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庶難從命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逼迫 文 / 雲霓

    說起親事屋子裡本該是歡快的氣氛,可是在老夫人深沉的目光下,薛夫人、三太太等人不敢開口說話,只得小心翼翼地坐著。

    薛崇義卻好似沒有覺,仍舊興致勃勃地道:「亦娟前面有亦雙、亦宛幾個,雖然說長幼有序」,」說著笑了,「先定下親也是好的。兒子覺得,咱們家裡既然和夏家結這門親事,明日裡就挑了禮物送去夏家,也算是有了個消息。」

    薛崇義從始到終都沒有問老夫人的意思。薛家還沒有過這樣的情形,就連四太太也覺得不太妥當,一雙眼睛看向老夫人。

    平日裡許多事都是老夫人定下的,他們只要在下面聽著,什麼時候輪到二房自己……感覺到任靜初的目光得意洋洋地看過來,容華也迎了上去。任靜初本來挨了打,卻沒想到柳暗hua明又一村,薛崇義極力贊成和夏家的親事。

    雪玉端了老夫人平日裡用的湯,容華起身接了過去。

    容華拿起湯盅來送過去,老夫人緊抿著嘴唇搖了搖手,「一會兒再喝。

    容華只得將湯盅放平,站在老夫人身邊,接過李媽媽手中的美人拳給老夫人捶腿。

    老夫人仔細地看了看薛崇義,「亦娟是你的長女,婚事馬虎不得。」

    薛崇義立即賠笑,「母親放心吧,嫁妝單子擬好了就拿給母親過目。」

    明知道老夫人是不滿意夏家,薛崇義偏要說到嫁妝上去。

    屋子裡的眾人頓時有些坐不住。

    四老爺薛崇傑先開了。,「眼見就要到母親壽辰了,夏家才來提親哥哥也不用太著急,我們兩家雖然世交,可也有些年沒有見面了,突然之間就說要聯姻還是尋人打聽打聽要緊,我聽說具家幾年前也給夏家大爺籌備過婚事可是後來不知曉怎麼就不了了之。」,薛崇傑說完這話,四太太不由自主地抬起頭看了眼容華,容華和四太太對視了一眼,四太太舒了口氣。

    薛崇義的臉頓時黑起來,轉頭看向薛崇傑「你懂得什麼?常年在家裡哪兒也不去,哪裡知曉外面的事。現在夏家雖然不如從前,想要結親的也有不少,夏家能主動找到我們,可見是將世交的情誼看在眼裡,若是我們遲遲不通消息,那不是失禮人前?」,薛崇傑頓時被說的漲紅了臉。

    薛明靄將父親怒視四叔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開口解圍「四叔說的也是,九妹妹年紀還小……」

    「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如今是三等護衛了,還不知持重……」薛崇義一聲暴喝,將端茶的容華嚇了一跳,茶碗頓時掉落在地上。

    李媽媽聽得聲音急忙進屋來瞧。

    容華笑起來,「茶碗太燙了我沒有拿住。」

    雪玉道:「都是奴婢不周到,少夫人有沒有燙著。」

    容華看看裙子,「那倒是沒角」

    丫鬟們忙上前收拾碎了的茶碗。

    什麼不小心掉了茶碗,分明是故意打斷他的話,容華得了母親的寵愛是越來越放肆了」薛崇義凌厲的眼神頓時看向容華。

    容華沒有半點畏縮的意思,抬起頭來亮晶晶的眼睛看向二太太「九妹妹的傷怎麼樣了?上次我聽御醫說還要將養好些日子呢。」

    二太太看看薛崇義,半笑不笑,「已經好多了,不礙事了。」

    老夫人皺起眉頭,「那也不能大意了女孩子的身子不比別的,嬌貴著,不能有半點的差池。」,二太太眉眼立即都化開了「老夫人安心吧。」

    老夫人仔細思量了一會兒,「亦雙才提親事亦娟年紀還那麼小,過些年再議也來得及,別那麼著急就將女兒嫁出去。」

    亦娟前面還有亦雙、亦宛、亦秀、亦柔,就越過四位姐姐議親未免太著急了些,三太太剛想要開口,看到二太太橫過來的目光頓時閉上了嘴。

    薛夫人不說話,容華只好將老夫人的話接過去,「也是,算一算,五妹妹也才提親事。」

    薛崇義的目光又落在容華臉上,「說亦娟的婚事,什麼時候輪到晚輩插嘴了。」

    容華依舊從容不迫地微微一笑,「我也是關心九妹妹。」

    老夫人拿起帕子咳嗽了兩聲,靜靜地看向薛崇義,「我也是這個意思,你們未免辦的太倉促了,亦娟還沒到嫁人的年齡,匆匆就定了親事要讓人笑話。還以為我們薛家不養人。」

    薛崇義頓時為難起來,「那怎麼好呢,母親之前還說夏家是世交,又讓大嫂去長興侯家赴宴,兒子還以為母親看重夏家。在外面有人問起,我已經說了出去,要不然明靄的事也不會這樣順利。」,什麼時候兒子敢在她面前這樣說話。老夫人的手頓時一抖容華輕輕地拉了拉老夫人的袖子。

    薛崇義道:「現下這樣的情形,兒子也是沒辦法的事。」說著為難地看了看屋子裡的人,目光也艱澀起來。

    薛崇義真是軟硬兼施。

    為了家族利益,聯姻嫁了中山狼的女子也不止薛亦娟一個。

    話已至此」任誰都無法再說什麼,畢竟薛崇義是薛亦娟的父親。

    薛明靄垂下了頭,沒有因為三等護衛的官職高興,反而有一種尷尬和失落,他伸出手攥緊了腰間的配飾」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容華看了一眼薛明靄,就是要薛明靄清楚,這三等護衛的官職是因為將薛亦娟嫁去夏家才能有的。

    大家坐了好一會兒」這才6續出了門。

    人走的差不多了,老夾人看了一眼容華,「南院畢竟遠,你也回去歇著吧!」

    老夫人的房裡剛才還坐滿了人,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

    李媽媽見老夫人依舊板著臉,上前勸慰,「也許二老爺回去想一想就依了老夫人。」

    老夫人喝了。熱茶,抬起眼睛看李媽媽,「若是夏家的事有半點蛛絲馬跡,我不准他和夏家結親,你說會怎麼樣?」,李媽媽頓時沒了話,半晌才道:「二老爺知曉了夏家的事,或許就不肯結親了,畢竟是親生女兒,哪個爹娘能狠下心腸……」

    老夫人冷笑道:「連你都看出來了,老二是不管我同意與否都要和夏家結親。」說著頓了頓,「你也不用給我寬心,之前容華已經說過了,這次老二做的更加明顯,不知曉夏家的事,怎麼能去用結親來換明靂的官職。枉我還對他抱有一線希望……」,……」

    李媽媽垂下臉來,「老夫人準備怎麼辦?」

    老夫人閉上眼睛,緩緩開口,「讓余管事去見容華,將夏家的事交給容華,有什麼消息容華不便出面,我來說。到時候由不得老二不肯……這樣的母慈子孝我死了也閉不上眼睛,還不如趁著心明眼亮,看個清清楚楚。」

    老夫人這是下定了決心。李媽媽道:「可是事情沒清楚前,二老爺已經將九小姐的事說了出去……」,將來和夏家結親不成,九小姐還是要壞了名聲。

    老夫人長長地歎口氣,「可憐了亦婚。」

    容華回到南院將老夫人屋子裡的事說了清楚,然後將老夫人吩咐拿回來的糕點,雙層酥、糯米藕一盤盤端出來給薛明睿。

    錦繡幾個傘了空盤退下去。

    薛明睿放下手裡的書,「,華妃薨逝雖然不是國喪,那也是禮部正式傳了公文的,民間不准有宴樂婚的……若是這時候誰鬧出了事,比平時更要讓皇上在意。」

    華妃喪事過後」夏府辦堂會那是順理成章的事,在這之前既然禮部下了文書……夏家也是名門,怎麼可能會犯這種錯誤。

    夜光下細長的眉眼飛揚,露出灼人的目光,「相信我,幾天之內就有消息。」

    九小姐的婚事定下來了。薛府到處都在傳這個消息。

    薛亦靜拉起薛亦娟的手,「姐,姐夫可是從四品的官職呢,父親、母親都說姐夫將來會有個好前程。」

    薛亦娟的手僵下來,她去祖母那裡請安,祖母房裡的李媽媽看她時都是那種憐憫的眼神……三哥提起這件事也是悶悶不樂,雖然母親說那是因為三哥捨不得她這麼早就嫁人,可是她總覺得夏淑人那天看她的眼神不對,那種帶著審視、丈量的目光,表面和藹眼神卻凌厲,就這樣壓下來,似是試探她會不會害怕,她嚇得低下了頭,再抬起頭來凌厲的目光不見了,夏淑人滿臉都是笑瞇瞇的溫和。

    自從得了消息,她這兩日輾轉難眠。不是害羞、期盼而是真的害怕,有幾次走到二嫂身邊,她想開口問問,卻不知道從何說起。不知為什麼,她莫名其妙地覺得二嫂最可信,心裡默默的告訴自己,應該去南院問個清楚,可是她沒那個膽子……

    薛亦靜似是能瞭解薛亦娟的緊張,笑著道:「丫鬟跟我說三哥回來了,一會兒讓三哥來和姐姐說說話。」

    薛亦娟微微一笑搖搖頭。不用說一個男子根本不知曉女子的心思,這幾天三哥也似有心事似的,就算來了也不肯多坐。

    正說著話,小丫鬟從外面進來道:「三爺去南院了。」

    薛亦娟聽著揚起了眉毛。

    薛亦靜驚訝道:「三哥這是怎麼了?前兩日聽說和二哥一起喝醉了,這才幾天又去了南院。」

    │EEEEEEEEEEEEEEEEEEEE│

    │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

    │E.bsp;│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