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開元

《》章 節目錄 六、季風定位 文 / 大白飯

    說到這裡,茱莉稚弱的小臉上忽然露出一絲狡黠:「其實這一點也不難,他們都說你的實力最強,又是隊長,只要你出馬,抓一隻會說古語的異類,一問就知道了。」

    出乎她的意料,步曲並未露出崩潰的神色,反而眉頭一皺,似乎認真考慮了起來。

    「我說,我只是說著玩的,你不會當真吧?」

    步曲看著她:「這個主意本身並無錯誤,也許集我們幾人的力量,真的可以辦到,但是還有很多因素要考慮進去,比如如何不驚擾這裡的其他異類……」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竟然真的陷入了思考中。

    茱莉頓時做出崩潰狀,看向旁邊的狂少:「這傢伙該不會真以為我們能對付一頭會講古語的異類吧?」

    狂少很是隨意地聳聳肩:「如果是他的話,或許真的可以。」

    「瘋子……都是瘋子……」憋了半天,茱莉最終自語起來。

    這個夜晚過得相當平靜,但也有偶爾從遠處傳來的陣陣獸吼或嗚咽,讓人心神不寧。

    秋日的森林濕氣很重,普通人在這樣的環境下睡覺根本無法安睡,但大家實在是困得不行了,竟然在這樣的環境下安然入睡。

    當早間的第一束父星之光照進叢林深處的時候,這片叢林內依然靜悄悄的,但人們已經隱隱感覺到那潛伏在四處、隨時準備給獵物致命一擊的獵手,叢林內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息,獵手們似乎無處不在。

    「呃……輪到我守夜——」彥果果睡眼惺忪地從枝杈上坐起來,話剛說到一半,卻再也說不下去了。

    只見大伙已經全都醒來,正警覺地望著四周,每個人的精神已經處於飽滿狀態。

    「噤聲!」步曲低聲說道。

    彥果果也立刻警覺起來,她聽到了一連片正在不斷靠近的雜亂腳步聲。

    茱莉悄然拿出那枚欺騙稜鏡,眾人的身影立刻隱沒在樹梢間。

    大約三四分鐘後,一群身影出現在視線的盡頭,不難看見,這竟然是一群正在瘋狂奔跑的人類!

    眾人鬆了口氣,茱莉剛要撤去欺騙稜鏡,卻被步曲伸手阻止:「先看看再說。」

    茱莉不解,但仍然照做。

    這群人並不是普通人,數量總共有二十多,只從著裝上看,更像是一隊頗有紀律的人類士兵,只不過他們的神色慌亂,奔跑的同時不時回頭向後看,彷彿那裡有什麼東西正在追擊。

    片刻間,他們已經來到了大樹下,卻就此止步了。

    「隊長,不可能啊,這裡怎麼沒人?」

    「是啊隊長,這裡不宜停留,那只可怕的異類很快就要追來了!」

    樹下的二十多人焦急無比,目光一齊看向其中那名身材細長的中年男子,但此人只是目光轉了轉,並未多說什麼。

    幾秒鐘後,這名隊長忽然目光四顧,低聲道:「此地的朋友,我們是西部聯軍的人類士兵,主要來自瀛洲和祖洲。此地危險重重,同為人類,我們應該相互扶持,還請現身吧。」

    聲音準確傳了出去,但卻久久沒有回音。

    樹上的七個人當然聽到了,但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看向步曲,卻見步曲想了片刻,輕輕搖頭。

    「隊長,那東西追來了!」一名士兵急急喊了聲。

    在他們剛才奔跑過來的方向,一隻體型巨大的獾族正狂奔而至,雖然是狂奔,但它的速度顯然並不夠快,這個族群的體重嚴重限制了它們的速度。

    「隊長!」士兵們都急了。

    那名中年男子也很著急,但對方遲遲不肯現身,他也沒辦法,最終只能惱怒地喝道:「走!」

    隨著他的喝聲,二十幾人迅速開拔,沿著直線向另一個方向衝去,很快又消失在密林之中。

    大樹上的人影漸漸顯現出來,但大家全都沒有說話,而是全都看向步曲,眼中閃動著懷疑的光芒。

    「步曲,你……」彥果果咬了咬下唇,卻欲言又止。

    話雖未說出來,但意思大家都懂,在大伙看來,步曲並不是見死不救的人,如果這一次他不救人,那麼下一次如果是自己遇到危險呢?

    面對眾人的懷疑,步曲只是冷冷地看著那群人離去的方向,一句話都不說。

    「嗖!」

    一種尖銳的破空聲忽然從眾人所在的大樹下掠過,眨眼間就超越了那只奔跑的獾族,化作三四條灰色閃電直接追向那群人,與此同時,一隻隻灰色的身影從遠處的某地紛紛沖天飛起,盤旋幾周後,也快速追向那群人逃跑的方向。

    大樹上原本還滿是懷疑的幾人頓時後背都是一陣冷汗,如果他們剛才冒然露面,也必將成為這些強大異類追擊的目標!

    再看向步曲時,大伙的目光已經帶著深深的敬服,隊伍中有這樣一個在任何時刻都可以冷靜思考的人,真的是所有人的幸運。

    大家也都明白了,即便同為聯軍士兵,在雙方根本沒有任何交集的情況下,他們確實沒必要為對方的魯莽埋單,明知道森林中危機四伏還不知道收斂,大張旗鼓地四處亂闖,這樣的行為已經無異於送死。

    無法也無力救援,大伙只能向他們離去的方向投出一陣歎息。

    「他們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的?」步曲忽然問道。

    茱莉想了想,道:「這個隊伍裡應該有達到將銜的強者,將銜強者的徽章會升級為將銜徽章,權限比我們的軍銜徽章更大,可以查探到一定範圍內的其他人,如果我們達到將銜,也可以屏蔽這種查探。」

    步曲雙眼直接瞇了起來:「就是說,剛才查探到我們的人,已經知道我們的實力沒有將銜,或者說弱於他,對吧?」

    茱莉猶豫了下,點頭道:「應該是,基本上所有的將銜強者都會設置屏蔽這種查探——嗯?你是說……」她正在說著,忽然頭一抬,臉上佈滿了不可思議。

    步曲笑了笑:「果然是這樣!所有人,關閉徽章系統吧。」

    大伙均是滿面的疑惑,卻都依言關閉了徽章。

    「你們在說什麼,究竟是什麼情況?」李錚直接撓起了頭。

    茱莉苦笑一聲:「這群人可能不懷好意!他們明知道我們的實力弱,卻還要讓我們露面,一來可能是想借助我們的力量壯大隊伍,第二嘛,很可能是看中了我們的隱匿手段了,我們技不如人,就算被強搶去了,也沒有辦法。」

    李錚兩眼一瞪:「我J!竟然是這樣,虧我剛才還想出聲提醒他們,不怕軍法嗎?」

    狂少立刻陰森冷笑:「這裡是最原始的森林,沒有軍法,只有弱肉強食!」

    他這一句話也讓眾人心中一沉,徹底清醒地融入到當前的環境中來。

    沒錯,在這個異類聚集的可怕森林中,一切文明的內涵都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求生的本能,想要生存下去,必須通過實力!

    沉默沒有持續多久,左基皺眉道:「看來這個地方已經不能多呆了,我們必須盡快找到離開的方向,但我直到現在還沒想出確定位置的辦法。」

    庸谷哈哈一笑:「只是確定位置嗎?這還不容易,徽章不是有定位系統嗎?」

    但這個回答卻造成了短暫的冷場,大夥一齊鄙視地看著他。

    還是李錚夠意思,輕輕拍了他肩膀歎道:「做我小弟吧,有空我可以教你學點知識,從聯軍營地出來這麼久,你難道還沒發現自己的徽章一直聯繫不到聚窟洲之外的地方嗎?」

    「在聚窟洲,只要出了四座軍營,徽章系統的聯絡範圍就只局限在這塊大陸內,別說定位了,你連查資料都沒法查!學點知識吧,騷年。」

    對於這兩位的搞怪,大家已經習以為常。

    步曲猶豫了下:「其實還有一種方法,可以大略給我們定位,那就是季風。」

    「你們都沒有在基礎學院呆過,這是我在基礎學院基礎地理學課上瞭解到的。由於現在是夏秋交際,陸地溫度高於海洋,因而海洋上空容易形成高氣壓帶,風向大多是從海洋吹向陸地,再考慮到我們這顆星球的自轉,以及聚窟洲處於北半球的事實,我們已經可以粗略判斷現在的位置。」

    他伸出左手指向東北方,「我仔細感受過,從昨晚到現在,風向一直都在變化,但總體而言都是從東北方向吹過來的,由此可以推斷,我們處於聚窟洲的偏東部。」

    「因此,想要快速離開這片森林,我們的方向應該一直往東走。」

    一夜未眠,步曲已經有了充足的證據證明自己的猜想,得出結論理所當然。

    他在說話的時候大伙都在仔細聽著,尤其茱莉和左基不斷轉動雙眼,顯然也在判斷這種方法的可行性。最後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時點頭。

    「那就向東走,用紅外收集器避開異類聚集的區域。」

    商議已定,大伙紛紛從樹上跳下,堅定的目光齊齊看向東面,並迅速做好行軍準備。

    「走!」七個人就此離去。

    事實上,一路東去的確是正確的前進方向,他們也大概是被轉移到聚窟之森的大量人類士兵中第一個找準前進方向的隊伍,但有些時候,正確的方向並不意味著完美的結果,有些人注定會相遇,有些事也一定會到來。

    在小心謹慎前行了大約二十公里路程後,七個人幸運地避開了大量四處遊走的異類,很快他們就看到了前方的一條大河,而在河的對岸,同樣有三個人正打算過河。

    十個人的目光交匯在河流中央,漸漸凝固住,而那湍急的水流卻毫不停留,咆哮著一洩而過。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