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第二卷 修真血影 第八卷 聯盟隱秘第1114章 二更 文 / 耳根

    三個分身的自爆,形成了一股無法想像的衝擊。、、轟然間,這大地震動達到了巔峰,大範圍的開始了崩潰!地面的崩潰,立刻就有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卡卡而出,卻是這處雨界碎片,就此裂開!

    「王林,老夫幫你救出這青龍聖皇!」天運子長笑中,藉著三分身自爆之力的衝擊,使得王巍與胡娟二人退後,王林無法上前的機會,一步邁出,直接就衝入那三十五個碎涅修士的包圍內,趁著這些碎涅修士無法分神,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竟然鑽入了山峰之下!

    與此同時,那山峰內立刻就有轟轟之聲傳出,卻是在金鎖的壓力下,竟然不但沒有繼續下沉,而是逆轉,一連再次抬起了三丈!!

    如此一來,這山峰抬起已然超過了七丈,達到了近十丈!

    青光內掙扎而出的老者,猛地看向天運子,眼中露出奇異之芒,但卻沒有說話,而是在青光環繞下一衝而出,直接脫離了山峰底部,剛一出現,他就立刻低喝:「四聖宗所有族人,展開全部神通,毀掉此山!!」

    說著,他抬起右手向著狠狠地一拍,立刻在其身後就有一條數萬丈的巨大青龍幻化而出,這青龍充滿了一股滄桑之感,隨著老者的一拍,頓時青龍張開大口,一股青氣驟然間噴出,直奔山峰而去。

    四周的四聖宗長老,更是沒有猶豫,紛紛展開神通,化作一股無窮之力直奔山峰!

    而此刻,大地的裂縫越來越多,化作一個個碎片,開始了坍塌,沉入虛無之內,四周的空間裂縫更是增加,仿若要把這天地吞噬。

    轟轟之聲驚天動地,在青龍聖皇與所有長老的攻擊下,這山峰立刻就顫抖起來,大片碎石脫落,甚至就連其上的金鎖,似乎也有了不穩。

    但越是這樣,那青龍聖皇面色就越為難看。

    就在這時,一聲長笑從山峰內傳出,但見這山峰內驟然間就有一道裂縫直接從中間破開,天運子從其內一衝而出,他身上露出罕見的激動,手中拿著一團拳頭大小的黑色血液,狂笑中直接衝入天空。

    那幻化而出的金鎖驀然間化作一片金光,直接追上天運子,落在了其右手那團黑色的血液上,仿若封印一般。

    但這一切天運子根本就不在意,衝出之際,右手向著下方崩潰的大地狠狠地一拍!轟轟之聲下,這本就崩潰的大地,瞬息間就更大範圍的崩潰起來,一個巨大的漩渦出現在了下方虛無,旋轉之下立刻就把一個個碎片攪成粉碎,全部吸入其內。

    這一掌之下,並非是此地雨界一處碎片崩潰,而是整個雨之仙界,本就不穩定的基礎上,出現了最終的瓦解!

    天地間悶悶的咆哮不斷地傳來,雨界,如當年的雷界一樣,陸續的崩潰碎裂起來。

    「王林,老夫要多謝你這一路所作所為!他日有緣,你我定會再次相見!到了那時,老夫能成天道!!」天運子狂笑中眼看就要遠去,剛剛脫困的青龍聖皇雙眼寒光一閃,右手掐訣向上一指,立刻其身後幻化而出的青龍張口一聲咆哮,隨著青龍聖皇右手放下,這青龍竟然直接衝出,向著天運子吞噬而去。

    更是在這青龍衝出的瞬間,青龍聖皇右手在胸口一拍,噴出一口鮮血,化作一道血箭融入青龍體內,驟然間那青龍全身立刻環繞血光,龍嘯驚天,轉眼就臨近了遠處的天運子,一口吞噬而去。

    轟轟之聲立刻驚動天地,那青龍消散之中,天運子身子拋出,眉心封印被撕開了兩道,鮮血從嘴角流下,盯著青龍聖皇,沙啞的笑道:「不愧是四聖宗最強聖皇!領教了!」他一晃之下再次遠去。

    四周的碎涅長老正要追擊,青龍聖皇搖頭沉聲道:「讓他走!此人隱藏了很深的修為,若是逼他爆發出來,今日死傷會太多,不值!況且老夫被困太久,此刻也是強弩之末。」

    此言一出,四聖宗所有長老全部恭敬稱是。

    「你就是新朱雀?」青龍聖皇目光落在王林身上,緩緩說道。

    王林點頭,抱拳道:「見過青龍聖皇!」

    青龍聖皇凝神看了王林許久,點了點頭,說道:「四聖宗血脈相連,老夫就不說多謝了。」

    「不知那天運子從山下所取之物,到底是什麼?」王林皺著眉頭,平靜的說道。

    「天道之血!」青龍聖皇目光落在了王巍與胡娟二人身上,瞳孔一縮,緩緩說道。

    「天道……之血?」王林倒吸口氣。

    「老夫當年與玄重子等人在雨界剛剛崩潰之後第一批前來,本是為了仙界的傳承仙術與法寶,但卻在這裡,發現了很多神秘的東西,仙界之所以被毀,正是因為這些東西的存在!」青龍聖皇說話間,此地崩潰越來越劇烈,眾人立刻飛出,向上不斷飛去。

    「這鎖山,本是仙帝青霖封印佈置,仙界浩劫中有了裂縫,當年我受了玄重子蠱惑,一同進入其內,而後出了意外,我被困在其內始終無法外出。

    更是因為這封印的存在,我的呼救之聲唯有特殊之人才可以聽到!」青龍聖皇飛行中說道這裡,看了王林一眼。

    「雖說如此,但在那鎖山下,卻是發現了那一團血液,也正是青霖封印之物!研究之下,我始終不知曉其來歷,一直到老夫天人第四衰降臨,以我那時的狀態,根本就不可能度過,危機之下,我吞了那血液……」青龍聖皇眼中露出一絲恐懼。

    「僅僅一口,我就昏迷過去,甦醒時,天人第四衰已然度過。只是在那封印下,沒有任何天地之力存在,老夫空有第四衰的修為,但卻始終無法脫困!只能在那封印的消耗下,漸漸地虛弱下來。」

    「什麼是天道之血!」王林飛行中,沉聲道,他總感覺那血液的氣息有些熟悉,隱約與自己獲得的那把鐵劍之上的血蛂A有些相似。更是蘊含了一絲在妖靈之地八星古神頭顱內獲得的那些晶體之力。

    「這個,你需要問當年的仙帝門人了!」青龍聖皇目光落在了王巍與胡娟身上。

    「原來是這樣……」王巍喃喃自語,臉上露出苦澀,他之前一直猜測,仙界崩潰的真正原因,此刻聽聞青龍聖皇的話語,心中的猜測,有了一絲確定。

    「在仙界浩劫前一百年左右的時間,雨之仙界內,有紅雨落下,這紅雨如血,其內蘊含了一股奇異之力,被師尊稱之為天道之血!」胡娟在一旁,輕聲說道。

    「天道為何物,誰也不知曉,但師尊卻是認為,天道,也是一種生靈!且在古老的遠古仙域尚在時,就有傳聞,天道已死!」王巍沉聲道。

    「即便是沒死,也是重傷,降臨雨界之物,自然就是天道血跡!這些天道之血被師尊搜集,不斷地煉化之後,就只有拳頭大小的一團!期間師尊找人吞下過一些,但所有吞噬之人,全部都會立刻化作一片血水而亡,此後,也就無人再敢吞這天道之血!」說到這裡,王巍很是怪異的掃了一眼青龍聖皇。

    王林心神震撼,聽著這一幕幕從未聽聞過的事情,不由得倒吸口氣。

    「師尊認為,在我雨仙界內降臨為天道之血,那麼在其餘三界內,降臨的或許是天道其餘之物……」王巍看了王林一眼,解釋道:「的確太過駭人聽聞,但你若是把天道當成一個人,那麼此人重傷,肉身被四分五裂後灑落,就連其元神也都崩潰化作無數碎片落下,那麼你就可以理解了……儘管,我並不認同這個觀點,這僅僅是師尊當年研究之後得到了一個猜測。」

    交談中,眾人在不斷地升空,來到了雨界大門內的那一處平台之上,一一落下後,青龍聖皇沉聲道:「那搶走天道之血的修士,顯然對這一切瞭如指掌,但他卻不知曉,那團天道之血,早已被我當年吞了一半,剩下的那些,之所以大小一樣,是因為其內蘊含了一些老夫自身的血液!我倒要看看,他如何以此修煉!」

    青龍聖皇眼中閃過一絲陰影,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這個笑容落在四周人眼中,不由得心中一寒。

    「新朱雀,你隨我回四聖宗,為我介紹一下這些年來,我四聖宗的變故!今日只有你來此地,想必是其餘聖皇,已然死去!」青龍聖皇聲音平靜,沒有任何情緒的波動。

    王林不動聲色的退後一步,臨近了王巍與胡娟二人,沉聲道:「青龍前輩,晚輩還有要事去處理,短時間無法回到四聖宗。」

    「哦?」青龍聖皇看向王林,王林目不斜視,與其對望,片刻後,青龍聖皇略一點頭,說道:「如此也好!」

    說完,他轉身一步之下,直接踏向平台之上那龐大的雨界大門,在其身後,四聖宗的各個長老,全部跟隨而去,唯有個別幾人,回頭看了王林一眼,毫不猶豫的離去!即便是朱雀聖宗的長老,也是如此!

    「新朱雀,記得回來時,把朱雀太古聖器送回!」遠遠地,傳來青龍聖皇沒有任何波動的聲音。

    正在寫第三章,今天沒買紅牛,但煙和咖啡卻是準備了很多,足夠拼的

    (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