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龍騰世紀 第465章 戰乾風 文 / 耳根

    第465章戰乾風

    乾風喘著粗氣,他之前被朱雀子以奇異之法收了大量的壽元,此刻身子很是虛弱,他內心對於朱雀子的恨,已然滔天。

    「幸虧老子沒聽他的,若是與人鬥法之時把這銅人祭出,那麼沒等殺敵,自己就會被他吸乾。」乾風咬牙切齒,但此刻顯然不是恨朱雀子的時機,眼下重要的,是如何應付眼前的殺機!

    實際上朱雀子打乾風的主意,不是一天兩天了,若非仙遺族的突然出世,那麼再給朱雀子一些時間,或許他真的可以成功想出如何躲避天道輪迴壽元斷絕之劫,從而奪舍乾風的壽元而存。

    乾風年幼時,朱雀子便一直進行這個計劃,他讓乾風吞噬一個個意境,感悟那一個個人體悟天道時的那種經歷,他這麼做不是為了乾風,多的,是為了自己。

    他實施乾風身上的手段,實際上是歷代朱雀子,一直秘密研究的一個法術,這個法術,尚未完全成功,只有不足一成的幾率,不過即便是真的成功了,也只能暫時緩和,多獲得幾十年的壽元罷了。

    同時,為了這幾十年的壽元,他需要耗費極大的代價。

    那銅人,便是關鍵之物,此物是第四代朱雀子所煉製,取的是天外之鐵,歷經無數載,加上後人不斷地祭煉,終,才具備了收取壽元凝化而出的一些神通。

    實際上這銅人之所以有這等神通,主要還是通過修星之晶的一些變化,從而被歷代朱雀子感悟而出。

    只不過此物,並未完善,存很多致命的破綻,就比如說現,朱雀子雖說以此物化形,看似充滿了生機,但實際上,卻是強弩之末,暫時罷了。

    王林手中十億尊魂幡一抖,無數魂魄立刻從其內呼嘯而出,頓時瀰漫天地之間,好似一道道黑色旋風,發出陣陣鬼哭狼嚎的咆哮,洞徹天地之間。

    「融!」王林眼中殺機閃爍,一字之下,四周魂魄立刻融合,幾乎眨眼之間,六個雖說未到問鼎期,但卻比尋常嬰變後期的修士強大數倍的主魂,驀然間出現,其中那頭麒麟殘魂,也其中。

    「戰你二人,不用融合問鼎!」王林目光一閃,右手一拍儲物袋,戰斧立刻其手中出現,一揮之下,整個人立刻騰空而起,驀然間,斬下!

    乾風面色大變,一拍儲物袋,朱雀錐手,一抖之下,一道紅色閃電立刻從其上呼嘯而出,化作一道長虹,向著王林飛馳而來。

    王林面色冷峻,手中戰斧一揮,一道強猛的斧芒,立刻閃爍而出,與此同時他大喝一聲,手中戰斧向前一拋,但聽一陣驚天巨響破空傳來,戰斧呼嘯而出。

    那朱雀錐上散出的電光,立刻崩潰,戰斧呼嘯而下。

    乾風眼露凶芒,低吼一聲,雙手掐訣,猛的向前一點,那戰斧臨近的瞬間,他全身上下驀然間散發刺眼紅芒,朱雀玄陣,開啟!

    一聲洞徹九天的聲音驀然間迴盪天際。

    乾風身子蹬蹬蹬退後數步,噴出一口鮮血,上半身衣服疵啦一聲中,立刻崩潰,化為飛灰,只見前鋒的胸口,一個奇異的圖案,驀然間出現。

    戰斧被一股大力衝擊,立刻飛回,王林身子一躍,一把抓住戰斧。

    王林十億尊魂幡釋放而出的六個主魂,此刻咆哮中,一分為二,其中四個,撲向柳眉,剩餘兩個,則是一左一右,向著乾風衝去。

    柳眉面色微變,頗為忌憚的看了那尊魂幡一眼,銀牙一咬,口中吐出一道白芒,這白芒虛空一晃,立刻化作一條白色絲帶,這絲帶之上,有一個由金線秀出的圖案。

    絲帶一甩之下,立刻包裹柳眉全身,驀然間,被她從四個主魂內破出一道缺口,整個人被白色絲帶包裹,化作一道白虹,向遠處疾馳而去。

    「追,殺!」王林輕喝,包括麒麟殘魂內的四個主魂立刻一閃之下,瘋狂的追去。

    乾風面對兩個主魂的進攻,節節敗退,他面色難看,一拍儲物袋,立刻手中多處一把紅色扇子,噴出一口鮮血落扇子上,猛地一揮。

    一股颶風立刻破空而出,瘋狂的四下橫掃,這颶風好似專克制魂魄,兩個主魂不由的動作一緩。

    王林冷哼一聲,一拍儲物袋,四把一摸一樣的劍鞘,立刻其身前閃現而出。

    王林眼中寒芒閃爍,向前一指,頓時四把劍鞘,好似流星一般,立刻呼嘯衝擊而去,但見四道劍芒,從劍鞘內立刻散出,化作三尺多長,其內擴散出一股滔天劍意。

    「碎!」王林眼中寒芒閃爍,四把劍鞘立刻瘋狂的呼嘯而出,劍意滔天。

    乾風面色大變,手中扇子向前一拋,身子立刻後退,就要逃遁。

    但,那扇子幾乎剛剛出現劍鞘之旁,便立刻被四把劍鞘生生絞碎,帶著強猛的衝擊,緊追不捨。

    兩個主魂沒有了扇子阻礙,立刻速度極快,轉眼間追上乾風,一撲之下,乾風身子一抖,元神轟然一震,險些離體而出。好危機之際,其胸口的圖案一閃,朱雀玄陣立刻開啟,這才擋住兩個主魂的撲擊。

    乾風面色難看,猛地回身,吼道:「曾牛,你莫要逼我!」他吼叫中,張口噴出一道青光,這青光一閃,化作一塊青木。

    青木之上,散發出詭異的氣息,迎風一吹,立刻放大,終居然化作一隻粗約十丈的巨木。

    「刻!」乾風面色蒼白,吼道。

    青木頓時一震,其上出現一片片碎末,紛紛落下,幾乎轉眼間,好似有一隻無形之手雕刻一般,瞬間,青木之上出現了一個身影,這身影的樣子,赫然就是王林。

    「滅!」乾風再次吼道,這一次,他臉如死灰,蒼白無血,甚至身子都輕晃顫抖。他壽元大量被奪,此刻面對王林,明顯不足。

    乾風滅字出口的一剎那,王林前衝之勢,驀然一頓,他面色微變,一股無形之力,從那青木內散出,緊接著,他好似看到一把青色的刀影,從其內閃爍而出,直奔自己頭部落下。

    一股死亡的陰影,頓時籠罩王林全身,乾風畢竟是嬰變中期,身為朱雀子的弟子,身上法寶豈能少了,比之王林怕是只多不少!

    這青木,王林便從未聽說過,此物詭異之處,讓人防不勝防,此刻他身子想要後退,但卻發現,四周被一股奇異之力禁錮,根本就無法移動半點。

    眼看那青芒閃爍中,已然來臨,乾風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

    王林目光平靜,心念一動,一道主魂頓時閃爍間,出現了王林身前,砰的一下,自爆開來。

    主魂自爆,掀起滔天氣息,狂猛的擴散,王林身邊的那些禁錮,頓時崩潰,他身子立刻一閃衝出,躲過了那青芒臨身。

    乾風眼露不甘之色,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王林豈能讓他跑了,右手虛空一抓,十億尊魂幡立刻手,一抖之下,又有大量魂魄呼嘯而出。

    「封!」王林一聲大喝,但見所有魂魄,立刻四散開來,驀然間,方圓十里之內,這些魂魄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圍,把乾風生生困其內。

    與此同時,王林手中戰斧一掃,向著那青色巨木一劈而下,巨木一震,驀然間一分為二,乾風口中一甜,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死!」王林低吼中,手中巨斧立刻一甩而出,與此同時,四把劍鞘內的劍芒,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呼嘯之中,激射而出,四道瘋狂的劍意,化作劍氣,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向著中間的乾風,以毀天滅地的氣勢,衝出!

    這還沒完,王林手中十億尊魂幡一抖,此幡立刻一震之下,化作點點晶芒消散,融於四周的魂魄包圍之內,頓時,一股禁錮之力,從四周的魂魄內傳出,現,這魂魄內的範圍,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天而降,這威壓之下,即便是瞬移,也會受到些許影響。

    乾風眼中露出驚懼,但立刻,他便怒吼道:「曾牛,你我沒什麼大仇,何必非要置我於死地!!」

    王林目光如電,盯著乾風,一字一字的說道:「殺你,是因為我答應了紅蝶!」

    乾風狂笑起來,吼道:「曾牛,你若沒有這十億尊魂幡,我殺你易如反掌,這是你逼的,今日,我即便是死,也要把你這是十億尊魂幡廢掉!」

    王林眼中露出寒芒,輕聲道:「受死!」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四道劍氣破空驚天而來,目標,正是乾風,這四道劍氣帶起強大的氣息,好似要破碎虛空一般。

    乾風面色猙獰,深吸口氣,朱雀玄陣全力施展,其身體四周,一道紅色的光環,立刻濃濃的閃現而出。

    與此同時,他一拍儲物袋,珍重拿出一物。

    這是一把鐵劍!

    一把充滿袑鞢A好似凡塵之物般的鐵劍!

    其上的的點點袨部A散發出濃濃的血腥之味,顯然,這袨部A乃是因為沾染了鮮血,融入而成!

    「此物是我乾家老祖,上一代朱雀子秘密留下之物,即便是這一代朱雀子也從不知曉,曾牛,我有朱雀玄陣,你破不了此陣,便無法殺我,現,我有此劍,卻是可以殺你!」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