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第二卷 修真血影 第八卷 聯盟隱秘第1079章 木冰眉 文 / 耳根

    更是在這一剎那,與古魔塔珈交戰的五老,在塔珈雙臂伸開,其身後驟然間出現了一個月牙般虛幻之相,一聲「月葬」之中,五老身前的空級法寶轟然崩潰,五人身在倒捲,鮮血噴出。、、

    那近百族人元神凝化的火焰巨人,更是在塔珈神通下,砰的一聲崩潰!分作無數重新回到了那近百族人體內。

    大口鮮血從這近百族人口中噴出。

    天運子對這一切視若無睹,盯著王林前方那全身符文繚繞的塔山,神色依舊平淡,緩緩說道:「你躲藏在下方已經很久,本以為你不會再出現。」

    塔山沉默,他的確在下方已經很久,面對這場廝殺,他本可以不出現,這事情與他的關聯,很小。

    實際上他也一直是如此打算,只是在剛才的一刻,在看到王林生死危機的瞬間,塔山心中有一個聲音在怒吼,在吶喊,在那聲音的咆哮中,他的身子仿若不受操控,衝了出來。

    「塔山……」王林神色透出憔悴,但目光卻是更為犀利,此刻的他被塔山攙扶,鮮血從嘴角流下。

    「鬆開我,去助大頭!」王林深吸口氣,咬牙說道,他的右手狠狠地握住劍鞘,盯著天運子,露出瘋狂的殺機。

    這一刻的他,好似回到了當年在朱雀星時,那殺機滔天的煞星魔頭!

    「我王林身為逆修,即便是死,也要頂天立地!!人之一生,沒有任何畏懼,唯,一死爾!!」王林手中的劍鞘砰的一聲崩潰,化作無數碎塊落地,只留下其內,那袑騑陷釭瘍K劍!

    塔山略一猶豫,沉默中後退,看向王林的目光,依稀間與往昔,有了一樣的光澤。

    他猛地轉身,直奔大頭與粉塵子所在方向閃爍而去。

    之所以讓塔山離去,是因為王林明白,以塔山的修為,即便是獲得了符文聖祖的傳承,但想要阻止天運子,還是遠遠不夠,剛才塔山拚死的阻擋,儘管外表看去受傷不重,但實際上,王林卻是看出,塔山,承受不了第二擊!

    拿著鐵劍,王林深吸口氣,望著天運子,臉上透出一絲苦澀。

    「容我,再稱呼你一聲師尊……若沒有你,此刻的我不知在何方,或許依然會離開朱雀星,或許會選擇一處偏僻之地隱居……這一擊,是我王林為生存而戰,若我死,請師尊送我骸骨回朱雀星,即便沒有了輪迴,也讓我葬在故土!司徒等人與師尊無太大關聯,若我死,還請師尊放過他們……」

    天運子神色平靜,望著王林,沉默了片刻後,點了點頭。

    王林一聲長笑,這笑聲帶著一股一往直前的霸氣,他的身體在痛,他的元神在碎裂,但他的手,卻是沒有任何顫抖,握住鐵劍,緩緩的抬起。

    「天運子!」王林大喝中右手橫掃,體內元力轟然間全部湧入鐵劍內,瞬息間這鐵劍立刻發出刺耳的嘶鳴,一把虛幻的大劍瞬息間出現在了半空,向著天運子橫掃而去。

    一劍、兩劍、三劍……天運子沒有動,只是平靜的望著王林,望著那一劍又一劍的連擊。

    七劍、八劍、九劍……那鐵劍揮舞迴旋,往往一劍尚未消散,又一劍已然掀起,環繞天運子身體外,形成了一道道璀璨的劍芒,取代了這天地間一切光芒。

    十劍、十一劍……一直到第十九劍,王林吐出鮮血,身體上的赤紅鎧甲也暗淡下來。

    二十劍、二十一劍……二十三劍!這當初王林能發揮的極限一劍,在落下的瞬間,王林全身的鎧甲消散,化作一股火元力融入鐵劍內。

    二十四劍!王林體內傳來砰砰之聲,雙眼流下兩行血水,他的神色更為猙獰,低吼中再次抬起鐵劍。

    環繞在天運子身體外的劍光呼嘯,轉眼間,就形成了第二十五劍!

    在這第二十五劍出現的剎那,王林胸口噴出血霧,卻是之前的傷口,立刻被撕開。他身子一晃,但卻有一股意志強行使得身軀不倒。

    帶著一絲慘笑,王林再次抬起鐵劍,第二十六劍轟然而出,從天運子身體外驀然間幻化橫掃。

    這一刻,天運子動容,他望著王林,神色露出沉吟。

    「你這麼做,沒用的……在我的天人第一衰下,以你這次空涅法寶之威,達不到三十劍以上,無法阻止我的腳步。」

    「是麼……」王林眼前依然模糊,但他的右手卻是沒有停頓,再次揮舞間,環繞在天運子身體外的劍芒立刻呼嘯,第二十六劍出現!

    王林七竅流血,但他卻大吼一聲,鐵劍一拋而出,這鐵劍臨近天運子,瞬息間一卷,化作了第二十七劍、二十八劍、二十九劍!

    天運子搖頭,但就在這一剎那,王林體內元神轟然間大範圍的崩潰,雖說沒有消散,但卻更為萎靡,但卻因此換取了更多的元力。

    鐵劍瞬息間爆發出了更加刺目的劍芒,竟然環繞之下,出現了第三十劍!

    沒有結束,那第三十劍之後,第三十一劍,三十二劍電閃雷鳴般出現!

    「三十三劍!!」王林一聲驚天怒吼,他全身砰砰之聲下,大片的血霧噴出,化作了這最後的一劍,三十三劍!

    這三十三劍環繞天運子身邊,在王林最後的一指下,立刻乍現出可以穿透這妖靈之地的劍芒,幻化在天運子四周,帶著一股空間的殺機與凌厲,直奔天運子而去。

    更有那鐵劍之上的袑鞢A化作一片,融入劍光之中。

    轟轟轟!

    震驚天地的衝擊,驀然間從天運子所在之地迴盪起伏,這一刻,四周的所有人,全部停止了廝殺,在這無法想像的衝擊中紛紛看去。

    即便是那古魔塔珈,也是目露奇異之芒,看了過去。

    「主子……」塔山握住拳頭,身子一顫。

    「主人!」大頭的元神呆呆的望著前方,元神存在的他,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痛,瀰漫不斷。

    「小林子!」司徒南與天運子分身交戰,衣衫全部都是血跡,此刻呆呆的望著王林所在之地,雙眼撕裂!

    在王林與天運子所在之處,一股劍之風暴在衝擊中崛地而起,這風暴連接天地,在這一剎那,使得妖靈之地傳來劇烈的顫抖,大地崩潰,天空倒捲。

    轟隆隆的聲音驟然迴盪,整個天空好似在這一刻都被撕裂,露出了其外,那無盡的星空!

    那劍之風暴橫掃,使得整個妖靈之地出現了大範圍的坍塌,更是隨著星空的出現,無窮無盡的天地之力宣洩而來。

    這劇烈的衝擊更是掀起了一片氣浪,衝擊過後,天運子神色平靜的站在原地,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把散發濃濃滄桑之氣的三叉戟!

    但,他的衣衫,確實在風一吹中,碎裂的大片,就連其頭髮,也在風中有不少碎裂,消散了。

    王林的身子,帶著一絲不甘心,向後緩緩的倒下,其身體更是從這高聳天際的百里地面落下,向著下方瓦解的大地,摔落……「就要……去見爹娘了麼……」王林的身體不斷地下降,他迷糊的雙眼望著被撕裂的天空內那露出的星空,依稀間,他好似看到了爹娘的身影,他們在向他招手,臉上露出那他很久很久,有一千多年沒有親眼看到過的慈祥微笑。

    這種微笑,唯有在他的記憶深處才會存在,是他最珍惜,最寶貴的記憶。

    「或許……這樣也好……」王林臉上露出微笑,他的眼前,那星空中,在父母的身後,還有李慕婉與王林。

    「你們……是在等我麼……」王林眼中露出迷茫,身子在不斷地下落中,呢喃。

    「只是司徒……周佚……我的承諾,無法完成了……對不起……」王林閉上了雙眼,但就在其雙目合上那一剎那,妖靈之地的星空中,出現了兩個身影。

    這兩個身影,一男一女,男的,正是那昆虛之境的老者,而那女子,則是……木冰眉!

    木冰眉的絕世容顏,無盡的冰冷,在這一刻,在看到王林的身體,從那高聳入雲的地面上落下的一瞬間,她的冰冷,崩潰了。

    一種不知為何的複雜,湧現在她的心神,她的身體在這一瞬間,仿若不受自己的控制,一步之下,化作一道長虹,直奔王林而去。

    她旁邊的老者皺起眉頭,暗歎一聲,但卻沒有阻止,而是看向妖靈之地的眾人。

    木冰眉就如同一隻飄飄起舞的蝴蝶,閃爍中臨近摔落的王林,扶住了他的身體,望著距離自己只有咫尺的男子,她心中的複雜,濃郁的誰也化不開半點。

    準確的說,這是她第一次,和他面對面……幽幽一歎,木冰眉玉手虛空一抓,便在其前方出現了一道虛空的裂縫,從其內拿出一個玉瓶,其內只有一粒丹藥,這玉瓶通體均為極品仙玉打造,更是在其內蘊含了無數陣法禁制,以保存其內藥物的永恆,玉瓶尚且如此,更不用說其內的唯一一粒丹藥。

    毫不猶豫,木冰眉取出丹藥,放在了王林閉上雙目的嘴邊。

    那丹藥並非需要吞食,而是碰到王林雙唇的剎那,立刻化作兩道乳白色之氣,鑽入王林鼻間,消失不見。

    「這天地間,除了我,誰也不能提前將你殺死!」木冰眉抬起那可以讓一切修士怦然心動的螓首,盯著上方的天運子,雙眼露出寒芒!

    煙、咖啡和紅牛,是耳根爆發需要的必備品,已經準備好了,為了月票,爆發!

    (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