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九回 脫難江流來國土 承恩八戒轉山林


  詩曰:妄想不复強滅,真如何必希求?本原自性佛前修,迷悟豈居前后?悟即剎那成正,迷而万劫沉流。若能一念合真修,滅盡琩F罪垢。卻說那八戒、沙僧与怪斗經個三十回合,不分胜負。你道怎么不分胜負?若論賭手段,莫說兩個和尚,就是二十個,也敵不過那妖精。只為唐僧命不該死,暗中有那護法神祇保著他,空中又有那六丁六甲、五方揭諦、四值功曹、一十八位護教伽藍,助著八戒沙僧。
  且不言他三人戰斗,卻說那長老在洞里悲啼,思量他那徒弟,眼中流淚道:“悟能啊,不知你在那個村中逢了善友,貪著齋供!悟淨啊,你又不知在那里尋他,可能得會?豈知我遇妖魔,在此受難!几時得會你們,脫了大難,早赴靈山!”正當悲啼煩惱,忽見那洞里走出一個婦人來,扶著定魂樁叫道:“那長老,你從何來?為何被他縛在此處?”長老聞言,淚眼偷看那婦人約有三十年紀,遂道:“女菩薩,不消問了,我已是該死的,走進你家門來也。要吃就吃了罷,又問怎的?”那婦人道:“我不是吃人的。我家离此西下,有三百余里。那里有座城,叫做寶象國。我是那國王的第三個公主,乳名叫做百花羞。只因十三年前八月十五日夜,玩月中間,被這妖魔一陣狂風攝將來,与他做了十三年夫妻。在此生儿育女,杳無音信回朝,思量我那父母,不能相見。你從何來,被他拿住?”唐僧道:“貧僧乃是差往西天取經者,不期閒步,誤撞在此。如今要拿住我兩個徒弟,一齊蒸吃理。”那公主陪笑道:“長老寬心,你既是取經的,我救得你。那寶象國是你西方去的大路,你与我捎一封書儿去,拜上我那父母,我就教他饒了你罷。”三藏點頭道:“女菩薩,若還救得貧僧命,愿做捎書寄信人。”那公主急轉后面,即修了一紙家書,封固停當,到樁前解放了唐僧,將書付与。唐僧得解脫,捧書在手道:“女菩薩,多謝你活命之恩。貧僧這一去,過貴處,定送國王處。只恐日久年深,你父母不肯相認,奈何?切莫怪我貧僧打了誑語。”公主道:“不妨,我父王無子,止生我三個姊妹,若見此書,必有相看之意。三藏緊緊袖了家書,謝了公主,就往外走,被公主扯住道:“前門里你出不去!那些大小妖精,都在門外搖旗吶喊,擂鼓篩鑼,助著大王,与你徒弟廝殺哩。你往后門里去罷,若是大王拿住,還審問審問;只恐小妖儿捉了,不分好歹,挾生儿傷了你的性命。等我去他面前,說個方便。若是大王放了你啊,待你徒弟討個示下,尋著你一同好走。”三藏聞言,磕了頭,謹依吩咐,辭別公主,躲离后門之外,不敢自行,將身藏在荊棘叢中。
  卻說公主娘娘,心生巧計,急往前來,出門外,分開了大小群妖,只听得叮叮噹,兵刃亂響,原來是八戒沙僧与那怪在半空里廝殺哩。這公主厲聲高叫道:“黃袍郎!”那妖王听得公主叫喚,即丟了八戒沙僧,按落云頭,揪了鋼刀,攙著公主道:“渾家,有甚話說?”公主道:“郎君啊,我才時睡在羅幃之內,夢魂中,忽見個金甲神人。”妖魔道:“那個金甲神?上我門怎的?”公主道:“是我幼時,在宮里對神暗許下一樁心愿:若得招個賢郎駙馬,上名山,拜仙府,齋僧布施。自從配了你,夫妻們歡會,到今不曾題起。那金甲神人來討誓愿,喝我醒來,卻是南柯一夢。
  因此,急整容來郎君處訴知,不期那樁上綁著一個僧人,万望郎君慈憫,看我薄意,饒了那個和尚罷,只當与我齋僧還愿,不知郎君肯否?”那怪道:“渾家,你卻多心吶!甚么打緊之事。我要吃人,那里不撈几個吃吃?這個把和尚,到得那里,放他去罷。”公主道:“郎君,放他從后門里去罷。”妖魔道:“奈煩哩,放他去便罷,又管他甚么后門前門哩。”他遂綽了鋼刀高叫道:
  “那豬八戒,你過來。我不是怕你,不与你戰,看著我渾家的分上,饒了你師父也。趁早去后門首,尋著他,往西方去罷。若再來犯我境界,斷乎不饒!”
  那八戒与沙僧聞得此言,就如鬼門關上放回來的一般,即忙牽馬挑擔,鼠竄而行,轉過那波月洞后門之外,叫聲“師父!”
  那長老認得聲音,就在那荊棘中答應。沙僧就剖開草徑,攙著師父,慌忙的上馬。這里狠毒險遭青面鬼,殷勤幸有百花羞。鰲魚脫卻金鉤釣,擺尾搖頭逐浪游。
  八戒當頭領路,沙僧后隨,出了那松林,上了大路。你看他兩個嚌嚌嘈嘈,埋埋怨怨,三藏只是解和。遇晚先投宿,雞鳴早看天,一程一程,長亭短亭,不覺的就走了二百九十九里。猛抬頭,只見一座好城,就是寶象國。真好個處所也:云渺渺,路迢迢。地雖千里外,景物一般饒。瑞靄祥煙籠罩,清風明月招搖。
  嵂嵂崒崒的遠山,大開圖畫;潺潺湲湲的流水,碎濺瓊瑤。可耕的連阡帶陌,足食的密蕙新苗。漁釣的几家三澗曲,樵采的一擔兩峰椒。廓的廓,城的城,金湯鞏固;家的家,戶的戶,只斗逍遙。九重的高閣如殿宇,万丈的層台似錦標。也有那太极殿、華蓋殿、燒香殿、觀文殿、宣政殿、延英殿,一殿殿的玉陛金階,擺列著文冠武弁;也有那大明宮、昭陽宮、長樂宮、華清宮、建章宮、未央宮,一宮宮的鐘鼓管籥,撒抹了閨怨春愁。也有禁苑的,露花勻嫩臉;也有御溝的,風柳舞纖腰。通衢上,也有個頂冠束帶的,盛儀容,乘五馬;幽僻中,也有個持弓挾矢的,撥云霧,貫雙雕。花柳的巷,管弦的樓,春風不讓洛陽橋。取經的長老,回首大唐肝膽裂;伴師的徒弟,息肩小驛夢魂消。看不盡寶象國的景致。師徒三眾,收拾行李、馬匹,安歇館驛中。
  唐僧步行至朝門外,對閣門大使道:“有唐朝僧人,特來面駕,倒換文牒,乞為轉奏轉奏。”那黃門奏事官,連忙走至白玉階前奏道:“万歲,唐朝有個高僧,欲求見駕,倒換文牒。”那國王聞知是唐朝大國,且又說是個方上圣僧,心中甚喜,即時准奏,叫:“宣他進來。”把三藏宣至金階,舞蹈山呼禮畢。兩邊文武多官,無不歎道:“上邦人物,禮樂雍容如此!”那國王道:“長老,你到我國中何事?”三藏道:“小僧是唐朝釋子,承我天子敕旨,前往西方取經。原領有文牒,到陛下上國,理合倒換。故此不識進退,惊動龍顏。”國王道:“既有唐天子文牒,取上來看。”
  三藏雙手捧上去,展開放在御案上。牒云:“南贍部洲大唐國奉天承運唐天子牒行:切惟朕以涼德,嗣續丕基,事神治民,臨深履薄,朝夕是惴。前者,失救涇河老龍,獲譴于我皇皇后帝,三魂七魄,倏忽陰司,已作無常之客。因有陽壽未絕,感冥君放送回生,廣陳善會,修建度亡道場。感蒙救苦觀世音菩薩,金身出現,指示西方有佛有經,可度幽亡,超脫孤魂。特著法師玄奘,遠歷千山,詢求經偈。倘到西邦諸國,不滅善緣,照牒放行。須至牒者。大唐貞觀一十三年,秋吉日,御前文牒。”(上有寶印九顆)國王見了,取本國玉寶,用了花押,遞与三藏。
  三藏謝了恩,收了文牒,又奏道:“貧僧一來倒換文牒,二來与陛下寄有家書。”國王大喜道:“有甚書?”三藏道:“陛下第三位公主娘娘,被碗子山波月洞黃袍妖攝將去,貧僧偶爾相遇,故寄書來也。”國王聞言,滿眼垂淚道:“自十三年前,不見了公主,兩班文武官,也不知貶退了多少,宮內宮外,大小婢子太監,也不知打死了多少,只說是走出皇宮,迷失路徑,無處找尋,滿城中百姓人家,也盤詰了無數,更無下落。怎知道是妖怪攝了去!今日乍听得這句話,故此傷情流淚。”三藏袖中取出書來獻上。國王接了,見有平安二字,一發手軟,拆不開書,傳旨宣翰林院大學士上殿讀書。學士隨即上殿,殿前有文武多官,殿后有后妃宮女,俱側耳听書。學士拆開朗誦,上寫著:“不孝女百花羞頓首百拜大德父王万歲龍鳳殿前,暨三宮母后昭陽宮下,及舉朝文武賢卿台次:拙女幸托坤宮,感激劬勞万种,不能竭力怡顏,盡心奉孝。乃于十三年前八月十五日良夜佳辰,蒙父王恩旨著各宮排宴,賞玩月華,共樂清霄盛會。正歡娛之間,不覺一陣香風,閃出個金睛藍面青發魔王,將女擒住,駕祥光,直帶至半野山中無人處,難分難辨,被妖倚強,霸占為妻。
  是以無奈捱了一十三年,產下兩個妖儿,盡是妖魔之种。論此真是敗坏人倫,有傷風化,不當傳書玷辱;但恐女死之后,不顯分明。正含怨思憶父母,不期唐朝圣僧,亦被魔王擒住。是女滴淚修書,大膽放脫,特托寄此片楮,以表寸心。伏望父王垂憫,遣上將早至碗子山波月洞捉獲黃袍怪,救女回朝,深為恩念。草草欠恭,面听不一。逆女百花羞再頓首頓首。’那學士讀罷家書,國王大哭,三宮滴淚,文武傷情,前前后后,無不哀念。
  國王哭之許久,便問兩班文武:“那個敢興兵領將,与寡人捉獲妖魔,救我百花公主?”連問數聲,更無一人敢答,真是木雕成的武將,泥塑就的文官。那國王心生煩惱,淚若涌泉。只見那多官齊俯伏奏道:“陛下且休煩惱,公主已失,至今一十三載無音。偶遇唐朝圣僧,寄書來此,未知的否。況臣等俱是凡人凡馬,習學兵書武略,止可布陣安營,保國家無侵陵之患。那妖精乃云來霧去之輩,不得与他覿面相見,何以征救?想東土取經者,乃上邦圣僧。這和尚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必有降妖之術。自古道,來說是非者,就是是非人。可就請這長老降妖邪,救公主,庶為万全之策。”那國王聞言,急回頭便請三藏道:“長老若有手段,放法力,捉了妖魔,救我孩儿回朝,也不須上西方拜佛,長發留頭,朕与你結為兄弟,同坐龍床,共享富貴如何?”三藏慌忙啟上道:“貧僧粗知念佛,其實不會降妖。”國王道:“你既不會降妖,怎么敢上西天拜佛?”那長老瞞不過,說出兩個徒弟來了,奏道:“陛下,貧僧一人,實難到此。貧僧有兩個徒弟,善能逢山開路,遇水迭橋,保貧僧到此。”國王怪道:
  “你這和尚大沒理,既有徒弟,怎么不与他一同進來見朕?若到朝中,雖無中意賞賜,必有隨分齋供。”三藏道:“貧僧那徒弟丑陋,不敢擅自入朝,但恐惊傷了陛下的龍体。”國王笑道:“你看你這和尚說話,終不然朕當怕他?”三藏道:“不敢說。我那大徒弟姓豬,法名悟能八戒,他生得長嘴獠牙,剛鬃扇耳,身粗肚大,行路生風。第二個徒弟姓沙,法名悟淨和尚,他生得身長丈二,臂闊三停,臉如藍靛,口似血盆,眼光閃灼,牙齒排釘。他都是這等個模樣,所以不敢擅領入朝。”國王道:“你既這等樣說了一遍,寡人怕他怎的?宣進來。”隨即著金牌至館驛相請。
  那呆子听見來請,對沙僧道:“兄弟,你還不教下書哩,這才見了下書的好處。想是師父下了書,國王道:捎書人不可怠慢,一定整治筵宴待他。他的食腸不濟,有你我之心,舉出名來,故此著金牌來請。大家吃一頓,明日好行。”沙僧道:“哥啊,知道是甚緣故,我們且去來。”遂將行李馬匹俱交付驛丞,各帶隨身兵器,隨金牌入朝。早行到白玉階前,左右立下,朝上唱個喏,再也不動。那文武多官,無人不怕,都說道:“這兩個和尚,貌丑也罷,只是粗俗太甚!怎么見我王更不下拜,喏畢平身,挺然而立,可怪可怪!”八戒听見道:“列位,莫要議論,我們是這般。乍看果有些丑,只是看下些時來,卻也耐看。”
  那國王見他丑陋,已是心惊,及听得那呆子說出話來,越發膽顫,就坐不穩,跌下龍床,幸有近侍官員扶起。慌得個唐僧跪在殿前,不住的叩頭道:“陛下,貧僧該万死万死!我說徒弟丑陋,不敢朝見,恐傷龍体,果然惊了駕也。”那國王戰兢兢走近前,攙起道:“長老,還虧你先說過了;若未說,猛然見他,寡人一定唬殺了也!”國王定性多時,便問:“豬長老沙長老,是那一位善于降妖?”那呆子不知好歹,答道:“老豬會降。”國王道:
  “怎么家降?”八戒道:“我乃是天蓬元帥,只因罪犯天條,墮落下世,幸今皈正為僧。自從東土來此,第一會降妖的是我。”國王道:“既是天將臨凡,必然善能變化。”八戒道:“不敢,不敢,也將就曉得几個變化儿。”國王道:“你試變一個我看看。”八戒道:“請出題目,照依樣子好變。”國王道:“變一個大的罷。”那八戒他也有三十六般變化,就在階前賣弄手段,卻便捻訣念咒,喝一聲叫“長!”把腰一躬,就長了有八九丈長,卻似個開路神一般。嚇得那兩班文武,戰戰兢兢;一國君臣,呆呆掙掙。時有鎮殿將軍問道:“長老,似這等變得身高,必定長到甚么去處,才有止极?”那呆子又說出呆話來道:“看風,東風猶可,西風也將就;若是南風起,把青天也拱個大窟窿!”那國王大惊道:“收了神通罷,曉得是這般變化了。”八戒把身一矬,依然現了本相,侍立階前。國王又問道:“長老此去,有何兵器与他交戰?”八戒腰里掣出鈀來道:“老豬使的是釘鈀。”國王笑道:“可敗坏門面!我這里有的是鞭簡瓜錘,刀槍鉞斧,劍戟矛鐮,隨你選稱手的拿一件去。那鈀算做甚么兵器?”八戒道:“陛下不知,我這鈀,雖然粗夯,實是自幼隨身之器。曾在天河水府為帥,轄押八万水兵,全仗此鈀之力。今臨凡世,保護吾師,逢山筑破虎狼窩,遇水掀翻龍蜃穴,皆是此鈀。”國王聞得此言,十分歡喜心信。即命九嬪妃子:“將朕親用的御酒,整瓶取來,權与長老送行。”遂滿斟一爵,奉与八戒道:“長老,這杯酒聊引奉勞之意。待捉得妖魔,救回小女,自有大宴相酬,千金重謝。”那呆子接杯在手,人物雖是粗魯,行事倒有斯文,對三藏唱個大喏道:
  “師父,這酒本該從你飲起,但君王賜我,不敢違背,讓老豬先吃了,助助興頭,好捉妖怪。”那呆子一飲而干,才斟一爵,遞与師父。三藏道:“我不飲酒,你兄弟們吃罷。”沙僧近前接了。八戒就足下生云,直上空里,國王見了道:“豬長老又會騰云!”呆子去了,沙僧將酒亦一飲而干,道:“師父!那黃袍怪拿住你時,我兩個与他交戰,只戰個手平。今二哥獨去,恐戰不過他。”三藏道:“正是,徒弟啊,你可去与他幫幫功。”沙僧聞言,也縱云跳將起去。那國王慌了,扯住唐僧道:“長老,你且陪寡人坐坐,也莫騰云去了。”唐僧道:“可怜可怜!我半步儿也去不得!”此時二人在殿上敘話不題。
  卻說那沙僧赶上八戒道:“哥哥,我來了。”八戒道:“兄弟,你來怎的?”沙僧道:“師父叫我來幫幫功的。”八戒大喜道:“說得是,來得好。我兩個努力齊心,去捉那怪物,雖不怎的,也在此國揚揚姓名。”你看他:靉靆祥光辭國界,氤氳瑞气出京城。
  領王旨意來山洞,努力齊心捉怪靈。他兩個不多時,到了洞口,按落云頭。八戒掣鈀,往那波月洞的門上,盡力气一筑,把他那石門筑了斗來大小的個窟窿。嚇得那把門的小妖開門,看見是他兩個,急跑進去報道:“大王,不好了!那長嘴大耳的和尚,与那晦气臉的和尚,又來把門都打破了!”那怪惊道:“這個還是豬八戒、沙和尚二人。我饒了他師父,怎么又敢复來打我的門!”小妖道:“想是忘了甚么物件,來取的。”老怪咄的一聲道:
  “胡纏!忘了物件,就敢打上門來?必有緣故!”急整束了披挂,綽了鋼刀,走出來問道:“那和尚,我既饒了你師父,你怎么又敢來打上我門?”八戒道:“你這潑怪干得好事儿!”老魔道:“甚么事?”八戒道:“你把寶象國三公主騙來洞內,倚強霸占為妻,住了一十三載,也該還他了。我奉國王旨意,特來擒你。你快快進去,自家把繩子綁縛出來,還免得老豬動手!”那老怪聞言,十分發怒。你看他屹迸迸,咬響鋼牙;滴溜溜,睜圓環眼;雄糾糾,舉起刀來;赤淋淋,攔頭便砍。八戒側身躲過,使釘鈀劈面迎來,隨后又有沙僧舉寶杖赶上前齊打。這一場在山頭上賭斗,比前不同,真個是:言差語錯招人惱,意毒情傷怒气生。這魔王大鋼刀,著頭便砍;那八戒九齒鈀,對面來迎。沙悟淨丟開寶杖,那魔王抵架神兵。一猛怪,二神僧,來來往往甚消停。這個說:“你騙國理該死罪!”那個說:“你羅閒事報不平!”這個說:“你強婚公主傷國体!”那個說:“不干你事莫閒爭!”算來只為捎書故,致使僧魔兩不宁。他們在那山坡前,戰經八九個回合,八戒漸漸不濟將來,釘鈀難舉,气力不加。你道如何這等戰他不過?當時初相戰斗,有那護法諸神,為唐僧在洞,暗助八戒沙僧,故僅得個手平;此時諸神都在寶象國護定唐僧,所以二人難敵。那呆子道:“沙僧,你且上前來与他斗著,讓老豬出恭來。”他就顧不得沙僧,一溜往那蒿草薜蘿,荊棘葛藤里,不分好歹,一頓鑽進,那管刮破頭皮,搠傷嘴臉,一轂轆睡倒,再也不敢出來,但留半邊耳朵,听著梆聲。那怪見八戒走了,就奔沙僧。沙僧措手不及,被怪一把抓住,捉進洞去,小妖將沙僧四馬攢蹄捆住。畢竟不知端的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輸入:中華古籍oldbook.126.com
  轉載請保留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