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愛你入骨:全球緝捕小逃妻

《》正文 381.第381章 我不需要你忍…… 文 / 深情龍捲風

    彷彿是快要死去又突而重生,滅頂般的淋漓,讓她彷彿被拋向了九霄雲外,被帶到了天堂,然後才被輕輕放下。

    他在氣喘,心跳和她的交纏在一起,強健的身軀極有技巧地覆蓋但又不曾壓制在她身上,她顫慄的身體可以感受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深深著迷而又震撼。

    舔著自己微癢的唇,卻在唇瓣之上,嘗到他的味道,那是他的汗水。

    微鹹的,性感的,令人著迷的……

    夜,溫柔覆蓋了一切。

    連窗外的明月,也拉來一片雲彩,遮掩住羞澀的明眸。

    當她再醒來時,天還有些濛濛的,風輕輕蕩起紫紅色的帷幕,白色的晨霧繚繞四周,有種仙境般的清冽氣息。

    但夜斯洛的懷抱卻格外溫暖,她的頭枕在他一隻手臂上,他另一隻大手則環過她的腰,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背。

    那感覺很舒服,她忍不住歎了口氣,然後睜開眼。

    他的臉近在眼前,溫熱的鼻息拂過她的臉。

    他也醒了,她可以看見他微張且惺忪性感的眼。

    「嗨。」他沙啞的開口,薄唇幾乎刷過她的。

    「早。」她星眸半睜,想要起床,卻是那樣貪戀著他的體溫。

    他的大手也沒有縮回去,依然緩慢而親匿的撫著她的背。

    「我們應該起來了。」他啞聲說著,卻沒有起身的意思。

    「嗯。」她同意,小手卻不自覺撫摸著他結實的胸膛。

    他的心跳,在她的掌心下,緩緩加快。他的大手不知在何時滑下她的腰,鑽進了她的背心裡,再往上撫過她的脊椎。

    她慵懶的仰起頭,再輕歎了口氣,粉唇刷過他的嘴角,胸前的柔軟隔著衣服刷過他的胸口。

    他的身體為之一緊,她聽到他的歎息或呻吟,擱在他胸膛的掌心往上滑到了他有力的臂膀。她感覺到他結實的長腿,擠到了她的雙腿間。

    他的唇再次刷過她的,一次,然後又一次。

    「璃璃。」他輕喚著她的名。

    「嗯?」她在迷濛中伸出丁香小舌,舔吻他誘人的唇瓣。

    「我們是不是太過放縱了?」他低聲說著,昨晚,他要了她幾次,兩次,還是三次?

    雖然他的動作極盡克制而溫柔,可她畢竟是個孕婦,他不可以再這樣放縱自己的谷欠望。

    口中說著,大掌卻已經輾轉到她身後,輕捧愛撫著她的臀。

    「我知道……」她想退開,真的。

    她知道自己應該退開,小手卻不聽使換的插進他的黑髮中揉搓。

    「我會……」他抽了口氣,因為感覺到他的堅硬抵住了她的柔軟,那種火熱的感覺,還是讓他腦袋有一瞬間空白。

    「你會什麼?」她喘息的低問。

    他苦笑,捧著她的臀,把她壓向自己,在她耳畔啞聲開口:「我會忍不住的。」

    她輕喘一聲,睜開眼看著他。

    他在喘息,黑瞳裡燃燒著炙熱的谷欠火,他的男性熱燙而堅硬,她可以感覺得到那勃發的堅挺抵著她,隱隱傳來他的脈動,擠壓著她的柔軟。

    她的心跳加速,全身既慵懶又興奮,感覺到他的肌肉在她掌心下緊繃著。

    「我不需要你忍……」她的嗓音也變得同樣沙啞,望進他的黑瞳,那裡倒映著她的影像,紅唇半啟,星眸氤氳,如此嫵媚而妖嬈。

    他的上唇克制地緊抿,眼瞳呈現忽深忽淺的黑褐色,像酒一樣令人迷醉。

    是誰說的,克制是一種美德,是相當動人的特質。

    英俊而克制的男人,是征服女人最強有力的武器。

    他低頭,吻住了她。

    彷彿是飢渴已久的人,突然尋到清潤的水源,他貪婪地享受著她的甘甜。

    啟開她的貝齒,更深地探入,霸佔著那甜潤的小舌吮吻著,纏綿,且繾綣……

    但是,他並沒有再次進人她。

    說實話,經過昨晚長久的歡愛,她感到那裡已經有種微微刺痛的感覺,但是,她並不想拂他的意……

    現在這具軀體,就像是上帝額外的賞賜,不知什麼時候就會不再由她掌控,在著涓滴般難得的溫馨時刻,她只想和他在一起,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獨處時光。

    兩人起床,夜斯洛繫起圍裙,準備在廚房裡為兩人準備早餐。

    冰箱裡放置著早就採購好的各種食材,有新鮮蔬菜,也有牛肉,還有當地特產的一種銀絲面。

    「想吃什麼?」夜斯洛打開冰箱,在裡面東挑西撿。

    「你會做什麼?」程琉璃歪著腦袋,調皮地看著他。

    「你在懷疑我的廚藝嗎?」夜斯洛不滿地擰眉,「難道忘記了我上次大展廚藝,你可是吃得不亦樂乎呢!」

    程琉璃抿唇而笑,解開他腰間的圍裙,繫在自己腰上,轉身推他出去,「你在外面等著,我來下廚,哪有男生成天圍著灶台轉的?」

    夜斯洛哪裡肯出,高頎的身軀倚靠著門框,揚眉看著她忙忙碌碌。

    程琉璃繫著小雛菊圖案的圍裙,手中的菜刀得得如飛,眉眼含笑地切著冰箱裡剛剛解凍的牛肉和蔬菜。

    清晨的陽光從透明的玻璃窗外灑落進來,小小的廚房明亮得恍若透明,炊具仿若被塗上一層銀亮的光彩。

    手起刀落,蔬菜如花綻放出均勻的花瓣,不袗鍋中的水咕嘟嘟地沸騰起來……

    不知什麼時候,夜斯洛從身後輕輕抱住她的腰,下巴低低地放在她的肩窩處。

    「哎呀,水沸騰了,你影響我做飯了啦……」程琉璃不滿地嬌嗔起來。

    手中的刀具仍然在案幾上發出和諧的音符,伴隨著咕嘟的水聲,以及窗外小鳥嘰嘰喳喳的鳴叫,好似一幅動態的畫卷,溫馨而又甜蜜。

    程琉璃很喜歡這種氛圍,輕鬆的,家常的,什麼都不用去想,什麼都不用去考慮,簡簡單單的幸福,那麼實實在在,彷彿,觸手可及。

    「你在做什麼?」夜斯洛探頭看向她旁邊的鍋子。

    「下面啦。」程琉璃迅速將配料在鍋中爆炒,然後將一把銀絲面放入水中,回頭焦急地對夜斯洛道,「你來幫忙,等沸騰了就撈上來,我來放配料。」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