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美人謀律

龍騰世紀 第九十九章 配不上她,所以不爭 文 / 柳暗花溟

    康正源把這件事報告給皇上後,韓謀哈哈大笑.

    "這是朕的國丈和相爺嗎?我大唐位極人臣的兩位."韓謀笑著搖頭,"只怕坊間稚子打架的手段都比他們要高明些,一個兩個的不顧臉面."

    康正源偷瞄自己的皇舅舅,見他雖然說著輕斥的話,卻無半點不悅之色,也跟著笑,"人家都說老小老?言|曇痛罅?果然會做些小孩子的事."

    "我看他們是皮厚."韓謀哼了聲,"你是說,荼蘼那丫頭落下風了?這倒難得."

    "皇上不如去聽審吧?"康正源立即建議.

    韓謀斜了自個兒的外甥一眼,又哼了聲,"那丫頭有什麼好?考床灰思乙聳?又無才無德,就是一張嘴巴厲害,半點不饒人,又詭計多端.唔,長得嘛,倒還入得眼,可至於你們都心心唸唸牽在她身上嗎?朕扣你在京中,又把無畏召回長安,皆是因為你們年紀大了,應該早日成親.可你們都不和長安貴女們多來往,叫朕如何賜婚,亂點鴛鴦譜嗎?你還好,無畏那小子成天茶飯不思.朕的皇弟今天早上還跟朕抱怨,說他那好兒子幾天不著家,即便在家也是愁眉苦臉的,就像誰久他千金萬金似的,還不是害了相思病."

    康正源笑笑,不接有關韓無畏話題的茬,對數落自己那段話,居然來個默認,卻歎道,"荼蘼很好."

    韓謀一挑眉,"你的意思是,朕沒有眼光嘍?把珠玉當成頑石,把靈芝當成野草?"

    "皇上說笑,您不也很欣賞她嗎?是我配不上她,所以才不爭的."康正源苦笑,連忙又把話題拉回來,免得糾纏不休,於是再度提出."皇上,去聽審吧."

    "你這是讓朕給她做後盾,看起來杜家的反擊很厲害啊."韓謀瞇了瞇眼,"可她若自己沒本事,對朕來說,就是廢子,不理會也罷."他說得極冷酷,但作為皇帝.能和自己的子侄兼臣子說這種話,那就是絕對的信任.

    他的意思也很明確,由於皇位的特殊性,由於某些權貴的重要性,他不方便出手整治,所以才把春荼蘼頂在前面.但如果春荼蘼不能幫他政治場中殺伐,不能助他實現依律治國,讓權貴們再不能因為特權而胡作非為,他就不會對春荼蘼另眼相看.

    他是皇上,有用的人他才記著,護著,也會給予相應的好處.絕不吝嗇.但沒用的,就會全部拋棄.無情嗎?是.因為帝王本無情.他心底僅有的一點點溫暖,只放在幾個特殊的人身上,其他人沒份兒分享.

    "皇上,臣以為,荼蘼是一定會翻盤的."康正源正色道,"您只看她辯過真假皇帝案,臣卻與她共事幾個月.深知她對律法的理解與眾不同,與我們大唐所有的刑司官員都不同.她總能找到最好的切入點,所以臣覺得沒有案子能壓倒她.只是難易程度不同罷了."

    "既然對她有這樣的信心,為何還要朕去看審?"韓謀有些疑惑.

    "就是想讓皇上看看她有多厲害啊."康正源坦然道,"皇上日理萬機,也該散散心."

    "你以為,堂審是好玩的?"韓謀假裝氣乎乎地問.

    結果,康正源又是老實承認,"有荼蘼,案子都會變得好玩的.雖然,本案中死了三個無辜的人,很慘.但看她伸長正義,不是很痛快嗎?"

    "正義?哈!那丫頭那麼愛錢,這次給兩個窮得連飯也吃不飽的和尚當狀師,為的是什麼呢?"韓謀狀似無意的問,但康正源可不會以為他的皇舅舅只是問問而已.

    皇上手中有暗衛,由賢王掌管,不敢說天天事,事事瞭然於心,但想要知道什麼,還用來問他嗎?所以他根本不掩飾,老實道,"臣到過范陽,親眼見證荼蘼打的生平前兩場官司,其中之一,就是為了本案中的一名女死者."

    "哦?"

    "本案中奉國公府的逃妾,曾經生活在范陽,開了一間酒樓.那一手好廚藝……唉,真是可惜了."康正源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惋惜"這女子當真與眾不同,通身的氣派本就不似普通商戶女.而她幾年前逃出奉國公府,並沒有遠離,而是在范陽縣做營生,可算是險中求生,若不是無意中惹出那件酒樓毒死人的官非,奉國公府根本沒有想過要向這個方向找,所以她安然過了幾年日子.畢竟要逃走,都得一路向南,隱姓埋名吧?"

    "你是要告訴朕,這樣的女子怎麼會給一個老頭子做妾?而且多年來都像隱形一樣,長安城就都少有人知呢?"韓謀端起茶盞,輕輕抿了口.

    康正源不置可否,只繼續說明,"皇上聖明.只是方娘子在范陽之時,與荼蘼的養父春大山交情很好,甚至有人傳言,此女是春大山的外室."

    "你覺得呢?"

    康正源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想了想,又搖搖頭,"皇上,臣並非愛屋及烏,只是根據自己的所見所聞來判斷.那春大山雖然出身低賤,為人卻光明磊落,處事厚道,與方娘子知己之意有之,卻斷然沒有私情.當時,他與填房徐氏還沒有和離,絕不會做出違禮之事.再者,方娘子也不是那樣的人.但荼蘼接下此案,確實是因舊情.春大山的元配在范陽留有房產,正是方娘子租來,用做開酒樓,兩家的關係極好."

    韓謀第一回聽說春大山原配的事,但沒有在意,只是意味不明地笑道,"你對春大山和方娘子的評價很高啊.朕從小看你長大,你看似性子溫和,其實對人極挑剔的,等閒人入不了你的眼,看來有機會,朕要看看春大山此人,到底是什麼模樣."

    說著,又抿了一口茶,掩飾微不可見的不悅.不為別的,就為那四個字:愛屋及烏.這就是小正再度承認,他對春荼蘼有情.只是他比較冷情理智.不似無畏那樣熱情似火,不管不顧的,所以發乎情,止乎禮.

    但這已經足夠讓他不爽的了,因為他的親外甥,親侄子,是未來支撐大唐的人.若他不能再有子嗣,這江山就是無畏的.而小正就像是賢王,必然要替無畏掌握暗中那足以掀翻朝綱的巨大力量.兩人相輔相成,互相扶持,就像他和皇弟一樣親密無間,大唐才能穩固.可如果他們都愛慕一個姑娘,若為此彼此生了罅隙呢?

    惟一的辦法,就是白相家那六丫頭,不嫁給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本來無畏這些日子因相思而渾渾噩噩的,他有些心軟了,考慮是否有辦法成全他.又不會破壞朝中力量的平衡.可現在看,絕對不行!

    令他不高興的是.春荼蘼居然是個禍水,但他卻真的很欣賞她的才華.若非她是女子,必然在朝中加以重用的.杜家,就是看清了這一點,所以才藉機打壓,使得好手段哪.

    "這麼說,她看到屍體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死者的身份了."韓謀話題一轉,"可她卻偏偏要在第一次上公堂時耍個那麼大的槍花,就等著挖了坑給朕那位國丈跳.偏偏.國丈油滑了一輩子,卻讓她給擺了一道.哈哈,都到了如此份兒上,杜家能不報復嗎?"

    "這些小手段是為了破案,無傷大雅."

    "嗯,是.但希望她別再隱瞞什麼,不然朕打她大板子,管她是不是白相心尖上的肉."

    "皇上……"

    "這麼說,你是覺得第三審會很好玩?"韓謀話題再轉.

    康正源對刑司事非常有興趣,不止是因為皇上的指派才做事認真,因此微笑道,"她特別喜歡用案件重演,但這回突然示弱,固然有杜家扭轉局勢,而她手措手不及的原因,恐怕還要弄新鮮花樣.臣很想知道,她又會出什麼ど蛾子."頓了頓,突然一拍腦門兒道,"哦,臣明白了!臣一直覺得她的辯護手法與眾不同,現在突然想通.因為她似乎不是要說明判官,而是努力說服在堂上的所有人!所以,什麼都攤開來講.而這樣做,令判官想循私也難."

    "讓你說得,朕果然有了興趣."韓謀沉吟一下,"你去找大興縣令,安排朕看審事宜.但是記著,微服前往,險了那個縣令及身邊的人,絕不能洩露消息."

    "臣領旨."康正源躬身,後退,但走到御書房門邊時,又轉回來,因為他彎著身子,韓謀也看不到他的臉色.

    只聽他清楚明白的說,"關於臣的親事,臣請皇上賜婚臣與謝天琳.至於無畏,請皇上給他時間,他會別過這個勁兒的.在他心中,保護皇上和大唐江山,重於一切."說完,離開.

    韓謀怔了怔,暗暗歎息.

    若他終不會有子嗣,小正其實比無畏更適合這把龍椅,冷靜,克制,果斷取捨.可惜,無畏的身上才有皇族最正統的血.而無子就傳位於無畏,也是對皇弟的交待.

    只是他以為掩飾得很好,可小正卻還是看出了他的心意.娶謝家的天琳,就是表態,是忠誠.五大家族中,杜家與白家勢大,歐陽家清貴,謝家和羅家是武勳.小正娶謝家女,是擁有皇族血脈卻父族軟弱的他,和次一等武勳的聯手,即不會威脅到皇權,還鞏固了大唐的一半江山,不管將來是誰登位,於皇家而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好孩子,朕不會虧待你的."他喃喃地道.

    ………………………………

    ………………………………

    …………66有話要說………

    今天食言了對不起.本來月底就要三更的,作為補償,提前預報吧,定於29號三更.

    另,大家發現沒,爭鬥的兩家一姓杜,一姓白,大唐人.於是,我突然想起李白和杜甫.我保證,這是巧合……願兩大文豪保佑這本書再火一些吧!

    感謝ursula1011(兩張),狐狸精的死黨,北斗66,jessiewu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