是來會情郎,要不火氣不會這樣旺。」

  「我火氣旺完全是因為你的緣故!」她受不了的咆哮出聲。

  「是慾火?還是怒火?」

  老天爺!她怎麼還跟這種嬉笑怒?的男人處在一起為她簡直是在自虐嘛!她為高下  顎,「我要下車了,請你往路邊停。」

  「這兒就是你要到的地方?」他看道路兩旁大半都是兩層樓的老舊房子。

  「不是!」周心蕎直勾勾的瞪他一眼,「可是我搭你的便車受太多氣了,再下去,  我會精神分裂!」

  「不是每個女人都有機會搭我的便車的,你太不知足了,女人。」他睨她一眼。

  瞧他一副給她天大恩惠的模樣,她真的有出手打他的衝動,但她忍下了,「陳毅傑  先生,沒錯,可能有百份之九十九的女人都愛看你這張女人臉,但我剛好是那僅存的百  份之一,所以如果你不想被毀容,就快放我下車。」

  「這是你的故鄉嗎?你是台南生的?」絲毫不去理會怒氣騰騰的她所撂下的狠話,  他仍是一派愉悅。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