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醜女如菊

第一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 新家、新生活 文 / 鄉村原野

    槐子見她慵懶的樣子,雙目似睜非睜,心裡一軟,抱著她不撒手,挨著她的頸窩吻她的耳垂(醜女如菊第二百八十六章新家、新生活內容)。

    菊花一激靈,清醒大半,忙問道:「你說那個李縣令啥時候會來哩?」

    這話成功地制止了槐子的動作,他臉上立即晴轉多雲,將菊花緊緊地按在胸前,一手輕輕地摩挲她的後背,沉默了好一會,才道:「我們商議定了,這段日子讓李長亮帶人在村子的入口守著,有生人來了立即告訴村裡;山這邊也派了人;女娃們都不准出門亂逛。」

    打擾了他的好興致,菊花十分歉意,柔聲道:「咱們起來吧。你娘怕是在忙了哩。昨晚還有幾個親戚沒走吧?」

    槐子點點頭,爬起床一邊穿衣一邊回頭對她道:「你再睡一會!頭一天來這,肯定是不慣的,又沒啥事讓你做,還不如多睡一會兒哩。待會起來,記得要把面巾繫好了。」

    菊花搖頭,抿嘴笑道:「我最是討厭起床的時候,不過過了時候不起來,躺在那又覺得渾身難受。」心道昨晚也不知是誰,要自己拿下面巾的。

    槐子見她笑意盈盈的樣子,似乎明白她的意思,並不辯解,穿好了衣裳,便坐在床沿上溫柔地望著她,想想又湊近她耳邊小聲地問了一句什麼。

    菊花尷尬地白了他一眼,先點頭,又搖頭,讓他納悶不已。菊花穿好了衣裳,編好辮子,又親自幫張槐束好頭髮,兩人才一道出了房間。

    清晨的空氣最是怡人。菊花走出大門,先上了趟茅廁,然後就有些茫然——這兒是張家,就算她以前來過很多回,此時作為家庭的新成員。還是有些無所適從。

    在娘家的時候,她早晨是活躍的,這會兒卻不曉得該幹啥。

    這雞不是她家的(醜女如菊第二百八十六章新家、新生活內容)。狗也跟她不太熟,鴨子也不往她身邊湊。她晃悠了半天,院子裡的花草倒是不覺得陌生——草木都是一般的茂盛。可是她不能像往常一樣。閉著眼睛就能摸到她的小鋤頭和鐮刀,然後去菜園鋤草、修剪樹枝——她都不曉得這些東西擱哪哩。廚房更覺得陌生,她一點也不想進。

    她望著隔壁鄭家方向,心想娘這會兒在幹啥哩?不知不覺,她就來到院門跟前,想出院子往鄭家去。

    何氏從廚房裡出來,見她往院子門口走,慌忙過來拉住她。說道:「菊花,今兒不能回去哩。你忍忍,等明兒再回去好麼?來。洗洗臉,一會就吃飯了。娘煨了老母雞哩。噴噴香。」

    槐子洗完臉出來,見菊花這副樣子,忙趕過來牽起她的手道:「咱先去洗洗臉,回頭去瞧咱家的菜園子。」

    他本就怕她不熟慣,要陪著她的,剛才菊花去茅廁,他就去廚房先洗漱,不料轉眼她就想要回娘家。他想她是喜歡菜園子的,去看看沒準能讓她感覺好些。

    槐子的大舅母站在廚房門口,笑得滿臉開花:「這是不習慣哩!剛成親時都一樣。菊花娘家就在門口,才想著要回家;那隔得遠的,嫁過來頭一天,簡直憋手蹩腳,不曉得往哪鑽。」

    何氏忙道:「你小聲點。菊花娘要是聽見了,該一整天都過不安了。等明早不就好了,想啥時候回娘家就啥時候回娘家。」

    菊花很不好意思地對何氏笑笑,說道:「嬸子——」剛叫出口就覺得不對,忙改口——「不是,娘!我也沒想回家,不過是到處轉轉,還有就是不曉得該幹啥。」

    何氏笑瞇瞇地說道:「這兩天你就啥也甭干,咱家早上也沒多少活計。你好好地歇兩天,等熟慣了,不就好了?」

    說著話幾人就進了廚房,何氏遞過一條白布巾對菊花道:「這是新的,專給你用的。你用那個盆洗,那是槐子洗的(醜女如菊第二百八十六章新家、新生活內容)。」

    她跟鄭家走得近,算是瞭解這個兒媳婦一些生活習慣:手巾和臉盆、腳盆都是單用的,後來日子過好了,連冬天洗澡的木桶也是男女分開的。她想著,準是因為原先菊花臉上有癩皮,所以習慣了單獨用。

    這也沒啥,又不費啥東西,再說,她就是喜歡菊花這樣又乾淨又斯文,還不假講究——該干的活計從不會嫌髒不幹,所以,她也打算幫她單獨準備一套,眼下就先用槐子的吧。

    菊花感動地對她笑笑,道了聲謝謝。

    何氏聽了覺得很舒心,笑得瞇縫了眼睛。

    待菊花洗漱完畢,槐子也調拌好了一桶豬食,對她道:「走,去瞧我餵豬。咱家的豬長得可歡實了。」說完提起豬食桶,就往後院去了,菊花跟在他身後。

    後院的豬欄是一間茅草棚子,被隔成了三小間,前兩間裡面各有兩頭大肥豬,有百來斤了;第三間裡面有三頭,要小一些。

    看到槐子過來,那豬都哼哼地叫了起來,用嘴拱那木柵欄,想是經過一晚上的消耗,這會兒都餓了。

    槐子先喂前面的,那後面兩間豬欄裡的豬立時就嚎叫起來,把木柵欄頂得一晃一晃的,果然歡實。

    槐子橫眉喝道:「急啥?不都有的吃麼?」

    菊花聽了「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槐子提著空桶,轉頭微笑對她道:「你先去瞧瞧那些菜,我再拎兩桶過來餵它們。小鋤頭和鐮刀在雞欄上的雞窩旁邊,你要用的話就去拿。放在地裡,要是落雨淋了水就容易上蛂C」

    菊花忙道:「你去吧,不把豬祖宗伺候好是不成的。我先去看看菜。」說著就往菜地那邊走(醜女如菊第二百八十六章新家、新生活內容)。

    這後院東邊是菜園,西邊是果樹,靠山的院牆邊也種了不少果樹,桃、李、杏、桑樹都有,還有兩棵櫻桃樹,就是還沒掛果,菊花娘家的果樹則大多開始結果了。

    菜園子裡的蔬菜跟菊花娘家差不多,大家什麼季節種什麼菜都是一樣的,不過是伺候的不同罷了。這菜園很明顯不如鄭家的整齊、清爽,因為鄭家的菜園菊花有空就蹲在裡面忙活,伺候得可精心了。

    她看著這片菜地,心道,往後要在這邊忙活了,果然養閨女是吃虧的,長大了就白送人幹活。

    她從雞欄上拎起小鋤頭,看看自己腳上的新鞋,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站在壟溝裡,先幫辣椒鋤草。辣椒秧子一尺多高,頂上已經開了些白色的小花,看著這花兒,就能想像尖尖的青辣椒、紅辣椒掛在枝葉間的情景。

    這菜地想是剛清理過,雜草並不多,她快速地將那些纖細的嫩草鋤去,就來到黃瓜架旁,丟下鋤頭,將那些爬歪了的籐蔓扶正,好讓它們往架子上纏繞。

    正忙著,鼻端聞見一股熟悉的氣息,回頭一看,果然是槐子來了。他眼神清亮,含笑撿起菊花丟下的鋤頭,來到她身邊,溫聲說道:「你歇著,我來。」又問道:「餓了沒?」

    菊花搖頭道:「昨晚吃了好多,還不覺得餓哩。」

    槐子就微笑瞥她一眼,含情脈脈的樣子大有深意,她紅了臉,轉頭不看這人。

    兩人一邊忙著一邊閒話,槐子道:「菊花,這些日子你不要隨便出去,就在家呆著;我們出去把院門也關好,回來叫你你才開,曉得麼?你要掐啥樣的野菜就跟我說,我們去掐了來。」

    聽著他不停地叮囑,菊花也不停地點頭應答,又安慰他不要擔心,她機靈著哩,定會小心的。

    槐子丟下鋤頭,直接用手扯草,一邊問道:「菊花,你咋這麼喜歡弄菜園子哩?」

    菊花微笑道:「這早上起來,看著菜園裡一片整齊的綠,你不覺得心裡好舒坦麼?常常的看綠色對眼睛也好,讀書人最應該這麼保養眼睛了,而且,那些菜都是能吃的,瞧著它們長得這麼好,打心眼裡覺得開心(醜女如菊286章節)。這就跟我爹看見稻子和麥子黃了一樣高興。我就喜歡瞧瓜菜豐收的情景,比我爹收稻子還開心。」

    說完忽地想起啥,說道:「待會咱們掐些南瓜苗。算了,等中午再掐吧——現掐的炒了才好吃。」

    槐子納悶地轉頭瞧著她問道:「南瓜苗?如今正要開花長南瓜的時候,掐了咋辦哩?再說,那東西毛糙得很,用來餵豬還差不多,吃了扎嗓子眼哩。」

    菊花得意地說道:「這你就不曉得了吧?那南瓜籐蔓長的太多了,也不好,結的南瓜就小得很;要是掐掉一些嫩頭,剩下的就能長得大些。主要是肥料不夠分麼!掐下來的嫩頭,撕去外面一層帶毛的筋皮,裡面一點也不毛糙,炒了可好吃了。」

    槐子見她說得高興,便眼含微笑道:「我不做飯,沒你想那麼多。不過我喜歡看果樹掛滿果子的樣子;嗯,還有,門前跟河邊的柳樹、桃樹是我們親手種的,我瞧了也歡喜;稻子黃了我也開心,不過我更喜歡瞧秧苗栽下去長了十幾天後,都扎根長硬實了,那綠油油的一片,看了格外舒坦!」

    菊花忙仰臉驚喜地笑道:「我也是。那會兒秧田里還有好些小魚兒、小蝦和青蛙,我好喜歡到田溝裡兜小魚哩,可我爹不讓我一個人去,他又老是沒空。」

    槐子就對她道:「往後推秧草的時候,你跟我一塊去。」

    「噯!」菊花歡喜地應著。

    忙了一會,屋裡何氏高聲叫吃飯,兩人才從菜地裡出來,往前邊去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