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歷史軍事 > 暗戀的職業素養

正文 第88章 Part83:爽約 文 / 童柯

    等全身濕透的嚴成周被人接走,已經是半小時後的事了——

    而這個時候,他才想起來,還沒問那可憐蟲的聯繫方式,不過這點小事很快就拋到腦後了,那次碰撞也不過是一點小插曲。

    「大少,丁少來電說已經準備好了。」

    「知道了,老子現在不想屈尊降貴見那雜種。你派人去把那東西請過去。」又橫了一眼給他手臂包紮的醫生,「滾!」

    不理會家庭醫生滿臉的驚魂未定,扯著繃帶給自己包紮了起來。

    手下一聽「那東西」就知道,說的自然是那個私底下傳言可能是七爺私生子的孩子。

    「但他不願意的話……」手下有點猶豫,到底七爺的態度還看不出來,這時候動了那孩子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但想到以前那些冒牌嚴家二少的人,哪一個不是被大少整的半死不活,但七爺愣是一句苛責都沒。

    心底又是稍稍放心了。

    「識抬舉最好,不識抬舉,嘶」倒抽了一口氣,扯到了傷口讓嚴成周的表情看上去越發猙獰,「還需要我教你怎麼做嗎!啊?」

    *

    本來醫院已經安排,讓黎語可以第二天出院。

    這麼一趟出去,卻帶著半臉血出現,剛走進急診室,就被看到的護士發現,以為是什麼重大事故。

    後來擦乾血跡,才發現那純粹就是看著嚇人,血流的雖多但沒傷到骨頭,手臂上的傷反倒比較麻煩,木屑和尖刺紮在肉裡,看著就疼,偏偏黎語還一臉不痛不癢的看著護士給他挑出來。

    「痛的話就喊出來,沒人會笑你。」小護士有點不忍心,這孩子怎麼那麼可人疼呢?

    「不痛,扎得不深。」黎語笑著說,經歷這類事多了,在他身體還沒反應過來前,臉上已經自動擺出了表情。

    沒人會心疼他,也沒人會擔心,那麼為了他自己多笑一笑又有什麼關係。有時候笑,不僅可以安慰別人,同樣也能安慰自己。

    這大概就是上輩子給他最深刻的習慣,身體看著年輕,但精神上的烙印和習慣卻昭示著他早就不年輕了。

    為了以防萬一,給黎語做了個ct才放他回去。

    關上病房門,黎語維持的淡定從容才垮了下來。

    脖子空了!

    三三————不見了!

    若不是掉入水裡,他幾乎都沒注意到脖子上的玉珮沒了。

    並非他不在意,只是在那場生死大逃亡和看到七爺的驚魂未定中,他還沒緩過來。

    回來的一路上一直在回憶到底掉在哪裡,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家會所,可能是躲進溫泉裡的時候,也可能是在那條通道裡,更或是和手機一樣沉入江底。

    可從之前和邵祺他們的聊天中,那家會所被封鎖了,現在無法進去。

    試探的喊了幾聲,可腦中沒有回應。

    三三很安靜,為了讓他成長,它甚至只有在睡夢空間裡才會盡其所能的指導他,這也是他為什麼沒有及時發現它不見了的原因之一。

    其他時候,它從不干預任何事。

    也許就是太理所當然了,他才會疏忽。

    他把它弄丟了。

    黎語的臉上滿滿是自責。

    正因為習慣了,在失去後才會越發意識到,他已經無法失去這個朋友了。

    一個系統再智能,也只是一串數據流,但黎語感覺的不只是如此。

    他覺得,三三有自己的想法,它甚至可能就是人。

    但現在,他把它弄丟了。

    「你並不是匹配的宿主,所以你的這段記憶必須消除。」

    「-30也代表著脫胎換骨和涅槃。讓我們一起來創造奇跡吧!」

    ……

    對不起,我把你弄掉了……

    他記得三三曾經說過,就算他們分開了,但作為唯一綁定的關係,離得再遠都能感覺到他的呼喚。

    可現在腦中沒有回應,只有一片死寂。

    所以現在三三,一定出事了!?

    嗙嗙嗙。

    正在思索之際,突然激烈的敲門聲打斷了黎語的思路。

    *

    黃昏中,夕陽籠罩在城市上空,渲染著最後的餘熱,一道紅到艷麗的霞光漸漸被深灰色的厚雲遮擋,眼看就要下暴雨了。

    秋老虎總是伴隨著夏天還未過去的驚雷,偶爾掃蕩下人間。

    在圖書館門口,站著一個少年,平和從容的表情此刻依舊,他彷彿天生如此,完美天成。

    無聲息間給人一種優、親和的氣場。

    「琛子是不是瘋了?他已經等了一整天了,還想繼續等下去??」查少保再次經過圖書館門口,

    ,瞪大眼睛看著不遠處靜靜等待的人。

    「他早上是這個姿勢,現在還是這個姿勢……」曼珊觀察著,輕聲道。

    「難道,他就這麼一動不動的等在這裡?」這個週末,本來查少保還想和上週一樣,跑來一起複習。

    但到了時間,黎語都沒有出現。

    他耐不住性子,就拉著曼珊一起出去兜了一整天,本來想著等不到人,想著裴琛肯定回去了。

    但經過圖書館,怎麼都沒想到看到的是這一幕。

    「裴琛,走吧,黎語今天是不會來了!」

    裴琛低啞的聲音,喉嚨是缺水過度的乾澀,但依舊猶如微風拂面般,透著股安靜的氣息,「我從不失約。」

    這是裴琛的天性,答應的必定做到。

    「特麼的你把他當回事,他根本沒把你當回事!他有什麼好,你是抖m上身了啊,一個瞧不上你的人你也上桿子的去找虐?我頭一次知道你有這癖好。」查少保忍無可忍吼道。

    「我相信他,他不會無緣無故爽約。」裴琛神色微頓,但終究堅定道。

    「我也覺得黎語不像那樣的人。」雖然不看好裴琛這次的眼光,但曼珊終究沒說過帶有極具個人色彩的話,只是中肯的說出感覺。

    「連你都幫他!」

    邊說著,曼珊拿出了手機播了過去。

    您說撥打的擁護已關機————

    「看吧,我就說,他估計想讓琛子知難而退。我說你從小到大粉絲還少嗎,你你怎麼就看上這麼個!?」

    「就是看上了,他和我是一類人。」有種東西叫眼緣,他的世界太孤獨,看到類似的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僅此而已。

    曼珊愣了下,頭一次看到裴琛這麼直白的表達對另一個人的欣賞。

    「快走了,這天看著要下雨。」查少保望著越來越陰沉的天空。

    忽然,這時候天空下起了雨。

    大顆的水珠砸在地上。

    「不是吧,剛說完就下!太給面子了!」查少保邊吼,邊脫下外套給身邊的曼珊遮擋。

    「琛子,先去裡邊避一避,你還想再等的話待會再出來。」

    「嗯,我知道,你們先回去吧。「裴琛笑著,眼底流瀉出來的是溫潤和安撫,似乎下一刻就會按照對方的話去做。

    「我J,越來越大了,33,我們先走!」

    曼珊見裴琛示意他們先離開,也許是裴琛從頭到尾都一如既往的態度,讓他們根本沒察覺任何異樣。

    便點了點頭,衝向雨中。

    目送兩個好友在雨簾中消失的身影,裴琛收回了目光,卻始終沒有離開。

    眼底是深不可見的平靜,一旦認定某件事,便犯上強迫症。

    這樣的人格缺陷,在粉飾太平的柔和下被掩藏了起來,至今也沒人發現。

    雨點打在裴琛身上,沒一會他就被淋濕了。

    始終望著一個方向,期待那兒會有人出現。

    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期待著和一個人見面,第一次對一個人好奇,也是第一次等待一個人的出現。

    初次,總是最讓人難忘,做出一些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

    也許這個人並沒有他想像中重要,也許這人只是因為對他不屑一顧才讓他傷心,更也許這人只是佔了第一次的便利,等到回頭看看連他自己都覺得當初的堅持很可笑。

    可事實上便是,裴琛在等著。

    而這一段記憶,成為他年少時不可磨滅的回憶。

    當時雨水滑落指尖的涼意,即使多年後也從沒忘記過。

    視線漸漸模糊起來。

    一陣劇烈的頭疼襲向他,趔趄了一下,好半響才穩住身形。

    微曲的手指,以一種極慢的速度緩緩的神展,猶如蜂鳥的翅膀展開靡麗的一瞬。

    原本繾綣猶如天邊浮雲的不真實感消失了,少年那青竹似得致也蕩然無存,同樣一張臉卻忽然妖冶了起來。

    他緩緩掀開濃密的睫毛,似笑非笑的神色點綴著如星光般的笑意,像誘惑人墮落的妖魔,在大雨中更是奪人心魄的誘惑奢靡。

    「裴琛,你真是個可憐蟲啊。」他似乎感歎了一聲。

    沉浸在大雨中,舒爽的伸了伸懶腰,似乎很享受掌控身體的感覺。

    ——————然後,邁步悠閒的走在雨中。

    「裝偽君子,裝的也累了吧,我帶你去鬆快鬆快。」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