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歷史軍事 > 這崩壞的女主

正文 第33章 失憶+白凌風番外 文 / 樓衣君

    楊清看著白凌風手邊出現了一本書,拿起來一看原來是她們族中的功法。再去看白凌風的時候,她的眼睛還是緊緊地閉著,絲毫沒有清醒的痕跡。可是楊清知道,剛才她自己說的話一定被白凌風聽了進去,所以她才會把她們族傳得功法拿出來,也許是想讓自己的出去的時候,能夠少一些危險。

    楊清握了握白凌風的手,然後俯下身子親了親她的臉,把白凌風粘在臉上的頭髮撩到她的耳後,然後輕聲說道:「等我回來。」

    手中拿著功法的楊清,又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山洞,她並沒有把《逆神》帶走,白凌風用生命來保護她的時候,她就不想對她有任何保留。

    明明身體上已經到了極限,但是楊清好像湧出了無限的力量,腦中系統一遍一遍勸說著她,楊清並沒有理會,直到最後系統放棄了。

    :我知道了,你可以選擇不接受任務,不管怎麼說,我尊重你,也支持你……我這裡有幾顆從你那裡偷、咳咳咳、借過來的辟榖丹,你先吃了,補充一些體力吧。

    楊清看著手中突然出現的幾顆黃褐色的丹藥,然後吃了一顆,果然身體好上了許多,想要返回身去也給白凌風喂一顆再回來。

    :她不要緊的,她是萬厄之族的人,在這個地方會有先靈給她補充能量的。只不過現在傷勢太重,需要朱果。

    聽到系統的解釋,楊清把剩下的幾顆丹藥放在了自己的腰袋裡,她不知道自己要走幾天,能省這點就省著點。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三天之後楊清終於在一個竹林茂密的地方,看到了一個紅色的果子,她記得朱果就是在一片竹林之中,有些興奮地跑了過去,伸手想要摘下來。可是還沒有剛碰到的時候,就從指尖傳來一陣刺痛,她想起來朱果難得,外面會有假果子作為掩護的事情,再之後她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

    楊清醒來的時候,好像是晚上,黑漆漆的,四周瀰漫著消毒水的味道。她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坐起了身,然後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她是怎麼進的醫院來著,怎麼覺得忘記了好多事情了。

    她的病房是單人病房,設施還算不錯,她就著身邊的座機給媽媽打了個電話想問問怎麼回事。

    「誰啊?」因為是大半夜的,她媽媽脾氣不太好。

    楊清吐了吐舌頭,她太急了把這一茬忘了,討好道:「媽……」

    「你醒啦?」她媽一瞬間就清醒過來啦。

    「嗯,我怎麼在醫院裡啊?」

    「你個小犢子還好意思問老娘?我和你說啊,叫你清東西不清,整天泡在電腦面前,呵呵呵呵!被鬧鐘摔倒,還摔出了個腦震盪,你她媽怎麼不摔出個老公出來啊?想嚇死老娘啊!……」

    楊清被母上大人辟里啪啦地罵的時候,下意識地坐直賠笑,整個人都僵硬了,一邊點頭一邊說著對對對,順著母上的話往下說,整整被罵了半個多小時,才聽到一句:「大半夜的打電話,你這熊孩子,就不讓老娘省心,滾去睡覺。」

    聽到電話裡「嘟嘟嘟」地聲音,楊清算是鬆了一口氣,思考著媽媽在電話裡透露出來的信息。這才想起來,自己好像是看到《逆神》坑了之後,便摔倒了……

    哎,果然是腦震盪了,她怎麼覺得自己睡了好幾年了啊,不過聽她媽說好像也才昏了三天,餓都餓不死的那種。想到這裡,楊清縮進了被窩裡,她感受到了濃濃的母愛,竟然才三天就給她包了一個單人的病房,這就是土豪母親的任性!

    安靜地又睡了一晚上之後,第二天楊清早早地就醒了,而且還賴在床上不想動的時候,她媽就火速過來抓人,逼她洗漱,然後出院。雷厲風行得讓她懷疑她這麼慢吞吞的性子是不是基因突變造成的結果。

    日子還是這麼過了,楊清偶爾去跟著導師做做實驗。只不過她發現了很多奇怪的事情,比如啊,她的皮膚好像一夜之間就變得吹彈可破了一般,再比如啊,她好像能夠感受到植物對她散發出來的善意,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每次她靠近的時候,就可以看到無風自動的植物向她湊過來。

    ——是不是因為人變漂亮了,都會覺得自己花見花開啊?

    而且最不可思議的就是,她現在發現自己好喜歡到處走動,然後有一次經過籃球場的時候,有一顆高速運轉的籃球,就這麼直直地想著她美麗的面貌飛過來,然後她很輕易地就接住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然後她一使勁,這顆籃球被抓爆了!你沒看錯,這顆籃球就被她這麼一個柔軟易推倒的小弱雞duang的一聲給抓爆了!

    楊清覺得自己的要炸了,她是不是要變異了啊!喪屍世界就要來臨啊qaq,她成為了金剛芭比,啊啊啊啊啊,她還沒有做好拯救全人類的思想準備啊親!求放過!

    之後楊清不死心的又去實驗了一下,準備去試一下自己根本不能完成了的任務……然後,她一隻手舉起了鎖在路邊的摩托車。

    心如死灰的楊清,就這麼走了回去,她感覺一瞬間她的世界就被玄幻了。她已經可以遇見了接下來各種新聞。

    #小小女子在酒駕司機手中救下路人,竟舉起轎車#

    #到底是外星人還是天生神力#

    #我國專家正解剖的女士的數據顯示……#

    想到後面,楊清已經要嚇哭了,我還是一個孩子,請放過我qaq。

    在楊清的刻意收斂之下,到底是沒有爆出什麼驚天秘聞。

    研究生讀完了之後,她來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她跨過山河大海,也走過人山人海。直到有一天,她站在一個懸崖邊,看著紅色的太陽緩緩地升起,她心中也升起了一個念頭,跳下去。

    ……然後,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在空中了。

    ——啊啊啊啊啊,我腦子被驢踢了吧!我竟然還覺得這種跳崖的感覺莫名地熟悉是怎麼回事qaq,誰來救救我,這個正處在花季的少女。

    本來以為自己一定會摔成肉泥的,楊清竟然掉到了一個湖裡,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是很不幸的是她不會游泳,在水中撲騰了半天,拚命地叫著「救命」,直到她面前出現了一個人,冷淡地說道:「水都沒有你深。」

    楊清還沒站穩就脖子就被掐住了,正準備掙扎的時候,那人又放了開,緊緊地抱住了她……,現在她才發現這裡的水溫溫的,應該是個溫泉。

    「額……少女,你的胸擠到我了。」楊清有些不好意思,她雖然有一米六五,但是在這個女人面前還是好矮啊,如果她在矮一點估計就是正正地埋胸了……,估計她鼻子也不能露在溫泉外面了。

    那女人才放開了她,直愣愣地看著楊清,眼中的感情很複雜,楊清說不清楚是怎麼樣的感情。

    她只知道面前的女人長得很美,就是那種傾國傾城的美,整個人皺著眉抿著唇的時候,又不是那種想讓人保護的感覺,而是整個人都透露出了一種凌厲的感覺。

    對面的人,捏起了楊清的下巴,湊了過去,鼻尖對著鼻尖,勾出了一個攝人心魂的笑容:「就這麼輕易地把我忘了?」

    ——(╯‵□′)╯︵┴灨r,你長得這麼漂亮,我怎麼可能沒印象啊。

    雖然心裡在掀桌,但是楊清還是慫了,嚥了嚥口水說道:「額,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那人眼神一冷,嚇得楊清縮了縮脖子。忽然她又笑了,另一隻手伸過去撫摸著楊清浸在水裡面的脖子,聲音變得十分的輕柔:「果然是把我忘了啊。那,你,還記得那本《逆神》嗎?」

    逆神?楊清當然記得這本小說,只不過這篇坑的時間太久遠了,她只記得主角的名字了以及主角是一個正直向上酷炫的少女。

    以為是自己在網上勾搭的同為讀者的妹子,說了個接頭暗號:「白凌風?」

    「呵——」她笑了一下,「記起來了嗎?現在就只願意叫我的全名了嗎?」

    楊清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邊出現了一個灰色的方方正正的小盒子,發出了谷|歌娘一樣的聲音。

    :升級完畢,綁定用戶楊清,願您在《逆神》的世界裡旅行愉快!——愛你的小系統喲,(ゴ ̄3 ̄)ゴ

    楊清抖了一下,面前這個惡意滿滿的是西貝貨吧!剛準備想要說什麼話的時候,對面的人就給她來了一個法式熱吻。呀!還是個百合!楊清有些欲哭無淚,她竟然還覺得有些享受是什麼鬼啦!完全沒有反抗的念頭,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主角光環嗎?

    親完之後,楊清已經氣喘吁吁了。

    白凌風看著面前人已經被她啃得殷紅的小嘴,滿意地笑了笑,又想到這個人已經忘了他的時候,眼中閃過了一絲扭曲,俯下身子,湊近她的脖子間,小心地舔舐著。

    楊清:……qaq麻麻這裡有變態,我要回家!

    白凌風好像感覺到了楊清地僵硬,乾脆伸手摟過了楊清的腰,讓兩個人身體緊緊地貼在一塊,對著楊清的耳朵輕聲說道:「楊清啊,真想把你吃掉啊,這樣你就和我是一體的了,永遠不會離開我啦。」

    被主角知道了名字的楊清十分惶恐,更惶恐的就是小白花聖母女主變成了蛇精病啊,要吃人啊!

    「我我我,我不好吃的,皮糙又老,而且你吃我,我不會和你一體的!我會變成翔的!」

    白凌風在楊清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有些憤恨地問道:「翔是誰?」

    楊清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轉移了話題:「白凌風,我真的不記得了。」

    聽到楊清有些發抖的聲音,白凌風用手指勾著她耳邊的的一縷頭髮,慢慢地捲著:「因為不重要,所以可以就這麼忘記。可是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呢,你還記得你之前叫我什麼的嗎?」

    楊清頓了頓,奮力地在自己腦中尋找著《逆神》的記憶,然後小心翼翼地試探道:「……聖主大人?」

    「呵呵。」

    「白神?」

    「原來念念不忘的只有我一個人呢,」白凌風低低地笑了一聲,聽起來悲涼而又無奈,「我在想姐姐肯定在哪裡等著我,就算是所有的事實都擺在我的面前,我還是執意相信著姐姐。後來我終於絕望了,可是就算這樣,看到姐姐出現的時候,我還是高興的。」

    楊清愣了一下,發現自己已經回抱住了白凌風,小心肝撲通撲通地跳著,嚶嚶嚶,手賤什麼的真的好嗎?其實說,白凌風也被穿了,是自己小時候欺負過的堂妹?

    「楊風?」話音剛落,腰上的軟肉就被白凌風掐了一下,腿一軟,忙伸手掛在了她的脖子上,抬頭看去卻發現了白凌風眼中的笑意,可是為什麼背後一寒?

    白凌風輕輕地說道:「不記得就算了,反正我會讓姐姐重新認識我的,我可是把姐姐之前告訴我的話,都記得清清楚楚。你想要的東西,你的東西,就要緊緊地攥在手裡。」

    楊清已經不知道說什

    麼好了,告訴她其實她不是這個世界的嗎?認錯人了,可是主角好可怕啊,會不會一個不小心就把她殺了餵狗什麼的。

    「也好,我還沒有見過這樣的姐姐呢,真可愛。」說到這裡的時候白凌風,四周環顧了一下,「不知道姐姐之前是在和誰講話了,是我看不到的東西了。」然後突然對著一個地方笑了一下。

    嚇得已經變成方形小盒子的系統掉了一下去,雖然不是在一個空間當中的,但是系統也被嚇得一抖一抖的,從水中浮出來,歪歪扭扭地飛到了楊清的腦袋後面。

    :>_

    ——干我屁事啊,我啥都沒做好伐?

    白凌風放開了楊清,然後轉過身向溫泉邊緣走去,毫不避諱地走上了岸。

    楊清看著白凌風光|裸的背影還有些驚訝,的確是臀翹腿長。只不過背上紋著幾簇曼珠沙華,仔細看去,看起來有些是新生的粉紅色皮膚,而且其中有一條花莖是一條長長的疤痕,有著一種恐怖美感。

    白凌風穿上一條褲子然後隨便套上了一件款式類似於浴袍的衣服,轉過身來坐在地上,看著楊清:「姐姐,過來。」

    楊清有些磨蹭,看到白凌風的眼睛一瞇的時候,忙朝那邊走了過去。她覺得自己應該穿到了同人本裡。

    等她爬上了岸,然後站在白凌風身邊的時候,猝不及然地被白凌風一拉,撲到了她的懷裡。

    白凌風像撫摸小動物一樣撫摸著她的後腦勺,笑道:「姐姐,真是熱情呢。」

    楊清掙扎著雙手撐起來,這才發現兩人的姿勢有多麼的曖昧,她的一隻腿在白凌風的腿間,雙手撐在她的旁邊,看起來好像自己才是主動的那個人。剛想離開,又看到白凌風的眼神,看向一邊弱弱地找了個理由:「我身上濕,你會生病的。」

    「就算是騙我的,我還是開心的。」白凌風也直起身子,靠近楊清,「那我幫姐姐,暖起來吧。」

    ——啊,不是我想的那種事情吧。

    楊清還不知道怎麼拒絕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渾身升起了一股暖氣,自己的頭髮和身上的衣服已經干了。看來她想多了……

    白凌風苦笑了一聲,然後推開了楊清,生氣地走掉了。

    喜怒無常。這是楊清給白凌風的評價,可是這裡她一點都不熟,就算要走的話,也要先出去這個地方吧,忙站起來,跟了上去。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白凌風就換上了一套黑色英倫風的衣服,簡直讓楊清懷疑剛才穿浴袍的時候,是故意顯露自己的好身材的。

    走出了這小樹林之後,發現外面竟然是歐式建築,好像這個小樹林是這裡的後花園一般。白凌風剛出來的時候,就有幾個像是女僕一樣的人過來詢問白凌風詢問有沒有什麼吩咐。

    ——雖然是中西結合的世界,說好女主走的是中國風呢?!果然是同人本吧。

    :嘿,你一直沒理我啊!

    楊清撇了撇嘴,在腦中回了它一句:懶得理你。然後系統嚶嚶嚶地飛到了楊清的背後不讓她看到它。

    「幹什麼?想離開這裡嗎?」

    楊清沒有想到連本來走得好好地白凌風竟然反過身來找自己,話還沒說,就聽到了白凌風氣急敗壞的聲音:「你別想!」

    ——竟然覺得女主有些萌腫麼破?我的萌點其實這麼歪嗎?

    倒是身邊經過的人倒像是見了鬼一樣,忙伏倒在地,瑟瑟發抖。

    白凌風擺了擺手,然後拉著楊清的手腕,往面前的深藍色城堡走去。

    可憐的楊清有些跟不上,然後往後拉了拉,好像知道白凌風不會對自己怎麼樣一般,說道:「你走太快了,我跟不上。」

    白凌風回過頭盯著楊清看了一會,見到楊清對她揚起了一個微笑,直接過去把楊清橫抱了起來。

    第一次被別人橫抱著的楊清,心中淚流,心塞自己的初吻和第一次公主抱都被一個女人佔去了,自己還覺得很開心什麼的是不是太飢渴了,看看看,自己的手竟然不由自主地環住了別人的脖子。

    被楊清的動作愉悅了的白凌風,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柔和起來,輕快地說道:「這樣真好,如果姐姐再也不能走路就好了,我就可以一直抱著姐姐,姐姐也再也不會逃開了。」

    楊清已經被雷的沒話說了,她還以為會大發慈悲說一些什麼話呢,竟然用這麼明快的語氣說出來這麼可怕的話,乾脆閉上眼睛裝死。

    白凌風看著懷中的人的模樣,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微笑,可把城中的其他人給嚇壞了。

    城主今天竟然發脾氣了然後還笑了,太可怕了!

    懷中的那個女的到底是什麼來頭啊,我也好想被城主抱啊qaq

    天惹,我一直以為盧瑟才是城主的伴侶的。

    嚶嚶嚶,男人女人都喜歡城主什麼的,我們家的城主真的是太有魅力了。

    就算閉上了眼睛,楊清也可以感受到四周傳過來的*的眼神,嚥了嚥口水小聲地說了一句:「放我下來吧。」

    「嗯。」白凌風把楊清放了下來。

    楊清心裡突然升起了一股小小的失望,然後搖搖頭,暗罵自己死顏控,還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一個黑影飄了過來,直衝白凌

    凌風過去。

    只見白凌風抬腳,把黑影踹飛,真是粗暴又簡單。

    被踹飛的黑影站直,楊清這才看清這是一個男人,長得很邪氣的男人,一頭黑色的長髮鬆鬆的挽著,劍眉紫瞳,挺直的鼻樑,上勾的唇角,他拍了拍肚子上的灰,笑著對白凌風說道:「你今日怎麼就拒絕了我的擁抱呢?我的心啊,被你傷透了。」

    白凌風的面部抽了抽,沒有理他,拉過楊清往前走著。

    「小風……」男人擋在了她們的面前,捧著自己的胸口,看著白凌風一變的表情,忙又加了個字,「風。你就是因為這人女人拋棄我的嗎?你可知道考慮過我肚子裡的孩子……」

    楊清驚呆了,她她她她竟然不知道《逆神》竟然是腦洞這麼大的女尊!原來是男生子的世界嗎?

    白凌風揉了揉楊清的頭毛,柔聲道:「別聽他瞎說。」然後皺著眉看著那個男人,聲音冷然,「盧瑟,你來幹嘛?」

    「沒什麼大事,就是今天端了一個光明神殿。」

    「挺好的,」白凌風聽到了之後點了點頭,又轉頭對楊清說道,「姐姐,覺得我這樣做的好嗎?我可都是為了姐姐呢~」

    ——呵呵噠。為什麼看著女主和別人很熟稔的樣子還有些心塞呢?

    ***

    白凌風的番外

    再次醒來的時候,白凌風向四處望了望,沒有人,她有些失望。發現身邊有著一本紅色書皮的書《逆神》,她想也許是姐姐留下來告訴自己她要去哪裡的東西,然後她翻開了。

    她好像看到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故事,等到她合上書的時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吐了出來。

    她知道自己應該完全相信姐姐,但是這並不能讓她停止自己的猜測。

    從一開始,姐姐聽到了她的名字,就好像震驚了一下。她記得很清楚,那是在裡約翰森林裡的一個下午,她碰到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個人救了她,告訴她道理,叫她「小風」。那個人在碰到壞蛋的時候,挺身而出願意用她的生命換自己的平安離去。那個人兌現了諾言去找她,給她好吃的,陪她共同面對森,和她一起上了五行宗。知道她是萬厄之體之後,並不嫌棄她,說要陪在她身邊。她們一起接過五行宗的任務,那個人曾經用自己的身體幫自己擋下了攻擊。

    可是如果這一開始都是因為這本書的原因的呢?所以知道了這些之後,不驚訝。白凌風曾經在五行宗的時候,感受到了楊清身上的氣息,是和萬厄之體幾乎一樣的體質,所以是來拿功法的嗎?

    想到這裡,白凌風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怎麼會呢?那是這個世上對她最好的人,怎麼可以不相信她呢?

    白凌風這麼趴了好久,她感受不到疲憊,她看了書,她知道這裡是萬厄之地,她在這裡不會有任何的生命危險。後來,她成功的讓萬厄之地成為了自己的,然而,她的血脈再一次覺醒了。

    她有了離開的能力,等到她出去的時候,她想著自己一定要找到姐姐,然後告訴姐姐,她有能力讓姐姐不再受到傷害了,姐姐如果不喜歡她救人,她就不救,姐姐想殺誰就殺誰。

    可是傳來的鋪天蓋地的消息卻是「白凌風是萬厄之體,華萊士家族並無嫌疑」。

    白凌風看著城中自己的畫像,用戒指微調了自己相貌,在世間尋找著,她一瞬間從五行宗最得意的弟子成為了大陸上人人喊打的老鼠。她心裡更慌了,她想一定是姐姐被那些人抓住了,然後嚴刑逼供被精神系的魔法師誘導所以才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她一路上零零碎碎地打聽著知道了「華萊士家族的大小姐安德莉亞說出了這個驚天的秘密,而五行宗的人員也看到了白凌風的眼冒紅光,來證明白凌風才是真正的萬厄之體。」

    白凌風笑了一下,她就知道不是姐姐,雖然有人將姐姐認錯為安德莉亞·華萊士,可是姐姐是貴族大小姐的話,怎麼會一個人在森林裡呢?然後她看到了展館中安德莉亞·華萊士身邊威爾遜·華萊士的畫像,真的很像在森林中的那個人呢,那個姐姐獨自面對的壞蛋。

    看到那個畫像的時候,白凌風終於蹲在地上哭了起來,事實到底是怎麼樣的呢,她完全不知道了,她只想要找到姐姐好好地問個明白。

    有個好心的路人走過來看白凌風哭的傷心,蹲下來拍了拍她的背:「威爾遜伯爵真的是一個好人呢,他為國家抵禦那麼多外敵,可是最後卻被冤枉成萬厄之族的人呢。不過伯爵他真的也是一個有遠見的人,他故意把自己的女兒帶出去,假傳她已經死了,其實只不過是讓她去找真正萬厄之族的來證明家族的清譽呢。」

    說道這裡,路人有些癡迷地看著牆上的畫像,感歎道:「安德莉亞小姐真的是一個厲害的人呢,明明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可是知道了真相之後,卻承擔了那麼多,潛伏在那個可惡的萬厄之族身邊,直到最後找到了真正的理由,終於洗脫了家族的冤屈。」

    白凌風因為哭著太厲害開始打嗝,像抓住最後一根稻草抓住了路人的衣服,「快告訴我,呃,你都是,呃,聽別人瞎說的!」

    路人皺著眉頭有些奇怪,推開了白凌風:「我有親戚在皇室那裡工作,怎麼可能有假?」

    被推到坐在地上的白凌風,慢慢地站起來,然後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不停地對自己說:「不可能的,是假的。姐姐和我說過不要相信別人呢,只要相信自己相信的人。我只相信姐姐。」

    她本來想等著自己升級虛弱期過後才真正動作的,可是她等不及了,她找不到姐姐

    ,那就只能讓姐姐去找她,就算被發現,就算會死,她也要見到姐姐。

    白凌風衝動的發了頒布令,她告訴全帝國的人,她在十天後裡約翰森林裡初見的地方等她。

    然後,她看到了阿斯卡,楊啟凡,蘇梓玲等等一群人。

    唯獨沒有楊清。

    她曾經用秘法種在楊清的身上,她可以知道姐姐的安危,她確定姐姐沒有出事。可是她都這樣了,為什麼姐姐不出現了?

    「阿斯卡,姐姐呢?」白凌風問道。

    阿斯卡別過頭,對她說道:「她不想過來,可能是不想看到你現在的樣子吧。」

    楊啟凡也開口說話了:「姐姐可不是你這個萬厄之族的人可以叫的,別讓別人以為華萊士家族真的和萬厄之族有什麼關係了。」

    阿斯卡她真的很喜歡眼前的少年,只不過立場不同,有些不捨好聲氣地說道:「你先和我去神殿吧,我看能不能直接讓你不能再使用魔法,留你一條命。」

    白凌風自然不肯,她執意要去見姐姐,只是內心憤懣,四周天地靈氣慢慢向她周圍聚集,在週身形成了好幾個小漩渦。那些人慌了,當然是想要取她性命的,面對那麼多高階的魔法師,而白凌風還只是一個小孩,再怎麼樣也不可能逃出來的。

    就在她奄奄一息的時候,一個人,不,準確地說是一個魔族救了她。

    那個魔族叫盧瑟。

    白凌風問他為什麼就她的時候,盧瑟告訴她只不過同病相憐而已,被自己最信任最重要之人背叛。

    盧瑟其實之前不叫盧瑟的,他叫路西法,他是魔族當中的貴族的存在,因為他是一個八翼魔族。然後他愛上了一個普通的女人,那個女人天真活波可愛,他甚至願意為她付出一切,他願意成為人類。他就這麼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八翼拔掉,因為那個女人想要生活在人類社會中。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那個女人是光明神殿的聖騎士,一開始就是騙局,她帶著神殿的人追殺路西法,直到把他逼進了從來無人生還的絕望深淵。

    他在絕望深淵裡憑藉著恨活了下來,他和骷髏搏鬥,他以腐肉為食,他與幽靈作伴。等到他出來的時候,原來人類當中已經過去了幾百年,那個他深愛著也恨著的女子早已化為一抔白土。

    他對白凌風說,楊清一開始就帶著目的。

    白凌風不信,她努力地修煉著,帶著盧瑟的手下走遍了整個位面,她沒有找到楊清。她在想最後那天,楊清的對話,她不知道是誰,但是肯定不是這個位面的東西。姐姐的身份很複雜,她還有著類似於預言的書。

    一年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她甚至懷疑是不是她的生命中是不是根本就沒有出現過那個人,只有背後的傷痕在提醒她姐姐是真正存在過的,她自己用金系魔法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疤痕,然後又怕姐姐再次回來的時候並不喜歡,所以她又去紋了花的樣子。

    等到疤痕淡去的時候,再補上一刀,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她都不知道那個地方到底被劃了多少刀了。

    她找不到人,她開始無所事事,她把姐姐留下來的《逆神》一遍一遍地看著,她想會不會姐姐已經去了另外一個位面呢?她是不是要更努力的修煉,才能夠見到姐姐呢?是不是她只要按照書中的做,姐姐就回來見她呢?

    她對盧瑟說:「光明神殿是不是存在太久了。」

    盧瑟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回道:「的確。」

    她們開始行動,開始毀滅神殿。

    她要讓姐姐看到這個大陸都是屬於她的,讓姐姐無處可逃。

    然後,姐姐回來了。

    在白凌風以為自己征服大陸只是因為習慣和無聊的時候,在她以為自己已經不再對姐姐有任何期待和感情的時候,她回來了。

    白凌風覺得自己的整個身體都熱了起來,一顆冷封的心也開始劇烈的跳動,這才一切告訴她她全部都記著,當正主出現的時候,所有的情感都被調動了起來。

    可是那個人把她忘得乾乾淨淨了,不過那並不重要。

    ——我們還有那麼多時間可以磨,就算把姐姐囚禁起來,我也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