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美人謀律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救命之恩,不是應該以身相許? 文 / 柳暗花溟

    杜東辰和杜含玉兄妹二人走出大書房時,天色已經漸明瞭。

    兄妹兩個並不交談,由杜東辰送妹妹回她的院子。因為商量的事情隱密,他們身邊都沒有留丫鬟或者小廝侍候著。

    眼看到了杜含玉的住處,杜東辰突然停下腳步,壓低了聲音問道,「三妹,你當初透露阿蘇瑞在長安的消息給祖父,並說和春荼蘼有關,說服祖父藉機打倒白家和春六,真的沒有其他目的嗎?」

    杜含玉心事重重走在前面,杜東辰停步時,她都沒有注意,但當她聽清這句話,驀然就定住了身子。猶豫片刻,才回轉身,「大哥是什麼意思?」

    「你說過,你無意間看到賢王世子酒醉,從他的醉言之中,得知了西突厥王的王弟正秘密潛伏長安,並迷戀春荼蘼。若他被捕,一定會牽連到白家。除此之外,就沒有瞞著我,瞞著祖父和父親的其他事情嗎?」

    「沒有。」杜含玉回答得極快。

    「是嗎?」杜東辰明顯不信,眼神在昏昏沉沉的微明中閃爍,「長安城裡,誰都知道賢王世子對白相的六孫女有情有義,也都知道他們無法成就姻緣。畢竟皇上雖然春秋正盛,卻也年過不惑,膝下卻沒有一位皇子。大家嘴上不說,其實都有猜測,韓無畏未必是將來的西北大都督,很可能受封為太子。而皇上,是不可能讓白家再出一位皇后的,何況春六曾經拋頭露面上公堂,已經絕了身為母儀天下之路。所以,韓無畏為春六酒醉說得通。再說阿蘇瑞,形容高大俊偉,出身突厥皇族、頂著狼神之子的句號。武功高強……很容易迷惑年輕女子。若說春六與他有瓜葛,也說得通。到底,她還冒天下之大不韙,做了他的狀師!可為什麼我卻覺得,你對阿蘇瑞有不同的心思呢?攛掇祖父發難,是否有你的私心在裡面?」

    「大哥,這是誅心之語,你這樣說,叫妹妹怎麼活!」杜含玉突然就嗆出眼淚。當然。那淚水為什麼而流就說不定了。是恐慌?是憤恨?還是別的什麼複雜情緒?

    杜東辰卻仍然保持著可怕的平靜,沒有上前哄勸,只道,「你大約不明白,心裡的事。不經意間會通過眼神流露。在公堂上,我不止一次見你盯著阿蘇瑞。」

    「我……我是想找出他的破綻。但我不明白,哥哥在公堂上,為什麼不用他和春六的事情來攻擊!」杜含玉有些發急。

    「沒有證據的事,卻紅口白牙齒說出這種毀人名節的話,只能讓咱們更落下風,在皇上那兒落下更壞的印象。」杜東辰哼了聲。「你懂什麼,總是自視聰明,卻只是小聰明。你是我嫡親的妹妹,我卻不得不說。與春六的大智慧相比,你真的不是差了一星半點。」

    「至少,我不會讓男人半夜偷偷摸進閨房!」杜含玉急了,衝口而出。

    杜東辰瞬間白了臉。在這樣的天色下,竟然像是半透明一般。為了春荼蘼。他心中陣陣刺痛,卻不能說出來。而杜含玉說出話就後悔了,卻再也收不回,只死死咬著嘴唇,站在那不動。

    杜東辰沉默片刻,突然自嘲地笑道,「是嗎?原來你一直盯著春六!原來你因妒生恨,卻拿家族做了籌碼!你敢說,你不是私心作祟?」

    「不,不是!」杜含玉上前拉住杜東辰的袖子,「大哥,我承認我恨春六,我恨不得她重新跌回泥裡,做她的軍戶女,小狀師,再頂不了長安貴女的頭銜。但是,我也是為了杜家,為了祖父啊。白家是祖父心裡的刺,是一定要壓倒不可的。這麼多年,終於有了機會!這是一舉兩得,一箭雙鵰的事!」

    「是嗎?可是如今,杜家被你的多情心思害慘了。」

    「那是大哥沒有打敗春荼蘼!那是祖父當年……」杜含玉被人揭破傷疤,開始口不擇言。

    她也沒料到事情會到這個地步,明明是把春六踩死的機會,怎麼就讓春六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反轉成這樣?把整個杜家都陷在了坑裡!來她設想,讓阿蘇瑞倒霉,春六和白家受到皇上的懲罰。至少,得是個大大的沒臉吧?然後她利用自家的權勢,把阿蘇瑞從死路上偷偷替回來。救命之恩,不是應該以身相許嗎?那時,只要她願意和阿蘇瑞遠走高飛,隱姓埋名,他難道不感動?他難道不該丟掉對春六的迷戀,認識到誰才是真正愛他的人嗎?

    可是……可是為什麼?春六上了公堂,居然能讓阿蘇瑞當一個什麼從來沒聽說過的「污點證人」,之後通過八議之減等,向皇上請章減刑。最後為了達到目的,還牽出陳年舊案,驚天動地的舊案。

    她哪裡知道,朱禮謀反案,許尚書遇刺案是祖父做下的?如果知道,她就不會冒險。她不是故意的!她從沒想要這樣的結果。可是現在,事情已經不按她的預料發展了。

    她感覺,冥冥中似乎有一張網,由她牽的頭兒,最後卻籠罩在自家身上。而且,越收越緊。

    「是嗎?原來都是別人的錯。可怪大哥就算了,怎麼有臉怪祖父?」杜東辰忍著怒氣,「別人可以罵他狠毒,於朱家而言,與祖父更是血海深仇。獨是你,不能說這種話!若非杜家乃大唐第一家族,若非祖父是大唐第一權臣,若非他把姑母送上皇后的寶坐,若非他剷除了朱家的威脅,你能有如今的風光嗎?憑什麼放眼大唐,除了公主外,就數你的身份最高貴?那都是他雙手沾了鮮血,謀算來的。你既然享受了榮華富貴,享受了長安貴女之首的待遇,就該承受杜家倒台的後果!」

    「大哥,你原諒我。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害人不成終害己,這話果然不錯。」杜東辰深深吸著黎明時的清冽空氣,胸中滿滿全是涼意,「從前,我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但因為沒有懷疑,也就沒有留意。後來猜測你對阿蘇瑞有情,把疑惑慢慢串起來,發現其中確實有因果。許尚書遇刺那天,祖父也沒想到你和娘去洛陽的路臨時更改,結果在長安城外,你親歷了那場殺戮。也是誤打誤撞,咱家受了損失,娘和你驚嚇過度。娘的身子更是從此衰敗下來。這樣,倒令皇上沒有懷疑杜家。娘後來說,暈倒之前,恍惚看到一個西域人救了你。那人,是阿蘇瑞吧?我現在已知他是狼眼的頭目。想必所猜測的不假。」

    杜含玉這時想反駁,卻在自家大哥的犀利言詞和灼灼目光下,開不了口。

    「你那時,就對他情根深種,所以你特別喜歡打聽西域的事,誰給你提親,你也會想辦法拒絕掉。我還以為。你是喜歡西域的事務,什麼都講給你聽。春六被白相認下後,你只是看不起春六,對她卻並沒有特別重視。直到。你在山上遇險歸來。照理,你們共同經歷了綁架,關係應該好起來才對,卻偏偏變得更加惡劣。而且。你說的那套如何脫險的說詞漏洞百出,顯然是有人救了你們。不然兩個姑娘。如何能逃離惡徒的魔爪?那人,也是阿蘇瑞吧?」

    「當時我確實暈了,春六沒告訴我整件事情,但我知道……是他。」杜含玉低下頭,不偽裝了,因為她已經被哥哥看透了,再不承認,還有什麼意思?

    「有一次在街上遇到春六,正有一個面目醜陋的西域人被追打。春六衝出去見義勇為就不提了,你居然拿自己的帕子給個賤民包紮傷口!當時我就覺得奇怪,你不比八妹,做事一向有分寸的,怎麼會把隨身的東西給了外男?我還以為你是和春六別苗頭,現在想來,那個醜八怪是阿蘇瑞易容的對嗎?」

    「是。」

    「那時有個胖子把阿蘇瑞帶走,自稱葉記的老闆,我一直沒有留意,因為那胖子實在很會讓人忽視他。現在我才知道那也是事,而他名為錦衣,更是阿蘇瑞的左膀右臂,如今還關在一處。這些事實放在一處想想,小玉,你覺得還能瞞我到幾時?」

    「大哥!」杜含玉雙膝一軟,跪在杜東辰面前,身子不自禁的發抖。

    自從春荼蘼一手扭轉局勢,她就心中忐忑不安,覺得自己成了家族的罪人,只是她不敢承認。如今讓杜東辰挑明,她再也騙不了自己。為什麼要惹春荼蘼呢?但凡惹了春六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如果她不是想藉機報復,想搶走阿蘇瑞,祖父怎麼會打錯算盤!、

    這一刻,她真的後悔了!

    「起來。」杜東辰的聲音冰冷中帶著無奈,「僕人們要起床了,你想讓所有人看到?」

    「大哥會告訴祖父嗎?」杜含玉害怕起來。

    杜東辰搖搖頭,「事已至此,只怕是天意,藉著你的手,毀了杜家而已。就算是……惡有惡報吧。」說完,甩手走了。

    晨曦,是希望之所在。可此時杜東辰的背影,卻顯得無比蒼涼和疲憊。

    長輩做的惡,他沒有參與,可正如他所說,他沒辦法選擇出生,但做為杜家的嫡長孫,既然享受了最大的利益,該還債的時候,他不能退縮。只希望,春六找不到證據,讓杜家還能老小安好,回鄉下過平淡的平民生活去。

    若春荼蘼知道這件事,一定會感歎杜東辰絕對是個人才。通過一點點細節,就推測出杜含玉的動機,實在是敏銳。但,有句話,她也會告訴這個長安城內,除了長安雙駿外最出色的年輕男人: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尤其是,做了那麼大的惡!

    ……………………………………

    ……………………………………

    …………66有話要說……………

    離第四名,還差十幾票粉紅,求支援。

    感謝963打賞的奇特魔符

    感謝狂飆小馬721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1011(四張)、春天的風依然(兩張)、風ソ嵐舞、狐狸精的死黨、懶羊羊好、悠然居小玩意、mia730527、小諾牷B甜沙拉、e四驅兔子、享樂安逸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laura0968、可愛夕梨、、尚秋水、凌雨非打賞的靈雀

    謝謝。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