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菩提祖脈

正文 第254章 交鋒 文 / 心猿

    木澤潭的正中央,一株古老滄桑的樹木從潭底緩緩升起,古樹的枝葉如碧玉一般通透,散發出陣陣柔和的光芒,而在古樹旁的四面八方,一道道透明的傀儡正吸收著沉睡將門弟子的精氣,繼而化作一縷縷柔白色光芒,匯聚融入到了古樹的樹幹上。

    古樹在吸收了這些將門弟子的精氣之後,變得愈發充盈,每一片樹葉上都蒼翠得要滴出水來,讓人見之心曠神怡。

    「這些青年弟子的身軀當真是極好的養料,讓我的實力能夠迅速恢復到巔峰狀態.」

    古樹在吸收了一種弟子的精氣之中,乾枯的樹皮上忽然蕩漾起了一陣似有若無的波動,在靜謐的夜空之中,發出了沉悶沙啞的嘶響聲,這聲音就像是生蛌瑪刀在石片上的打磨聲,與寧靜的氣氛造成了極大的不和諧。

    毫無疑問,聲音就是從古樹之中發出的,在木澤潭之中,原本就只有一個生靈,那就是這一株攝魂樹,此樹的來歷比起黑煞血妖,更為神秘。

    傳聞攝魂古樹是人類與植物的結合體,一個登仙階的強者在壽命即將衰竭的一刻找到了攝魂樹,最後樹和這一道垂死的生靈進行了一種生命的融合,進而完成了新生,兩者的壽命都在木澤潭之中得以延續,曾經有古籍記載,人類與妖獸,抑或是人類與植物在達到某種契合度之後,完成的交融與合併,或許是達到長生不死的另外一種手段。

    攝魂古樹在木澤潭之中雌伏百年,為的就是這一個目的,如今它已然到達了這最後的緊要關頭,只要將這一次所有兵門與將門弟子的精氣吸收之後,它或許就能突破這一道桎梏。

    在古樹旁的夜空中,有細微波動開始蕩漾開來,緊接著,一道黑氣瀰漫的身軀悄無聲息的出現了。

    此人長髮披肩,如同瀑墨,面容極其尋常普通,卻有著一道道暗紅色的符印記,這些符就像是某種玄奧晦澀的印記,又如人體內的血脈一般,在緩緩的流動著。

    「你來做什麼?」古樹的枝葉發出了一陣細微的搖曳聲,似乎對男子的突然出現感覺到不安。

    「你倒是好手段,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將我的獵物悉數捕獲,是想讓我白白等這一趟麼?」男子淡淡地瞥了一眼眾多的將門弟子和那些虛無透明的身影,神色之中流露出了淡淡的慍怒。

    「黑煞血妖,你未免也太過張狂了一些吧,以你的實力,能夠應付這些人嗎?」古樹的樹幹上一陣波光湧動,回應道。

    男子正是黑煞血妖,這一次兵將二門的圍剿對象。

    不出曲目所料,這一次九潭大黑澤的誅妖之行,便是黑煞血妖與攝魂古樹一同合計的,但是古樹已經吸收了數十個兵門弟子的精氣了,黑煞血妖卻沒有得到半分好處,他終於也是按捺不住了。

    「這一個白髮男子和青裙少女留給我,其他的人由你處置.」黑煞血妖掃視了沉睡的眾人一眼,開口說道。

    「不行,白髮男子留下來,青裙少女可以由你帶走。」攝魂古樹能夠感受到這種白髮男子身上有著它極其渴望的氣息,是絕對不可能拱手讓人的。

    黑煞血妖冷笑了一聲道:「一個月之前,你是不敢和我討價還價的。」

    攝魂古樹也毫不露怯地回應道:「此一時彼一時,如今我已經吸收了兵門弟子的精氣,如果真正動起手來,你不會是我的對手。」

    「是嗎?」黑煞血妖雙眼之中露出了凶光,譏笑了一聲道:「如果我把你對這些將門弟子的籐蔓給悉數斬斷,結果不就猶未可知了。」

    「你敢!」攝魂古樹語氣之中的憤怒凸顯無疑,它陰沉沉地道:「這些將門弟子之中不乏有實力相當強悍的人,甚至不在你我之下,倘若他們轉醒了,你我都沒有好果子吃。」

    黑煞血妖不置可否地道:「我若想要脫身還是易如反掌的,可是你一旦離開了木澤潭,生機就會迅速消褪,結果就只有死路一條。」

    攝魂古樹似乎被戳中了心事,一時難以回復,他說得的確不錯,只要古樹脫離了木澤潭,不用其他人動手,在一日之內就會因為生機耗盡而亡。

    黑煞血妖見狀頗有得色,繼續說道:「能夠平白得到這麼多的精氣,對於你來說已經是殊為不易了,倘若過分貪心,可不是什麼好事。」

    攝魂古樹沉思了片刻,說道:「這白髮男子的修為與其中幾人不分伯仲,但是他對我的幻夢之息有著極強的抵抗力,足足嗅了三個時辰才產生了一絲睏倦之意,實在是有些讓人匪夷所思了。」

    黑煞血妖身軀飄飛到了一株碧綠色的樹幹上,看白髮男子正右手枕著頭,雙目微闔,神情卻依舊有著淡淡的掙扎,不禁開口道:「所有人深陷美夢之時都是面帶微笑,唯有他對夢境產生了極大的抗拒,可見此人神識之力強大無比,甚至已經進入了照靈覺之境。」

    「照靈覺之境.年紀輕輕就到達了這個地步,想必在將門之中此人的地位也相當高吧,說不定是某個宗主的後嗣,就這樣吸食了他的精氣,你就不怕將門傾巢而出,直接搗毀了你的老巢麼?」攝魂古樹語氣之中帶著一絲戲謔的笑意,雖然他們在此大言不慚,但是對兵將二門的真正實力依舊很是忌憚。

    黑煞血妖走到了沉睡的孟蘅身旁,雙眉一挑,露出了一絲森然笑意道:「將門麼.等我們濁魔的實力真正展現出來,他們將會知道怎麼才叫做人間煉獄。」

    「人間煉獄.我倒是很期待。」

    一道陌生的聲音忽然在攝魂古樹和黑煞血妖耳畔響起,讓他們都心神一顫,慌忙轉身四顧,齊聲回應道:「誰?」

    眼前沉睡著的白髮男子忽然直起身子

    子,抬起了頭來,嘴角帶著一絲神秘的笑意道:「看來兩位對我很感興趣,而我也對兩位很感興趣,不如一塊坐下來聊聊?」

    黑煞血妖見他緩緩起身,心中慌亂不安的情緒也漸漸平定了下來,只是一人而已倒還不至於壞了他們的計劃,當即笑吟吟地回應道:「倘若你繼續裝睡,或許活得時間能夠長一點。」

    「是嗎?」孟蘅不動神色說道:「你身上的氣息我實在是厭惡得緊,因此迫不及待想要起身,看看能夠讓我如此厭惡的濁魔,本尊究竟是什麼樣的。」

    黑煞血妖直視著他的雙眼,咧嘴一笑道:「大敵當前依舊不慌不亂,你這份氣度比起兵門的弟子來真是強上了太多,怪不得這些年來將門一直都要壓著兵門一頭,今日一見,方才令我釋疑了。」

    孟蘅雙手負於白色衣衫之後,目光直接繞過了他的身軀,望向了那一株參天古樹道:「麻煩將我的同伴都喚醒,否則我會將你和這一尊濁魔一同斬殺。」

    攝魂古樹樹葉一顫,竟是笑出了聲道:「白毛小子,你的語氣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你認為我會懼怕你嗎?」

    孟蘅遺憾地道:「我已經給過你機會,可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說完他右手手臂向後一握,一柄古樸的石劍便出現在了手上。

    「石劍?你這是在羞辱我們嗎?」黑煞血妖身後的黑色煞氣狂湧而出,形成了兩道巨大的蝠翼,雙翼振動之間,四面八方的青色水波在一時間都激盪了起來,化作無數道水柱沖天而起。

    孟蘅輕輕地拂了拂圭易劍的劍身,一抹金色流光瞬間擴散開來,劍身嗡嗡一震,一股金色的光芒立即飛射而出,帶著一股磅礡的力量,陡然升長了數十丈的金光直接斜插入了平靜的湖面之中,一時間,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瀰漫了起來。

    黑煞血妖鼓動著雙翼飛到了半空之中,當他看到那一柄金色長劍時,心臟也不由自主的收縮了起來,就像是看到某種極為忌憚的物體一般。

    「原來是藏拙了,果然是我小看了你,不過僅憑著一把鋒利一點的兵器,就想要制服我們,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吧。」

    「你廢話真多!」孟蘅手臂猛地一轉,朝著半空之中甩去,一道滔天金光掀起萬丈水浪席捲而出,化作猛烈的劍氣劈砍而去。

    黑煞血妖看著金光猛然飛射而出,渾身上下都是一驚,趕緊將雙翼合攏,形成了一道半圓形的黑色光弧,持護在身前。

    「蝠翼盾!」

    他的一道暗喝聲起,黑色光芒形成了一道牢不可破的護盾屏障,迎接著即將到來的猛烈一擊。

    「砰!」地一聲清脆聲響傳開,金光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直接擊碎了黑煞血妖的蝠翼盾,直接朝著他的身軀狠狠地砸了過去。

    隨著蝠翼盾的崩碎,他黑氣躥騰的臉上瞬間湧上了一抹蒼白,一口濁黑色的氣浪如同鮮血一般噴湧而出,身形向後爆掠去。

    「好強橫的劍氣!」攝魂古樹看到這一幕時,都不由發出了一聲驚歎,在金色長劍的劈砍之下,黑煞血妖幾乎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