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第二卷 修真血影 第1593章 古廟夜雨歸魂來 文 / 耳根

    王林怔怔的望著天空,望著那兩道長虹隨著越來越弱的呼嘯,漸漸的消失在了烏雲內,遠去不見了。

    「她,是誰……很熟悉,很熟悉……」王林喃喃,心中不知不覺的,有了一陣莫名的刺痛,這股刺痛與方才消散的悲傷融合在一起,似化作了一股奇異的力量,讓王林的呼吸有了停滯,讓他的面色,瞬息間蒼白起來。

    他身子踉蹌,退後幾步,目光在那天地的盡頭,直至崩潰。他右手按著胸口,那裡的刺痛,如潮水一般將他淹沒,在那說不出的痛楚中,仿若他的心被撕開,更是有一股惆悵浮現繚繞。

    這一切,全部來自那之前從天空飛過的女子,這女子的身影在王林腦海似存在了無數歲月,只是伴隨此身影的,卻是一股複雜的思緒。

    許久,王林的臉上才有了一絲血色,他喘著粗氣,閉上了雙眼。

    「原來,真的有仙人存在……那我的夢……真的是夢麼……」王林沉默在那雨後潮濕的泥土上,直至天空徹底的明亮,睜開茫然的雙眼,默默地向前走去。

    「是我夢到了仙人,還是……仙人夢到了我……」王林想不明白,似他的人生,因前日的一醉所夢,徹底白勺改變了軌跡。

    再次踏上官道向著縣城走去的王林,沒有了之前觀看四周景色的寧心,而是沉默的走著,那背在他身上的竹排書箱,隨著其腳步晃動,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伴隨他一路遠去。

    日初,日落。

    走在這官道上,踏著水跡,王林走了一整天,疲憊時他便坐在一旁,從竹排裡拿出乾糧吃下,略作休息後,便再次前行。

    馬蹄之聲,車廂之音,時而從其後方遠處傳來,每次這些聲音一起,王林都會避在一旁,當那些車廂亦或者是馬匹從官道上疾馳而過後,這才重新上路。

    轉眼便是七天,這七天中,王林那虛弱的身體,也慢慢的似結實起來,日初而走,日落而歇,若是能遇到客棧,那便最好了。

    亦或者是能在日落時看到一片炊煙裊裊的官道村莊,去借宿一晚,對於王林來說甚至比住在客棧還要舒心。

    只是大多數時候,在日落之際,王林都有那種天地似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人的錯覺,孤獨的找到幾處路旁的樹蔭,靠在那裡,蓋著厚實的衣衫,數著天空的星星,在那一閃一閃的星光下,想著家裡的溫暖,想著父母的慈笑,慢慢的睡下了。

    身前被他燃積的火堆,也在啪啪的燃燒下,漸漸熄滅,一縷青煙從那火堆上飄起,升空與天融在了一起。

    夜晚的風,帶著寒意,經常會把王林凍醒,每次醒來,在四周的寂靜下,他便默默地望著那黑暗,似這黑暗,更讓他感覺熟悉,在那漆黑的夜裡,他沒有害怕,而是心如靜水,望著望著,縮了縮身上的厚實衣衫,再次睡下。

    這個時節,趙國處於雨季之中,即便是雨停了,天幕上也是濃雲密佈,時而有雷聲迴盪,往往停了半天後,就會再次嘩曄落下,洗向大地。

    在第八天黃昏之時,王林撐著雨傘,帶著苦笑向前趕路,雨傘外大雨傾盆,閃電雷鳴呼嘯,儘管只是黃昏,可天地卻已然暗了下來。

    「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到了縣城,可這雨卻是越來越急。」水汽在地面上瀰漫,更是在那雨水落下時彈起了水珠落在王林身上,使得他的青色衣衫,漫濕了大半,貼在身上,不斷地吸走身體的熱量,慢慢的讓王林感覺很冷。

    尤其是那帶著水汽的風吹過,更是似可鑽入骨頭裡,王林打了一個冷顫,雨傘大半放在身後的竹排書箱上,那裡面的書籍與乾糧,還有換下的衣衫等物,不能被淋濕。

    趟著地面上的積雨,王林快走了幾步,透過四周的雨幕,尋找可以避雨的地方,在遠處的林蔭間,他依稀看到了一個模糊地輪廓,似有一間屋舍的樣子。

    來不及細看,王林撐著傘向著那裡走去,隨著臨近,那模糊的輪廓漸漸清晰,這是一個廢棄的土地廟。

    陣陣嘎吱的聲響,在這雨夜中幽幽傳來,落入耳內,會有一股陰森之意。

    廟宇不大,很是破落的樣子,廟門兩扇,一扇關著,上面早年刷上的紅漆也在歲月的流逝下,威為了暗色,就連那門環也滿是袑鞢A任由雨水在其上成i不形凝聚在一起,滴落如流。

    另一扇廟門破損的很厲害,與門框略有連接,但已經關不上了,而是在那風雨中,不斷地搖晃,發出那之前王林聽到的嘎吱聲,遙遙傳開。

    隨著風雨越大,那搖晃的半扇門,更是劇烈起來,仿若要從門框上被吹下一樣。

    王林快步走進,看了一眼這廟宇,踏入進去,廟宇的院子內,地面處處碎石雜草,在那風雨下,那些雜草被壓彎了身子,急急的晃動著,在那嘩嘩雨水下,夾雜著沙沙的聲響。

    一道雷霆轟鳴,閃電緊隨其後,把這天地剎那照亮,讓王林看清了這廟宇內的一切,他更是驚呼一聲,下意識的退後數步,他看到了在了廟院邊緣,還有幾具白骨。

    心臟怦怦跳動,王林面色蒼白,可這雨越來越急,他咬牙之下,不去看那幾具死在這裡不知多少年的白骨,走到了廟宇殿內。

    一尊高約數丈的土地像,在那廟殿正後方,看不清晰容顏,只能略看到其上的顏色也早就退下,斑斑點點中,很是破落。

    殿內也有積水,那廟頂的瓦片碎裂了多處,雨水從上面落下,使得地面上有不少地方,滿是水跡。

    一股陰森的氣息,繚繞在這廟宇內,王林深吸口氣,蒼白著臉,先是向著那土地像一拜,這才尋了一處沒有水跡的地方把身後的竹排放下,坐在了那裡後,從竹排內取出了一些途中雨停時折斷收集的乾枝,推在身前用火折子點去。

    許是這些乾枝也並末完全乾燥,其上也有了濕氣,王林點了幾次都沒有威,他身子很冷,顫著手再次點去。

    可就在這時,一道雷霆似在這廟宇內炸響,那轟隆隆的聲音,讓王林雙手一抖,更是在那雷霆中,閃電呼嘯把天地照亮的剎那,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在了王林四周。

    「誰!!「王林猛地抬頭,強壓心中的驚亂,看向廟宇大門。

    他聲音很大,幾乎是吼了出來,在這安靜的雨夜內,在這雷霆剛剛散去的剎那,卻是把那從廟門前踏入其內之人,也生生的嚇的一哆嗦。

    「誰!!」帶著驚恐的聲音從外傳來,卻見一個衣衫襤褸,滿臉水跡,似剛剛從水中爬出來的中年男子,在那廟門前面色蒼白的退後了數步,險些摔倒。

    待隱隱看清了廟內的王林後,這中年男子才鬆了口大氣,連忙走進廟宇內,瞪了王林一眼,大力的拍了拍胸口,向著王林大吼一聲。

    「你嚇著我了!!」

    王林一愣,苦笑中夜鬆了口氣,向著那中年男子一抱拳,歉聲道:「夜暗,看不清,那閃電又來的太急,還望兄台莫要介意。「那中年男子哼了一聲,嘀咕了幾句後不再去理會王林,而是坐在一旁,右手深入懷裡,拿出小半截濕漉漉的雞腿,看著看著,卻是哇哇大哭起來。

    其哭聲在這雨夜中,很是淒厲,聽的王林隱隱毛骨悚然,他向旁移了幾下,點著火折子啪的一聲,卻是一次就把那些紙條點繞,漸漸地升起了火堆。

    被那火光一晃,這廟宇內的一切便在那忽明忽暗間,看的清晰了一些。

    那中年男子哭著哭著,咬了一口濕漉漉的雞腿,卻是咧嘴,居然又笑了起來,哈哈大笑間,更是讓王林愣了一下。

    「是個瘋子……」王林又向外移了一些,若非是外面雨水更濃,他定會選擇離開這裡。

    這荒山野嶺,儘管是官道旁,可在雨夜內突然出現這麼一個瘋子,還是會讓人心裡發寒。

    那中年男子笑著笑著,又再次哭了起來。

    「部不管我了,都不管我了……我想不起來了……我是誰……」

    他的哭聲瀰漫廟宇內,漸漸地,卻是讓王林心中起了憐憫,他轉頭看著那瘋子,輕歎一聲。

    「夢如人生未醒時,人生如戲我是誰……夢是生,醒來是死,亦或者夢是死,醒來才是生……那閉目與睜開的一剎那,是生死之間,也或許就是分不清了真與假的人生……這人生許是一場輪迴,或許,也是一場因果……只是,何時醒……」王林喃喃,限中帶著迷茫,他這幾天的夢,似總是說著一個讓他摸不清的思緒,讓他在這七天的沉默中,隱隱的彷彿感受到了一些什麼。

    歎息中,王林從身後的竹排內取出了乾糧,望著身前的火堆,耳邊傳來廟宇外雨水的嘩嘩之聲,放在嘴邊,默默的吃了起來。

    天地之雨悠悠而落,籠罩了山,籠罩了地,籠罩了廟宇。廟宇內,火光旁,兩個似不屬於這裡的夢魂,相遇。

    一個望著火光,一個啃著雞腿,二人之間那被火焰映照的土地像,嘴角始終帶著那琢磨不透的微笑,似望著二人,永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