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第二卷 修真血影 第八卷 聯盟隱秘第1045章 次空涅 文 / 耳根

    在這小路兩旁,種植著無數花絮,各種顏色均有,看去很是美麗不凡,但在其上,卻是擁有眾多禁制,稍微碰觸便會使得禁制開啟,或是攻擊,或是圍困,或是傳送到另外一地。、、

    若是不明所以者,在這仙帝洞府的第一層,將會寸步難行。即便是這小路之上的仙玉,也是蘊含了禁制,若是行走的方位與腳步落下的順序不對,也會開啟。

    只是這些,對於王林來說卻是沒有過於凶險,地圖玉簡內對於這些禁制,雖說沒有破解的方法,但卻詳細的介紹了一番。

    若是別人獲得或許沒用,但王林身為禁制大師,只要知曉了這些禁制的一些細節介紹,便可一眼看破虛實,省去了很多功夫。

    只是以王林的性格,並不完全信任那地圖玉簡,一路走去速度雖快,但卻不斷地印證那地圖玉簡內的記錄是否屬實。

    行走間,他一拍儲物袋,立刻那從人形之物身邊搶走的鐵劍,出現在了王林手中,神識瀰漫鐵劍之上,王林謹慎的觀察起來,這鐵劍看似尋常,但王林的神識在上面卻是受到了強大的阻礙。

    仿若有一股力量在其內隱藏,阻止任何神識的探入。

    尤其是在那鐵劍上的四處袑鞢A更是阻力更濃,收回神識,王林目露沉吟。

    「這到底是什麼劍……」盯著那幾處袑鞢A王林記得當年托森使者拿到那把一摸一樣的鐵劍時的表情,仿若是得到了至寶一般,只不過那托森使者所看,並非是這鐵劍本身,而是其上的袑鞢C

    目光始終停留在那袑韙W,王林抬起左手在其上輕輕一抹,抬手一看,手指上沾染了一些暗紅的蛈ョC

    放在鼻子旁,立刻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腥氣。

    「只不過是尋常的鐵蛈茪w。」王林皺起眉頭,放下了左手,但就在他左手放下的剎那,立刻其手指劃過的虛空,頓時便呲的一聲,出現了一道裂縫!

    更讓王林一怔的,是他此刻身邊花叢中的多處禁制,原本距離他有些距離,但隨著左手方纔所以的落下,頓時那一片花海立刻散發出陣陣暗紅之光,竟然順序間就全部詭異的枯萎,就連其上的禁制,也在這一刻無聲無息崩潰。

    王林雙眼驀然爆出精光,直勾勾的盯著那片好似成為了廢墟的花海,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指上那些蛈ョC

    退後幾步,王林左手沾染了蛈ヰ漱漇,向著另外一個方向的花叢點去,立刻那片花海轟然間迅速枯萎,成為了廢土。

    而王林手指上的蛈ョA也隨之消散。

    倒吸口氣,王林盯著鐵劍上的袑鞢A眼中露出震撼。沉默片刻後,他一咬牙,心神一動中眉心第三目瞬息間開啟。

    在第三目開啟的剎那,立刻紅芒從其內閃爍而出,籠罩鐵劍之上,本源之力更是蘊含,隨著王林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那袑韙W。

    這一眼之下,王林立刻就看到了那鐵劍好似在他面前漸漸透明,但那幾處袑颸o是沒有半點變化,始終如常。

    鐵劍內有一股無形之氣在流動,環繞整個鐵劍,在接觸到王林第三目本源之力的瞬間,那無形之氣竟然一頓,直接衝出好似欲要吞噬這本源。

    王林果斷的切斷了神通,迅速收回本源之力,第三目更是閉合,那無形之氣再次一頓,緩緩的收縮回去,繼續慢慢的流轉在鐵劍內。

    心中充滿了迷惑,王林百思不得其解,暗歎一聲,正要把這鐵劍收回,但立刻腦中靈光一閃,望著鐵劍,目測了一下大小後,神色頓時起了古怪。

    他一拍儲物袋,立刻就有五道晶光從儲物袋內飛出,在他身前化作五把劍鞘,這五把劍鞘是王林當年在朱雀星得到,一直不明其效用,只是知曉若是有飛劍融入劍鞘內,可以使得飛劍之威更烈。

    此刻拿出這五把劍鞘,王林右手虛空一抓,立刻那鐵劍便融入一把劍鞘內,其大小整整好好,沒有絲毫多餘。

    只是融入劍鞘後,卻是沒有任何變化出現,王林抽出鐵劍,在剩餘的四把劍鞘內一一嘗試,就在那鐵劍刺入第三把劍鞘的瞬間,立刻那劍鞘之上雕刻的幾處符文,立刻散發出刺目之光!

    一股可怕的氣息,頓時就從那鐵劍與劍鞘內瘋狂的傳出,王林眼中露出驚喜,一把抓住那劍鞘,深吸口氣,緩緩地拔出鐵劍。

    在那鐵劍從劍鞘內剛剛被抽出的剎那,其內那可怕的氣息立刻再次攀升,仿若有一股無法想像的力量被封印在內,若是鐵劍拔出,那麼這股力量就會沖天而起一般!

    這股力量,王林曾經在一個別人的法寶中感受過類似,那法寶的主人,也成為了亡魂,正是玄寶上人,而那法寶,則是次空涅箭!

    「次空涅……」王林目露奇異之芒,沒有把鐵劍拔出,而是重新放入劍鞘,帶著一絲興奮,收起法寶,向前一路疾馳而去。

    他身子如同一道流光,順著小路直奔前方,轉眼間就來到一處路邊閣樓之旁,此閣樓不大,只有二層,看上去很是平常,但在地圖玉簡內卻是記錄,這閣樓為第一層總體禁制的第一個禁眼之處,這第一層的禁眼有八處,唯有全部打開,方能有機會踏入那黑霧中。

    仔細看了一眼這閣樓,王林目光一閃,卻是看出了這閣樓的禁制,已經早就被人破開。

    「從這禁制來看,破開時間不長。」王林神色露出謹慎,很顯然,懂得此地禁制關鍵之人,並非他一個。

    「當初葬仙池崩潰,所有人都被散開,定然有提前破開禁製出現者,就是不知到底都有誰走了出來。」王林看了看四周,這仙帝洞府第一層並不大,神識一掃就可全部窺看,但除非是瘋狂之人,否則的話,沒有人敢在這麼多禁制環繞下散開神識,恐怕即便是天運子,也會有很大顧慮,不到萬不得已,輕易不會選擇散開神識。

    沉默片刻後,王林身子一晃,從這閣樓旁繞過,踏在一片草地上,雙目閃爍計算之芒,身子沒有停頓,直奔前方而去。

    草地之上的禁制,在王林的地圖玉簡內有介紹,此刻王林踏在上面,穿梭在一處處禁制內,但卻沒有使得任何禁制開啟,他速度飛快,轉眼間就越過草地。

    同樣在這第一層內,東北角一處亭榭外,那一身黑衣、眉心隱藏了黑龍印記的男子,正盯著那亭榭,目光露出寒芒。

    在他的前方,亭榭的另一邊,同樣站著一人,此人正是那村姑般的美婦,她隔著亭榭,盯著黑衣男子,神色極為陰沉。

    「這位道友,此地只不過是一處簡單的禁制,為何非要與我搶奪!」那村姑美婦聲音透出一絲沙啞,但卻極為動聽。

    她之前被葬仙池衝擊推送到一處禁制內,所幸那禁制並不強,沒用多久便被她破開,出現後自然看到了遠處那黑霧,沉吟許久後便緩緩地前行。

    對於被自己帶來的那粉衣女子,她沒有太過擔心,有那女子的大師姐所送之物防身,應該無礙。

    只是這仙帝洞府內的禁制太多,村姑美婦一路走來,多次凶險,費勁千辛萬苦才來到了這裡,在看到這亭榭的瞬間,她立刻就發現了不同之處。

    正要仔細查看,卻沒想到就在這時,對面出現了那黑衣男子。

    「既然是一處尋常禁制,那麼道友還是讓給在下吧。」那黑衣男子眼中閃過一絲譏諷,身子向前邁步而去,就要踏入那亭榭內。

    村姑女子目中殺機一閃,立刻化作一道殘影直奔前方。

    黑衣男子冷笑中右手掐訣,向前驀然一拍,頓時就有一股黑霧呼嘯而出,化作龍形張開大口就向那臨近的村姑美婦吞去。

    那女子右手在頭上一拽,立刻就有三根髮絲被扯斷,向前拋去中嘴裡便有咒語之聲迴盪,瞬息間那三根髮絲立刻扭曲,化作三條黑色的巨蟒,吐出血紅的芯子,直奔把龍形黑霧而去。

    二人均都是大神通修士,神通交錯之中頓時就如同風捲殘雲,一陣悶悶的轟聲立刻迴盪,但卻沒有散出太遠,只在百丈內掀起回音。

    他二人的打算都是一致,決不能弄出太大的聲響引起此地其他人的注意,而是速戰速決中限制了鬥法的波動。

    「你不去那黑霧繚繞的正中心宮殿,為何非要與我搶奪此地!」那村姑美婦雙手掐訣,立刻就有五彩之芒瀰漫身體外,化作五道利劍向前橫掃。

    黑衣男子更是大袖一甩,頓時便有一把散發黑氣的飛劍出現,在起身前環繞一圈直奔前方,與那五道利劍碰撞,發出陣陣清脆之聲。

    「廢話,你為何不去哪裡,此地雖是亭榭,但裡面卻有一個傳送陣,看其樣子,應該是連接一處儲物空間,這些你心知肚明,何必再隱瞞!」

    村姑美婦神色如常,但雙目卻是寒光一閃,對方說的沒錯,她之前看到這亭榭時也有這般發現,如此才會有了現在的爭奪。

    二人法寶糾纏,那清脆的碰撞之聲越加響亮,隱隱向著四周傳開,村姑美婦目光一閃,立刻說道:「你我二人修為相當,怕是還沒等分出勝負,便已經被人察覺,不如一同進入那傳送陣,所得之物一人一半!」

    黑衣人看了那村姑美婦一眼,略一點頭,二人沒在廢話,同時收回法寶,一同踏入進了那亭榭內。

    但就在他二人踏入其內的剎那,二人立刻看向遠處同一個方向,只見在那裡一片閣樓林立中,走出了一人。

    此人正是王林!

    王林一眼就看到了亭榭內的這二人,目光驟然一凝,腳步緩緩停了下來。

    看到王林,那黑衣男子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微笑,反觀那村姑美婦,則是神色透出奇異,在王林身上一掃而過中,內心卻是一震。

    「他的修為,更加詭異!最早看到他時,雖說有淨涅期的實力,但其修為看起來只是窺涅而已,即便是之前,也不過窺涅中期,但現在竟然達到了窺涅大圓滿,此人到底是隱藏了真實的修為,還是最近有所突破!」

    王林謹慎的看了這二人一眼,他自然看出了這亭榭內的端倪,實際上在地圖玉簡內對於這亭榭也有介紹,此地的傳送陣,通往一處儲物空間,況且即便是沒有玉簡地圖,王林也一眼就看出了那亭榭內的傳送陣。

    「王道友也來了這裡,如此我們便三人同進,獲得之物分成三份,如何!」那村姑美婦略一沉吟,望著王林緩緩說道。

    王林正要說話,但就在這時,突然地面傳來一陣震動,更有一聲憤怒的咆哮,從遠處瘋狂的傳來。

    目光所望,遠處看不出任何端倪,這仙帝洞府內由於禁制太多,組合之下便形成了阻礙,就彷彿是擁有了無數個世界,即便是距離很近,若是處於兩片禁制內,就無法發現對方,甚至連視線都會扭曲。

    一眼看去,這洞府內一片平靜,但這只是表面,若是把這裡的禁制都破開,立刻就會發現在遠處有一片竹林,此刻竹林內紅霧滔天,那憤怒的咆哮正是從霧氣內吼出,驚天動地。

    王林神色立刻一變,他雖說目光所望,遠處那片竹林沒有任何變化,但卻明白,在這表像之下,恐怕那竹林的禁制應該已經被生生破開,那人形之物脫困的時間,超出了他的預料。

    沒有回復村姑美婦的話語,王林身子一晃,直奔前方此地正中心黑霧瀰漫的宮殿迅速衝去,之前的一路,他看到了那所有的禁眼,全部都已經被人打開,很顯然,有人提前了一步已經從這裡進入到了第二層。

    來到這亭榭,也是因為此地是進入那黑霧宮殿的道路中,禁制最少的一處。

    那黑衣人看到王林在那怒吼傳來的瞬間就立刻如同逃命一般前行,神色立刻一動,不假思索,放棄了這亭榭的傳送陣,直奔王林而去。

    唯有那村姑美婦,神色有了猶豫,但就在她猶豫的瞬間,那怒吼的咆哮卻是越來越近,似乎正向著這裡瘋狂的臨近。

    此刻若是除開此地禁制形成了一個個隔絕的世界,以正常的目光從上方向下望去,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人形之物,邁開大步向著王林所在方向衝來,一路之上他觸發了無數禁制,往往禁制之光閃爍中,便有無數攻擊瀰漫而來,更是有一些禁制會把他立刻傳送出去。

    但卻過不了數息,他就會立刻從被傳送的禁制內破開踏出,且隨著其前向而來,他好似在學習這些禁制一般,破開的速度越來越快,到了最後,幾乎就是一條直線,衝向前方。

    (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