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章 節目錄 第七卷 名震羅天第742章 魔蓮 文 / 耳根

    雷之仙界之大,遠遠地超過了聯盟星域的雨之仙界。準確的說,雷之仙界保存更為完整。在其中一處碎片化作的大陸邊緣,有一座無時無刻都在散發雷光的山峰。

    陣陣雷電如同一條條銀蛇,在這山峰上遊走不斷,讓人看去,便會心神激盪。

    天空上,一片陰暗,時而還有雷霆落下,隱入山峰之內,仿若與這山峰連接在了一起。陣陣雷鳴的聲響,持續的迴盪天地,久久不散。

    這山峰中段,有一個洞府,王林盤膝坐在其內,療傷打坐。

    仙衛傀儡在入口處同樣吐納,略作恢復。

    這一日,王林睜開雙目,其眼中有精光閃過,在他的身前,十多個大小不一形態各異的碎片,緩緩地飄起。彷彿有一隻無形大手托著一般。

    王林目露沉吟,他沒見過雷之仙界存在的源器是什麼樣子,但猜測之下,這些碎片,有七成可能,便是源器碎裂造成。

    王林抬起雙手,拿過其中一片,仔細的打量幾眼,隨後放下,又拿起另一片,就這樣,每一個碎片,他都銘記在了心中,漸漸地,他閉上雙眼。

    在王林的腦中,如同推衍禁制一般,迅速的推延起來,尋找最為正確的組合。

    時間緩緩地過去,一個時辰後,王林睜開眼睛,皺著眉頭看向身前的碎片。

    「這些碎片,無法組成一個完整的法寶,裡面缺少了一些。」沉默片刻,王林右手一揮,其身前的那些碎片被仙力環繞,立刻相互移動起來,彼此交錯連接。瞬息間,便形成了一個水壺的樣子。

    其上每個碎片之間,都有好似疤痕一般的裂縫,看上去,有一種殘缺的美麗。除此之外,更是在壺身的一側,缺少了幾片,無法達到完整。

    看了半響,王林右手虛空一拍,碎片脫落,被王林全部收入儲物袋內。

    「那許封寒身為陰虛修士,其身上,為何沒有儲物袋……」這個問題,王林在殺了許封寒後,便頗為不解。

    許封寒死後,其肉身消散,王林神識一掃,便立刻知曉,對方身上沒有儲物袋。

    這種現象,只能稱之為異數。

    「此人修為高深,來到這雷之仙界。即便是不準備法寶之物,也會有一些丹藥,況且,若是在這雷之仙界有所收穫,總不能雙手抱之……」王林眉頭越皺越緊,百思不得其解。

    「這裡,恐怕定然有一些我不知曉的原因,或者說,其儲物的方法,不為外人得知!」王林忽然目光一閃,他想到了道化黃泉內的那個魔蓮!

    「莫非……」王林眼露精芒,心神一動之下,黃泉幻化在身體四周,這黃泉由道念所化,可大可小,此刻縮小之後,環繞身旁,王林右手虛空一拍,立刻黃泉內大量的怨氣上湧,托著許封寒的魔蓮出現。

    目光炯炯,王林盯著那魔蓮,此物不能離開黃泉太久,否則便會消散,只有在黃泉內,才會減緩其消散的速度。

    此刻這上面的魔焰早就全部熄滅,只留下黯淡無光的蓮花以及*台。王林右手掐訣,在雙目處一掃,體內仙力柔和的凝聚在了雙眼之內。

    一目看去!

    這魔蓮內好似有一團渾濁的氣息,此氣息並非死物。而是緩緩地轉動,當王林看去時,這氣息轉動之速立刻加快,隱約間好似有一聲聲咆哮從其內傳出,居然想順著王林的目光以一種奇異的方法延伸而來。

    王林眼中寒芒一閃,冷哼中目光不但沒有收回,反而給了那詭異的氣息機會,這氣息瞬間便延伸而出,只見一道黑氣瀰漫,化作一個魔頭的樣子,向著王林一口吞來。

    那魔物在吞來的瞬間,立刻身子一顫,好似發現了某個不可思議的事情,尖叫一聲立刻掉頭就要回到魔蓮內。

    但,卻是晚了!

    王林元神從天靈一衝而出,帶著濃郁的閃電,直接追去,一把抓住那黑煙化作的魔物,在此魔物陣陣焦急的尖叫聲中,生生的被王林元神拽回到了肉身之內。

    「散魔我煉化不了,區區小魔,王某還沒放在眼中!」王林眼中平靜,其元神之中那魔物的聲聲嘶鳴。越來越弱,最終徹底的消失,被元神吞噬。

    這種吞噬的能力,尋常修士並不具備,往往是某些修煉魔道功法的神通造就而成,至於王林,則是因為當年的吞魂身份,才能如此。

    吞了那魔魂,王林眼中黑芒一閃,隱約中,似乎也蘊含了一絲魔氣。但瞬間,其目中雷光一閃,這魔氣便立刻被驅散,王林恢復了正常。

    他舔了舔嘴唇,此刻的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元神內的元力,不但完全的恢復,而且居然還略有精進,好似元力被壓縮了一般。

    黃泉內的魔蓮,失去了這黑氣後,其內不再渾濁,王林看去,立刻看到這魔蓮內,另有空間,其內飄著四個晶瑩剔透的光珠,散發璀璨之芒,只不過其上卻是並不穩固,而是有了崩潰的跡象,似乎隨時都可以崩潰一般。

    就在王林看去之時,便有一個光珠砰的一下崩潰,消散了。

    眼看另外的光珠也要崩潰,王林不假思索右手迅速伸進其內,一把抓住兩個光珠,待要抓第三個之時,那光珠潰散。

    王林目光閃爍,收回右手,其手心之上飄著兩個光珠,離開了魔蓮後,它們崩潰的跡象停止下來,王林神識一掃,立刻神色動容。

    「好奇妙的神通法術,居然以道念所化之物為儲物袋!」王林深吸口氣,他明白了那許封寒身上為何沒有儲物袋。

    「以道念形成空間,把一些珍貴之物放在裡面,如此一來,可以最大程度的起到保護作用。這個神通,很實用。」

    此刻的魔蓮,失去了光珠與黑氣後,好似枯萎一般,迅速的變化,如同一瞬間度過了上千年,成為了乾枯的碎葉,最終,消散了。

    王林收回目光,右手一捏,便把一個光珠捏碎,頓時一個藥瓶從其內閃現而出,這藥瓶上還有封蠟,顯然從未打開過,瓶身上刻著一個較為秀氣的「許」字。

    捏碎封蠟,一股仙氣撲面而來,聞之便立刻讓人身心舒坦。藥瓶內,只有一粒丹藥,看不出具體的藥效,但打眼看去,此丹絕不尋常。

    看了半響,王林收取丹藥,把另一個光珠也拍碎,晶光閃爍中,一張紙符飄下,這紙符看起來頗為尋常,沒有任何出奇之處。

    在其上,以硃砂畫著一個簡單的符文。

    「這是什麼……」王林一怔,拿起紙符仔細看了半天,此物與他早年修道時看到的一些低階修士所使用的符文沒什麼區別,幾乎一模一樣。

    「此物能被許封寒放在道念內,絕非尋常!」王林目光凝重,看了半響,始終還是沒有看出端倪。

    沉默片刻,他收取紙符,不再去考慮。而是身子一動,直接踏出洞府,仙衛傀儡化作虛影,融入王林身後影子內。

    在雷山前方目光所及之處,便是腳下這雷之仙界碎片大陸的邊緣,邊緣外,則是一片雷光,這雷光成褐色,彷彿一條條生蛌瘍K鏈,延伸至遙遠的漆黑之處。

    「雨之仙界內,有傳送陣法存在,可這雷之仙界,因為雷霆之力太濃,傳送陣無法佈置,一切,都需要靠雙腳之力。」王林略一沉吟,沒有急於離開這片大陸,而是低空飛行,神識小心的散開,尋找一處處有仙力波動之地。

    正飛行間,忽然王林神色微動,只見在其他前方,兩道劍光呼嘯而來,這劍光之上分別是一男一女二人。

    男的那位身穿深藍長衫,長髮以一根淺藍絲帶束起,年月三旬左右,目光凌厲,相貌不凡。其身邊的那個女子,約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相貌倒也秀麗,只是鳳目含煞,看起來似乎有些性子乖戾。

    他二人飛行間,一眼就看到了王林,身影不由得一頓,神識謹慎的掃來,看發現王林的修士是問鼎大圓滿後,二人略鬆口氣,彼此看了一眼,沒有說話,而是遠遠地離開。

    他們探查王林修為的同時,王林也把這二人的修為看了清楚,這二人均都是問鼎大圓滿,並未突破。

    他們元神內的元力,並不多,不像他已經達到了飽和。

    那二人沒有惹事的想法,迅速離開,王林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繼續神識向著大地掃去。

    雷之仙界開啟了很多次,越是往後,來這裡的收穫也就越少,但同樣的,一旦有所收穫,定然有很大的幾率,是極品之物。

    王林有過雨之仙界的經驗,此刻搜尋起來,倒也駕輕就熟,時間一晃便是月餘,一路上王林並非遇到太多修士,只有三五人而已。

    其中也再沒發現陰虛修士,絕大部分,都是處於問鼎,甚至還有一個嬰變期。

    一個月的時間,王林把這大陸搜尋一遍,沒有發現什麼端倪,沉吟之後,他轉身不再搜尋,而是展開速度,直奔原路而回。

    這一日,王林正飛行間,忽然目光一凝,在遠處的地面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陣法禁制。

    這禁制雖說隱匿,但在王林這個禁制大師的眼中,卻是清晰無疑,他清楚的記得之前路過這裡時,並未看到這禁制——

    推薦榜要掉了,求道友們的推薦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