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重生之烈獒

《》第一卷 一百二十三:荒廢的礦場 文 / 曹滸

    「是一隻巨大的殺人蝙蝠。」米哈伊洛娃喃喃重複,看著手機裡的圖片輕聲道:「還真是巨大。」手機裡是一張模糊的照片,一隻張開如同鐮刀一般雙翼的紫色蝙蝠飛空而起,把身後的月亮都給遮住了,拍照的人在地上,去拍空中的蝙,夜間蒼促之際,是不可能做好準備的,匆匆照下的照片上蝙蝠的大小可信性相當高。

    毒蛇沉聲道:「那個專家當時就查到了那七具鑽井工人的屍體都是被吸盡了血的,雖然遭到了其它同事的否定,可是他還是相信,這七個工人是遭到了超自然生物的攻擊,於是就那樣躲在暗處,用了三個晚上的時間等候,終於被他拍到了這個。」

    米哈伊洛娃輕聲道:「它以為這是什麼?吸血鬼的變身嗎?」

    毒蛇聳了聳肩說道:「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不過顯然,美國人對這個傢伙也很在意,他們提出,只要把這個帶回去,不管生死,只要完好,都會再給我們加一百萬的,所以我不想用重武器去打它,那樣把他給打壞了,死的就不值錢了,。」

    米哈伊輕聲道:「我不相信你們一點準備都沒有就來了。」

    毒蛇點點頭道:「你說得對,我們自然不會那麼魯莽,最開怒的時候,我們準備了一個阻擊手,可是在馬烏裡完成另一件任務的時候,他被那裡的保安給打死了,我們一時之間來不及再調換一個阻擊手,所以準備我自己來,但是……我們主要的任務,還是那顆神秘的鑽石,而據那個專家說,在鑽石的邊上,有……其他的東西在護著鑽石,我還要負責剷除那些東西,也許就會出現差誤,而你恰好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米哈伊洛娃凝視著手機屏上的蝙蝠,正在思忖自己是不是根他們一起行動的時候,申屠剛的聲音再次響起:「問清楚,那個廢井場在哪。」

    米哈伊洛娃狀似不在意的把手機還了回去,說道:「這個地方究竟在什麼方位啊。」

    「這就在……。」壁虎剛要說明位置,毒蛇伸手一攔,高深莫測的一笑:「對不起,我不能告訴你位置,雖然我清楚你只是一個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知覺告訴我,如果我說了,也許那裡就沒有我什麼事了。」

    米哈伊洛娃的心猛的一跳,有些驚異的看了一眼毒蛇,毒蛇笑容依舊,但是心中卻是如同驚震不已,他的第六感從來就沒有錯過,這一次在說之前他都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看米哈伊洛娃的樣子,她還真的就有接應。

    毒蛇想了想又說:「那處廢井場這三年來被一群城市裡的流浪狗給佔住了,這些狗不知道為什麼,變得瘋狂無比,攻擊性極強,就在我們接這個任務之前,有四隻傭兵團失敗在它們的手裡,;連那只蝙蝠都沒有看到,就被殺死了。」

    米哈伊再次接受到了申屠剛的傳音:「答應他。」米哈伊洛娃細眉輕揚,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申屠剛要接下這個任務,但是她不會反對申屠剛的意見,點點頭道:「你說的當真引起了我的興趣,我願意參加,但是……前提是你能保證我的安全,要知道我是一個阻擊手,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正前方,如果身後有變故,我是沒有辦法擋回去的。」

    毒蛇搖了搖頭,道:「這個我沒有辦法給你保證,你應該知道,我就是向上帝發誓,一有機會我仍然變成撒旦的。」

    米哈伊洛娃聽了這話倒對毒蛇的坦承多了一分好感,笑著伸出手:「米哈伊洛娃,願意加入,我不要保證了,我相信你的為人,如果錯了,那就怨我自己好了。」

    毒蛇滿意的笑了笑,很有紳士風度的握了握米哈伊洛娃的手:「放心,如果沒有太大的利益衝突,我是不會有害你的。」

    就在米哈伊洛娃和毒蛇談條件的時候,申屠剛潛到了悍馬邊上,神識放開向著悍馬車裡探去,可是車子裡面不知道被什麼給護住了了,他的神識探進去之後,竟然什麼也感知不道。

    申屠剛的好奇心被激起,苦思如何能查看清楚車裡狀況的辦法,突然車子的後座門打開了,蜥蜴從裡面走了出來,巨咳一聲,用力吐出一口濃痰,申屠剛潛在黑暗之中,急向車裡瞟了一眼,立時皺緊了眉頭。

    車子裡面沒有什麼異樣,點亮的車內燈,讓申屠剛一眼看清了車子裡,可以說是一切正常,根本看不出有什麼東西在護著車子,而車子的後座上,坐著一個身穿粉色羽絨服,臉上戴著黑墨鏡、大口罩的女人,兩隻手插在口袋裡,好像坐不住似的倚在車壁上,看上去好像一點精神都沒有的樣子。

    申屠剛的神識從打開的車門裡探了出去,向著那個女人身上覆去,還沒等罩到她的身上,突然車子裡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本來還懶洋洋的蜥蜴一下繃直了身體,一腳把車門踹上,身體微傳,兩隻鷹一般的眼睛裡寒光飛閃,一掌貼門,一拳在胸人,神情冷峻的四下看著。

    悍馬車裡的室內燈突然大亮,暗黃色的燈光從車裡射了出來,先是飛散在空中,隨後合成一條光速向著草叢裡的申屠剛射去。

    申屠剛暗叫:「有古怪!」身體飛躍而起向後退去,可是蜥蜴已經發現了他了,繃直的身體驟然發勁,雙腿就猛力發射的強弓一般,把身體射了出來,右拳突然崩緊向著申屠剛的頭上砸去。

    一個優秀的傭兵講究在任何一刻都要做好戰鬥的準備,出擊的時候不管你的對手是誰都要全力以赴,蜥蜴都做到了,而且當他看清對手是一條狗之後,繃直的右腿猛的自地面踢起,腿不踢高,腳尖直取申屠剛的下巴,正是純正的法國『薩瓦特』的腿擊術。

    申屠剛兩條後腿用力,一下站了起來,蜥蜴的一腿從他的身前踢過去,勁風打在他的喉部,沒有設一點陣范的喉部被刺激的一陣急痛。

    申屠剛重新落下,一爪子抓出去,蜥蜴右腿的褲子被他撕成了五條,跟著申屠剛兩隻後爪用力一蹬,本來就很近的矩離一下縮短,他一下就衝進了蜥蜴的懷裡,爪子就搭在了蜥蜴的胸口。

    蜥蜴的動作一下停住了,恐懼的看著那只爪子,他能感受得到,只要申屠剛想,就可以輕鬆的穿秀他的身體。

    米哈伊洛娃和毒蛇兩個跑了過來,米哈伊洛娃在過來之前就從申屠剛傳音中知道發生了什麼,這會大聲喝斥道:「剛子,放手!」申屠剛一點點的收回自己的爪子,緩緩後退,蜥蜴一直緊張的看著他退出一米之外,這會全身無力的向後坐倒,捂著脖子不停的急喘著。

    毒蛇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在申屠剛的身瞄來瞄去,半響才道:「米哈伊洛娃,這是你的狗?」

    米哈伊洛娃一招手讓申屠剛過來,點頭道:「對,這就是我的狗。」她全身戒備,怕毒蛇要傷害申屠剛,可是毒蛇卻滿意的笑笑說道:「是一條好狗,有它在我們可以省很多事了。」

    當夜無話,米哈伊洛娃又回到了自己的睡袋裡,只是這一回她不敢再把自己脫光了摟著申屠剛了,而是穿著衣服躺在袋子裡,把申屠剛留在身邊放哨,毒蛇他們則是回到了悍馬車裡休息。

    申屠剛輕聲把窺到的那個人告訴米哈伊洛娃,並道:「那個人不是他們傭兵團的人,而且……她也不是女人。」

    米哈伊洛娃望了一眼悍馬車,也傳音給申屠剛:「他們可能是綁了一個人質,我們沒有必要管這個閒事。」

    「我知道你們傭兵的規矩,不去干涉他人的任務,否則就是生死之戰,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他們很危險。」

    米哈伊洛娃還是第一次聽申屠剛說這麼多的話,滿面笑意的說道:「那我謝謝你了。」

    幾個人平靜的渡過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們隨意吃了點東西開始前進,悍馬在前面帶路,米哈伊洛娃騎著四輪摩托跟在後面,上午十點左右,一處廢舊的井場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荒涼的土地,衒憚瑤W頭機就那樣丟在那裡,沒有人來過問,淒冷的寒風呼嘯著吹過,沒有一點人氣的井場把風的聲音變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嚎,聽得人渾身一陣發緊。

    毒蛇、蜥蜴、壁虎都從車上下來,身上穿著防彈背心,背著ak47步槍和火箭筒,已經是全幅武裝了。

    毒蛇看了一眼坐在四輪摩托後面特質車斗裡的申屠剛,沉聲道:「不要讓你的狗叫,否則一但引出那些流浪狗我們就……。」

    毒蛇的話音沒落,突然一陣尖歷的犬吠聲傳了過來,那聲音獰歷可怖,幾個人同時打了個冷戰。

    申屠剛身體裡的血突然變熱,激動的四肢都有些顫抖,用力躍下了車斗,向著天空發出一聲長長戾嘯,那嘯聲中,儘是狂暴雄霸的戾氣,井場之中所有的狗吠一下就給壓下去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