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冷王的俏醫毒妃

正文 47-夢歸何處 文 / 瑜音蕘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在房中迴響,臉上傳來的突然的疼痛,瞬間驚醒了熟睡的即墨杳玥,止不住的血從即墨杳玥那雙捂著傷口的手指縫中流了出來,鮮紅的血液在她白皙的手指上躍動,是那樣的觸目驚心……

    「霓裳,你為什麼這麼做?」即墨杳玥跌坐到地上,聲音幾乎聲嘶力竭,滿眼都是不可置信,臉上還有因為疼痛而微微扭曲的表情。

    「我……我沒有……我沒有!」即墨霓裳看著自己手裡那枚還在滴血的髮簪,手不停的顫抖著,她也不敢相信自已竟然如此偏激。她握緊了手中的髮簪,似是要把它嵌進肉裡。繼而轉身逃了出去,留下屋內已然毀容的即墨杳玥。

    即墨霓裳跑到假山後面,大口的喘著氣,髮簪上的血跡已然乾涸,但是依然殘留著那抹散發著銅蚳的艷紅,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緊握著髮簪的手上已經印出髮簪上雕刻的紋路,一起深深地刺痛著即墨霓裳的眼睛。

    「司晨,我們的婚約還是取消了吧,這樣的我又怎麼能夠奢求你來娶我……」即墨杳玥朱唇微啟,臉上儘是失落。眼底升起的霧氣瞬間溢滿了整個眼眶,但她並沒有讓它掉下來,只是盡力的將它留在眼中。

    「玥兒,你在說什麼傻話。我喜歡的是你的人,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都不會嫌棄你的。你放心,我司晨一定會明媒正娶,八抬大轎的將你迎娶進門,我要讓全城的人都知道,你即墨杳玥是我司晨的女人!」

    雙手輕輕的捧起即墨杳玥努力埋藏的頭顱,輕輕地在她臉上的傷疤處摩挲。傷口雖已經結痂,卻比當時更要令人心驚,從眼角一直延伸到嘴邊,像極了一條長蟲盤在臉上,可見「行兇者」心中對即墨杳玥的怨恨。「還疼嗎?」司晨的眼中儘是心疼。

    即墨杳玥搖著頭,她怎能怪罪自己的妹妹。下一刻,司晨那寬大有力的手掌將即墨杳玥攬進懷裡,緊緊的呵護著。

    眼淚沾濕了司晨的衣襟,但這滑落下來的,是幸福的眼淚……

    沒有人注意到那束來自假山後面的嫉妒的目光,髮簪在假山上劃了過去,留下了一道深深地劃痕。「司晨,即墨杳玥都已經毀容了,為什麼你還如此在意她!你為什麼不願意多看我一眼!」即墨霓裳痛恨的看著不遠處的兩個人,「即墨杳玥,我恨你!無論用什麼方法,我一定要得到司晨!一定要!」

    場景又悄無聲息的轉變,周圍的景物漸漸變成了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裡。

    「司晨哥哥……」即墨霓裳的手抓住司晨的袖口,嬌弱的輕喚他的名字。

    「你有什麼事嗎?」司晨冷冷的開口,甚至沒有正眼看她一眼。

    雖是心有不滿,但是在司晨面前,即墨霓裳還是保持著自己那份所謂的矜持與嬌弱。「司晨哥哥,你真的要和姐姐成親嗎?」即墨霓裳立即換上了一副淚眼婆娑的傷心樣子,還用袖子輕拭眼角的淚水。

    「沒錯,司府與即墨府本有婚約,我司晨不是言而無信之人。」

    「可是姐姐她已經毀容了……」

    「那是因為你,」司晨打斷了即墨霓裳的話,「別以為玥兒不說我就查不出來,玥兒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你!」雖然沒有發火,但話語中透露著的微微的寒氣,依舊令即墨霓裳膽顫。

    「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嗎?我這麼做都是因為你!」得知司晨都已經知道了,即墨霓裳索性將事實全盤托出,「從小到大,你的眼中就只有姐姐,你可曾知道,我也一直喜歡著你!」

    司晨沒有想到自己竟會這樣被即墨霓裳表白,因為即墨杳玥的美,司晨的眼睛幾乎從來沒有從她的臉上移開過,自然也就從來沒有在意過即墨霓裳對他的感情。

    「我為了讓你能稍稍注意一下我,付出了多少努力你知道嗎?」即墨霓裳哽咽地說著,「我甚至不惜毀了姐姐的容貌,可我並不是真心的!我又何嘗沒有後悔,難道我就應該是一個得不到愛的人嗎?」

    即墨霓裳並沒有看到司晨眼底閃過的狡黠,也不知道他內心有多深的城府。她並不知道司晨為什麼會突然間接受自己,甚至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司晨對她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突如其來的幸福讓她瞬間沉溺,她又怎會想到司晨的狼子野心。

    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她隨著司晨到了城外,看著躺在地上口吐鮮血的即墨杳玥,她的心裡別提有多痛快了!「即墨杳玥,你也有今天啊!」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眼底儘是鄙夷。

    但即墨杳玥眼中最後的痛恨、發瘋的詛咒,也同樣深深地刻進了她的眼中。

    場景再次切換,這是一個愜意的午後,即墨霓裳悠閒的在房內繡著女工,刺眼的陽光從半打開的窗戶中灑落下來,光輝籠罩了整個房間……

    這時一個可愛的孩子出現在了即墨霓裳的眼前,並一直衝著她笑。一雙帶著嬰兒肥的嫩嫩的小手,在空中揮舞著,好像想讓即墨霓裳抱抱她。

    即墨霓裳越看越覺得她可愛,便準備伸手去抱抱她。可天空中突然傳來了一絲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你害了我,你會得到報應的……你會遭到報應的!」那是即墨杳玥的聲音,即墨霓裳瞬間慌了神。

    「孩子,我的孩子,你別走,你別走……」眼前的小寶寶好像聽懂了即墨杳玥的話,原本的笑容變成了撕心裂肺的哭泣。即墨霓裳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小寶寶與她漸行漸遠,無論她怎麼呼喚、怎麼伸手,就是無法觸碰到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是我的孩子!」

    月娘在一旁默默地看著床上的即墨霓裳,她的臉上展現了各種表情:奸詐、冷笑、嘲諷、恐懼……最後,竟落下了淚水。

    月娘不知道她究竟做了什麼夢,只記得白初靜和她說的話:她所夢到的一切,都是她永遠不能忘卻的事,或後悔、或難忘、或牽掛……

    第二天清晨,即墨霓裳才悠悠的睜開了雙眼。

    「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夢」,看著眼前如此熟悉的房間,即墨霓裳歎息到,「但這個夢太真實了。」

    ——畢竟除了孩子是即墨霓裳的臆想,其他事都是曾經真實發生過的。

    給讀者的話:

    各位親愛的讀者們,小音又要很抱歉的通知大家一個消息。《冷王》的更新時間又要推遲了,因為小音實在是擠不出來時間,所以以後一週三更起更,最少三更,上不封頂,對於給大家帶來的不便深感抱歉,也希望大家不要放棄對小音,對《冷王》的支持。最後,有要加小音qq的親們行動起來吧!(qq:1065748128,,群:276410004)現在人比較少,有點冷清,所以希望大家動起來,讓群裡也能熱起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