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第二卷 修真血影 第1943章 雨幕下 文 / 耳根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騙道!你……你到底是誰!!」劉金彪身子顫抖,那種來自靈魂的恐懼,與眼下他的驚恐重疊,似眼前這一幕,他並非是第一次遇到,似在很久很久之前,他也曾經經歷過一樣。,,

    「是你親口告訴我的。」王林喝了一口酒。

    「這不可能!!我家主人是孤崖天尊,我……我……你若傷我,你形神俱滅!再說,我沒有見過你,我也沒有騙過你,你……你來找我幹什麼……」劉金彪眼中恐懼越來越濃,話語都混亂起來。

    「莫非……莫非你是同道中人?」劉金彪也不知怎麼想的,呆呆的望著王林。

    「你叫做劉金彪,我叫做王林,能想起來麼?」王林放下酒壺,看著劉金彪。

    「王林……王林……很熟悉……」劉金彪眼中露出迷茫,隱隱出現了掙扎,似沉浸在某種奇異的狀態中,很快,其身子就顫抖起來,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看來他無法自行破開封印,周佚不能,他也不能,不知其他人,有沒有可以自己破開封印恢復記憶的。」王林暗歎,不忍劉金彪如此痛苦,右手抬起,在其眉心驀然一點。

    這一點之下,劉金彪腦海轟鳴,如同萬萬雷霆同時爆開。

    他眼前一片模糊,隱隱看到了自己這幾百年的經歷,那一次次的騙道修行……「金彪大仙,不朽之仙!這句話不錯,以後你們就這麼嘁。老子姓劉,以後就叫劉金彪,這名字,霸道!」

    「一旦成仙,雞犬升天!哈哈,這句話都被我創造出來,以這句話,必定在這大聖洲大發一筆!」

    「唉,此地不宜久留,還是去大聖洲好了……「「本仙轉世重生,自然是童子的相貌,汝等凡人,豈能明白這些!」

    「咦,你這凡人很有意思,居然跪拜仙人不求成仙,只是要借仙力去當王爺?這個……此事好辦!「「唉,說不定我前世,就是個大騙子,不然怎麼對於騙人的把戲,我懂事就會呢……」

    「你這漢子賊眉鼠眼,必定不是善人,叫什麼名字?什麼,你覺得你應該叫許立國?這名字那裡還有什麼應該不應該的?罷了,送你一場造化好了,你去中州,對,就是中州,本大仙給你算了一卦,你去那裡,會有造化。」

    「本仙第一次降臨凡塵,你等祖上有德,罷了,我便居住在你這裡,為你們做法好了。「「哼哼,小爺我今年只有七歲,可這村子內該騙的都差不多了,看來要去外地發展……」

    「呀,小弟弟,這個冰糖不錯,給小哥哥吃一口好不好……」最後的記憶,是在他四歲的時候,去騙鄰家小孩的冰糖葫蘆。

    這一幕幕往事,在其腦海內迴盪,胡作無數轟鳴之音,似把這些記憶捲成了一個漩渦,吞噬了他的一切神識,在那越加劇烈的轟鳴中,他又看到了自己另外的一生。

    他看到了自己那一生中,艱苦的修仙,為了讓自己強大,他慢慢捉摸出騙道,憑著一樣法寶,他幾乎無往不利,但最終卻是在一個叫做王林的修士面前栽了…此後無數年,他便忐忑中跟隨那人,直至輪迴轉世。

    他想起了好友許立國,儘管這許立園當年曾對他做出了一些讓他很不舒服的事情,但二人臭味相投,竟威為了好友。

    兩世記憶,漸漸重疊,直至劉金彪眼前不再模糊,他愣愣的望著對面喝著酒的王林,半晌之後,眼淚竟流了下來。

    這一切,那麼的不真實,好似一場夢,閉上雙眼前,還是在洞府界,睜開雙眼後,那夢裡的一切虛幻中難忘,使得他如今醒來,隱隱還有迷茫。

    只不過這迷茫,在看到了王林後,立刻消散了。

    「主……主人……「劉金彪眼中露出激動,他這一生,即便是騙到了再多的東西,也從未有如現在這樣發自內心,傳自靈魂的激動。

    王林臉上同樣露出開心的微笑,望著劉金彪,大笑起來,把手中的酒遞了過去。

    「為我們在這仙罡大陸的見面,喝口酒。」

    劉金彪顫抖著手,接過酒壺,喝下一大口,那辛辣的酒水進入腹中,化作一股暖洋洋的熱氣,傳人劉金彪全身,讓他精神一振。

    「我本以為,在洞府界時,我的騙道之術,已經達到了第二步的圓滿,可以瞬間欺騙了自己,讓自己相信一切。」劉金彪望著手中的酒壺,喃喃開口。

    「可這一場似夢非夢的轉世,讓我明白,原來這才是真正的騙道第二步……我若能早明白這些,轉世前欺騙自己是一個九世善人,怕是轉世後,定會繼續下去……」劉金彪搖頭,看著王林,雙目內的激動慢慢隱藏起來,起身,向著王林深深一拜。

    「為何拜我?」王林含笑,看著劉金彪。

    「主人送我再造之恩,故而要拜!」

    「主人讓我借轉世,明白了真正的騙道,故而要拜!」

    「我不是你的主人,轉世前你便自由,轉世後,也是如此。」王林搖頭。

    「這個……這仙罡大陸太危險了,還是跟在主人身邊為好……」劉金彪眨了眨眼,隨即苦笑起來,連忙開口。

    王林哈哈一笑,起身看了劉金彪一眼,笑容更為開心。

    「罷了,你便隨我,有我在,自然護你安生!」王林大袖一甩,一縷清風捲著他與劉金彪,直奔青天而去。」我要去東臨宗,你隨我走吧,如今你記憶恢復,前世修為,很容易就可修煉上去。」

    「主子,我這一世的記憶中,好像見過……許立國。」劉金彪猶豫了一下,低聲開口。

    「嗯?」天幕上,王林身影驀然一頓,轉身看向劉金彪。

    「在什麼地方見過?」

    「呃……那時我沒有恢復前世記憶,曾在東州天水洲見過一個山賊,相貌極為兇惡,自稱自己應該是叫許立國,因我當時在那一片區域較有名氣……呵呵,名氣不大,不大。

    他請我上山,好似伺候,讓我給他指點仙緣,我胡亂給他指點了一下,讓他去中州……」劉金彪說著,頗為尷尬。

    「這是幾百年前的事了……」劉金彪又加上一句。

    王林沉默片刻,腦海中浮現出許立國魔頭對自己阿諛的樣子,慢慢嘴角露出微笑。

    「以許立國的性格,想來不會吃虧,他若還在,必定是有了仙緣。我過段日子也要去中州,看看有沒有可能遇到好了。

    「若真能遇到,不知他看到我後,會是什麼表情。」王林臉上笑容更濃。

    劉金彪在一旁嘿嘿一笑,暗道自己是轉世後第一個跟隨主子的,這許立國這一次要排在後面,若能遇到,自己定要趁著其記憶還沒恢復,好好的報答一下當年在洞府界的往事……「讓他總是以第一個跟隨主子為豪,時常以此話抬高身位,欺壓於我!」劉金彪想著想著,不由得期待起來。

    劉金彪與司徒南並不太過熟悉,故而哪怕記憶內,隱隱有一個想要當王爺的傢伙被他曾經騙過,但此刻早就忘記……帶著劉金彪,王林化作一片虛影,想著東臨宗而去。

    東臨宗,大聖洲內第一宗門,九宗十三門之一,向來神秘莫測,外人很少知道其宗門底細。

    對於東臨宗,王林在洞府界的幻境中曾去過,此刻一路疾馳,在臨近了東臨宗後,時於眼前所看到的大地,還有那東臨宗山門,隱隱熟悉。

    東臨宗所在,很是尋常,為一片山巒起伏之地,其內山谷,盆地,種種自然所造林林總總,那東臨護山大陣,阻擋不了王林的腳步。

    帶著劉金彪,王林踏人到了東臨宗,他並沒有立刻去往東臨池,而是來到了那洞府界幻境中,七彩仙尊蘇道生活過的地方。

    在那小山下,王林耳邊傳來陣陣河水的嘩曄聲,看到了那條清澈的小河,河水內還有不少游魚玩耍,更有一個童子,正在取水。

    順著山間石階,王林向著上方走去,劉金彪跟隨在後,二人前行間,也有修士從身邊經過,但卻絲毫沒有發現二人,仿若他們所處,不是同一個空間。

    直至王林踏上了石階頂處之時,天空慢慢有了陰雲,雨來無蹤,豆大的雨水傾盆而落,嘩嘩的落在了王林目光中,那大殿外的青石板上。

    雨水灑落,使得青石板蕩起漣漪的同時,也濺起了大量的碎雨,一股水汽瀰漫,似要升天,但卻消散在了半空中。

    這一幕,與當年幻境內,很像……使得王林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似整個人,在這雨中,有了昇華。

    雨幕下,王林站在那裡,閉上雙眼,一動不動……第三更。有些話想和大家說說,仙逆快要結束了,兩個月吧。在這收宮之時,耳根很難做到爆發,我想寫出讓自己滿意的結局,而不是在爆發中,匆匆收尾。

    或許那樣,成績能好一些,可會留下遺憾。

    當適合的時候,耳根還是會爆發,請大家理解,我的心情,也很恫悵,不是因為月票,而是因為要結束。

    戰甲,沒有生蛂A出鞘的寶劍,也依舊鋒利,只是想平靜下來,默默的洗著劍以及鎧甲上的血,在夕陽中沉睡。

    但,月票耳根還是要!從始至終,耳根部是以爆發來要月票,最後這殷日子,我爆發不會多,至於月票,我依1日還會去要,至於給不給,我左右不了,但要不要,是我的信念。

    (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