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飄渺神之旅

龍騰世紀 第輪十章 宿命的輪迴(全書完) 文 / 百世經綸

    冥界軍團佈置著十分奇妙的陣法,黑雲慢慢收縮、分割成了幾塊,按照不同的方位散佈出去,腳下的血池也如火山爆發一般沸騰起來,鮮紅的血液爆炸開來,綻起數千米高,形成一道道氣勢磅礡的血柱子;刀山上無數的赤色冥刀也發出共鳴,全部飛旋而起,聚集在黑雲的周圍,形成各種各樣形狀。

    

    瞻ㄓG依然立在原地,爭鬥經驗豐富的他當然明白不能讓對方將陣法佈置齊整,自身的刀氣已經催化到了極致,方圓百里之內四處閃現著刀光的痕跡,沸騰的血柱噴發上來直接被批成了兩半,強行壓制下去。

    

    瞼縝b兩方千鈞一髮的時刻,靈虛突然停止了輪迴的動作,虛空中的一切都消失了,大聲道:「不二,住手,不可冒犯地獄冥帥!」不二哼了一聲,雙眼一直盯著對方,收回了刀氣,退到了靈虛身後。此時,李強也剛好將冒出的部分融合完畢,現在他全身感覺無比的舒服,好像整個身體就是一塊虛體一般,腦中也明白了更多的東西,現在他的境界和功力才真正到達了古神的覆生歸一之境,成為了真正的古神。

    

    藐F虛和李強兩人剛才都注意到了外面發生的情況,但是兩人都忙於自己的事情,不二又是一個死腦筋、壞脾氣,將事情弄到了這個地步,原本來到這裡是有求於人的。靈虛和李強對視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

    

    禮麙j露出的親和的笑容,說道:「請地獄冥帥大人出來說句話如何?我們此次前來確實有事相求。」冥界軍團見修為最高的人停止了輪迴,黑雲中又一陣辟里啪啦的異動,地獄冥帥的龐大的身軀又顯露出來。

    

    藐F虛立馬緊跟著微笑道:「冥帥大人請見諒,因在下第一次來到冥界血池地獄,不懂得規矩,看見這些人魂叫聲淒厲,苦不堪言,所以一時動了惻隱之心,壞了規矩。」地獄冥帥此時的怒氣還沒有消除,哼道:「冥界是能亂來的嗎?你們擁有這麼高深的修為因該瞭解有些地方是不能擅自進入的。」

    

    禮麙j見冥帥的話語有些鬆動,連忙笑嘻嘻的說道:「呵呵,是是是,這次是我們不對,如果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也不會來麻煩。」地獄冥帥雖然長相怪異,三大五粗的樣子,但是畢竟是鎮守一方的人物,腦子並不笨,懂得見好就收,這幾個人實力非凡,真折騰起來自己也沒好處,眨了眨大眼睛,說道:「既然這樣,三位神君就自便,只要不破壞冥界的規矩,本帥就暫且容你們片刻,在此辦事。」

    

    繞繞雩怐滬葶伬x團一陣嘰嘰喳喳吵鬧起來,因為冥界還從未有先例擅闖著不追究責任,還讓他們在此辦事。李強心裡暗歎一聲,看來無論到了哪兒,實力總是第一位的,沒有實力只會任人宰割。

    

    礎a獄冥帥扭頭大吼道:「吵什麼吵,本帥自有分寸,誰再吵就丟進血池煮了!!」黑雲裡立即安靜了下來,鴉鵲無聲,靈虛和李強相互微笑了一下,李強繼續出聲道:「大人,我們此次前來確實是有事相求,如果大人能夠幫忙,我們兩人肯定感激不已。」

    

    礎a獄冥帥搖動著巨大的牛角腦袋,拒絕道:「你們也太天真了,冥界的事情是能夠亂幫的嗎?不跟你們多說了,快快離去!」李強掃了一眼對方手中拿的三叉戟冥器,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腦中的湘兒問道:「湘兒,你在不在?大哥找你急事!」

    

    織藂鉰衕蛝鼰鶞漕乘v顯現出來,回道:「哥哥,什麼事啊,人家在修煉呢。」李強高興道:「乖妹妹,神塔裡還有神器嗎?幫哥哥找一件,最好要威武一點的,看起來特別拉風那一種。」湘兒抱著小腦袋想了一下,出聲道:「神器還是多,但是品質都不怎麼樣,最好的一把在第六層,要哥哥自己去拿。」

    

    禮麙j嘿嘿笑道:「不用那些好品質的,我看這個牛頭也不識貨,隨便拿一件,只要氣勢比較威武就可以了。」湘兒不解道:「大哥現在的境界要這些東西幹嘛,真是奇怪……人家知道了,哥哥想糊弄人家,真壞!哥哥怎麼知道這個牛頭喜歡武器的。」李強輕聲道:「這個牛頭一看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沒什麼追求,剛才對手下吼叫就能看出平時很愛面子,喜歡耍酷,應該錯不了。」

    

    織藂鉒漕呵的從神塔裡找出了一把大關刀樣式的神器,雪亮的刀鋒,上面寒光刺骨讓人不敢正視,長長的柄處有奇異的邊形花紋,舞動起來寒光四射,電閃雷鳴,呼呼作響,威風無比。關鍵是這件神器本來的形狀就很大,十分適合送給地獄冥帥。

    

    織藂鉊挭戴D:「這是關雲神刀!!雖然只有中等品質,但是樣式十分好看,而且威武異常,拿在手中有橫掃千軍的氣魄!!」李強謝過湘兒之後,從混沌神塔中取出關雲神刀拿在手裡,心想老子將關二爺的刀都拿出來了,看你還不賣帳,湘兒突然問道:「關二爺是誰?這個神刀和他可沒有關係!」

    

    禮麙j又笑呵呵的將湘兒哄了回去,提著大刀說道:「這次我們兄弟前來冒犯了大人,又受大人照顧心裡實在感激,特贈予大人大刀一把以表心情。」李強這幾句話給足了對方面子,說得地獄冥帥十分舒服,他看見大刀後眼睛一亮,一把接了過來仔細的打量起來。

    

    藐F虛也不知道李強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他一眼就看出這是中品神器,這種品質的神器送冥帥這樣的人實在是……他手中的冥器比中品神器要好得太多了。李強此時心裡也捏了一把冷汗,他只能希望地獄冥帥從沒有出過冥界,不認識神器的品質,物以稀為貴,只能賭一把了。

    

    禮麙j這次又賭對了,冥界的人確實從未出去過,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他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永遠守護著這一片幽冥,所以對外面的東西十分好奇,而且地獄冥帥又特別喜歡收集兵器,這下正好投其所好。

    

    礎a獄冥帥反覆打量著關雲神刀,心中的喜愛之情溢於言表,隨意揮舞了兩下,寒光四射,電閃雷鳴,驚得後面的冥將一陣高呼,他裂開大嘴難看的笑道:「哈哈∼好,我就是最喜歡收集兵器了,雖然這件兵器不及三叉冥戟威力大,但是看起來十分舒坦,又可以去那幾個傢伙面前顯擺了,哈哈∼∼」

    

    禮麙j立刻跟道:「呵呵,那是當然,我們的兵器怎麼比得上大人您的呢,只要您喜歡下次我給你多帶更威風的,大人有這把大刀在手,感覺就像一個無敵統帥,更加威武不凡了!。」冥將們都隨聲符合,說得地獄冥帥仰天大笑,十分高興,他將三叉冥戟都收了起來,提著關雲神刀看著李強等人,說道:「你們剛才不是說有事情嗎?說說看,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幫忙。」

    

    藐F虛朝著李強打了一個手勢,表示十分敬佩,比人情事故自己確實遠遠不及這個老弟了,想不到這樣也行。靈虛接口道:「大人,我們這次來是想找一下去世的幾位朋友,想知道他們輪迴後所處的地域。」

    

    礎a獄冥帥摸著牛角,露出為難的神色,說道:「這個……這個事情確實有點麻煩,我是掌管地獄刑法的,你要找受罰的人還比較容易,找輪迴後的人就要請示大王才行,上蒼萬物每時每刻都有生命在逝去,這是個複雜的工程。」

    

    禮麙j和靈虛心裡有些失望,不過這一下也摸到一些門路,李強繼續道:「那大人能夠幫我們引見一下冥王嗎?」地獄冥帥凝視了兩人良久,又看了看手中的大刀,點頭道:「你們確實有資格,好,我就帶你們去見大王!」

    

    竅藒M,赤色的天空一陣閃亮,一個空明的聲音傳來:「不用了,我已經來了。」地獄冥帥等人立即行禮恭迎冥王。冥王沒有現身,也沒等李強兩人說話,直接道:「他們進入冥界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靈……靈虛,你的事情下次獨自來冥界一趟,我會給你說清楚。至於李強,你的傅山大哥已經輪迴幾世了,你從哪兒來的就上哪兒去找∼」

    

    禮麙j心裡十分佩服冥王的修為和胸懷,他們沒有說一句話,對方就將自己要問的問題都解答完了,心裡琢磨著冥王的話,好像想到了什麼。靈虛此時有種異常親切的感覺,但是也沒有多問,轉話道:「上次兩位天尊老人家帶走了王獸,實在是不好意思……」

    

    穠觼的聲音再次傳來:「如果它不想走誰也帶不走它,我也管不了,它願意呆在哪兒就呆哪兒。」三人五獸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空中飄來一朵赤紅色的花朵懸浮在李強面前,花蕊極小,花瓣巨大,裡面包裹著無數的根須,在緩緩的蠕動,飄出一陣迷人的香氣,外面的顏色看起來讓人有嗜血的感覺。

    

    簫艉的輕聲笑了一下,提醒道:「呵∼你就這麼去找傅山,他已經輪迴了幾世,世界上這麼多人,你怎麼知道誰是他,而且找到以後他什麼都不知道,你怎麼讓他恢復記憶?如果不能恢復記憶,找了和沒找有什麼區別?」

    

    禮麙j拍了一下腦袋,立馬恭敬的轉身行禮道:「多謝大王提點,請大王幫忙,只要能夠找回傅大哥,在下一定銘感於心,永世不忘!」冥王竟然開起了玩笑道:「我可不喜歡兵器,你讓我怎麼幫你??」這一下讓李強臉紅起來,結結巴巴道:「這……」

    

    藐F虛在一旁也行禮道:「希望大王能夠幫助老弟一把,這份恩情我們兄弟將來定會竭力報答。」虛空中的冥王似乎注視著靈虛,喃喃道:「恩情……。」地獄冥帥在一旁抓角扣腮,著急的傳音道:「兩個笨蛋,大王已經幫你們了,拿住那朵花!!那朵花!!」

    

    禮麙j福至心靈,立刻反應過來,將赤紅色的花朵捧在手裡,大聲道:「多謝大王的幫助。」天空中的聲音已經越來越淡:「引魂之花是冥界珍貴的植物,專門用於恢復記憶,我在上面加了特殊的手法,它會指引你在千萬人之中找到傅山,讓傅山服下後自然一切如初……。靈……靈虛,別忘了……」

    

    禮麙j激動的單膝跪下恭恭敬敬的行禮道:「謝大王!!!」傅大哥的事情有了著落,他心中最大的石頭終於落下,忽然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心情變得非常愉快。眾人走之前,地獄冥帥還將李強拉到一邊,囑咐他下次來一定要多帶幾件拉風的神器,李強拍了拍胸脯保證沒問題。

    

    糧鷓k宗,地球上一個著名的能源研究學家,他與其他科學家鑽研學術、生性木吶不同,不但學術精通而且天性豪爽,喜歡結交朋友,人緣極廣,這樣的人在科學界十分罕見,長得也十分英俊瀟灑,被稱為科學界的奇葩。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性格會是這樣,按道理說他是在上海的孤兒院長大的應該孤僻才對,但是從小就能跟孤兒院的小朋友打成一片,而且對能源相關的事物特別感興趣,所以後來當了一名能源考古學家。

    

    簡{在的地球已經變成了半綠半黃的星球,由於幾千年以前的過開發,自然向人類瘋狂報復,沙漠成片,水資源枯竭,能源乾涸……當地球人意識到的時候還不算太晚,通過及時的補救,大面積種植樹木,終於保住了一半的陸地,地球人基於著半片陸地,向其他星球擴展,現在整個太陽系都是地球人的身影,正在向銀河系的一部分開發。不過能源問題依然十分緊張,除了借助太陽能以外,大家都在積極尋找其他能源。

    

    地球人現在平均年齡已經達到了兩百歲以上,科技水平已經發展到外太空,不過傅歸宗還是比較喜歡地球和上海這個城市,畢竟是生他養他的地方。他剛剛帶領團隊從銀河系的一個星球考察回來,發現了一個新的能源星球,還沒來得及匯報,就累得倒在家裡睡著了。

    

    糧o幾年什麼都很順利,交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快要結婚了,事業也一帆風順,朋友也認識了不少,只是有一件事情說起來有點奇怪,最近老是遇到一個奇怪的年輕人,拿著一朵赤紅色的花,身邊還跟了五隻小動物,開口就要自己跟他走,也不說明任何原因,搞不清楚還以為是動物保護協會的呢。不過這個年輕人好像和自己很熟,他拿的花很香,從未見過,每次聞到花香就能想起一些奇怪的事情,真是奇怪的人,奇怪的花。還有這個人好像懂的東西特別多,什麼都知道,他將整個銀河系的星路都給了自己,開始還不相信,到後來走了幾個星球後發現是正確的,這個年輕人跑遍了整個銀河系,真是太不可思議了。自己每次讓他留下來為國家人民出力,他總是搖頭讓自己跟他走……

    

    繚穖鷓k宗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興高采烈的拿著存儲星路圖的電腦晶片來到大中華能源部,報告自己的發現成果,這個發現至少能夠大力緩解現在能源緊張的情況。傅歸宗欣喜的將電腦晶片裡的內容給部長看了以後,部長沒有高興,反而陰層著臉。

    

    糧鷓k宗感覺有點不對勁,疑惑道:「部長,怎麼樣?有什麼問題嗎?」部長臉色越來越難看,語重心長道:「歸宗啊,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優秀的科學家,優秀的人,再優秀的人有時候犯錯誤是難免的,只要改正錯誤就行……」

    

    糧鷓k宗越聽越糊塗,大聲道:「部長,有什麼話你就直說!」部長靠在椅子上,口氣一開,說道:「好,我就跟你直說了,你所說的能源星球是別人早在幾十天前就跟我說過,而且資料一模一樣,你的這種行為是在竊取別人的勞動成果,明白了嗎??而且你竊取的還是你最好朋友的成果。」

    

    糧鷓k宗心裡一涼,自己辛辛苦苦找到的東西,突然變成別人的了,怎麼可能呢,立馬問道:「部長請告訴我是誰的資料。」部長這個時候也不瞞他了,緩緩道:「就是和你一起長大的朋友,黃俊仁,黃教授!」

    

    糧鷓k宗腦中冒出一幅幅畫面,黃俊仁是他兒時的好友,出生非常不錯的家庭,父母都是官員,小時候他父親經常到孤兒院視察,在哪個時候認識的,然後一直非常要好,自己常常將他當大哥對待,後來兩人都成為了能源科學家。

    

    糧o次發現新能源回來的路上就遇見過他,毫無保留的將所有的發現都相告,他第二天突然說有急事要提前趕回家……傅歸宗心裡明白了什麼,不過他不相信,昏昏層層的出來了,忽然一個電光人影出現在面前,機械的說道:「有朋友讓你到星際大廈三三零二號房去一下,有要事找你。」

    

    糧鷓k宗腦中一片空白,來到星際大廈三三零二號房外,裡面傳來一男一女兩人的說話聲,男的正是自己的「好友」黃俊仁,女的卻出乎意料竟然是自己的女朋友李星月,兩人正發出淅淅瀝瀝的親熱聲,黃俊仁一邊親熱一邊笑道:「傅歸宗那個傻小子,從小什麼地方都比我強,一個沒爹娘的孩子還這麼拽,老子早就看他不順眼,這次看他怎麼死,我早就做好準備,部長那邊已經打點了,這次讓他身敗名裂!!!」

    

    禮鶿P月的聲音,嬌喘著傳來:「恩∼不過他的朋友比較多,你可要當心啊,他哪有你強啊,我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就愛上你了,他只是一個窮光蛋∼恩∼」黃俊仁誇張的笑道:「哈哈∼我讓他比我強,我要奪走他的一切!!!」

    

    糧鷓k宗此時心都碎了,想起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沒有說半句話,直接拿起牆壁裡供應的酒瓶,一腳踹門進去,直接一瓶砸在了黃俊仁的頭上。黃俊仁的腦袋立即開花,鮮血直流,驚恐的望著傅歸宗,大聲道:「歸宗,你要幹什麼,別亂來∼∼」

    

    禮鶿P月發出一聲尖叫衣衫不整的狂奔了出去,傅歸宗此時看著黃俊仁,雙眼漲得血紅,大吼道:「俊仁大哥,我心裡一直把你當親大哥對待,你為什麼這麼對我,我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我本來就是個孤兒,能有的東西就不多,你還要奪走這僅有的一切,為什麼!!」

    

    簪}碎的玻璃瓶瘋狂的捅在黃俊仁的身上,黃俊仁此時已經被捅成了一個蜂窩。傅歸宗瘋狂的發洩之後,全身滿是鮮血一路跑了出來,來到一個幽靜的湖邊,望著平靜的湖水,一屁股坐了下來,想起往事的點點滴滴,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下來,抱頭痛苦起來。

    

    瞼b晌之後,懸浮警車分佈在四周,數十名警察高聲叫道:「舉起手來,你涉嫌故意殺人罪,已經被包圍了!!!」傅歸宗沒有抬頭,還是在抽泣著,突然他發現身邊有人靠近,緩緩抬頭,還是那個那個拿著赤花的奇怪年輕人,用深邃無比的眼神看著他,這雙眼睛彷彿能洞穿心扉,看透世間的一切。

    

    糧鷓k宗癡癡的看著對方,奇怪的年輕人伸出潔白無暇,晶瑩剔透的右手,全身閃耀著神聖的光輝,讓他心中感受到了無比的溫柔,年輕人輕輕啟動了雙唇,發出天籟般的聲音,緩緩道:「傅大哥,跟我走……。」

    

    竄嵹O

    

    繚礂睄g到全書完的時候,心裡有一絲不捨的情愫,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也許現在的結束就預示著新的開始。當李強放下心中擔子的一刻,我的心中也似乎放下了一副擔子,飄神寫到今天受到廣大書迷的關注,有支持、有鼓勵、有漫罵、有打擊,就像我剛開始寫飄神時一樣,我一直在寫自己心中的飄邈夢,不過夢還沒有醒,還要繼續……

    

    繚P謝所有一直支持和關心飄神的廣大書迷朋友,沒有你們就沒有飄邈神的今天,也不可能這麼順利的完成,是你們給我勇氣、堅持、意志和信念,飄神是屬於大家的,小百在這裡給你們行禮了∼∼∼

    

    藏鰫鬎ぞ鉹T部曲的事情,小百在這裡說一下,確有其事,第二部《犬神傳》已經在創作當中,相信很快就會和大家見面,希望大家能喜歡。今天也是一直支持我的弟弟灰原的生日,借這個機會祝福他生日快樂,希望他能夠看到……還有飄神群的朋友們……y頭、小思、妮子、老馬、老狼、瀟瀟、老莊、小四、飛雲、方婷……以及一直默默支持飄神而不知道姓名的朋友們,希望大家都能過得幸福、快樂!

    

    薩ぞ鉹妙以傅山帶走李強開始,最後以李強帶走傅山結束,也許這就是宿命的輪迴,彷彿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薩ぞ銂犒皕Q永無止境,飄邈的情愫永存心中,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心中的飄邈∼

    

    癒X—百世經綸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午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