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開元風流

《》章 節目錄 236、為難 文 / 青澀蘋果

    更新時間:2014-01-31

    玉真觀一如既往的像個仙境一般,卻比仙境多了一分富貴之氣。

    在一處奢華的瓊樓之中,上好的白玉鋪造的地面閃耀著溫潤的光芒,遠方似有裊裊霧氣籠罩著不真切的宮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飛簷上鳳凰展翅欲飛,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牆板,一條通向這座瓊樓的筆直的路的兩旁,栽種著高大的梧桐……

    李持盈便在這瓊樓之上,俯瞰著那條通向自己這座瓊樓的道路,她的雙眸幽深,眼神清冷,讓人很難看出她到底在想什麼,但這清冷的眼神中,卻帶著一絲強烈的**,她的十指纖纖,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似乎能擰出水來,一雙朱唇,語笑若嫣然,此時卻緊緊抿著。

    她在等待著一個人,讓她無可自拔地淪陷在慾念之中的可惡傢伙……

    清風從瓊樓之上吹拂而過,她的青絲隨風舞動,發出清香,有仙女般脫俗氣質,細細看那月白緊身道袍,細微處上袙厭熒t紋,一頭青絲用蝴蝶玉製流蘇淺淺綰起,額間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掃,面上不施粉黛,卻仍然掩不住絕色容顏,腕上白玉鐲襯出如雪肌膚,腳上一雙鎏金鞋用寶石裝飾著,美目流轉,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可誰能想到,這如同女神、仙子般的玉真公主,其實是個腐朽到骨子裡的傢伙,她喜怒無常、嗜好殺戮、熱衷於調教與被調教,如果說她的模樣是天使的話,那她的內心,一定是惡魔……

    玉真公主這時不由想起了這些日子以來,王維的窘境,她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志在必得的微笑。

    自從王維出乎她的意料,一舉考上進士之後,玉真公主就覺得,自己已經完全失去對王維的控制!

    這一直是玉真公主的心頭大恨,但那日宴會上所發生的一些事情,卻又讓她的恨意消除了一些,因為她感受到了愉悅,無論是調教還是被王維調教,她都覺得這是一件愉悅的事情,這就足夠了……

    而一想到之前王維居然主動來到她的這個玉真觀,她就覺得莫名的興奮,只不過為了多打擊打擊這個驕傲的男人,她對王維可謂是非常冷淡地對待,好似他們兩人之間,就沒發生過那檔子事一樣。

    而且,李持盈還要讓王維做一件異常禽獸不如的事情……

    王維在蒲州的所作所為,她這個消息特別靈通的公主,當然是早就聽聞了。

    對於王維居然搭上陸象先這條線,玉真公主也覺得挺驚訝的,而且他居然還真的以雷霆之勢覆滅了蒲州的崔氏,這種驚人的手腕,讓她這個一向自詡手腕過人的公主殿下,都有些心驚膽戰……

    這個男人,在骨子裡,確實是個非常強勢霸道的,也難怪她這樣異常女尊的公主殿下,都忍不住想要被這個男人好好地調教一番。

    征服弱者是一種讓人愉悅的事情,被強者征服,同樣也很有趣。

    而最近看到王維似乎在與王守一的鬥爭中落於下風,玉真公主總覺得有些不對,他認為王維似乎並沒有真正動用自己的力量,比如說他那京兆韋氏的那位朋友……

    玉真公主覺得這一次,自己真的看不透王維到底在做什麼,她隱隱猜測,王維可能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就連她自己,也是王維棋盤上的一顆棋子……

    但卻因為她這顆棋子,在這個時候稍稍有些不聽話,便導致了事情的一些變化,可因為王維太陰險,導致她又覺得,自己的「不聽話」,或許也在他的計劃之中,嘖,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呢?

    就在玉真公主在陷入沉思之時,忽然一個極為淡漠冰冷的聲音傳來:「公主殿下,王摩詰來了。」

    在提到「王摩詰」這個名字時,少女那淡漠冰冷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她那空洞的眼神,都散發出了一些異樣的光彩。

    沒錯,她就是李秀兒,一個被李持盈從小養到大,被當作是玩具的女孩,最近她被李持盈狠狠地調教了一番,身體上一遇到某些刺激,就會產生一些非常有趣的反應……

    單純無暇的少女,被狠狠地染成了墨色,可她卻為了讓自己的精神不墮落,便硬撐著,整個人變得十分淡漠清冷,彷彿就像是心已經死了一般。

    李持盈向來對細節的捕捉比較敏感,所以她一眼便看出了李秀兒心中對王維殘存的愛意,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愛,才使得她能夠依然保持著自己精神上的清醒……

    在李持盈的長年調教之中,毫無疑問,李秀兒的精神支柱,便成了那位在她心目中,一直非常溫和善良的王摩詰,他是那樣的才華橫溢,出身又那般高貴,她一直在憧憬著,他能將她拯救出這個黑暗的牢籠……

    李持盈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冷笑,若是李秀兒發現,當她的那位精神支柱,露出真正的面目時,她會不會整個人都完全崩潰?

    將這個單純無暇的孩子玩壞,可真是一件異常愉悅的事情呢……

    不錯,上次她向王維提出的要求,正是和李秀兒有關,王維當時無法接受,因此他與李持盈之間的交談才會不歡而散。

    王維在走出玉真觀時,心裡真的超級無奈,只覺得這世上沒有比玉真公主更讓人頭疼的傢伙,這個女人不要王維提出的一些利益交換,反倒是讓王維做一些「喪盡天良」「喪心病狂」的事情。

    李持盈知道王維現在要來以後,頓時就知道,王維這個眼中只有利益、佈局的傢伙,絕對已經考慮清楚了,想要得到她的幫助,必定要付出的一些代價……

    李持盈想到此,對李秀兒吩咐道:「讓王摩詰來我的寢宮。」

    李秀兒神情微微有些發白,她也知道王維如今似乎在長安遇到了難纏的對手,只能依靠這個女人的幫助,那付出的代價,又是什麼呢?

    李秀兒心中有些忐忑,可當她再見到王維的時候,只覺得暫時忘記了心中的陰霾,她的眼中,只有這位總是面帶和善微笑,舉止優雅、溫潤如玉的翩翩公子。

    「王郎君,你今日怎麼又來了?」李秀兒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很是清純可愛。

    面對如此單純善良的李秀兒,王維微微有些不自然,只因李持盈讓他所做的事情,便與這位李秀兒有關,而李秀兒,又是他的那位炮友金仙公主的親生女兒……嘖,這個關係,還真是夠亂的。

    對唐朝的上流階層,只能吐槽一句,貴圈真亂,尤其是大唐的公主們。

    「嗯,我今日來,自然還是為了請求一下公主殿下的幫助。」王維如此回答道。

    「王郎君,你可不可以別去再找那個女人了,她就是個瘋子!」李秀兒用近乎哀求的語氣說道,她實在被折磨夠了,有誰能想像,當用鞭子抽打她的身體時,她會自然而然地**不止?

    王維默然,只是摸了摸李秀兒的腦袋,安慰道:「別擔心,我怎麼說現在也是有點身份的人,她不會對我怎樣的……」

    「只不過……」王維有些欲言又止。

    「什麼?」李秀兒用一種希冀的語氣問道。

    「唉,算了,此事不用提了,我還是無法做這種事情。」王維用一種逼真的語氣說道,他的眼瞼微微下垂,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單純的李秀兒果然上鉤了,她急急忙忙道:「王郎君有什麼需要秀兒的地方嗎,秀兒都願意!」

    王維總算察覺出了,這個單純的女孩,似乎非常信任自己,他的嘴角不由勾起一絲弧度,這樣的話,或許利用起來才夠聽話……

    王維沉吟了一會,又道:「你能告訴我,平日裡那位玉真公主,是如何對待你的嗎?」

    李秀兒聞言,不由微微一怔,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忽然湧起一陣異樣的潮紅,她低聲道:「也沒如何對待我,王郎君別問了……」

    王維總是十分善於察言觀色,在看到李秀兒的異樣的反應之後,又根據李持盈對他所說的要對李秀兒做的事情,他幾乎就明白了!

    李持盈要求王維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讓王維按照她對李秀兒做的事情,去調教李秀兒,不過在這之前,一定要對李秀兒保密。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達到最佳的效果,她想要看到李秀兒完完全崩潰後,那瞬間的表情與心情,這該是一件多麼讓她愉悅的事情啊。

    王維理解地點了點頭,忽然拉住李秀兒的小手,往自己的懷中一帶,他柔聲道:「秀兒,你放心吧,無論她對你做什麼,我都會保護你的,你信嗎?」

    李秀兒被王維的突然舉動弄呆了,她不知道王維為何會突然這樣做、這樣說,可是,為什麼她的心裡感受到了一種深深的滿足?

    她啊,只是一個渴望被寵溺的孩子而已,哪怕是虛假的寵溺。

    ==============

    求收藏票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