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第二卷 修真血影 第九卷 雲海之巔第1144章 彩虹 文 / 耳根

    狂笑崛空而起,那靈獸背上除了老者外,還有一個紫衣青年,這青年笑聲迴盪天地,帶著濃濃的興奮與囂張。,,

    「從今以後,這歸元宗,就歸本少宗所有!」

    轟轟之聲迴盪,黑色的龐大靈獸,其身子全部進入到了莫羅大陸內,站在其頭頂的那老者,溺愛的望著青年,臉上露出微笑。

    在那青年的笑聲中,其身下的黑色靈獸向前一衝,以難以想像的速度,直奔莫羅大陸東部歸元宗而去。

    「紫道宗少宗來此,歸元宗,還不快來拜見!」蒼老陰森的聲音,隨著黑色靈獸的前衝,緩緩地傳遞開來,瀰漫莫羅大陸,更是被這莫羅大陸唯一的修真門派歸元宗,清晰的聽到。老者知道,少宗行事張揚跋扈,若是換了往日,老者絕不會如此,但眼下,這歸元宗生死一切都在他掌控之內,故而,也就隨著少宗性子,陪著他張狂一把。老者右手紫風向前一揮,立刻就化作一片颶風,在這天地橫掃而去。

    一切降下的雨水,在這一瞬間倒捲起來,颶風所過之處,仿若雨水不得不停!就連那些呼嘯而過的雷霆閃電,也都在這一剎那,凡是被那颶風碰到,就立刻被撕碎一般,化作大片的弧形電光散開,遠遠去看,仿若盛開之花!

    在這一刻,歸元宗內所有的弟子,紛紛從打坐中驚醒,他們一個個面色蒼白,清晰的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壓力從西方而來,似乎隨時都可以將他們碾碎一般。

    歸元宗東苑山脈之頂,四大長老中的那位中年男子,一臉苦澀,默默的閉上了雙眼,但很快就猛的睜開,身子化作一道長虹,直奔西方而去。

    「師尊剛離開人世,這紫道宗便如此囂張,忍來忍去,索性我李向東也張狂一把,即便是死,也要死的頂天立地!」

    西北山峰之上,傳出歎息,那兩個老者緩緩飛出,咬牙之下相互看了眼,立刻直奔西方而去,眼下是歸元宗生死存亡之時,他們,不能再忍!

    只是,不忍,又能如何,紫道宗的強大,他們敢殺其少宗?還有那之前蒼老的聲音,其內蘊含的修為,足以讓他們歸元宗心神劇震。

    「宋五德……師尊當年的手下敗將,只是如今師尊歸墟,這宋五德親自來……莫非我歸元宗,真的劫難壓身,從此萬劫不復……」南部山脈頂部紅色閣樓內,呂煙菲一身紅衣,容顏淒苦中帶著濃濃的煞氣,毫不猶豫的衝出,化作紅芒直奔西方而去。

    「盧迪,我呂煙菲寧死,也不會屈從於你!!!」呂煙菲咬著下唇,一路疾馳,眼角晶瑩的淚水從身邊飄落,融入天地之中,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在這歸元宗四大長老之後,則是他們四人的嫡系弟子,一個個帶著或驚慌,或堅定,或憤怒的神色飛出,向著西方疾馳。

    孫芸也在其中,她眼中露出誓死之色,只是不知為何,迎著風雨飛行時,腦中不知不覺浮現出兩個身影。

    一個身影,黑髮消瘦,其貌不揚,但卻始終平靜如水。一個身影,白衣白髮,一指掃去,天地崩潰!

    這兩個身影在她腦中環繞,最終重疊在了一起。

    王林站在懸空道觀內,望著前方一道道長虹漸漸消失在了眼中,搖了搖頭,不疾不徐的分析了一下如果歸元宗被滅,自己將要何去何從。

    最後皺起了眉頭,喃喃道:「真是麻煩……」他袖子一甩,身子向前一步邁去,立刻腳下就有波紋迴盪,整個人驟然間消失在了這道觀內。

    那差不多全部縮入裂縫內,從王林出現就一直低吼,但心中卻是懼怕顫抖的紫目蟒,此刻衝了出來,向著王林消失的方向就是一陣嘶吼,仿若是明知道對方已經離開,短時間不會回來,這才敢咆哮一樣。

    莫羅大陸的黑夜,將要過去,天邊隱隱放晴,在其西部,此刻紫風呼嘯,在那紫風後,黑色靈獸龐大的身子速度飛快,直奔東部而去,其上那老者神色桀驁,一片平靜,這歸元宗,他有十足的信心,手到擒來。

    在他旁邊那紫衣青年,更是臉上興奮之色濃郁,散出了淫褻。

    「宋叔,把那呂煙菲打成重傷就可以,且莫要失手殺了,讓小爺我玩弄幾日,吸乾她的元陰後,再殺不遲!」紫衣青年舔了舔嘴唇。

    他旁邊的那老者點頭,正要說話,忽然神色一怔,直勾勾的盯著前方。

    只見在前方虛空中,驟然間出現了一片波紋迴盪,一股浩蕩的天地之力,瞬息瀰漫開來,從那波紋內,緩緩地走出一個白髮男子!

    這白髮男子神色冰冷,剛一出現,就有滔天的煞氣驚天動地而起,黑色靈獸身子立刻一頓,老者一怔之後神色起了變化,他身邊那紫衣青年皺起眉頭,正要喝斥,但立刻那老者就站在了青年身前,盯著王林,神色凝重,沉聲道:「在下紫道宗宋五德,道友可否給個薄面,讓在下過去。」

    聽聞老者的話,那紫衣青年明顯一愣,仔細打量了王林幾眼。

    「給你薄面,立刻滾出這裡,從此之後莫要踏入一步!」王林聲音冰冷,如寒風刺骨,吹在了老者身上。

    老者面色頓時陰沉下來,他修為雖說比不過歸元宗老祖,但也達到了淨涅中期,只是眼前之人的修為,他依稀有些看不透,故而之前話語客氣,但卻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囂張。

    「好狂的口氣,即便是那歸元宗的老祖,在我紫道宗面前都……」那老者沒等說話,他身後的紫衣青年就大笑起來。

    王林沒有再說話,眼中寒光閃爍,身子一步邁去,右手抬起中頓時就有一道道殺戮之氣瘋狂的衝出王林的身體,在這天地間驀然幻化。

    這一刻,殺戮滔天!那濃濃的殺戮之氣更是帶著無法想像的冰寒,竟然使得四周的雨水,在陣陣卡卡聲中立刻化作了冰晶!

    那身子百丈大小的黑色靈獸,身子驟然顫抖,靈性極高的它,立刻就感受到了這天地間殺戮中蘊含的危機,顫抖下不待紫衣青年吩咐立刻就疾馳後退。

    那紫衣青年更是面色瞬間蒼白,但口中卻仍然還是低喝:「你……」

    只是這一次,沒等他說完,那老者立刻一巴掌拍了過來,直接把這紫衣青年拍在了黑色靈獸背上,大袖一甩,捲著黑色靈獸向後瘋狂的倒退。

    「速走!!我殺了此人,再與你匯合!」老者神色極為凝重,卷退了黑色靈獸後,直接衝向王林。

    紫衣青年很少見到老者如此神色,此刻心中也起了驚慌,隨著黑色靈獸立刻後退。

    王林右手一甩,立刻身體四周瀰漫天地的殺戮之氣,瞬息間瘋狂起來,從四面八方在一聲聲尖嘯下直奔老者而去。

    那老者眼中瞳孔猛地收縮,雙手掐訣頓時紫風瀰漫,向著四周推動,與那殺戮之氣碰撞,化作轟轟之聲遠遠地傳遞開來。

    「喚雨!」王林左手抬起,一指天空,立刻以他所在之地為中心方圓百丈、千丈、萬丈範圍內無盡的雨水,全部在這一剎那頓了一下,隨著王林指尖落下,全部顫抖中被一股天地之力環繞,瘋狂的向著老者衝擊而去。

    那老者此刻心神震撼,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眼前這白髮修士施展的兩種神通,他根本就前所未聞,但這兩個神通的強大,卻是讓他倒吸口氣。正要閃躲,王林目光冰冷,口中平靜的說出了一個字。

    「定!」

    剎那間,那老者的身子立刻就顫了一下,整個人停在了半空,瞬息中,四面八方無盡的冰晶呼嘯,瘋狂的凝聚在老者身體外,轉眼之下,一個巨大的冰晶出現在了半空。

    王林沒有停頓,右手虛空一抓,立刻在前方就有儲物裂縫出現,一把袑鯃K劍,瞬間就出現在了王林手中。

    身隨劍走,抬起向前狠狠地一斬!

    此刻的天地,尚處於朦亮之中,但這一劍落下的瞬間,卻是整個天地頓時就被一道驟然出現的極光之芒一閃之下籠罩。

    轟的一聲驚天之音,那巨大的冰晶崩潰,其內一片血色,那老者眼中保留著震驚與無法置信,肉身四分五裂,就連其元神,也同樣碎開,化作一股元力的衝擊,向著四周擴散。

    這一切,只是短短的數息!瞬殺!

    老者一直到死,都無法相信在這極短的時間內,自己竟然形神俱滅!他死的不冤,無論是殺戮之氣,還是喚雨仙術,都足以讓一個人叱吒修真界,在加上那把次空涅劍的一擊,別說是他,即便是修為達到了淨涅後期,就算不死,也要脫一層皮下來!

    更不用說王林豐富的閱歷與經驗,這宋五德,死的不冤!

    瞬殺宋五德,王林轉身看向遠處尚未逃出多少的黑色靈獸以及其上目睹了這一切後,顫抖中發出恐懼尖叫的紫衣青年。

    冰冷的望著那紫衣青年,王林向前一步邁去!

    他身後遠處,此刻一道道長虹呼嘯而來,紫衣青年恐懼到了極點的淒厲尖叫,清晰的傳入歸元宗四大長老耳中,更是落入了呂煙菲的心神。

    依稀間,天空放晴,雨水消散,一道模糊的彩虹,在初陽下,掛在了長空,那彩虹中追向黑色靈獸的身影,其白髮,是那麼的耀眼,深深的印在了呂煙菲的眸中……覺得今天寫的很好,要是有同感,就投月票鼓勵一下耳根吧

    (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