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末世之炮灰的重生

《》章 節章 目錄 第123章 chapter.123 文 / 大嘴巴

    「這是結界嗎?」沉默了好一會兒,何文琳把新空間叫出來問道,心中抱著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的僥倖.訪問:ooo。

    「是的,親愛的。」新空間也感應到何文琳的心情不怎麼愉悅,回答的時候小心翼翼,「不過這種結界沒別的用處,就是告知設立結界之人,有人通過了結界,是修真界常用的一種警報結界。」

    果然如此!

    雖然早有預感,但真正聽到新空間說出「修真界」三個字的時候,何文琳還是忍不住再次沉了心。

    其實早在第一次洗髓開始,何文琳就隱隱有種感覺,這一世她的修煉方法和異能者不大一樣。

    上一世她雖然處於中下游,但到底是個四級異能者,四級以後的情況她不清楚,一級到四級是個什麼樣子她能不清楚嗎?

    無論是速度、力量還是『精』神力,上一世的她都是無法和這一世相提並論的,而神識拓展和內視,更是沒有過。

    而這種感覺在鄭光耀的算計而心境大變,一息間從六級升到八級後,更加明顯了。

    至少異能者中,她還從未聽說過有誰因心境變化而能升級的,速度還是那麼快。

    不過那些不對勁都被她下意識的歸咎於是空間裡的洗髓池帶來的改變。

    畢竟修真那些太過神話,離現實生活太遙遠,她總覺得那不過是人想像出來的只會出現在小說、電視裡面的東西,也潛意識的拒絕去想這個世界會不會有第二個她這樣的人存在。

    但事實證明,存在的事情就是存在的,只是被發現的時間或早或晚而已。

    何文琳暗暗的吸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才道,「也就是說,合山其實是修真者的地界?」

    新空間又含糊起來,「唔……應該是的吧?」

    何文琳本來就焦躁,聽了這種似是而非的答案,更覺得一股邪火直衝心頭,「是還是不是?」

    「嚶嚶……親愛的,你不要問人家了,人家真的不能說的啦,有關修真者的事人家是不能透『露』的。」新空間嚶嚶哭道,然後任何文琳怎麼喊都不肯吭聲了。

    何文琳被氣得『胸』口疼,如果不是新空間不能實體化,她已經把它拎出來狠狠的『抽』上千百遍了。

    陸茹慧和緊跟著過來的謝元華幾人面面相覷,眼神中都不由得『露』出些許的驚疑,這還是他們頭一次看到何文琳在非戰鬥狀態下氣息外『露』。

    哪怕是喪屍遍佈的死城,何文琳都是從容淡定的,這也讓他們下意識的將何文琳當成了無所不能的存在,覺得只要有何文琳在,就是天塌下來了,也能撐得住。

    可現在,何文琳卻不知為何突然失態了,那外洩的氣息實在令人心驚『肉』跳。

    「隊長……」陸茹慧忍不住開口叫了何文琳一聲。

    何文琳驚醒過來,目光從陸茹慧、謝元華帶著不安的臉上一一掠過,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已經造成了他們的不安。

    不只是陸茹慧幾人不安,她還聽到了車隊裡有些惶然的竊竊『私』語。

    何文琳知道不能這樣下去了,要是她都自『亂』陣腳,其他人肯定得更慌張。

    頓了頓,對謝元華說,「出了點狀況,計劃需要改變一下,你先帶著車隊在附近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落腳,茹慧、文青和張禮跟我去合山看看情況,一切等我們回來再說。」

    歐陽一聽沒自己,有些急了,不過剛張口就被蘇暢和張禮雙雙拉住,兩人都對他搖頭使眼『色』,歐陽不甘不願的重新閉上了嘴。

    謝元華只瞥了眼弟弟,便對何文琳道,「我會安排好的,請注意安全。」

    何文琳點點頭,從空間另外拿出一輛越野車,然後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在她坐進去的同時,被點名的張禮、陸茹慧和呂文青也分別坐到駕駛座和後座。

    一路無人說話。

    無論是呂文青還是陸茹慧都不是多話的人,張禮也比較穩重,又會察言觀『色』,何文琳這時候心情明顯不好,他貿貿然開口,不是找『抽』嗎?

    何文琳也是知道三人都不是多嘴的人,沒刻意掩飾什麼,畢竟她這會兒確實心『亂』如麻。

    她也想過,上一世既然何守道能夠在合山建立基地,那就說明合山上那些修真界的人並不排斥普通人去那裡建立基地,可問題是,她的身份和何守道不一樣,如果佔著合山的那些修真者介意她的身份呢?

    但是,合山的計劃是她從一年多前就定下的,如果不在合山,那她又要帶著車隊去哪裡再找個適合建立基地的地方?

    就是真找到了,車隊裡的人難道不會有想法?

    現在不是十幾人,幾十人的隊伍,而是幾百人的隊伍,能阻止得了一個人,十個人,但是誰能保證得了幾百個人裡不出現一道異樣的聲音?

    她不能因為一個結界和憑空猜想就輕易讓自己兩年來的心血付之東流,也不能讓自己在車隊裡建立起的權威破碎。

    何文琳胡思『亂』想著,張禮忽然踩下剎車,「隊長,你看天上。」

    何文琳當即身體前傾,透過擋風玻璃往天上看去,然後神『色』一變。

    只見東南方向的上空有兩個黑點在高空向這邊飛快移動。

    「是變異鳥還是喪屍鳥?」陸茹慧皺眉。

    何文琳沒做聲,陸茹慧因為隔得太高太遠沒看清楚,她卻看清了。

    那黑點哪裡是什麼鳥獸,根本是一把劍型和一個扇型的飛行物,且兩件飛行物上還各立著一道人影。

    何文琳沉默了三秒,打開車『門』下車。

    張禮三人見狀也緊跟著下了車,那兩個飛行物上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他們,俯衝下來,轉眼就到了他們眼前。

    兩件飛行物上站著的果然是人。

    兩個看上去四十歲左右的男子,容貌清貴,一個溫文爾雅,一個冷峻淡漠,皆是古人打扮,穿著一塵不染的華貴長袍,頭髮也蓄至腰下,用一支『玉』簪束起。

    當二人從天空俯衝而下的剎那,竟給人一種『亂』入時空的錯覺。

    不只陸茹慧和張禮,就連面癱的呂文青臉上也『露』出震驚的神『色』。

    何文琳卻無心關注他們華麗的出場方式,在這兩人落到她面前的一瞬間,她就感受到了一股讓她渾身汗『毛』豎立的威脅。

    這還是何文琳重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這麼大來自別人的壓力。

    眼前二人,一個實力與她相當,一個卻高於她。

    那立於水藍『色』巨扇之上與何文琳實力相當的男子目光在四人間掃過,然後落在何文琳身上,清雋的臉上『露』出一抹和善的微笑,躍下巨扇,對著何文琳施了一禮,「明陽師叔說有貴客到,特命我與師兄下山迎接,想來就是道友吧?」

    道友?

    張禮三人本來還在為男人的舉動詫異,等聽完男人最後那句話,臉就刷刷的轉向了何文琳,神情驚異又茫然。

    何文琳也沒想到對方只一個罩面就看出她的不同,心底微沉,面上卻不動聲『色』,「你們是什麼人?」

    「是我唐突了,沒有先報師『門』,道友勿怪。」那人笑道,「我是彥和,這位是我師兄尤澤章,我與師兄都是清真『門』下弟子,奉師尊明陽真人之命,特前來迎接道友上山。」

    這兩個人一個和她級別差不多,一個還高於她,竟然還只是弟子,那他口中的師尊和師叔會有多強?

    何文琳背脊一寒。

    在來之前誰又能想到一趟合山行,竟然會引出這麼一群實力超群的修真者?

    可是她能不去嗎?

    不說合山是她一早就決定建立基地的地方,就是她現在想走,眼前這兩人恐怕也不會答應吧。

    到時候撕破了臉皮,反而失去了主動權。

    所以,在短暫的思考後,何文琳決定跟他們走一趟。

    真到了不得已的時候,她好歹還有個底牌,可以躲進空間裡。

    空間裡能呆的時間不長,但進入那池泉水裡,卻至少可以躲上二十多天,而在二十多天後,她的實力會到哪種程度還不可知,或許能有一拼之力。

    陸茹慧三人立即表示要跟去,何文琳沒答應。

    三人實力都太低,就算對方真有惡意,去了也頂不了什麼事,真動起手來,反而會拖累她,還不如都留在這裡等她。

    給三人做了讓他們先回去的暗示,何文琳就跟著彥和上了他的巨扇。

    會挑選上彥和的法器,除了彥和看起來比較好打『交』道,也是因為他的修為和自己比較接近,他師兄尤澤章修為卻明顯比她高深許多。

    尤澤章什麼也沒說,御劍先行,他們的巨扇跟在後頭。

    巨扇飛上天的時候何文琳差點沒被風刮下去,被彥和拉了一把,才沒掉下去。

    彥和似乎沒料想到何文琳的反應,臉上閃過一絲驚詫,隨即口中念了幾句法訣,做了個手勢,吹到何文琳身上的風瞬間消失,「道友是第一次御器飛行吧,法器飛行速度快,尤其是在空中,需以真元護體,才能不被疾風所影響。」

    真元應該就是身體裡流淌的那股能量吧?何文琳暗暗把他的話就在心中,打算另外找個機會試驗一下。

    第一次站在這種飛行物上在天上飛行,感覺很難用言語表達,何文琳只能慶幸自己並不恐高.

    不然周圍光禿禿的連個護欄和抓手的地方也沒有,只有腳下一個直徑才一米的巨扇法器,速度還比跑車快,不嚇死心臟也得承受不小的壓力。

    彥和也不知是怕何文琳緊張,還是察覺到何文琳對修真界不太瞭解,途中一直跟何文琳搭話,也順便為何文琳簡短的科普了下清真『門』。

    清真『門』分內外兩『門』,內『門』是山上山,用了結界遮掩,一般人眼中只會看成是空氣,外『門』即是『肉』眼可見的雲霄觀。

    內『門』共有七位真人,明陽真人、明玄真人、明儀真人、明法真人、明喻真人、明音真人以及明炎真人。

    七位真人皆是金丹修為,在如今的修真界,都是一流高手,其中又以劍修的明玄真人實力為最,有能越級挑戰元嬰修士的能力,單論戰力,是目前修真界的第一高手。

    彥和和尤澤章都是內『門』『精』英弟子,不過兩人雖是師兄弟相稱,卻不是同一個師傅,彥和師承明陽真人,尤澤章則是明玄真人座下大弟子。

    何文琳得到的資料越多,就越對這一趟合山之行沒有底。

    不僅僅是眼前二人,還有七個實力遠遠超於她的人,即便是躲進空間修煉,再出來真的有勝算嗎?

    而彥和口中的七個真人,又會以什麼樣的態度對她,邀她上山的目的又是什麼?

    雜『亂』的念頭紛沓而至,何文琳心情也越來越『亂』。

    空中飛行的速度卻是極快,只半個多小時就能看到合山以及山腰的雲霄觀了,何文琳下意識的以為會要往下飛行了,卻忽然感覺身體好像穿過了一層無形的水『波』。

    在穿過那層水『波』的那一瞬,一股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令她耳目一清,和她進入空間的剎那有那麼些相似,只不過比空間裡還是要差不少。

    同時,眼前景『色』一變,竟兀然多出了八座高聳的山峰,其中七座山峰之上各矗立著一座巍峨的宮殿,宮殿籠罩在雲霧間,仿若仙界神殿。

    何文琳這才想起彥和之前說的內『門』與外『門』,想必這就是內『門』了。

    三人降落在其中一座名叫霄陽殿的宮殿外,進去殿內的時候,裡面已經坐了六男一『女』。

    七人看上去竟比彥和、尤澤章要年輕得多,最多也就三十上下,身上穿著比彥和二人更加華貴的長袍,氣質也比彥和二人更加貴不可攀,身上也有種懾人的氣勢。

    就在何文琳打量著七人時,彥和已經上前對著坐在最中間的穿著月白長袍的男子躬身施禮,「師尊,彥和與師兄不負師尊『交』代,將何道友請來了。」

    何文琳想了想,也學彥和、尤澤章的模樣,跟著施了個禮,「晚輩何文琳,見過諸位真人。」

    這禮何文琳行得沒什麼不甘,彥和和她實力差不多,見面時還對她施了禮,現在上面坐著的七人都是實力遠勝她的,她對七人禮敬才是應該的。

    在明顯強於自己又不知對方底細的人面前逞無謂的面子那不叫自尊,那叫作死。

    明陽真人臉上的表情果然更溫和了些,揮手讓彥和二人下去後,才開口道,「我道號明陽,何小友可喚我明陽真人,我觀小友也是築基期了,不知友師從何『門』何派,亦或是出自哪個家族?」

    「晚輩並沒有師『門』,也不是修真家族出生,只是機緣巧合之下誤入了修真界,事實上,在今日前,晚輩並不知道自己也是修士。」這話也沒錯,她的確是機緣巧合下開啟了新空間,才得以重生,並踏上了修真一途,而在今日前,新空間也從沒說過她現在是在修真。

    「你是何時得到這個機緣的?」明陽真人還不及開口,旁邊身著火紅『色』道袍的真人已經急吼吼的出聲,而另外五人也微不可察的往前傾了傾身體,眼中有種莫名的狂熱。

    「快三年了。」何文琳不動聲『色』的把他們的神『色』一一收入眼底,謹慎的回道。

    「可是xx年x月xx日?」那火紅道袍的真人臉上一喜,又急不可耐的問道。

    何文琳道,「具體幾日我不記得了,不過的確是xx年x月。」

    紅袍真人聞言,擊掌大笑,「哈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又滿臉紅光的轉向其他人,「沒錯,就是她,哈哈,就是她!」

    「何道友勿怪,明炎真人只是一時情緒過於『激』動,才會有些失態。」明陽真人也微笑起來。

    何文琳不喜歡這種別人都知道,只有自己一個人什麼都不清楚的感覺,但她還是知道,面對這些人不能表現出自己真實的喜惡,面上還是做恭敬狀道,「真人有什麼話請直說。」

    明陽真人卻道,「我先與小友說一個故事吧。」

    簡而言之,就是一個修真繁盛時期的故事。

    當時修真界當真是元嬰多如狗,化神合體滿地走,然而繁盛時期,也只是和如今對比,與上古時期卻是沒法比的,因為當時靈氣劇減,再無能飛昇的修士。

    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人注意到飛昇無望,直到一個個渡劫修士不是死於雷劫,便是渡劫失敗淪為散仙,最終再度死於雷劫,修士們才意識到不對。

    隨即有當時的一位大能耗盡半生修為開卦,竟算出此界修士無飛昇機緣,且算出十數萬年後還有一個巨大的浩劫,若度不過,別說是普通人,就是修真者也無法存活。

    這個預言一出,導致整個修真界差點大『亂』,大乘期、渡劫期、乃至散仙開始另謀出路,一部分散仙和渡劫期修士打算強力撕裂空間,去尋找另外能讓他們飛昇的空間,然而這些先驅者,無一不是死亡。

    殘留下來的散仙眼見此路不通,只能請那位大能再占卜,是否能有化解辦法。

    結果還真有一命定之人有機會化解浩劫,一旦化解,修真界將重回最鼎盛時期。

    殘留下來的散仙便做了個決定,開山立派,等著那個命定之人出現,輔佐此人化解浩劫。

    之後十數萬年,此『門』派便一直守著這個使命,等待著那人的出現。

    聽到這裡,再看明陽真人幾人的神情,聯想之前明炎真人的話,何文琳再蠢也不會猜不出,這個故事裡散修們建立的『門』派正是她所立的清真『門』,而她,則是那個故事裡所謂的命定之人。

    還不等何文琳將這些消息完全消化,明陽真人又道,「何小友,不知你對如今局勢有何看法?」

    「晚輩不太懂真人的意思。」何文琳還在想著明陽真人的話,反應有些跟不上。

    明陽真人似乎知道何文琳的狀態,只歎道,「不瞞小友說,如今天下雖大『亂』,卻不過是浩劫來臨前的瘋狂之象,並非毫無生機,真正的浩劫應在四十多年後,屆時才是此界真正的末路,人妖盡滅,草木無存。」

    何文琳心一緊,這話與新空間的話不謀而合,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

    天坑,喪屍,接連不斷的天災,都不過是空間即將崩潰的前奏罷了,真正的災難,是空間崩潰。

    「清真『門』當年立派的目的便是等待並輔助小友,而我等亦是遵循祖輩教導,代代相傳,只為等待小友出現,輔助小友化解此劫。而自貧道知道此難,便一直在推算先祖們所說的轉機,直到三年前,絕卦中才出現一絲生機,而這一線生機,正是源自小友身上,貧道大膽推測,小友可是於三年前曾得某種機緣?」

    七雙眼睛目光灼灼的盯著何文琳,何文琳不得不點頭,「晚輩的確在三年前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一個機緣,也知道了不足五十年後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空間將崩潰,唯一挽救的方法,就是晚輩達到神級,晚輩猜想,所謂的神級,應該就是修真界說的飛昇的意思。」

    不過她並沒有把新空間的事全盤托出,畢竟上一世在末世中下層『摸』爬滾打數年,別的不說,至少防人之心不可無和給自己留一道底牌的道理還是知道的。

    明陽真人七人說得再好聽,與她而言,他們也只是才見過一面、不知底細的陌生人。

    「飛昇,飛昇……」明陽真人七人眼中閃爍著某種讓人難以直視的奇異光亮,大笑道,「好,好,只要有希望,飛昇又如何,貧道七人以及清真『門』上下自當鼎力幫助小友。」

    接下來的一切就像是神轉折,七個人又是拿出測靈根的靈石為她測試靈根,又是給她在山上劃峰頭。

    何文琳能感覺到這個山上山靈氣的確要比下面充沛得多,雖然及不上空間裡的百分之一,卻也比外界好多了,在這裡修煉確實要快得多。

    但這裡畢竟是明陽真人的地盤,她對明陽真人這些人根本不瞭解,儘管這些人看起來很友善,口口聲聲說她是挽救這個空間的唯一機會,但這並不能讓何文琳就完全的信任他們。

    異能者尚且會為了利益互相廝殺,這些修真者會對她的機緣不心動嗎?要是他們打的主意是故意讓她放下戒心,然後在她修煉的時候殺人奪寶,怎麼辦?

    只是如果拒絕,明陽真人七人能善罷甘休?

    而且,在修真的事上明陽真人這些人才是正統,新空間又藏著很多事不肯告訴她,能有明陽真人這些引路人,她的修煉肯定要順利很多,至少會讓她少走很多彎路。

    明陽真人看出何文琳猶豫的原因,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座巴掌大的宮殿,「何道友無需擔心,此宮殿是個法器,上面自有防禦陣法,只要小友將其煉化,旁人不經小友的同意,是不能隨心進出的。」

    何文琳嘗試著詢問新空間,新空間這次沒有裝死,給予了何文琳肯定的答案後,何文琳稍稍放了心,便順著這個台階接下法器,「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只是晚輩不是一人,手下還有數百倖存者,這次會來合山也是聽說合山之上有一座規模頗大的道觀,想在這裡求個安身的場所……」

    「這有何難,讓山下那些外『門』弟子擠一擠,把你帶來的那些人安排住下就是。」不等何文琳說完,明炎真人已經迫不及待的站了出來,豪邁的大手一揮,就把雲霄觀借給了何文琳當暫時的基地。

    而且立即就付諸了行動,把彥和二人又叫了進來,吩咐兩人馬上去山下讓外『門』弟子趕緊收拾收拾,給何文琳帶來的人騰地方。

    彥和聽到明炎真人的吩咐時還以為自己聽岔了,雲霄觀雖然只是外『門』弟子的居所,但再怎麼樣也是清真『門』一體,這樣毫不猶豫的把外『門』借出去,太過兒戲了。

    可他發現師尊明陽真人竟沒有反駁的意思,再看向何文琳的目光就透出了沉思,這人究竟是什麼人,怎麼能讓師尊和師叔們這樣另眼相看的?

    就是尤澤章眼中也閃過一絲詫異,深深的看了何文琳一眼。

    不光是彥和和尤澤章驚詫,就是出言試探的何文琳都覺得順利得有些不太敢相信。

    更誇張的是,急『性』子的明炎真人還親自拿出法器送何文琳去接謝元華等人,完全不給別人任何勸阻的機會,也不給何文琳任何婉拒的機會,拉著何文琳就出發接人去了。

    明炎真人是一柄火焰『色』的法器,比彥和二人的霸道大氣得多,好在這次有了經驗,何文琳提前用真元在週身形成了一個防護罩,才沒有像之前那樣丟人。

    半路上遇到了開著車往合山這邊追的陸茹慧三人。

    三人並沒有聽何文琳的暗示回去和謝元華等人會合,也沒有留在原地等,而是跟著追了上來,只是車速趕不上法器的速度,路又曲折蜿蜒,所以何文琳都回頭了,他們還在追的路上。

    三人見到何文琳安然無恙,皆鬆了口氣,面對明炎真人則是一臉的警惕和防備。

    明炎真人沒把三人放在眼裡,皺著眉頭四下環顧,「不是說有數百人?怎的才三個?」

    「其他人在後面,發現結界後,我只帶了三人過來查探情況。」何文琳解釋道。

    「那就去找人吧。」明炎真人嫌棄車太慢,左手一揮,把陸茹慧三人掃上法器,然後右手一抬,便把車子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裡,然後變大了兩倍的法器就化作一道流光直衝上天——75215+dsuaahhh+25459656——>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